眼皮一直跳個不停,似乎有什麼糟糕事正在上演,實在定不下心。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池田田蓮葉,全身溼得徹底,我坐在池畔擰衣服,思緒混亂得可以,問了眼前兩名文武大臣,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冷戰一晚上,弟弟妹妹試圖從中調解,分別去撲我和公主的大腿,但我氣她拿命開玩笑,她惱我勾引糟糕的男人…這什麼鬼!…思想和價值觀毫無交集,沒有什麼話好說的。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大哥,我們回來了…!」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醒了,可是眼皮像黏了膠。有說話聲,好像山藥姊拎著老頭子的領口叫囂,葛叔叫他們安靜,然後握起我的手腕,捏捏壓壓,又輕輕放開。他說不行,快去請人類的大夫過來,他沒辦法平心診斷下去。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經過三天的試用期,本店非正式多出一名工讀生。據他的說法,這個瀕臨三十歲的勞工原本是個王爺,姓黃名麻,叫麻黃,主治風寒。面對我懷疑的目光,他又開始挲手指,說什麼黃姓是大族,反正當初名字也是人們隨便取的,那他寧願當王族,而不是和麻糬同宗。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從誤入賊窟,我的人生再也沒有休假這種東西。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到夜晚就會變成鬼屋的破店,高高掛起兩盞紅燈籠,不禁使人懷疑死老頭吃錯什麼藥。等麥芽山查小護士探出身,大老遠往這邊招呼著,兩個小的衝上去挑釁,才有一點真實感。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夕除夕,除舊佈新。整間破藥店經過大掃除,連屋瓦都拆下來洗過一遍,無塵的環境真好,連昨天被臭老頭逮到偷跑,抓去跪算盤的怨氣,都隨著清新的空氣煙消雲散。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抓到小偷有幾個處理方式,一、報警,二、當眾圍毆。但兩位護士追上來後,第一件事竟然嘟著嘴要給英雄獻吻,我只好鬆開犯人的領子打飛受害者。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