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溯到國外浪漫之旅最後一天,我興沖沖拿著十幾條人家給的房間電話,去跟老王炫耀。

 

  看吧看吧,林之萍的美貌即使過了二十幾年,還是足以征服地球。

 

  老王沒理我,他正窩在飯店房間看外國的新聞節目,手邊不是報紙就是公文。人家視他為總經理的愛將,特別介紹他去當地著名的高級酒店,也被他一臉屎相地回絕。

 

  「胖胖,你要學著應酬,不然不會叫的豬一定最先被主人宰掉。」他那張雙人床看起來好大好空,我撲過去,故意擠壓他那身橫肉。

 

  「好臭,妳去喝酒?」老王毫不留情把我推下床。

 

  「嘿嘿,兒子不在嘛!」工作完滿結束,就讓我稍微放鬆吧!

 

  「回去妳的地方,別把我的床搞得都是怪味!」老王站起來,打算把我這隻醉鬼架回房間鎖好。我偏要鑽進他的被窩裡,放肆滾來滾去。

 

  「人家不要一個人睡,好可怕!」我探出半顆頭,又潛進棉被裡,呵呵,來捉我這隻可愛貓娘吧!

 

  然後,老王真的狠狠擰住我的右耳,把我從被子裡拖出來,還拿隨身的消毒酒精噴我,我才含淚清醒一點。

 

  「對不起,我錯了。」我跪在床下,發誓不再搗亂,請王大人不要趕走民婦。這世上沒有比電話不通又住在單人房間還無聊的事了。

 

  「妳不是有一堆追求者?」老王坐在高高在上的床鋪,眼角鄙視著沒節操的我。

 

  那些想想自爽就好,要是真的跑去偷吃,惹惱阿夕的結果不堪設想。我們家主權的可是大兒子,而不是美麗溫柔的媽咪我。

 

  「羅曼先生剛才致電過來,大力讚美妳那口破英文無私地為他們帶來歡笑。」老王說,我得意咧開嘴角。

 

  王大秘書拍拍他床邊的位置,我飛快爬上去坐好,他和我還是習慣處在相等的位子說話。十幾年來,誰都不想輸給誰,最後終於一起擠到總經理面前,他老人家兩個都很喜歡,我們只好猜拳決定主從順序,不過還是在同一個辦公室,一起吃下午茶。

 

  「林之萍,那原本是我的飯局。」老王又說。

 

  唉,我真希望他偶爾不要那麼精明。

 

  「他們是大客戶,拒絕掉會被記恨,這樣對公司不好。你不喜歡交際嘛,而我愛死了,這種小事,交給林特助就行啦!」我真的覺得沒什麼,只是一個人對拼一桌人的酒,還是有些勉強。

 

  「謝謝。」老王沒有看著我,而是液晶大電視,但我了解他的誠意。

 

  「不客氣,讓我睡你的床就好。」有熟人在的外國房間果然比自己的好。

 

  老王又露出要殺我的仇人嘴臉。

 

  「我再也沒見過比妳還欠揍的女人了!」

 

  我從床尾下手,再次把身子埋進棉被裡,任性占據異地一塊溫暖的地方。

 

  「志偉,不要趕我走啦,我會乖。」

 

  「妳是我什麼人?」老王尖銳地問,我摀著耳朵逃避。「工作伙伴?好朋友?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我告訴妳,我們沒有同睡一張床的交情!」

 

  「…你要那個也是可以,我不敢一個人睡。」

 

  「林之萍!」老王抓狂了,我就算嚇得發抖,不走就是不走。

 

  我把自己包成蠶包,賴皮裝死。如果我現在是一隻蟲,問題就不會那麼多了。

 

  「我討厭模糊不清的關係,妳這傢伙對誰都好,誰都喜歡,但真正放上心的只有妳家那兩個煞星,沒心沒肺。」

 

  不知道是不是連日加班過度勞累,老王身影看來特別憔悴。

 

  「就算真的有了什麼,隔天妳也只會笑著說:『對不起,我喝醉了。』那我不就成了一個大笨蛋!」

 

  「呃,對不起,是我太輕浮了。」我願意道歉謝罪。「這樣子好了,我們來徹夜談心,蓋棉被純聊天,怎麼樣?」

 

  「妳給我去死。」老王重重在我的蠶寶寶皮上搥了一拳。

 

  「我們來聊閨中密友的話題好了,首先呢,林之萍最喜歡的三種男性是什麼?請作答!」

 

  胖子拿起遙控器,自暴自棄地切換頻道來逃避我與現實。

 

  「小男生和戴細框眼鏡的氣質美男子。」

 

  老王,我幾乎要懷疑你住在我的大腸裡了。

 

  「還有一種。」

 

  「有特異功能的小男生。」

 

  「那還是小男生啊,算是同一類。」我扳下第三根手指。「最後就是英明蓋世,髮線倒退,肚子圓滾滾看起來很好抱的中年胖子。」

 

  老王面無表情盯著電視,沒有被我感動的跡象。

 

  「戀父情結。」

 

  「沒有,我爸長得像我爺,還蠻帥的。」我從棉被比出一根大姆指。「我承認都一把年紀了還是喜歡帥哥,但是因為老王是個胖子,我才喜歡胖子。」

 

  「那又如何?」

 

  不行,遭到銅牆鐵壁般的意志給拒於門外。

 

  「那麼,再來談談王志偉這個人好了,他欣賞的女性……」

 

  「我討厭女人和小孩。」

 

  啊,他竟然一口氣打消我接下來閒扯的兩大主題。

 

  「老王,總經理臨走之前叫你好好照顧小萍。」

 

  「那是社交辭令。」

 

  「可是我怎麼覺得他老人家笑得好曖昧啊,你們過年去日本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你會被專櫃小姐調笑?」

 

  老王著實一怔,電視停在卡通節目他也沒發現,那我也只好津津有味地看下去了。

 

  「我只是不甘心過去搶輸別人,一時鬼迷心竅。」

 

  「這樣啊……」我想著塞在行李箱裡的禮物,想著小七拿到禮物的樣子。「你會想改變過去嗎?」

 

  「我想重新投胎當總經理的兒子。」老王說得太認真了,我才確定他不是想說笑話給我聽。

 

  「可是這樣,董事長就會變成你老母。」

 

  「我會想辦法,讓總經理再娶。」就是不要老太婆當老母。

 

  「然後出國留學,一表人才地回來,和父親公司新進的女職員一見鍾情,展開熱烈追求,跟我結婚,每天和阿夕吵架。」我想想,這種人生真是太充實了,我也想過看看。「我都懶得理會龐世傑了,你也放下他吧,阿彌佗佛。」

 

  「林之萍,妳已經老了。」

 

  「是啊,現在回頭看年輕的時候,還真是有勇無謀。」我想到的是為小小夕做愛心便當的歲月。「但就算那時再怎麼辛苦,也不想扔棄那段時光。沒有經歷過負債和情傷,就沒有現在的林之萍。」

 

  畢竟,有阿夕在我身邊。

 

  但如果,小七也在我身邊那就更好了。

 

  「感覺跟妳在一起,什麼事都會變得很簡單。」老王有感而發。他終於放棄矜持,和我一起看卡通。

 

  「呵呵,我和志偉在一起,遇到什麼麻煩都會安心不少喔!」

 

  老王最後還是沒趕我走,只是對電視機嘆出一口長息。

 

 

 

 

 

  清晨,手機發出兔子的咕唧叫聲,我抓著瀏海從床上爬起身,沙發那邊有老王隆起的身影。等我翻找到行動電話,它已經響了好一會。

 

  「喂,這裡是兔子老母……」

 

  (媽/大姐!)

 

  聽到這兩道熟悉不過的聲音,我的大腦分泌出林家媽媽專屬的激素,瞬間清醒無比。

 

  (小七,你先說。)

 

  (大哥,你先講!)

 

  先不考慮這通越洋電話是怎麼打進我關機的手機裡,單論兩道聲音能夠在同個電話裡溝通已經是電子通訊劃時代的突破,雖然八成不是科學上的原因。

 

  (出了…沙沙…出了一些事…快點…拜託…沙沙…不要…快點回來……)

 

  小七和阿夕的聲音混在一塊,變得模糊不清。

 

  「寶貝們,怎麼啦?不要嚇媽媽。」

 

  電話傳回高亢而無法辨認字詞的曲調,以及女子尖銳的笑聲,就像在我耳邊撓著,直讓我頭皮發毛。

 

  斷訊,而後寂靜一片。我的手機發出灼燙的溫度,等我再也握不住,把它拋置到床頭的煙灰缸裡,看它竄起一股亮紅色,瞬間化為焦炭。

 

  我驚醒,老王還是睡在沙發上。沒有自燃的手機,當然也沒有兒子來電訊息。

 

  我想著那個真實不過的夢,想起爺爺說過,災難臨頭前,總有異兆。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安++
  • 等待是有代價的!
    林綠大辛苦了~
    真的覺得民婦很有趣:)
  • 韶子
  • 咦?這次是民婦要去拯救她心愛的寶貝們嗎?
  • G
  • 好幸福喔~~中秋節一覺醒來就有文可以看~~
    林大~~真是太愛你了!!
  • 熊
  • 終於等到了!
    每次看到新的都很開心
    謝謝林綠大!
  • iforlove
  • 懾住我的瘋狂追文~~
  • apple
  • 看到民婦好開心
    其實我很喜歡王胖胖跟民婦之間的那種情誼
    很溫馨很感動
    世間還是有不同性別而能相處好的人
    不會為了名、利、欲望產生糾葛
    很羨慕
  • 訪客
  • 喜歡王包包和之萍在一起~

    在陰陽路裡面我最好奇的還是神一般的爺,他到底是甚麼職業阿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