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個世界通行的笑話,不知道庭上有沒有聽過?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第一章 落難法官



  吳以文叼著黑書包,兩手提著裝滿食材環保袋,平穩地走在小公園的欄杆上。古董店店員一如往常在禮拜一放學後於黃昏市場採買店長大人的飯菜,唯一不同處就是環保袋內側還小心藏著一只大紅色紙袋。



  連海聲會發現男孩隱藏的小祕密還是懶得理他,全憑店長的心情指數。



  到達目的地,吳以文垂著發呆似的雙眼,用充滿彈性的屁股頂開琉璃門板。「叮鈴」,銅鈴歡迎小店員的歸來,他飛快地掃視店內的實況,立即解除警報。



  有客人在,來賣東西的客人。



  「老闆,回來了。」吳以文向連海聲欠身行禮,那位雲髻美人只是不停用長指撫弄桌上的木盒,沒有理他。



  小店員在心底平靜地歡呼一聲。



  核桃木桌鋪了一層厚實的藍絨布,藍布上面墊著一只老舊木盒,也就是這門生意的重點。



  「連老闆,這可是昨天剛出土的寶貝,今個我就送到您面前,對您的誠意真是沒話說。」賣家是名竹竿瘦的男人,陪著銅臭味的虛偽笑容,只等著美人點頭應予交易的價碼。



  「就這個糟盒子給我,真是好誠意呀!」連海聲推開木盒幾寸,鳳眼輕蔑地瞥過一邊。「文文,衣服換好了沒?」



  「還沒,老闆。」店後響起店員死板的回應,竹竿男人嚇出一身冷汗。



  「拖拖拉拉,人家都欺負起你老闆了,還在那邊幹嘛?還沒長大就膀胱無力嗎?」店長拉開清亮嗓子大吼。曾經有個富商開出為數不小的支票,希望連海聲在他面前只笑不說話,以免氣質敗盡。



  不一會,吳以文面無表情走出來,挽起兩邊衣袖。男人尖叫,男人逃跑,半分鐘後,又回到古董店磕頭謝罪。



  「連老闆,你不滿意價錢可以慢慢商量,用不著來這招陰的。」男人戰戰兢兢,想當初第一次來碰運氣,以為這兩個婦孺好欺負,結果不小心叫了聲「小姐」,身體就被對半折了,回首想起真是血淚斑斑。



  「很好。」連海聲看了看他的長指甲,然後慢條斯理地比出三根手指。



  男人傻眼,要不是這東西只有這家店敢收,他到金盆洗手也不想見到連海聲的奸商微笑。



  美麗的店長大人撥了撥眼角的髮尾,啜了口茶水,手指不知不覺剩下兩支。



  「連海聲,你會遭報應的!」男人咬牙說道,突然眼前一黑,隨地心引力往地毯倒去。



  吳以文掛著極地的表情,收回出拳的右手。這家黑店已經獲准黑白兩道的許可──店門以內的空間,不管做什麼都隨店長的意思,即使服務生拆了客人的骨頭也只要記得拿去廚餘桶回收就好。



  櫃台下,連海聲輕輕晃著他的長腿;而檯面上,他只剩食指輕敲木桌。



  男人趴在地上,殘酷地面臨兩種選擇。一、回家去苦等古董店老闆匯十分之一的金額給他……也可能是百分之一;二、被打被扔出去,然後貨就被那個邪惡店長私吞。



  「好,算你狠!」男人含著淚光哭喊。



  這一行流傳一句金玉良言:「沒有身家勢力就不該認識連海聲。」



  等苦命的竹竿男子一走,店長樂呵呵捧起不起眼的小木盒,在店裡繞了一圈,得意揚揚地坐回他新添置的大理石寶座。



  「真是一個寶貝!」



  「老闆被雷劈,我怎麼辦?」吳以文發出憂心的問句。



  「去去去,什麼烏鴉嘴!還不快去煮飯!」連海聲惱怒地趕人去廚房。



  煩惱的店員還沒跨出前腳,另一位訪客又推開大門。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這傢伙來,門口的銅鈴都會多響好幾聲,像是屁股後面跟著一堆啦哩啦喳看不清的怪東西。



  身形瘦長的年輕人,今天沒穿遊民服,也不是趕屍專用的道袍。頭髮紮得乾乾淨淨,短袖中國服和七分褲也不會太突兀。



  「連姑娘,下個星期六宜出行,陸某正好受托到後山撿骨作法,冒昧請問妳是否願意和在下一道看日出麼?」年輕人朝氣十足地邀請美麗動人的店長大人。



  連海聲美目殺氣騰騰瞪了過去,坑到寶的喜悅馬上被還沒住進神經病院的大學生澆得一乾二淨。



  「祈安哥好。」吳以文低首行禮。



  「好、好,以文弟弟要不要一起來?」道士哥哥可能是全國茫茫人海中能夠無視連海聲殺人目光僅有的珍稀生物,他也逼得對方快到脫光光的底線來驗明正身。



  吳以文搖頭。敢點頭,今晚就只能睡馬路了,而他也有事抽不開身。



  連海聲還沒編完一長串咒罵人家祖宗十八代的逐客詞,年輕人就變了臉色,嚴肅地走到櫃台前,望著店長手中字典大的木盒。



  「邪物。」陸祈安喃喃一聲,眉頭都蹙了起來。



  「怎麼辦?祈安大師。」吳以文凝重地詢問解厄的辦法,相較於店長的鐵齒,小店員深信著不可思議。



  「連姑娘,請把它交給我。」陸祈安伸手就抓,和美人店長僵持不下。



  「不要,有搶匪啊──!」連海聲根本不想動,也不想承認他的力氣輸給妄想症的死大學生。「笨蛋,還站在那邊幹什麼?真是白養你了!」



  吳以文輕手拉開好心的大哥哥,要老闆放棄他到手的黑貨,比小銀一號重見天日還難──自從上次公路飆車,店員的機車就被禁足了。



  連海聲抱著舊木盒奸笑,還幼稚地朝人家吐了吐舌頭,陸祈安只能看著利慾薰心的美人兒一點一滴陷入萬劫不復之淵。



  「老闆,我送祈安哥去搭車。」



  「你可以陪他等公車。」連海聲突然大發慈悲地說,「然後一把把他推下去給車輾成肉醬!」



  於是吳以文拉著年輕道士的褲頭往店外走去。店長以當大壞蛋為傲,任憑神仙來渡也死性不改。



  古董店轉角停著一台貨車,俊美非凡的青年從駕駛座下車走來,向吳以文道謝並且接棒帶回與失智老人沒兩樣經常性走丟的道士友人。



  「喪門,等一下,我有東西要給他,保平安的。」陸祈安急忙掏著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空空如也,才想起他為了見大美人換了衣服,隨身的小東西都忘在原來那件破牛仔褲裡。「哎哎,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只是你脫線而已。」喪門身為道士同年好友中肯說道,順手摸摸吳以文的腦袋。「這孩子怎麼了?」



  陸祈安看著乖巧地給大哥哥順毛的古董店小店員,久立無語,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我回去煮飯給老闆吃,祈安哥再見。」吳以文一鞠躬致意。



  年輕道士只能叫住吳以文,食指輕點男孩鼻脣之間的人中,暫時緩和他將至的厄運。



  「小文,你最好離『從法人士』遠一些。」



  吳以文既然在黑店工作,已經習慣了像是青春期痘子一般、三不五時冒出的災厄。



  「會衰嗎?」



  「三顆子彈,縱然你天賦異稟,也會死喔!」陸祈安無奈笑道。







  夜深了,也到了古董店拉下鐵門的時候。店長吃飽喝足,又劫掠一項出土珍寶,伸個滿足的懶腰,明天再繼續為非作歹。



  吳以文出去店外巡視做最後的安全確認,順便檢查有沒有迷路的貓咪可以養。過了許久,連海聲仍沒聽見鑰匙鎖上琉璃大門那聲「叩」的清響。



  「跑去哪鬼混了?還不快點進來!」店長拉開嗓門罵人。



  「老闆,有人。」吳以文轉身稟告。



  可連海聲看向門口,除了笨蛋店員,沒有第二個人影。



  「倒在地上。」吳以文補充說明。



  「死了沒?」連海聲勉強提起一些精神面對突發事件,踏著絨布拖鞋走來店門口。



  「還沒。」吳以文確認過對方呼吸心跳。



  「別管他,去睡覺!」連海聲是個門前雪也不掃、貫稱自私原則的人物。



  「可是老闆,他抓我的腳。」吳以文平板中帶點無辜地說。



  「踩斷他的手。」店長想也沒想就以言教扭曲小孩子的道德觀念。



  「他快醒了。」



  連海聲受不了,推開門來,先過去用力捏上一把店員的蠢臉頰,再蹲下來打量不長眼倒在他店門前的混蛋。



  那是個其貌不揚的老男人,頭髮花白,一副虛脫無力的死樣子。連海聲把滑下的長髮勾回耳畔,對著中年人的魚尾紋撇撇嘴。



  好死不死,偏偏他認識他。



  白髮男人睜開半雙小眼睛,模糊盯著連海聲瞧,一清醒過來,不由得悲從中來。



  「請幫幫我,小姐……」說完,人昏過去了。



  連海聲抽動他白皙的臉皮,轉身回去,鐵鋁門、琉璃門全都氣急敗壞全部關上。



  吳以文脫下工作服蓋在老男人的肚皮上,身上剩件白色小短袖,被店長毫不留情鎖在門外的他只能認命地坐在人行道,等候明天的太陽。





  好在店長大人終究在爬上床一覺天明前,咬著牙,穿上湖藍色的絲質睡衣,踩著毛茸茸的拖鞋,扳開店門,扭住看上弦月發呆小店員的笨耳朵,把吳以文拖進店裡,連帶那個被他扛在身上的老男人。



  白髮男人幽幽轉醒,以為自己置身於夢境,驚異望著四周映著暖光的奇珍異寶,看似隨意又那麼合適地置在它們所屬的位置,眼前坐著一位噘著粉脣的藍彩仙女,不過「她」纖細白皙的頸子上有喉結。



  「坐。」連海聲輕輕一抬手,意興闌珊地招呼不速之客。


  白髮男人掛著那身破了十來八個洞的西裝襯衫,皮鞋掉了一支,聞言努力往後跳上櫃台前那只紅木圓几,卻屢跳不中,實在是腿太短。


  連海聲抱著肚子,一聲聲清靈大笑,害男人老臉窘迫。



  「文文,去泡咖啡。」連海聲笑到大爺滿意了才斂起臉色,美目從頭到腳掃過狼狽的老男人,嘴角停在平時勾起的弧度。「嚴清風法官,你為什麼會死在我店門口?」



  「我不知道……」白髮男人茫然地說,聲音有些不知所措。



  要是隨便一個中年快步入老年的傢伙,連海聲只會當作失智發作,從安養院走失到他店前。但這個小矮子是司法界的龍頭,年輕時被天海幫主拿槍抵著頭仍是口齒清晰告知對方違反多少法律條文,再棘手的案件也不眨一眼,沒從未看過他如此失魂落魄。



  吳以文拿了一杯澄淨不過的水出來,連海聲看了一眼,立即往店員手背打去。



  「老闆要是的咖啡豆的咖啡!不是這個無色無味只能拿來漱口的白開水呀!你的蠢腦袋病毒已經蔓延到耳膜去了嗎?」



  「咖啡快好了,老闆不能喝,醫生交代的。」魔頭女醫師的處方箋足以和老闆的命令一較高下。「先生,要喝咖啡豆熬煮出來的黑咖啡嗎?」



  「謝謝,不用了。」白髮男人微弱地搖著頭,看來心不在焉,把懸空的短腿搖來晃去。



  「糖和牛奶?」吳以文以一貫的單調口吻勸誘疲憊的客人。



  「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死小鬼!」連海聲對店員的教育一直是失敗大於成功。



  「老闆,倒掉可惜。」憑店員的本事,那壺香濃的熱咖啡價值可觀。「加鮮奶跟很多糖,苦味很淡。」繼續推銷。



  對方頓了一下,還是搖頭拒絕。也因為身材比例關係,那顆白了大半的腦袋,特別帶給人毛線球的聯想。



  「有果汁。」吳以文被連海聲擰住腰肉,還是直挺挺地執行服務生點餐的工作。



  白髮男人神情糾結,天人交戰一陣,腦袋鄭重點下。



  於是,吳以文的身影沒入後方的廚房。連海聲轉著桌上的水杯,心裡非常不是滋味。



  「嚴法官,既然不是啞巴就快點交代發生什麼事,你還沒偉大到要我陪你在大半夜地在這裡耗!」店長態度惡劣,無血無淚,主因在於硬被人戒咖啡而那個笨蛋也沒問他要不要喝茶所以心情很差。



  「有人要殺我。」名叫「嚴清風」的男人平靜開口,蒼白的脣都乾裂了,他那口法庭上總是義正辭嚴的渾厚嗓音也顯得粗啞。



  吳以文捧著一大杯冰涼的蘋果汁到來,香甜的氣味遠遠瀰漫而來。嚴清風兩顆趨近於圓形的小眼睛頓時放亮,等服務生遞上果汁,馬上抓起可愛造型吸管呼嚕嚕地往嘴巴灌。



  「好喝嗎?」吳以文試探性地問,男人點頭如搗蒜,店長抓緊水杯。



  可口的百分百蘋果汁具有撫平心靈的功效,嚴清風努力吸完最後一滴,回味無窮地舔舔下脣,拿出平時泰山崩於前而不改色的水準,娓娓道來。



  「今晚七點整,從法院回家的途中,司機持槍要致我於死地。脫逃後,我死命地跑,結果就昏在這兒。」



  「你那個司機,幫你開了幾年車?」連海聲手指輕輕叩著桌面。



  「我從沒見過。」



  「你讓一個陌生人坐在駕駛座上?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店長發出輕蔑的嘲弄,不過笑容倒是興味盎然。



  「因為太累了,而且……」嚴清風臉色一沉,別人變臉很可怕,他只是臉頰有點鼓起來。



  吳以文又端了小餅乾出來,有巧克力草莓和奶油口味。連海聲還沒順手拿起一塊當宵夜,胳膊向外彎的店員就把點心放到男人面前,兩手揮了揮,示意人家開動。



  「你給我滾出去。」店長發火了,小店員只好去店門外罰站。



  「外頭那麼冷,別這樣。」嚴清風是第一次到這家店,不畏強權也不怕死地管起古董店的家務事。



  「把你的難言之隱說出來,他就沒事了。」必要時,店長不惜拿店員去要脅別人的良心。



  「夏節是我的貼身保鑣,他捨命讓我逃出來……」



  「等等,你的保鑣也在車上?他沒發現司機換人嗎?是不是一整天心神不寧?他在你身邊工作很長一段時間了吧?你只是不想承認保鑣也是共犯罷了,是不是?」



  「不可能,他還跟兇手扭打起來,叫我快逃!」嚴清風握緊不大的拳頭。他的擔心明顯地多於猜疑。



  「法官大人,你畢竟只是個凡人。」連海聲笑了笑,「別這樣瞪我,最近你更審大案子炒得揚揚沸沸,誰不認識?來,吃點心吧!」



  嚴清風疑惑地盯著連海聲的絕世臉龐,他腦海浮現的熟悉感偏偏和那張臉搭不著邊。



  「不管怎麼說,先把那孩子叫進來。」



  「文文,滾回房裡睡覺。」連海聲打個大大的哈欠,而吳以文捂著小小的哈欠走進來。



  「這麼晚打擾真對不起,明天一早我就離開。」嚴法官一邊說,草莓餅乾一邊一個個接著吞。吳以文瞇得只剩條縫的橄欖圓眼珠,注意到白毛大叔都是拿魚骨頭形狀的餅乾。



  「你這陣子哪裡也出不去,相信我。」連海聲拉開抽屜,拿出才剛騙到手的舊木盒,依稀能辨認出鎖孔上頭篆體的字。「嚴法官,你祖上是否曾經是地方上的縣令?」



  「是,怎麼了?」



  「有沒有傳下鑰匙之類的東西?」



  嚴清風拉出脖子掛著的項鍊,墜飾是把別緻的銀鑰匙。



  「似乎是它拉著我跑來這裡……」他遲疑道,這世上總有些事情沒有道理解釋。



  「可以請你試試這個鎖孔嗎?」店長笑著向法官大人邀請,溫柔不過,讓嚴清風背脊一陣發寒。



  嚴清風照做,而木盒也不負所望發出開啟的聲響。連海聲突然壓下盒蓋,適時地讓裡頭的東西成謎。



  「你現在欠個保鑣吧?沒有一個人當擋箭牌,活著很不踏實吧?」連海聲開始甜言蜜語的遊說,站在旁邊打盹的吳以文猛然竄起冷顫。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嚴清風板起臉孔。



  「我不求什麼,只要事後你願意割愛這把鑰匙。」連海聲為難的表情好像做了虧本生意一樣,而店員已經知道他被賣了。



  嚴清風看向吳以文,他對他的判斷離不開未成年等詞語。



  「喜歡吃魚肉拌飯嗎?」吳以文認真地詢問大叔的飲食,連海聲總結他今晚非比尋常的獻殷勤行為,得到一個結論,逼他站起來狠狠掐捏店員的鼻子。



  「老頭子跟小動物都分不出來,你上學是浪費老闆的血汗錢嗎!」



  「老闆,不可以養?」吳以文不死心地追問,眼角瞥過白毛大叔。



  「不可以!」


 

 

 

 

 

 

 

--

網路書局、蓋亞一號店送海報!

(點此連結)

金石堂博客來

 

連海聲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yongru
  • 嗨~還在大學時在鮮網就很喜歡你的古董店,今天一次看兩集重溫真的很開心~~還是一樣好看! 灑花!!
    印象中,以文不是延世相的大哥(延世卿嗎不太確定) 的兒子嗎? 怎麼第二集裡疑似闇的孩子,還是以文被誤導了呢?
    生活中看到好棒的作品幸福感維持好久,林綠大大繼續加油喔
  • 江凜
  • 林綠大大你好,第一次接觸你的作品,個人非常喜歡古董店!
    我是直接買實體書的所以說這些可能有點晚了(也或許有人說過了),但對於書籍內容法律的部份有很大的錯誤,想跟大大說一聲。

    畢竟書其中一個任務也是傳達知識給大眾,雖然古董店不是在台灣,但直觀的常識面上也容易讓人對法律產生誤解。

    首先法官負責判決,但起訴的是檢察官。就算風風看到文文殺人,他也不能直接判,甚至因為他是證人而不能擔任這件事的法官。
    (注意到大大用詞是私判但不太懂這是什麼意思?私底下判的話好像不用講判了什麼所以我認為還是有判決)

    再來是判決的部份
    防衛過當+緩刑還蠻聰明…………但是在這之前,文文有精神疾病是不被視為行為能力人,基本上是無罪

    不不不更在這之前…文文未滿十八是依少年事件法處理(他會去少年法庭,更論不到風風判)

    總之………判決的部份有很大的問題,而且要考量的東西如上述是有點多的。
    雖然現在說有點晚了,也無法更改…
    個人建議是針對專業的領域更要謹慎,不然就略過那部份比較好orz|||

    以上,說了很多自以為是的意見不好意思。這大概就是專業的毛病……希望大大能看到這個留言XD
  • 親親的問題是法官無法判決店員的罪行,不明白他為什麼有資格私判?我不知道有沒有認知錯誤?

    對,是的,就是私判。他並未作證店員是傷害者,未經過任何法律程序,連被告也沒有。別說檢察官才能起訴,嚴清風是大法官,也不會進普通法庭。

    那就私了了嗎?年紀小不懂事可以帶過一切?不是的,就因為連海聲帶著吳以文去面對他所傷害的人,並且道歉,才會得到他的原諒。為什麼特別描述這個段格,因為這個原諒,對於自認過去犯下重罪的店員意義重大,可以從被無時無刻的罪惡感中獲得一絲喘息。

    法律也真的不是我的專業,我大概是想寫一種人情世故吧?不知道這樣有沒有回答到您的疑問?

    而且難得有親親說自己法律專業,現成的顧問,真的不能讓我認識一下嗎?

    woodsgreen 於 2016/07/16 00: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