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連呼吸也小心翼翼,屏息聽著主播的報導,把小糖果失蹤的時間和小七可能離開的時刻比對,差不多吻合。



  「小七現在和她在一起嗎?」



  「九天玄女是三界最美的女子,天帝最寵愛的公主。」他往陰雨的天空看去,劃開好看的笑容。「天界為了籠絡阿七還真是砸了重本,只可惜他斷不了對人世的雜念,讓一干神下不了台。」



  「小七很喜歡人呢!」



  「我特別喜歡他這一點,拖泥帶水的,好傻。」小安把嘴角彎得很翹,小七抵死不承認陸家的小道士是他上輩子的好友,說他不修行,整天忙著造孽。



  而兔子就是呆呆的,我跟阿夕才會忍不住寵他。



  「那天也是下著雨,雷聲好吵,我本來想睡一下再過去,卻被阿七關在空間裡。風仙的事,把我罵得最兇的就是他了,結果他卻跑來救我,被雷砸成一團焦炭。我總是比別人早死,好久沒見識到什麼是死別。」



  小道士往外走去,我連忙撐好傘,給發呆似的他遮雨。



  「我把他埋好,就睡在他墳上,他的魂不在了,但是心還留著,我應該講點江湖道義陪陪他,可是卻被張大哥打醒,硬是被他揹到山下看大夫。」他露出無奈的可愛表情,讓人覺得應該要抱緊他才對。「我那時候已經快死了,阿七偏偏拿他的大好人生來抵,害我這輩子又得和他糾纏一次。」



  他在雨中感慨因果,我卻認為他上次特地跑來我家,只是想看小七過得好不好,沒有摻雜紅鞋姑娘看待小七的那種因素。串一串白派小七和陸家小安的話,他們就現代人友情的程度定義,根本是生死至交。一個在那邊嚷嚷討厭,一個說要無恥利用,是想演給誰看?



  他抱著小東西往人行道圍欄一跳,像走平地一樣踩著圓欄杆輕快前行,我拿著兔子雨傘追上去。我不禁讚嘆他平衡感也太好了吧?把墓碑當跳板的小七也是,道士都可以去賣雜耍了。仔細一看才發現他不是踩在欄杆上,有著些微的偏差,他腳下其實什麼也沒有。



  他走的路,和別人不一樣。



  「夫人,妳會想把阿七關在牢籠裡嗎?這樣他就能隨時討妳歡心了。」他回眸一笑,雨天也變得美麗。



  我起初沒聽明白,呆了些會,然後大呼冤枉,林之萍可是小男生頭號保護者,怎麼可能對兔子SM?



  「上面就是這麼做。」他大逆不道往天空指去,什麼也不放在眼裡。「阿七說他想念同門師兄、師父和他狠心的生母,天上就只會叫他放下,跟阿七說那些他看重的感情全都只是雲煙,一點也不重要,這要叫他如何不悲傷?」



  所以,我就說嘛,最適合兔子的地方就是林家牧場,我和小七可以一起懷念美好的往事,還有阿夕當他的溫柔哥哥,我則是他最愛的老母,多麼完美。這樣他就不用一個人站在黑漆漆的外邊,看著別人闔家團圓,還得假裝自己無所謂。



  「可是呀,結束這一世,他就會把人世拋下來了,去天上過不哭不笑的日子。我從前世就想了許多法子騙他墮落,但是他太聽話了,只會去做自以為對的事,而且都不把刀送我,讓人很傷腦筋呢!」



  他用無辜的表情說著莫名的話,我幾乎想像得到小七聽了會有什麼氣急敗壞的反應。



  「為什麼要和兔子搶刀?那是他師父留給他的,小七很寶貝。」我就算努力調整傘的角度,他還是溼了半邊肩膀,感覺又削瘦了一些。



  「我要『重新開始』。」



  就是遊戲玩到一半,卡關,要重開機的意思吧?我曾經散步到某個垃圾堆中找到退流行的遊戲機和卡帶,拿回家和阿夕對打,每局都被阿夕殺得狗血淋頭,我好難過,假哭、耍賴,要他讓我。小草說,阿夕從來不讓步,但他卻願意為我退一百萬步。



  (媽,我現在對妳好的每一分,日後都會加倍討回來。)阿夕國小就有叛逆稱王的傾向了。



  我打了記寒顫,享受過後從來沒放在心上,真是要不得,難怪我的小夕夕會愈來愈兇,還不准我跟小男生出去約會。



  回到正題,我想了想重開機的事,人生終究有許多遺憾,但要找回過去,就得放棄當下,對擁有三個兒子的我來說,太不划算了。



  「你想改變什麼?」



  「如果我沒有出生就好了。」他毫不猶豫告訴我他的選擇。



  那張臉笑得這麼燦爛,以致於我聯想不起來他會說出這般決絕的話語。



  「你這孩子,在說什麼傻話?」



  「夫人,妳誤會了。我不是厭世也不是憂鬱症,只是照各方面算來,這世不要有我這個人會有比較完滿的結果,我只是想再晚一點再出現在這個世間。」



  他要放棄?他還這麼年輕,才和小七一樣大,怎麼可以!要是兔子敢說這種話…可惡,臭小七已經說過至少三遍了…我一定打腫他屁股!



  「你家人會怎麼想?」我盡量表現得冷靜一點。



  「妳放心,我沒有家人。」



  我望著他款款的星眸,他笑得自在,卻在說謊。



  「你們這些道士大腦結構是不是和平常人不一樣?把自己看得那麼微薄,知不知道這樣讓身邊的人非常困擾?」



  小七那孩子也是,整天說他自己不好、帶衰、未來還會忘恩負義,都不知道我多想看他開開心心生活著,每天都對我笑個兩下。



  「有道是:生亦無喜,死亦無悲。惟有看破,才得九重天。」



  「你現在看破了,也有九層塔啊!為什麼硬要把時間回轉,不就是有什麼放不下嗎?」



  「夫人,其實妳很聰明呢。」



  這個不用說,我也清楚明白。他朝我一笑,我空出來的左手忍不住去撫摸他的臉龐。



  「『現在』都是『過去』的路走出來的,如果說變動曾經某些環節,會有什麼變化?假設阿七上輩子沒被我那麼早害死好了,他就會看到受他恩澤的漢人移民,在少了瘴癘和大旱的仙島上安居樂業,人愈來愈多,地不夠了,便開始屠殺原居的番民,他怎麼依循白派的調解之道也沒有用,到處都是血,到頭來他就會發現他那些師兄犧牲性命所換來的竟然是如此不堪,他的心還能保持雪白嗎?」



  他偏過頭,躲開我僵直的手指。我想,是因為我有一瞬間,覺得他很可怕吧?



  「他不是人世供奉得起,這裡太髒了。我討厭天界,可是我欠阿七一條人情。」



  「我是小七的媽媽,小七本來就應該給我養!」



  他眸子的光淡下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在為我悲嘆。



  「夫人,今個年是嫁人的好時機。」



  「大師,您上次也這麼說,對象是個胖子嗎?」



  他抿脣一笑,朝我躬了躬身子,在他一眨眼變魔術跑掉之前,我上前拉住他的衣袖,急忙掏出錢包。



  雖然錢買不到真愛,又老是被嫌膚淺,但沒有錢就不能買新吉他給阿夕,也不能帶小七去美術班學畫畫,非常重要。



  「你手上那些,我全買了!」我一口氣指下十來個飾品,抓著三張千鈔遞過去,他卻斂起一絲笑意。



  「不夠嗎?我再去領錢,你等我一下。」



  「…優惠價一個一百塊。」他嘴上這麼說,但心裡絕對不只這個價錢。



  我拿起一個被踩髒的吊飾,用袖口擦了擦,表現出我的喜愛之意。



  「我不是在施捨你,我真的很想要這些可愛的小東西!你看這兔子串珠做得多精巧?小熊也是,這些根本是為我家量身訂做,我大兒子一定會喜歡這把小吉他,他剛好欠一個好看的鑰匙圈。」



  「這不是鑰匙圈,是護身符,我弟弟做的。當然,咒語由我來上,保證靈驗。一件可以擋下一個小厄,人鬼神魔都適用,不必擔心排斥的問題。」



  他終於打起精神,和我做這場買賣,一個個如數家珍。我暗笑一聲,哼哼,林之萍對付小男生的功力可非尋常小輩所能及。



  「『弟弟』?你不是沒有家人嗎?」我故意鬧他,小道士露出被抓包的笑容。



  我帶他到路邊攤吃麵,順道去麵包店買了自家的點心和他家的點心,給他帶回去享用,謝謝他的指點,希望他有空還是能來找小七玩,我想再看一次兔子暴走的有趣模樣。



  「小安,小孩子就要是快樂一點。」



  他聽了大笑,因為他自始至終都是笑著的,我的勸告聽上去就像笑話。



  「夫人,再會了。」他捧著麵包紙袋,跑離開我十來步,再朝我揮揮手。



  「再見。」我覺得這場面有點令大嬸鼻酸。除去兒子失蹤的背景設定,今天是個很棒的約會呢!



  然後他張了張嘴,卻沒有聲音,我看他用力得像是要咳出血來,才從喉嚨擠出一個單詞。



  「在南邊……」



  他話還沒說完,烏雲密佈的天頂猛地降下青雷,直落在他腳邊,僅有幾釐之差,人行磚頓時化成焦土。而他再張開眼,對我燦然一笑。



  「停,住口,什麼都不用說了!」我嚇得心臟差點停了,為什麼不先告訴阿姨洩露天機會有天譴啊!



  我急奔過去,拳頭都握好了,但那張漂亮臉蛋誰打得下去?我在他面前喘著氣,最後還是把阿夕的警告丟一邊,抱緊這個男孩子。



  「要是真的過不下去的話,就來找我,我名片放在你褲袋裡,隨時都能打電話給我…抱歉,塞到內褲去…總之,要好好珍惜自己,這句話不是我爺爺說的,是你爸爸說的,知道嗎?」



  「嗯。」他低低應了一聲。「夫人。」



  他透明色的眼珠凝視著我,然後把脣覆了上來。



  完了,未成年,要坐牢了……



  驚嚇之中,我還是用僅存的一分冷靜察覺他的口形,一個是「山」,一個是「海」,剩下的全是柔軟的觸感和誘人的氣味。



  「阿七說不定會宰了我呢!」他退開來,神情還是那麼愉快。



  林今夕說不定也會掐死我呢,我死而無憾地想。




 

 

 

 

 

 

 

 

--

在喪門看著兩人青澀合照,努力準備大學甄試的時候,他的好朋友正在--

1、造孽

2、抹除這世的關係

3、同1

 

太糟糕的話,請知會作者一聲

 

但根據往年的經驗,小讀者只會叫我更糟糕(遠目)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留言列表 (27)

發表留言
  • 月塵
  • 驚嚇過度中!!!!!!!!!
  • hihi
  • 好看阿阿阿啊!!!(無限吶喊
    林綠大我愛你!!我愛陰陽路!!!
    不過大休過後的發文...
    總覺得隱隱帶種猛獸出閘的感覺...
    尺度越來越刺激了阿XD
  • 我憋很久了,桀桀!

    woodsgreen 於 2010/11/08 23:54 回覆

  • 湖光倒影
  • 好糟糕阿~可是我喜歡 哈*謎之聲~可以再糟糕一點嗎 兔子眼*
  • eily
  • 小安安好可怖!!!!!!!!!!!!!!!!!!
    親下去的時候呆了10秒重複看了10遍才接受這個事實
  • 黑衣者
  • 安啦 喪門大帥哥會在之後一口氣把小安安給扁到不成人型再拉著小安安一起念下去的
  • bluefly61
  • 在陰陽路裡的小安,跟在喪門身邊的陸祈安感覺很不同呢
    在喪門身邊就格外的溫柔:)

    好糟糕阿阿阿阿
    林今夕要是知道的話臉一定黑的跟關公一樣
    民婦就糟大糕了哈哈
  • WSO
  • GJ
    禍水啊~(稱讚的意思)
    今夕先生這次貨真價實的遇到強敵了
    (雖然實際上沒有什麼威脅性)
    怎麼沒有選項 4 以上皆是 呢

    話說
    昨天晚上紅紅的細生不知道為何被掉包成黃紅(?)的百無禁忌了
    這世間真是太危險了...
  • 快渴死的讀者
  • 林綠大大~
    每天看你的文章
    看小安安 民婦 小七是我用電腦的第一件事><!!
    超感激你的
    你讓他們都活過來
    也讓我的心跟著他們忽喜忽悲~~ㄒ^ㄒ
  • 過客
  • 真的寫得太讚了!!!
    作者真是我的偶像
    我好喜歡陰陽路系列喔
    好希望永遠都能一直看下去:)
    加油加油!!!
  • U
  • 陰陽路系列萬歲^^~~~
    雖然小安安很可愛,但還是比較適合待在喪大帥哥旁邊
    希望能找回兩個兒子阿~~~
    (只是想看虐待的食物鏈:大魔王→民婦→小兔子而已XD)

    九層塔不小心戳到我的笑點XD
  • 皇甫茯苓
  • 機會難得,要好好保握,仔細回味
    民婦之一
  • 黑貓
  • 本來眼眶已經泛淚了
    結果後面嚇到整個縮回去orz
  • 彩
  • 夏天哥哥一定很羨慕她~~~ㄎㄎ
  • 柴香
  • 好棒好棒好棒好棒好棒好棒!>//<
    害正在潛水的某人也不得不浮上來了~(轉圈)

    小煙大你真的好棒!
    劇情讓我愈來愈緊張了…/////
    (下次還會再有吻戲嗎?XD)

    可是每次看到祈安在陰陽路出場,
    都只會更讓我為他心酸…
    可是還是好希望看到在不同故事串場的祈安!><
  • TATA
  • 快來人 秉告大魔王啊~~XD
  • sherry
  • 一口氣看三篇真過癮
  • wuchiyi
  • 塞到內褲是哪招?(完全離題)
  • 小黑
  • 就請煙大繼續糟糕到無以復加吧!!!
  • 倩影花魂
  • 不論是喪門還是大魔王看到,
    一定都會大怒...
    喪+夕:陸祁安,受死吧!!!!
  • 螣月
  • 我看到民婦把名片塞到內褲也笑翻了
    前面明明就蠻感人的XD

    為什麼要好好保重自己
    要說是祈安的爸爸說的呢
    這樣比較容易聽進去吧

    怎麼覺得我對文字的理解度有點差

    林綠大跟蝶大是我期中考的精神寄託!!!
  • 凪
  • 如果喪門知道會受打擊吧XDDD!!!!!!!!!!!!
  • 弦也
  • 終於有時間爬文了(只是短暫囧"

    祈安=/////////////////////////////////////////////////=
    怎麼看都不膩~
  • 訪客
  • 只有更糟糕阿!
    加油吧林綠大 ~~ 呵呵
  • 韶子
  • 糟糕...我想看民婦跟夕夕魔王的吻戲欸~
  • spiritia
  • 沒有最糟糕 只有更糟糕 !
  • 水
  • 您把我心中的願望都寫出來了~(遠目、無限美好的嘆息中)
  • Qwe
  • ((無聲的尖叫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