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家的時候,沒想到小草會蹲在大門口等我,懷裡還抱著熊。



  我沒問他為什麼不回家,小草一直想來我家睡,可是都被阿夕嚴厲地拒絕了,因為我洗澡老是忘了帶換洗衣物,常常光溜溜跑來跑去,不小心住下來,可能會被我害得長針眼。



  「之萍姊,妳發燒了嗎?」



  「不,被甜蜜地暗算。」我解釋一下臉紅紅的原因。「吃過了嗎?我有帶好吃的麵包包回來喲!」



  小草把熊抬高,熊寶貝不停在他手裡掙扎,就是要把腳爪子踩得溼答答衝過來要我抱。



  「你這小傻瓜。」我過去把小熊攬進懷中,撫摸他的腦袋瓜。「媽媽很快就會把你的哥哥們找回來,我保證。」



  小草訝異望著我,而我牽起他被雨淋得冰冷的手指,往後把大門踢上,隔絕外頭的風雨。



  傷心難過自責懊悔,花個一天調適心情和時差就足夠了,林之萍不是坐以待斃的女人,也差不多是時候從老王手中要到長假去展開華麗的冒險。



  「素心,在家裡會無聊嗎?」



  走樓梯上去的時候,我眼角瞥見小草有些囁嚅,大概是想問能不能再借住一晚之類,客氣到不行的問題。



  「不會,我教小殿下認字,他學得很快,不愧是陛下養育的孩子。」小草亮出笑容,幫我提肩包,到了小公寓門口,又搶著幫我開門。



  「呵呵,小熊,小草哥哥誇你很聰明喔!」我搖了搖熊寶貝的右爪子,小熊好開心。「既然如此,就多待幾天,好不好?」



  小草那聲「好」還沒出口,房間門突然碰地一聲,琳琳穿著阿夕襯衫和小七牛仔褲,冷傲地出來為林阿姨接門。



  「妳那什麼感動的臉?誰管妳!這種天氣還把小孩子帶出門,葉素心,你是恨不得他感冒嗎?」琳琳一走過來,就把熊寶貝從我這邊拔走,抱去沙發用吹風機吹乾絨布毛。



  小草一聽,火氣就上來了。他們昨天也為了搶琳琳身上那件阿夕穿過還沒有洗的長條襯衫大吵一頓,本來就不對盤的兩人,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彼此的摩挲更是以等比級數成長。



  我應該要主持正義,但是沒有兒子的我很無聊,想看點少男少女的火花,就放任他們在我家裡頭吵架。



  「我不能忍受讓小殿下坐在玄關等待,就帶他到離家人近一點的地方,而且我才沒有讓他吹到風,妳少大驚小怪!」小草朝熊寶貝拍拍手,我覺得他這招阿夕獨門召喚小熊抱抱的法術學得比格致好多了。




  熊寶貝聽到拍拍,就要起身給人抱抱,卻被琳琳從肚子抓個正著,走不開。演變到後來,小草和琳琳各抓著小熊左右熊掌,就地拔河。



  突然,「嘶-」的一聲,房子安靜下來。小草顫抖翻過熊寶貝的背,縫線裂開一口子,露出些許白色的棉花。



  一秒,兩秒,熊寶貝放聲大哭。



  「乖乖,都是姊姊不好!」



  「小殿下,我馬上幫你補好身體!」



  熊寶貝拋下手忙腳亂的兩人,跑來找媽咪,身體因為哭泣的關係,不時抽動著。他不停指著自己的背,哭得像是淚人兒,他要找阿夕來幫他縫身體,重要的不是破洞,而是把他一針一線縫出來的阿夕。



  「你再哭,小七就要生氣了。」我每次都拿這個威脅小熊,林家的生態系很特別,熊怕兔子。



  熊寶貝一聽到小七的大名,強忍住哭勢,只是比著受傷的背,一定要阿夕爸爸縫好。



  「不行,現在只有媽咪的大頭針。」



  熊寶貝明白沒有阿夕了,又要開始嚎哭。琳琳在旁邊握住雙拳,心疼得要命。



  「小七又會罵你哭哭熊,就算回來也不跟你玩了,還哭!」



  熊寶貝緊張地揪住我的裙擺,我撂出兇狠的表情,知道怕了吧?老母本來就是一種恩威並施的生物,不欺負一下兒子,兒子就會反過來高壓統治,血淋淋的實例就是林今夕。



   「妳幹嘛嚇他啦?」琳琳要過來抱熊去疼,可惜剛才熊寶貝被她拔開皮,心猶餘悸,反而躲到壞媽咪的背後。



  熊熊膽子不大,認定誰是壞人後就再也不跟人家玩了。這世上也只有小七,即使用力扭了他的腦袋瓜,熊寶貝痛了哭了,哭完還是跑去找兔子一起睡睡,愛到卡慘死。



  這麼一來,小草這個代理保母要和熊寶貝再建立良好關係也很困難了。



  我只好背起熊,用麵包賠償琳琳,琳琳卻說便宜貨她不吃,要吃熱食,像是昨天的泡麵,還要加很多蛋下去。



  我看著她倔強的細眼,做了個重大的決定。



  「好,阿姨來煮。」



  現在是之萍有約時間,美食廚房就要抓住你的胃。要煮好料,以下有幾項大原則:



  一、去找阿夕殘留下來的食譜筆記。

  二、去冰箱翻一翻還剩多少菜。

  三、開瓦斯爐。

  四、菜好囉,開動!



  先別問我步驟三到步驟四中間是不是少了什麼,因為我才進行到步驟一,我也不知道。但在我經由小草幫助,好不容易來到步驟二,打開冰箱,裡面只有起司片和罐頭,沒有生鮮,蛋還是我們從超市買的。



  「之萍姊,怎麼了?」小草跟著我的視線往冰箱望去。「唔,什麼也沒有,真糟糕。」



  我的糟糕點還有另一個──林今夕,要走不走的,真不像你。



  「有肉醬耶,小琳,吃肉醬拌飯好不好?」我開心地把所有存量搜刮出來,小草覺得我的轉折有點奇怪,但我也給他笑笑過去。



  「那我來煮飯。」小草正確走向我家的米缸,又問了一句多餘的話。「可以嗎?」



  「不可以,你不要動手,我不想吃你的東西!」琳琳激烈反抗。



  「妳吵什麼吵,不吃拉倒!」小草心裡那點拘謹都被琳琳破壞光了。「之萍姊,我也會炒些小菜,今夕陛下會的東西,我都會四、五成。」



  我連說不用了,研究起阿夕的筆記。轉眼間,小草已經按下飯鍋,動手洗起鍋子,也順道用微波爐熱著肉醬;我看完一道菜的介紹,小草正好鏟了四顆荷包蛋起來,半熟的蛋黃露出晶亮的光澤,看起來真不錯。現在男生都這麼賢慧,是要女生如何在家裡立足?



  我知道阿夕教過小草那把床底下的絃樂器,因為小草必須兼差賺生活費,練習的時間不多,阿夕就先把他的部分學起來,再彈給他看,大概三次就能上手,效率非常好。



  以上是小草自己說的,阿夕很小氣,都不跟媽媽聊音樂的事。



  「阿夕也有教你做飯啊?」我背著熊,在小草身邊轉來轉去,妨礙工作。



  「高中家政課看過幾次。」小草靦腆笑著,我大呼他好厲害、小草好帥。「妳兒子才叫厲害,天底下幾乎沒有他做不到的事,我只是跟著他的腳步。」



  「憑你這傢伙也配和林今夕比較?」



  小草瞪過琳琳一眼,琳琳一直雙手攬胸站在廚房外,然後,小草卻笑了起來。



  「妳嫉妒我。我雖然愚昧,陛下卻願意指導我,妳很不是滋味吧?」



  琳琳臉色沉下,赤腳跺步到客廳,我探出頭,看她坐上沙發,生氣地亂踢我家的茶几。



  我再回頭來,小草兩眼垂得老低,對著瓦斯爐火發怔,我喊他一聲,他才驚醒過來,趕緊把鍋子裡快焦掉的餃子上盤。



  「好好吃的樣子,有素心在真是太好了。」我幫忙淋上醬油,順便當著熊寶貝的面為小草美言幾句。



  「雖然明白是客套話,聽了卻還是好開心。」小草搶先一步,把盤子端走,一點雜活都不讓我做,這個八成也是跟阿夕學來的。



  我平時是浮誇了一點,但從來沒把心藏裡來過,我笑是因為開心,哭是為了騙兔子,沒有必要對我小心翼翼呀,孩子。



  琳琳看來很不高興,筷子都不動一下,小草逕自吃了起來,特別表現得津津有味。



  小琳討厭食物沾染上的氣味,那我用湯匙舀起熱餃子,吹了兩口氣,放到她面前,看她能不能接受。



  「醬油是我加的。」我說完,琳琳就張口吞下整顆餃子。



  「我餓了,幫我拌肉醬。」琳琳把白飯推到我面前,我笑著應好,仔細給她攪拌均勻。



  即使是養了很久阿夕和小七,也沒有這麼對我撒嬌過,女孩子真好。



  「之萍姊。」小草咳嗽兩聲,感覺火氣很大。



  「我也要吃蛋蛋,幫我吹吹。」



  「好,阿姨挾蛋蛋給妳,也會吹吹。」



  「妳裝什麼天真!」



  琳琳冷哼一聲,拿到食物後,就再也不多說半個字。



  我奮力再攪一碗肉醬拌飯,老實說這樣很像狗食和貓食,不過養小孩和養寵物本質上也差不多。當我把糊成一團的拌飯端到小草面前,還希望獲得幾句稱讚。要是換做我家那兩個失蹤人口,我想都不敢想,早就被罵得狗血淋頭。



  小草看了兩三秒,然後就哭了起來。



  等等,是現在小朋友太纖細還是我神經太粗,本大娘幹了什麼壞事?



  「之萍姊,妳對我真好,讓我白吃白住,還弄飯給我……」他抽抽噎噎地說,把飯碗當寶物一般捧到懷裡。



  「我只是做了攪拌器的工作,你媽媽也會煮飯給你吃呀!」



  「她都說是因為帶了我這個前夫的孩子,她在那個家裡才會遭人白眼,那個家的人欺凌我,她從來沒有為我說過半句話……」



  我家的大人們一向寵著我,一直到他們全都過世,我才明白那種沒有依靠的無助感。人家總叫我要堅強下去,但我其實不太喜歡中國傳統女性堅韌不拔的美德,我是因為不得已,沒人可以給我擋風了,我才去學會怎麼堅強過活。



  「沒關係,阿姨當你的靠山。」



  就當我教育失當好了,我怎麼捨得要這些孩子變得堅強?老子都說了柔弱勝剛強,意思是兔子小小隻長不大沒關係,反正軟綿綿的兔子最可愛了。唉,我又想起小七了,誰叫他從頭到腳,除了嘴以外全是軟的。他總說一個人沒有問題,但又怎麼可能沒有問題?



  突然,響起某人的歌聲,我和琳琳都嚇了一跳,原來是小草手機的來電鈴聲,身為樂團的一分子,他會有阿夕的錄音也不奇怪。



  小草瞪著螢幕上的人名好一會,才帶著一絲哽音叫了聲「爸爸」。



  他都稱繼父「叔叔」,所以這是親生的那個。



  「你打來幹嘛?我沒錢。」父子間第一句對話就火藥味十足,小草完全沒有示弱的打算。



  琳琳對小草的私生活沒興趣,百般無聊玩著自己的彩繪手機,熊寶貝剛好從我背後探出頭,她就順勢為我們母子倆拍了張合照。



  「之萍姊,我出去一下。」小草摀起電話,神色決然,好像要去刑場一樣走到我家玄關。



  可是他還來不及出門,話筒的那人就說了讓小草爆發的話。



  「你說我們會長是什麼?你有種就再說一次!什麼叫他帶壞我?你和媽媽兩個人加起來還不到他的十分之一。什麼叫單親家庭?你還有臉笑別人家庭不正常?林今夕那麼努力還是有一堆白癡在他背後說嘴,那你又知不知道不如他的我被人笑得有多慘!」



  我小心問著琳琳,阿夕在學校真的有很多人刁難他嗎?



  琳琳直看著我,脣動了動才說:「綺就是老愛針對這件事,林今夕才討厭她。」



  真要追究起來,那也是我的問題,和阿夕有什麼關係呢?



  過了三分鐘,小草還在門口和電話吵架。跟血緣最親的人鬧翻絕不是什麼有趣的事,他的口氣那麼不饒人,表情卻痛苦難耐。



  「媽媽才不會擔心我沒回家,跟她說在外面賺錢她就滿意了!…她打電話叫你找我?少來,你們都幾年夫妻了,她還不明白你是個神棍嗎?整個公會都知道你這個葉真人是坐過牢的大騙子!」



  小草吼得喉嚨都在顫抖,香菇說過好學生葉子從高中就有情緒失控的記錄,格致則幫忙解釋一些心理學現象,把錯全丟到小草父母頭上。不過通常只要阿夕喊個一聲,小草就會乖乖到他身邊罰站,比任何處方籤都來得有效。



  不得不說,林今夕,你真是個罪惡的男人。



  「我才不要搬回去跟你住,你一定又會把我的學費騙走…你這個騙子,有你這種父親,我寧願生下來就沒有爸爸!」



  小草掛了電話,抬起手就要摔手機,但手機不便宜,他的手停在半空又收回來,就這樣維持敷卵的姿勢在我家玄關蜷成一團。



  不管琳琳的白眼,我湊過去,陪他蹲在地板上。



  「這麼說好嗎?」



  「…不用管他,我爸羞恥心很少,明天又會笑嘻嘻,到處去跟別人借錢。」



  那為什麼你看起來這麼懊喪?要是真的希望沒有,就不會後悔說了重話。



  「給妳看笑話了,我偶爾會這個樣子,不用管我。」



  我抓起小草的瀏海,用力搔了搔。這張白淨的臉龐多麼清秀佳人,人人見了都會喜愛。



  「我又太認真了,這只不過是一世的軀殼。」小草自暴自棄地說,我動作頓了下,趁他沒注意,又繼續玩他頭髮。「像今夕陛下才不會在意這些。」



  「你錯了,阿夕只是不說而已,他這個人就是悶騷。」









--
好不容易挨到報告的空窗期,卻還是覺得時間好少,眼見為憑的一百特典啦、小貓咪話劇團、本草龜速的結局還有勇者早該開打的魔法大戰……

再加上我好想開的新坑,史上最M的男主角和最S的女主角,枉費我想好了一堆讓男主角被女主角打臉的橋段(嘆),到最後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地方一定會很感人,不過現在連開頭都沒個屁。

正所謂欲望無窮。

以上,老話一句,感謝您們的不棄支持(鞠躬)。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倩影花魂
  • 呵呵,是我們要感謝寨主餵飽我們肚裡的書蟲:)
  • 魟魚
  • 乖孩子就該有人疼
    看到小安安和小草都覺得好難過
  • 過客
  • 對阿!!!是我們要好好感謝您寫這麼棒的文章
    讓我的生活有樂趣有期待XDDDDDD
    我好崇拜您:)
  • 螣月
  • 熊寶貝好可愛!!!
    真是無人能擋的魅力阿
    要找阿夕爸爸那邊好想抱抱它

    小草說自己愚昧 但阿夕卻願意指導
    那種有人願意認同自己能力
    我懂 那是無可形容地喜悅與驕傲
    然而卻又無法達成與他站在同樣高度地方的願望

    有個強大的目標在眼前
    究竟是好還是不好
    比較性的人生 終究要過得艱辛
  • 北極熊
  • 開心

    在痛苦的做報告夜晚中,看到林大的文章就很開心
  • charlotte
  • 寫的那麼棒,

    讓我不想支持都不行呢=]

    加油喔!!
  • iforlove
  • 謝謝作者喔!!
    我心滿意足今夜做夢也會笑了
  • hopepaper
  • 每次看到民婦與眾多小朋友的互動
    總是被她疼惜他們的溫柔感動
    但這溫柔後面是多少的洞悉人情世故
    兩者的反差真大
  • spiritia
  • 謝謝你~能看到好文是很值得感動的!
  • 貓男孩
  • 好棒! 好棒! 好棒!
    好好看! 好好看! 好好看!
    我通統都有說3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