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格爾探進白袍袖口,抓住自然主教用來發動四維魔法的十字鍊,那是那人身上的所有物,他再清楚不過。「規律主教」只要一個眼神,法則就會俯首在他身前,任他役使。



  「置換謎啞!」



  瑞格爾只消利用一個簡單的小咒語,就能暫時騙過呆板的法則。同時間,身上的襯衫赫然轉換成和自然主教同款示的白袍。



  「吾乃規律之主,路法.瑞格爾,限定目標,一重時間禁錮!」



  「你瘋了,是不是!」那凡要去搶回魔法師的十字鍊,身體卻動彈不得,最後僵化成一尊雕像。



  瑞格爾直喘著氣,就算他本來就是打造成那人的替身,偽裝成那個人還是太勉強了。



  他左手抓著十字鍊,右手將法杖轉換的長劍指向克希,俐落地使了三劍,克希身上的蔓藤碎成塊狀,總算重獲自由。



  魔法師有些呆滯地望著這個黑髮黑眸的少年,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花費大把力氣救他,是因為公主說過,不可以隨意丟下同伴嗎?



  瑞格爾身上每根骨頭都痛叫著,光是站立就相當困難,但當自然主教用六大自然之力中的木法生命之力衝破四維法咒,魔法師還能死咬著牙,將劍尖指向白袍。



  「限定目標,限定區位空間,二重時間禁錮!」



  確定教會來的追兵無法再動,瑞格爾鬆下手中的十字鍊,牙關嘶嘶作響,骨頭灼燒著,痛得他發不出聲。



  「你怎麼老是這麼亂來?」克希傾身扶起他,不難發現魔法師兩隻裸露的手都變成黑色的骨頭。



  「伊米……」瑞格爾喃喃著,沒多久便不省人事。



  克希換個姿勢,背起這個比小寶寶還輕的傢伙,望著這片大破壞過後的景象。魔法這種有害的東西,還是不要出現在現實世界得好。



  不過沒了魔法,他們只能走路回家了。



  斐林的事讓他有點擔心,總不會沒事見到幻覺;諾兒那女人看似柔弱,骨子裡卻倔得很,苦頭一定少不了;而凡特希,還有依美旋大陸,真的時間一到,就再也沒有辦法挽回了嗎?



  克希停下腳步,用力敲打自己的右腦。該死,又錯頻,他們那邊世界末日又關他屁事。



  但那些夢中的人物卻活生生來到他面前,讓他有時候發神經,忍不住懷疑,其實他的現實才是一場夢。



  「神經病……」克希自嘲一笑。



  他一定是太寂寞才會腦袋壞掉,就算他的現實再壞,也依舊是他真正的世界。



  到家的時候已經大半夜了,克希先把那身黑袍輕放在一邊,拿出冬日的棉被鋪床,希望讓他舒服一點。讓魔法師睡中間,自己睡床邊,仁至義盡。



  然而,克希快闔上眼的時候,卻聽到骨頭打顫的聲響。他身邊的黑袍不停抖動著,似乎冷得受不了。



  他都把被子貢獻出去了,再冷他也沒辦法。



  「瑞。」



  黑袍子突然轉過身,只有一顆塗上金色符文的骷髏頭,空洞的眼眶正對克希的眼。克希還來不及害怕,那雙黑骨手立刻撲上來掐緊他的項頸。



  克希想,他死了對魔法師也沒有損失,反正他又不是勇者大人。




  但那雙手卻在發抖,和冷沒有直接關係。既然都要滅口了,那還有什麼好顧慮的?



  「看見我真面目的人都得死!」



  夢中似乎有類似的場景,在魔法師遇見公主以前。他明明可以偽裝成人類,但他的主人強迫他頂著醜陋的外表去給世人討厭,使得他後來成為魔法師之後,特別愛漂亮,每天都吵著要公主誇他一句,壓下他的自卑和不安。



  「你這樣就這樣。」克希說,他是真心認為沒有什麼,人死了都會變成骷髏,那又有什麼好可怕的。



  十根指骨,緩緩地從克希的脖子上鬆開。



  「瑞,你很冷嗎?」



  黑骷髏空洞的眼直望著一向強裝冷漠的少年,當克希伸手抱緊他,他幾乎沒有反抗。



  克希真的累了,抱著安靜下來的骨頭就熟睡下去,瑞格爾在他懷裡變回人形也不知道。



  「好暖和……」



  魔法師就是眷戀這份溫度,才會夢想著成為人類。







  隔天,克希醒來,聞到濃湯的香味。



  他揉揉眼睛,似乎看到一個西裝筆挺的年輕人站在一個半身高的陶鍋旁,用法杖攪拌著鍋裡的湯料。附註:鍋下的火是黑色的。



  「你醒啦!」瑞格爾笑瞇瞇地打聲招呼。克希還不太清醒,沒注意到魔法師態度微妙的轉變。



  「你不要在屋子裡製毒。」克希起身到陽台洗臉,再收起晾好的制服,脫脫穿穿。



  「這是海鮮焗粥。」瑞格爾半托著頰說道,又灑了點胡椒粒調味。



  克希一邊打著領帶,一邊往神秘的大鍋子看去,裡面還真的都是他認識的食材,而且看起來還很好吃的樣子。



  克希賭命吃了一碗,味道還不錯,再來一碗、第三碗第四碗,吃個不停。直到他上學快遲到了,才依依不捨放下碗筷。



  克希已經好久沒感受到什麼是半飽的滋味。



  「謝謝你做飯給我吃。」拿人手短,吃人嘴軟,感謝的話,克希還是多少會說一些。



  瑞格爾別過臉,手指輕快地轉著髮尾。



  「對了,瑞。」克希出門前,突然想起一件大事,今天不可以再忘記。



  「怎麼?」



  「你來我學校一趟,給你看個東西(笨蛋祭司)。我唸海陽高中。」克希亮了下胸前的校徽。



  「哦,我公司十二點午休,到時候我再過去。」魔法師在某些地方相當遵守職場規範。



  克希看瑞格爾肩上的髮帶有點鬆脫了,順手給他拉好。婷婷一直說他其實是個雞婆又熱血的青少年,只是沒有對象給他表現,浪費了這項才能。



  「那我出門了。」克希拎起書包,回頭看了魔法師一眼,盡量不去想太多不合邏輯的部分。



  「路上小心。」



  直到克希合上門板,瑞格爾才抓著克希撫摸過的髮束,指溫還留在上頭,不住輕笑。











  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克希一早來學校沒有見到斐林。



  他同學照慣例,早自習後,過來翻桌。



  「垃圾,你今天竟然從正門進來!」



  「這很重要嗎?」克希對傻笑天使的下落一點線索也沒有,早知道就該多聽一些斐林的廢話。「你們有人知道他為什麼沒來上學嗎?」



  因為擔心笨蛋,害他連平時的規矩都忘了。



  「你憑什麼和我們交談?」



  克希只是想打聽消息,偏偏他同學都聽不懂人話,讓他倍感困擾。



  「再怎麼說,我還掛著陽大總裁的姓。你們等他對外宣布斷絕父子關係以後再來找我麻煩也不遲。還是你們真以為他養我這十多年,真的沒有放下任何感情?我以後真的不會繼承他的位子嗎?」



  他同學們不說話了,連來上課的老師都靜悄悄一片。



  克希覺得他的魄力和早點有很大的關係,吃得愈飽說得話果然就愈大聲。



  「呃,我只是想問問看朋友的下落,你們不要一副大難臨頭的樣子。」



  他們過度反應也讓克希很傷腦筋,要是他今天放話的內容傳到阿姨耳中,下次回家又會被整肅一頓。



  一直到中午,斐林都沒有出現。克希只大概知道他寄住在信徒的家裡,那個信徒也是商業圈中的大老之一,就是有幾個不名譽的癖好,使得他父親在他小時候都提防著他和那位信徒接觸。



  感覺不太妙啊,怎麼辦?



  就在克希一個人待在教室傷腦筋的時候,他旁邊的窗框叩叩兩聲,原來是拿著法杖的魔法師。



  有那麼多交通工具,為什麼偏偏選了「飛行」這個方法。



  瑞格爾跨過窗台,躍進教室,好奇地打量著這片給少男少女學習的園地。



  「你要我來看什麼?」瑞格爾一把坐上斐林的書桌,笑臉吟吟。



  克希本來想給魔法師一個應該會很感人的驚喜,現在卻開天窗了,會不會被殺掉呢?



  「奇怪,怎麼會有那個笨蛋祭司的氣味?」瑞格爾揮了揮鼻尖,確定不是幻覺。



  克希不知道他幹嘛撒謊,大概是不想見到人家失望的表情。



  「我…我只是想找你一起吃午餐。」克希覺得他的交際能力有突破天際的提升──會睜眼說瞎話了。



  本以為魔法師會大發雷霆,沒想到瑞格爾聽了卻堆滿笑,藍眼睛都彎成月牙,非常漂亮。



  「上來。」瑞格爾抓著克希的手,帶他上法杖。克希想和魔法師商量一下有沒有別的移動方法,法杖卻開始飛行,根本來不及阻止。



  途中經過學校後庭的大樹,克希特意把視線留在樹冠,上次那個綠色小精靈還真的朝他微笑揮手。



  (小希,你愈來愈有朝氣了,我好高興。)



  幹嘛這麼關心他?讓他沒辦法不彆扭。



  「自然元素對你特別親近,真討厭。」魔法師感覺到身旁的元素濃度逐漸上升起來,讓他的身體好過許多。



  克希隱約察覺得到,但他以前不喜歡這樣,害怕自己異於常人,怕被身邊的人討厭。但到後來他身邊沒有人了,也只有這些風風水水沒有把他拋下。



  「如果你會魔法的話,我們就可以來比試一下,看看誰先把北境草場炸掉。」瑞格爾興致勃勃,塔恩一直抱怨拿力居塔沒有新學徒,他可以送一個過去當賀禮。



  「不需要這種假設,因為不可能發生。」克希已經努力忽略自己坐在一根會飛的木頭上,不要再提到和「魔法」有關的任何字詞。「莉妮雅說過你好幾次不可以拿騎士團演練的腹地去做大規模的法術試驗,再有下次她就要用長槍刺穿你肚子。」



  「反正萊特會幫我說情!」瑞格爾得意地抖了抖皮鞋。



  「你這傢伙真是寵不得。」



  過了一會,克希鄭重反省剛才對話的內容,似乎是完全露餡了。



  「你不是伊米,伊米蕯堡他啊,絕對記不起來愛西可以外的名字。」瑞格爾發表他的觀察成果,雖然神情得意揚揚,但帶著一絲藏不起來的失落。



  克希在心中反駁,那是因為別人都不知道勇者在想什麼。認識久了,接觸多了,本以為像浮藻一般的人類,也在心中有了一席之地。



  他掛著凡特希皇家騎士之名,對於那個國家,總有一分獨特的情愫,不僅僅因為那是公主所愛的地方。



  「你是從夢境連結我們的世界,由夢境了解我們的存在。歷史記載也有你這一類的人,稱作『祈夢者』。凡特希的開國君主就是一個例子,作夢,然後讓夢想成真,擁有巨大的力量。這份力量與智慧、法力無關,但足以改變世界的軌跡。」



  「啊?」克希聽不懂。



  「往好處想,你的願望一定會實現。」瑞格爾食指轉了個圈。



  「請告訴我壞處。」克希沒來由地感到不安。



  「你在實現心願的同時,會扭曲所在的空間,要是當下的空間沒有足夠的恢復期,例如快滅亡的依美旋,世界就會結束在你手上。」



  「好糟糕的能力。」這要一出生就害死親生母親的他情何以堪?許個願望竟然要全世界陪葬。



  「放心,雖然我很聰明地猜到了,但我不會告訴別人。」



  「那我還真是謝謝你啊!」



  「反正毀滅的是你的世界。」瑞格爾漂亮笑著。



  「哈哈,原來如此。」克希快瘋了,他的思維沒辦法和魔法師一樣強悍。



  「你就許願讓依美旋大陸重生,不,讓伊米蕯堡回來就好。」



  「竟然踩著我們世界的屍體去讓你們世界得利!」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犧牲吧!」



  克希被堵著一口氣出不來,不過,過不久,瑞格爾笑完了,倒是對他攤手以對。



  「雖然很想控制你做點壞事,但是事實上,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你的心意,如果你只是想娶個美麗的妻子,那也是專屬於你的願望。」



  克希其實不相信瑞格爾似是而真的說法,他從小到大許過的願望也就那麼一個,卻從來沒有實現過。



  「如果我想要十個漂亮老婆,又怎麼樣?」



  「先當上國王再說吧,窮小子。」



  這樣說也沒錯,富有如他父親,也只敢娶一個阿姨。



  魔法師帶他到傳統小吃店,克希還以為他看錯了。瑞格爾熟練叫著小菜,克希吃完一碗麵又幫他要了肉粽、麵線,讓他愈吃愈驚恐,以為這些餐費就是他的賣身錢,但他克制不了食慾,還是吃個不停。



  因為瑞格爾異於黃種人的髮色和眼睛,客人都看著他,沒注意到克希身旁像小山堆起的空碗。



  「喂,在你眼中,怎樣才算漂亮?」瑞格爾無視周遭的目光,還是和克希呱噪地說個不停,即使克希大部分時間都在吃,沒應聲。



  「至少像諾兒那樣。」克希咬著滷蛋,含糊說著。



  「她是依美旋第一美人耶!」



  是嗎?長久以來,是他的標準太高了,才會對同年的女孩子提不起勁嗎?



  「愛西可。」



  「我們公主殿下在某種程度來說,比諾兒更稀有。」



  可是克希就喜歡那一型的好女人,沒有辦法抵抗。



  「我覺得你也算漂亮,但這對男人來說,應該是種污辱。」克希趁喝湯的空隙說了最長的一句話。剛說完,就後悔了,他大概會被留下來洗盤子。



  「嗯。」瑞格爾只低應一聲,睫毛輕輕搧動著。



  嗯…嗯?…嗯?!



  對了,魔法師的目標是世界和平後給貴族包養,不能以正常人等同視之。



  但似乎不只如此,克希卻說不出來是什麼不對勁。



  現在的他完全沒有想到日後會有一天,諾兒那個白目女人會捂著嘴,呵呵呵地告訴他:



  凱恩希公爵閣下,你知道公爵的王位繼承權先於三名公主嗎?那你到底要娶十個漂亮的妃子還是把國庫打開給瑞格爾花個精光,二選一吧!

 

 

 

 

 

 

 

 

 

 

 

 

 

--

在作者的印象中,到後來的後來,似乎不只十個漂亮的「寵妃」。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kill me
  • 恩恩!的確是十個以上的寵妃
    趁這個機會來統計一下吧
    記憶中作者曾經排列過
    瑞格爾←銀月、晃←六大神靈←諾兒、小斐←金靂(?)
    看!最基本的就有十二個,這裡面還不包括最下面虎視眈眈的眼鏡變態男外加原本的正妻公主殿下
    克希是想湊個十二金釵嗎…
    如果要十全十美的話…
    請把諾兒跟金靂給拿掉吧?!(看看小讀者已經腐爛掉的真心)
    嘖嘖~~後宮呀後宮,果然真是太邪惡了

    雖然舊文中沒有提到,不過小讀者還真想知道公主殿下要克希把瑞格爾扶正的理由是什麼?!
  • 駱子
  • 啊咧,說後宮就想到公主殿下的後宮大冊!(??
    其實舊文的事我都忘的差不多了(去吃屎吧我(自暴自棄))
    但這種事卻記得起來啊......
  • woodsgreen
  • 小讀者驚人的記憶實在令作者讚嘆,十二金釵都出來了,我看到了滿溢出來的愛呀!

    如果把外傳也算進去,兩名王子、宰相、侍僕、小妖精…嗯,主角後宮的規模和世界架構成正比。

    不過克希真的當情人喜歡的,也只有公主殿下和為他灰滅煙過的魔法師。那兩把劍和神靈則是他的寶貝。

    但公主對克希的感情比較偏向憐愛,想代替愛人的位子繼續疼愛他。

    她的靈魂可能會在某一天消散,而代替路法接管四維法則的瑞格爾則有和克希相當的時間,身為代理老母的她,由衷希望兩人可以早一點結束幼稚的冷戰。

    諾兒和金翩的排行很微妙,當然一切還是全憑克希的喜好。金翩有恩於他,才會有一年一茶之約,而諾兒,算是我寫差的角色,可惜這個智慧美人的感情。往後的日子裡,她總是笑瞇瞇數落克希,但又會突然問他:你那個空著的皇后位子,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給我坐吧?

    她擁有美貌與智慧,但心儀過的兩名男性,目光總不在她身上,也會自嘲表示自己果然是當教士的命。

    一部奇幻故事,一定要有美女和英雄,作者寫了一堆的美少年,總是會膩嘛!

    不過,單論主軸的話,這部確實是BL沒錯。
  • 弦也
  • 重點出現

    主軸是BLXDDDDD
  • kill me
  • 是呀!是BL沒錯
    而且內容還是非常地年下攻
    看!瑞格爾都已經活了不知道是克希的幾輩子了
    都可以叫他…祖爺爺了
    是說如果不提外傳的話,十個妃子裡面沒有一個比克希年紀小的啦
    但是俗話說得好,越活越過去
    瑞格爾的心智年齡,真是…可以讓人垂淚了(被黑魔法打)
    因此這才是他可愛的地方呀(愛心~)
    克希他保母本命現在才開始呢!~~
  • 殷爵
  • 這篇越看越好看呢~(跌坑確認)(拿出新碗,標上:尋找勇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