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乾瞪著小童,要是黑衣小娃在門檻內而不是門檻外,他早就把這個大逆不道的東西吊起來打。



  收徒弟應該有一套程序,之前因為危難當前,他也只能略去那套禮俗。但今非昔比,他有足夠的時間和精神來審核弟子。



  青年回想一下過去老掌門怎麼收他為徒,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年幼的他到山上的道觀兜售雪白的大蘿蔔,和他同年卻人小鬼大的白霜說他的蘿蔔是偷來的,一個小娃不可能種出和自己一樣大的蘿蔔。但那真的是他播的種子,在父母留下來的田地親手挖出來的自家蘿蔔。



  小偷!



  是我種的!




  兩個小孩在寧靜深遠的白派大門前吵鬧不休,終於引來老掌門的注意。



  年輕的老掌門穿著寬鬆的白色袍子,英姿颯爽,又帶了一點看好戲的狡黠笑容來處理蘿蔔的紛爭。



  老掌門問:小娃娃,這蘿蔔怎麼賣?



  他回:半升麥,這蘿蔔很甜的。



  老掌門笑道:喲喲,貧道看得出來。霜霜,去糧倉撈一把麥過來。



  等他接過麥子,正要道謝,老掌門就把他整個人拎進門裡,白霜在後頭關上大門。






  霜霜,這蘿蔔不錯吧?



  爹,哪裡好?怎麼看都是個笨蛋吧!









  青年安靜好一會,他真不該回想起那段把自己賣進白派,陰暗又沉重的過去。



  「修行之路沒你想的簡單。」青年決定來想想鍋裡冒出頭的小湯圓,他沒有多少時間耗下去,湯圓要糊了。



  「那麼,什麼又是難事?當心神合一,只念著心底那個惟一,即便狂風暴雨也是晴空萬里。」



  黑衣小童咧嘴一笑,顯得討喜可愛,這番話使得青年不得不再重新打量他。



  「師父,你整天都說著同一套道理,我都會背了呢!」彩衣親暱喚了青年,一點也沒有初次見面的陌生,揪著青年的衣擺,不時跳動著。「我合格了吧?合格了吧?」



  青年把那雙小手從衣服上拉下,卻因此觸摸到冰冷的十指,他怔了下,最後還是沒放開,順勢牽著黑衣小娃進屋。



  「以後再說,先進來吃湯圓吧。」



  青年怎麼也沒想到,有的人,就像大佛一樣,一旦請進門就再也趕不出去了。



  彩衣一個小娃娃,一口氣,吃掉半鍋的湯圓。身為白派弟子的其他人,端著自己的空碗,目瞪口呆望著這個冬夜的小客人。



  正在發育的孩子,原本可以分到的湯圓子頓時少了五成,新弟子一來,便和頭上所有師兄結下樑子。



  吃飽了,今天沒晚課,也差不多該睡了。彩衣二話不說往大屋子惟一的臥房跑去,大字型攤在青年的床上,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師父,這是哪來的野孩子啊?」蒼穹和碧海有著同樣的疑問,青年壓著太陽穴,難得過節,他不想隨意發火,明天就會把這尊大神拎走。



  青年好不容易把沒吃飽而同仇敵愾的徒弟一個個壓上鋪子,梳洗一番後,回到自己床前。彩衣見了他,睜開半雙水靈的眼睛,立刻讓出半邊位子,還把黑衣毛衣脫下來,折成一塊小睡枕。



  青年無視,平常心上床就寢,旁邊的小毛頭卻眼明手快扒住他的胸膛,直說「好冷、快冷死了」。



  「少來,這把刀絕不會給你,你死心吧。」



  彩衣只是把手貼在青年的左胸,感受人類沉穩的心跳。



  「你勉強把神器藏在心中,可是會折壽喔,還不如送給我,我一定會好好用它的。」彩衣笑瞇瞇地說,臉上一派天真無邪。



  「你配不上它,想也別想,明天送你回該去的地方。」



  「我家就在這兒,就在你們所霸佔的居所上呀,你要負全責,我不管。」彩衣把手腳全巴在青年身上,自認青年不敢對他動手。



  「我再找一處新家給你。」青年試著協調,沒有去辯解林子不是他們伐的,也沒有說明山神同意的經過。



  「不要,我要當你的弟子,你不是還欠一個可以繼承意志的門徒嗎?我很聰明,比所有人都還聰明,長大了會更聰明,你一定會滿意的!」



  「然後把刀給你?」



  「沒錯!」彩衣不覺得入教到奪得神器之間有任何不妥之處,理所當然。



  青年自然沒和一個外表才六歲的娃娃計較,但有些事,他必須明說。那些在大通鋪睡大覺的孩子,幾乎和世俗的緣分盡了,不過假使有一天,他們執意要走,也只要把心投回塵世中就一了百了。



  「但你不行。明天早上,就給我離開這個地方。」



  彩衣只是摀起雙耳:「不聽不聽,呸呸呸!」









  隔天一早,橙朱發現他的道服不見了,原來是被某個小小孩給穿去,堂而皇之坐在道場上,等著青年到來。



  「師父,你看橙朱這樣光溜溜的,大伙不就全知道他是男子了嗎?」蒼穹和碧海兩個爭著給三師弟出頭,讓青年一時沒明白他們說了什麼,明白之後就立刻賞了兩記頭搥。



  「小美人,給你穿。」靛紫給橙朱遞去自己的白袍,換得一記倩笑。「這樣我們也算是坦承相見了…哎喲,師父,別扭耳朵!」



  黃穗從倉庫拖來打樁子的大木槌歪斜,對彩衣喃喃唸著「我要打老鼠」,也被青年拖到牆邊去省思。



  「彩衣,把衣服還給人家,換回你的衣物。」



  「不要!」彩衣緊摟住白色衣裳,搶了就是他的。



  青年不能打,他只打妖孽、惡人和徒弟,打了就會變他徒弟。



  「那你滾,用你的絨衣換那身白袍。」



  「不要,我要住在這裡。你趕我走就是嫌棄我,我要告訴山神大人你嫌棄我!」彩衣又是哭又是威脅,在道場上打起滾來。



  「阿紫,這世上竟然有人比你還要可惡。」雙面鏡異口同聲揶揄聳肩的靛紫,又厭倦般補上一句:「拜託,不要再一起出聲,輪流啊輪流,有點默契好嗎?」



  青年撐著額頭,天人交戰一番。白派教義確實秉持有教無類的精神,於情於理,他都不應該拒絕。



  「我就收你當六弟子,暫時。」青年咬牙切齒地說,可以動手了。



  彩衣還來不及得意,頭和雙腳就被抓起來,整個人被捉到青年大腿上打屁股,沒有任何善心人士要來救他。



  「你還鬧!還敢在我的道觀鬧事,找死!」



  「你這個壞人,壞師父,嗚嗚嗚!」



  彩衣這才認清,昨晚那個拍著他的背入睡的男人,只是鏡花水月的假象。









  經過一番轟轟烈烈的入門儀式,他們道觀又多了新的成員。



  彩衣因為身子小,武打當然比不過別人,但像天書的心法和玄之又玄的道術卻是眾弟子裡最快理解的一個。



  可是每當雙面鏡想去捏捏他的小臉,彩衣就會一臉不屑掉頭走人,和溫婉的橙朱、惡劣的靛紫也不親,更別提整天把他當成糧倉害鼠的黃穗。



  彩衣只愛黏著青年,每個晚上總是有辦法溜進青年的房間,挨著師父大人舒舒服服睡上一覺,就像沒斷奶的幼獸。



  他偶爾還會自鳴得意發表像青年說理的言論:「每個人啊,不管多會偽裝,心裡總有空隙,我會等到那麼一天。」



  他和青年相處的時間不長,但比這些自以為是的人類小娃要了解青年更深。他們都不知道,青年半夜常會因心絞痛痛醒,睡得不好,白髮一天比一天還多。他的心是偏的,容不下那把刀,要是再找不到繼承人,過個十年,不,五年就夠了,神器就會自個穿心而出。



  真是愛找罪受,把刀給他就好了嘛!



  每次等青年症狀緩和過來,回到床上,彩衣就會故意去壓他的胸口,而青年以為自己吵醒他,總會摸著他的腦袋,哄他入睡。對他,比對白天痛罵那些不長進的笨蛋還要溫柔好幾百倍。



  彩衣今晚也一夜好夢。



 

 

 

 

 

 

 

 

--

每次看小讀者熱烈討論角色劇情,都覺得好有趣(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Joy
  • 真是個小壞蛋
  • ironictri
  • 彩衣到底是什麼呀~~~

    對了, 這篇好像放錯系列了^^
  • 對,我放錯了(敲頭)

    woodsgreen 於 2011/01/28 00:02 回覆

  • 黃子凌
  • 對阿,真的是超~好奇的><

    不過看到黃穗要打老鼠就覺得好笑~

    所以小兔子要出來了嗎??

    不然真擔心師父阿~
  • apple
  • 老掌門也好寶喔XDDDD
    可是看現在這麼快樂的養著蘿蔔的師父大人
    就很怕看到未來的悲劇>"<


    老掌門也很疼白霜吧
    以前白派一定也是很快樂的
    人為什麼要變呢.....
  • 瑤寶
  • 就算收到新年愛的抱抱了,還是要來討個過年的愛之親親唷♡(嘟起嘴巴撲向弦弦

    好高興你們一眼就認出生君美人了(感動摀臉)有了你們充滿愛的鼓勵,人家會更加努力增進畫技的!

    人家其實是來獻圖的(害羞)放寒假之後時間多了,就手癢畫了幾張。>///<

    標題:哀盡
    http://i260.photobucket.com/albums/ii10/kubt149/da690742.jpg

    這張是看到晴空美人死後,楓姊姊瘋狂的行徑引發的靈感。不過心疼我粉嫩嫩的蘿莉呀~~(淚

    標題:七個蘿蔔
    http://i260.photobucket.com/albums/ii10/kubt149/-2-2.jpg

    這、這真的很粗糙,第一次畫得連環格子…(掩面)而且角色們還是自己腦補的,如果有哪邊不符合人設,煙煙一定要說唷!人家會馬上更新資料庫的!

  • 是畫耶,是畫耶!

    看到七個蘿蔔中的可愛小兔子,私心喜愛的辮子黃穗,實在是很高興。不符合人設的也只有小七了,畢竟他還是個人(笑),不過媽媽大人眼中的小兒子說不定就是這個樣子,會蹦蹦蹦到她面前。

    唉,小楓大小姐,畫這張圖會不會不太快樂?這一對我總會拿去和本草那一對比較,在晴空曾經的心目中,上官小姐是個很溫柔很善良的人,他應該要傾盡全力來保護她,上官楓也願意為他演一輩子的戲,永遠當個柔順的好妻子。這點耆姬大概做不到,但耆姬願意扛下藥之國,因為那也是她很重要的東西之一,到後來甚至比阿生還要重要一點,但上官楓除了陸晴空,什麼都不想要。

    上官楓是上輩子的司南颯,司南颯是上輩子的上官楓。上官小姐討厭所有怪力亂神的事,什麼輪迴無稽之談,因為她的魂魄深處非常清楚,當初拋棄舊人改娶望族千金,親手把風仙子釘上斷魂台的負心漢是什麼人。

    woodsgreen 於 2011/01/31 00:15 回覆

  • U
  • 原來皓雪只值半升麥啊(撫下巴~)
    那我要買!!!!!!
  • delana
  • 白派=正太誘拐慣犯無誤!XDD
    蘿蔔們剛開始都很欠抽
    但在溫柔師父的辛勤灌溉越來越惹人憐愛了~>///<
    小七兔出場一定不若前幾位師兄這麼惹人頭疼的
    七七快出來慰勞一下早生華髮的師父啊!!!
  • Peiling
  • 兔年要到囉!!
    小七快出來應景吧~~~~
    (敲碗)
  • 貓婷
  • 彩衣該不會是白霜那邊派來的吧~!
    不然是山裡的妖精嗎?
    不管他是誰,總之是個壞孩子!!
  • 弦也
  • 姚寶~
    您的熱情心領了=V=
    不過您臉的方向應該是朝煙大才對呦(手動轉方向

    回歸正題

    這次的哀盡,有個問題QQ
    楓姐的髮型設定是後髮有做造型嗎QQ?
    例如綁馬尾或是包包頭之類的QQ
    因為看起來前髮很飄逸,頭髮與頭髮之間的空隙太多了QQ

    姚寶對裝飾性的物件很擅長的樣子~
    您應該對裝飾很有愛吧XDD?

    可以的話,給楓姐加一下鎖骨吧~
    這樣會更美~~

    七個蘿蔔最後一隻真貼切=///////=
    還在發抖耶XDDD
    穗蘿蔔的模樣好逗趣XD
    臘肉的呈現非常好XD
    雙鏡的梗讓我笑了XDDD
    小美人您把他畫太純真了XDDD

    好像再過幾天就是年節嚕~
    今年也要多收點紅包呦!!

    您有這份心,肯定會越畫越好的~

  • spiritia
  • 這隻應該怎麼打也打不怕
  • 晨礵
  • 黃穗從倉庫拖來打樁子的大木槌歪斜ㄑㄑㄑ有點不太順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