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我畫了個大濃妝,要出門的時候琳琳剛好回來。



  「妳該不會真的都沒睡吧?」



  要不要順勢假裝我為了等乾女兒徹夜未眠?我想了兩秒,還是拍拍她的肩,比向桌上半焦的煎蛋土司,順道囑咐她要是能和小草和平相處,對熊寶貝的幼教會比較好。



  「妳就是那種沒人拉住妳,就會一直勉強下去的女人。現代社會又不稀罕好人,何必呢?」



  琳琳把她手上的早點硬塞進我的提包裡,她在兩分鐘之內就判斷出我沒睡沒吃,觀察入微啊,這孩子。



  林之萍善良大度,人人都知道,但大多數人不曉得我其實貪心得要命。



  「現在社會不稀罕,我兒子喜歡就好。」我故意這麼告訴琳琳,成功看到她雙眼圓睜的可愛模樣,再加速逃逸。



  一到公司,老王也沒誇我今天特別明艷動人,枉費人家用的口紅還是他送的。胖子只是蹲在辦公桌下,四處翻找遺失物。



  他黑眼圈更深一層了,讓我有些過意不去。林家的事,王家總不免受到波及,蘇老師又住院了,老王這身油蠟燭可別兩頭燒光。



  「胖胖,怎麼啦?」



  「黑色的盒子。」老王嘴上唸著,難得看他這麼慌張。



  我剛好在我這邊桌上看到一個,王包包可真是忙到昏頭。



  「看起來好像首飾盒喔,到底是什麼咧──」



  我來不及打開一探究竟,老王卻旋風掃來,把黑盒子搶走,塞進他的機密抽屜上鎖,好小氣。



  「工作!」



  「嗯嗯,不要不要,人家要看盒盒~!」我可以對不起老王,但不能對不起我的好奇心。



  「林之萍,聽說妳昨天跟總經理拗假,妳給我去看看妳今年的假單,比全公司的人加起來還多,有沒有臉啊妳!」



  「是,小萍兒現在就來工作。」我放下提包,拿了一個卷宗夾。



  老王坐下的時候偷瞟我一眼,我對他回以沒睡醒的笑容。



  「對了,志偉,通行證,給我給我!」我今天可是要去慰問受害者家屬,必須先編好一套驚天動地泣鬼神的說詞才行。



  「什麼東西?」老王賞我個大白眼。



  「老大沒交給你?」我好驚訝,雖然總經理晃點過我幾次,但這種大事他總不會開我玩笑。



  「妳又強人所難了什麼?」王秘書強大的氣勢籠罩而來,嚇得我這個小助理皮皮剉。



  「我也明白人要公私分明,但我現在看文件,上面全部寫著『兔子』兩個字,沒有辦法,除非讓我看到還是摸到真的兔子,這種病症才有治好的一天。」



  老王也沒說我唬爛王,只叫我把兒子們的個人資料交給他,愈詳盡愈好。



  「南邊,山和海。」我想這應該可以縮小尋人的範圍。



  「希望妳的狗屎運這次能派上用場。」老王在電腦上開了兩個螢幕,一個用來處理公務,一個正在搜索我兒子的消息。



  「志偉,謝謝你。」



  「我沒有圖妳什麼,不用謝我。」老王繃著那張圓臉,看起來好有男子氣概。



  當我正要把腦海的兔子揮去,做點助理該做的事,突然一大束玫瑰掉在我桌上,摔出滿片鮮紅花瓣。



  「之萍。」西裝筆挺的龐世傑就站在我左手側,做出敲門的假動作。



  我怔怔看著應該去遊山玩水的前男友,那麼久再重看一次,他的臉還真的和阿夕有像,難怪兒子不太喜歡照相。



  「我們走吧,爸爸已經和唐家主人約好時間。」



  他好開心地手伸過來,我一時間還真搞不懂總經理在想什麼,不知所措地看向老王,老王臉色好差。



  「林之萍,下午之前要回來,不然就當妳曠職。」老王幾乎要刺穿紙張那般把公文簽上名字。



  我不知道怎麼跟他解釋龐世傑的到來,這樣看起來實在像是我早就和他一起約好去拜託總經理的老友,讓老前輩調笑我們的關係。



  「我以後就是這家公司的主人,你最好別太囂張。」龐世傑對王志偉哼笑兩聲。他明明是個草包為何總是要挑釁滿肚子墨水的老王?



  「不是吧?」我誇張地叫出聲,連忙在兩個中年男子開打之前把龐世傑拖出秘書辦公室。「這間公司應該是林之萍女皇的才對,是不是呀,各位!」



  「沒錯,之萍姊!」同事們同時起立,朝我行了舉手禮。



  小兔崽子,平時果然沒有白疼你們。這樣應該能或多或少化解老王的不安。



  我和龐二世快步走到地下停車場。龐世傑一路對我傻笑,基於禮貌,我也扯了個微笑出來。



  「唐家的通行證,謝謝。」拿到了,我就要去搭計程車了。



  龐世傑拍了拍自己胸膛,我低叫兩聲,不會吧?不會吧?



  「我從小就認識唐伯伯了,雖然他們家現在很亂,但絕對不會阻止我這個賢侄進門。」



  「那就麻煩你囉,我們快點出發吧!」為了兔子,我要忍耐。



  他過來給我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打消我後座的念頭。整個人喜滋滋的,好像我們之間從來都沒有過不愉快。他踩下油門,綠色金龜車駛出建築物下方,奔馳在大馬路上。希望目的地不要太遠才好,就能早點結束。



  「之萍,這個週末有空嗎?有一個宴會……」



  「抱歉,我小孩失蹤了。」



  他「啊」了聲,五官縮了起來,像是犯錯的小孩子,無辜,而且總以為別人會原諒他。



  我以前明明覺得他這樣傻傻的很有趣,怎麼現在卻只覺得厭煩?會不會以後我也不再認為兔子可愛得緊?人都是喜新厭舊嗎?光是想就一陣冷意。



  「爸爸他也很擔心今夕,還有另一個,妳新領養的,記得叫『明朝』對吧?」



  聽到他提起兒子的名字,我的背忍不住僵直起來。



  「比起那個胖子,他們應該比較能接受我。小孩子沒有爸爸也挺可憐的,我們不如再試試看吧?」



  「呵呵呵,不會呀,這樣也挺好的。」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天曉得龐二世哪根腦筋壞了,怎麼開始替我家的寶貝著想。



  「爸爸說,只要娶妳進門就把公司交給我,這樣妳的養子也會有繼承權,他們運氣真的不錯。一整個公司耶,妳不用考慮了啦,嫁給我就不用再工作了,也不需要看人臉色。妳兒子想要什麼,我都會買給他們。」



  「總經理也跟志偉說過同樣的話嗎?」我說話吐出來的氣息全是冷的,可以把水結凍。



  這算什麼?以為我真的是軟柿子,不敢奪權嗎?公司所有客戶和合作對象都是我來打交道,要是我真的想要,總經理老大以為他那個位子還能坐穩多久?以為我這個人好說話,就不需要尊嚴了嗎?



  我抽了張面紙擤鼻水,冷靜下來,差一點就要衝動地和我的金主大人翻臉。



  「那個胖子有什麼好?」龐世傑鬧脾性般埋怨一聲。



  我假裝沒聽到,愉快地轉移話題,詢問總經理和老太婆的婚姻狀況。



  「老樣子,我媽總是揪著我爸說他偷情,還請了不少道士來家裡作法。上次還有個道姑看上我,要幫我驅邪,脫光到我床上,差點嚇死我。妳知道她四十幾歲了耶!臉上還有顆大黑痣,長了好多毛,也不去照照鏡子。」



  龐世傑說得自己好笑,家裡的亂象都習以為常。



  「你是家裡的獨子,也是個成年人了,要想法子處理問題。」



  「管它的。」龐世傑噘了下嘴,讓我發現人到中年真的不能再裝可愛。



  就是這種無所謂的心態,他當年才有辦法輕易拋下我跟阿夕吧?



  「不說這個了。妳要去唐家做什麼?他們的小千金被綁架,歹徒跟唐家要了十億元,我小時候被抓走也才二千萬,犯人胃口真是愈來愈大。」



  這些我都知道,我想了解更私密的內容,像是媒體還沒報導出來的案發過程,我要和目擊者聊聊,找出小糖果和兔子的線索。



  「之萍,我以前也被綁架過,差點死了,妳看,我頭這邊還被敲破了。」



  他擺明要我安慰他,我該怎麼辦才好?總不能說他活該吧?



  「沒事就好。」我摸摸他的傷疤,恨死自己的心軟。阿夕重感冒的時候,怎麼沒見他人影?



  龐世傑滿足地笑了笑,連說還是我最好了。



  「聽爸爸說,好像綁架的事早有預謀,埋伏在唐家孫小姐回程的路上,司機還被打成重傷。」



  龐世傑獻寶般提供所知的情報,我眼神不由得一亮,態度也很現實地好轉起來。



  「司機?是不是一個很年輕的酷臉男人,不是小千金二哥嗎?」



  「妳怎麼知道唐二的事?」龐世傑的嘴張得好大。



  哼哼,我變成娃娃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裡泡女人?想到上次被暗算也和龐二少有關,我就覺得和他出外一定會惹出什麼風波,不過最可怕的還是被他理所當然載去賓館賣掉。



  「那個是唐家去外面買來的僕丁,是下人,唐家九小姐出世時附帶的賀禮。」



  嗯?買個人回來當生日禮物對有錢人來說很平常嗎?我感到文化差異了。



  「我見過幾次,陰沉的傢伙,只有他小姐在的時候才會開口說話。唐家的人都覺得他對小千金的用心太過踰矩了,但小九妹妹心腸好,把他當作自己的兄長,處處維護他。我看,那孫小姐根本不明白男人的心思。」



  「什麼心思?」我故意追問。明明不認識,聽了幾句話,就可以給人家編故事了嗎?



  林之萍睡眠不足,現在是個擁有三十萬斤火藥的女人。



  「就像…我對妳的心思。」龐世傑鼓起勇氣說道,我側過臉乾嘔了下,那還真是齷齪。「之萍,妳怎麼了?」



  「我暈車,麻煩再加把勁啊,不然我就吐在你車上。」



  龐世傑信以為真,加快車速,我試圖記幾個路標起來,景色從市中心轉換到郊區,林列著各國建築風格的豪宅別院,龐世傑還指了其中一棟給我看,說這是他舅舅新買的。



  最盡頭也最廣闊的那棟老宅院,從外牆就圍著密密麻麻的人群,我看到了採訪車、警車,甚至還有一台坦克。保全人員和記者正在比賽角力,相較於我邊這邊,龐世傑只是露個笑臉,看守大門的壯漢們就恭恭敬敬讓金龜車進去。



  我順利穿過一大片園林造景,心情複雜,當龐世傑握住我的手,我都沒把他抓去撞擋風玻璃。



  「之萍,我什麼事都會為妳做。」



  他深情款款,我腦海盡是浮現卑鄙無恥的算計。這府邸的人這麼看重情面,我是不是該裝個夠本才能去把虎穴裡的小老虎抱出來?



  我給老王發了通簡訊──「人在曹營心在漢」,接著拿起梳妝盒,半分鐘內把散落的髮絲重新盤整齊,當我抬起頭,林之萍就是這世上最優秀的氣質人妻。



  「世傑,我們走吧!」



  龐世傑怔著走下車,一會,才驚醒,跑過來開車門,伸手挽著我。我就讓他扶著,相信來接待的人全看清楚了,不想誤會我們的關係也很難。



  我們被帶到大廳,沿途都有穿著黑袍的人站崗,我跟他們打招呼,他們也不理我,人家只好欣賞起裝飾在牆上的畫作。我看了三幅彩繪,很像是從廟宇直接挖來的寶物,有快樂的八仙、慈祥的王母、正氣凜然的二郎神等等,真不簡單啊,林之萍,我都認識呢!



  看樣子唐老爺還挺喜歡神仙人物,不知道哪天我家的小屁孩會不會也被畫上去,一身翩翩白衣,流傳個幾千世?



  「兔子……」想到小寶貝,我就忍不住鼻酸。



  「之萍,正經點。」龐世傑唸了我幾句,我才想起他就在我身旁。



  到了廳堂,有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坐在太師椅上,六個黑衣人緊守著在老人左右,沒有人的視線敢和老頭子平視,除了少根筋的龐世傑,除了我。



  「唐伯伯,身體還好嗎?」龐世傑就這麼大喇喇迎上非狼即虎的人間兇器,我在後頭,心裡忍不住讚嘆兩聲。



  「過得去,你爸爸還沒死,我怎麼能死?」老頭哼笑了聲。「這女人是?」



  龐世傑傻笑,我也跟著勾起脣角,老頭子的視線給老娘從頭到腳,露骨地打量一番。



  「年紀有點大了,不過很媚呀,傻小子。」



  「伯伯,她在床上也浪得很,很棒的女人。」



  我後悔了,我下車前應該抓著龐二世的頭去敲手排擋才對。



  「我這裡正忙,有什麼事?」老頭子端起茶,細細品了口,正題來了。



  「之萍,妳要問伯伯什麼,快來問。」龐世傑對我招招手,我暫時原諒他剛才天打雷劈的發言。



  「哦,妳有什麼好問題?」老頭子因為我和龐世傑狀似親密的關係,不怎麼提防我,可能多少也因為我很漂亮的緣故,嘿嘿!



  「唐老爺。」我特意把聲音壓得很小,但說話的樣子卻像是盡了全力。



  人老了,多少有些耳背,唐老頭只能叫我走近一些。



  他的侍衛離他有些遠,我就站在他跟前,勉強達成悄悄話的環境。



  「真是遺憾,孫千金開朗可愛,卻遭遇這等厄事。」



  他那雙老眼銳利地掃過我,總算略過我外面的毛皮,正視我了。



  「小九就像天上的仙女,吉人天相,一定會沒事的。」



  「妳知道什麼?」他緊盯著我,卻沒叫人把我攆出去。我賭對了,他守著的寶藏也不敢告訴別人。



  「我想尿尿。」我笑著說。



  老頭子瞪大雙眼。



  「對不起,唐老爺,我想借個廁所。」我夾緊大腿,用力眨眼睛,擠出一點點淚花。沒注意我們剛才動靜的人,說不定真以為我千里迢迢來這,就是為了共享有錢人的茅房。



  不等龐世傑出聲,我就拉了個人為我帶路,離開戒備森嚴的大廳。



  我在廁所前,忍不住哇哇叫。這個家大到洗手間需要男女分級,也真是不容易。反觀林家牧場,堅持精緻化路線,雖然老公寓沒幾坪大,但是光是一隻能抱著蹭的小白兔就贏過這裡所有黑衣人。



  比起富麗堂皇的宅院,我的才像家。



  我大兒子和小兒子,前些日子才學期結束,公司卻有點狀況,害我假日還得含淚打卡,對於整天待在家裡的小七,實在非常抱歉。但兔子很乖,一個人寫著蘇老師交代的暑假作業,阿夕不在就認真顧熊,好幾次我回家都看到他和熊寶貝靠在沙發上打盹,桌上有蠟筆和塗鴉。



  兔子和小熊的共同畫作是「我的母親」,我不禁腹誹蘇老師,出這什麼題目,是嫌現在八點檔不夠催淚嗎?



  雖然這麼想太過計較,但看到小七畫的不是他的生母,不是他前世最思念的母親,而是林之萍大嬸,我得意到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對嘛,我才是兔子老母,這世上有誰比我還愛兔子!



  不過,每次七仙驚醒,他都立刻把畫收起來,不給我看,也不給我抱,真不愧小氣七之名。



  他說,大姐,熊仔想妳。



  我問他,那兔子是不是也很想我?



  我在洗手台洗把臉,黑眼圈和老態全露出來了。小腿在發抖,但我必須告訴林之萍不要害怕,就算這戶人家有黑社會背景,那又如何?一個沒了孩子的娘還有什麼值得恐懼的?



  突然,我聽見打鬥聲,就在隔壁的男用廁所。



  我沉重思考兩秒鐘,要不要湊熱鬧?要!



  我到男廁去,也是一群黑衣人,服裝和其他屋子裡的黑衣人沒兩樣,他們十幾個人把一個戴墨鏡的男人圍在廁所門上,已經把人家打得滿臉是血。我看他的頭和裸露出來的四肢已經繞著好幾圈繃帶,這樣欺負一個傷患實在不道德。



  在他們試圖把人壓進小便池裡,我沒辦法不叫住他們的動作。



  「已經夠了,看在我面子上,到此為止,好嗎?」



  他們不服,又質疑我是哪來的傢伙,我承認我只是個路見不平的過客。



  「他要是有什麼萬一,有人會傷心的。」



  我意有所指。這群人四目交接,可能是忌憚墨鏡男人背後那個下落不明的可愛女孩,交談一陣才決定憤然離開。



  「你還好嗎?還能走嗎?」



  我伸出手,被墨鏡男人拍落。他現在渾身都是刺,感覺像掉到泥巴裡的驕傲孔雀。



  「滾開!」



  喲喲,這位小哥,你好嗆啊!



  我堆滿笑,沿著他蹲下身,拉近彼此的距離。



  「你兇我沒用,最重要的不就是把你的妹妹救出來嗎?『二哥』。」



  他終於有了敵意之外的反應,虛弱地拿下墨鏡。他真的很年輕,不過二十五歲,眼睛以外的五官都生得端正,而就是那雙眼,生得特別不一樣。



  平常人的眼框是扁的,他的卻是直的,像是比目魚。就算他的眼珠黑白分明,比常人亮上許多,但別人實在很難注意到「怪異」以外的優點。



  「我見過妳。」他又把墨鏡重新戴上,我覺得有些可惜。剛開始不太習慣,不過看久了就會覺得那雙眼也挺帥的,我喜歡。



  「這樣就好辦啦,見面三分情,我有很多事想問你,你也需要有用的人助你一臂之力吧?」



  「我不相信來歷不明的人類。」他恨恨說道,似乎對「人」懷有十年草繩的敵意。



  「我是白仙的養母。」



  和人談條件總要亮出最有價值的身分,我想眼前的帥哥根本不在乎我有幾棟房子有多少存款,不在乎我貌如天仙沉魚落雁,能讓他直視本大嬸的原因只因為我是兔子老母。



  「他去…救她了嗎?」墨鏡小哥冷酷的語調多了一絲顫音。



  「他怎麼可能放著她不管?」



  如果我對小道士的話理解正確,可愛的小糖果是同樣可愛的小七未婚妻呢!兔子這渾球,怎麼都沒告訴媽媽這樁喜事?要宴請幾桌?選什麼黃道吉日?喜餅要哪一家?孩子要生幾個都沒決定好?白白胖胖的小兔子們兩隻手抱不完,這該怎麼辦才好?



  唐二聽了我的話,原本肩頭鬆下一些,卻突然想起什麼,咬緊牙關地說:



  「他們人呢?」



  我想了好久,還真想不出安慰的藉口。雖然小七沒有在我面前特意表現過,但我一直明白他是多麼了不起的道者,別人求助於他,不論大小難題都能迎刃而解,如神明一般的存在。



  那為什麼笨兔子還不回家?



  「能告訴我當時的情況嗎?」我懇切地問,他冷淡地環視周遭一圈。



  「沒有適合談話的地方。」



  我在他面前打了記響指,我知道有一個不會受到任何干擾的清淨之地,只要他跟我走。



  實行起來卻難度不小,唐二就是因為說不清楚案發時的情況,大家才會認定他涉嫌重大,才被軟禁在唐家的大宅院裡。每次他想闖出去找小九妹妹,就會被一大群黑衣人輪番毒打,傷上加傷。



  我再放他在這裡,總有一天會死人的。



  於是我上廁所回來,順手帶了一個墨鏡帥哥當紀念品,大廳所有眼睛都看向我,我在心裡頭數數,數到七,我就變成千面女郎。



  「老爺子,這是我失散多年的表弟啊!」我嚎啕一聲,撲倒在唐老頭的膝前。



  感謝唐二那張酷臉,他只嘴角抽了兩下,什麼也沒說。



  「之萍,妳怎麼又發神經了?」龐世傑還搞不清楚狀況。要是換成老王,早就知道我現在正忙著搶救小酷哥的賣身契。



  我仰頭望著唐家的大老爺,看他的威勢重要還是孫女重要?



  「我們和小九妹子都是『上面』的人,好不容易要重逢了,她卻被人強搶了去,請老爺我們姊弟倆作主!」



  「既然是天上來的,怎麼會不曉得九姝的下落?」唐老爺皮笑肉不笑地說,十指幾乎要把椅子手把刨出一層木屑出來。「這幾天下來,我用盡所有辦法,卻沒有她半分下落。回天上去了嗎?可是公會的法師又斷言她絕對還在人間。」



  「在呀,而且百分之百還活著。我們已經派出白仙大人,相信九仙子平安無礙,只是暫時無法取得聯繫。」我將左掌平放在胸口,自信滿滿。就算不相信林之萍的節操,也要相信小白兔的神威。



  唐老爺瞪向唐二,小酷哥微微朝他頜首。原來唐老頭在唐二心中地位至少是值得他反應一下的人類。



  一陣沉默,唐老爺凝視我純潔無暇的笑臉好一會,大手揮向茶几,捧起茶杯潤喉,這誇張的動作著實嚇了我一小跳,但本大娘表面上還是笑得跟智障一樣。



  「萬隴他兒子,這女人不是你應付得來的角色。」



  「伯伯,她只是愛開玩笑,人很好相處的。」龐世傑顯然不明白唐老爺的話,他也一直都不怎麼去了解我這個人。



  「走吧。」唐老鴨大爺終究鬆了口。



  「人呢?」我指了指小九的二哥哥。



  「也給妳了,滿意了吧!」不愧是老大的朋友,夠爽快。



  「謝謝大老爺!」我咧開大朵笑顏,湊上去給唐老爺一記香吻,他不由得僵住老臉,總算被我反將一軍。



  「妳這、妳這…我想起來了,阿隴說過妳是他的得意門將,出去談判,沒有男人能不拜倒在妳身下。」



  這聽起來有點下流,但我還是接受了老人家的讚美,在我得逞笑著的同時,唐老爺又補了一句。



  「妳夠格做我小姨子。」



  小姨子,細姨,小老婆…唔啊,我做了什麼讓他有了這層聯想?有嗎?之萍女士一直是如此端莊賢淑內斂害羞,不過親個一下就以為我對他有意思了嗎?



  雖然我也想過要住大房子,出門有大排場,閒閒當貴婦,但這些欲望都比不上想要和小孩一起在家裡打滾的樂趣。



  「唐伯伯,她是我女人。」龐世傑為難地辯解。



  我這個壞女人既然目標到手了,利用完畢,也就不需要再偽裝雙方的關係。



  「不是喔,林之萍從來都不是誰的誰,我的人生只為自己而活!」



  我颯然轉身,大步邁出唐家大宅,後頭有腳步跟上,是唐二,而不是被愛子電話纏住的龐世傑。



  「小二哥,我很帥吧!」



  唐二無聲摸了下額頭,淡然地回應我:「我看到了人類逞強的極致。」


 

 

 

 

 

 

 

 

--

就算是現代這篇,小兔子和大魔王還是不見蹤影吶,要看一家三口可能要等我開新篇。

 

其實神隱已經完稿了,我發現一口氣寫完故事會流暢很多,也不會像外傳一樣爆字數,所以我想先把新篇還是白道寫到底再說,很抱歉又要讓您們等上一陣子了。

 

如果,我是說如果,陰陽路如果六月出版的話,也請小讀者不吝支持喔(鞠躬)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2) 人氣()

留言列表 (32)

發表留言
  • 昭
  • 天阿~陰陽路要出版!!!好高興
    請湮大快補坑阿~
  • 柴香
  • 好高興~神穩又出來了!
    是說這次之萍姐是真的愈來愈害怕、情緒也開始有點要失控了吧?@@
    不過真的要讚一下之萍姐的功力(?)~

    如果陰陽路出版的話,小的一定會支持到底的啦~(貶眼)
    這個如果好吸引喔~XD
    如果是真的話就要恭喜林綠大囉~
  • 風迴
  • 要出版了!!!!!
    我一定馬上去買!!
    拚上生活費啦!!
  • 茉莉
  • 快出版吧~~~好期待喔>///<
  • zumma
  • 陰陽路出版!!!預購!!!!!!!!一定買!!!
  • 掐掐
  • 預購!!!!!!!一定會買!!!!!!!!!!!!!!!!
    當初追大人文章時就做好了大人出版的所有書都整套買的決定了!!!!!!!!

    (沙發和兩個人請再等會,畫一半卡稿嗚嗚,而且明天段考。然後因為小的不才沒辦法用言語表現出看到文章的感動所以只好一直畫圖表達心意,大人都喜歡而且接收到小讀者的心意真的是太好了(爽!)。最近天氣涼請大人保重身體喔OVO)
  • 訪客
  • 出版一定買一整套
  • 翼
  • 出版!!!!!!!!!???????????
    請問還是在尖X出版社嗎!!!!????
    ((蹲著等
  • Joy
  • 謝作者!!!!!!
    這是一定要的支持!
  • 水果奶油布丁
  • 超好看的壓~~~

    都不禁想替林之萍拍拍手了!!

    如果出版的話一定衝第一!!!!!!!!!!
  • delana
  • 出書一定會衝去買的!!!
    林綠大加油啊~(搖旗吶喊)
  • 訪客
  • 我好喜歡陰陽路!!!
    讓我買>////<
  • wang hueywen
  • 陰陽路要出版了嗎?
    真的嗎?真的嗎?
    我一定會買的~~~
  • 皇甫茯苓
  • 不支持,會被魔王打的
  • U
  • 買+1~~~~~~~~~~~~~(心花怒放)
  • 陌陌子
  • 不買就對不起天地良心啦!!!!等待新篇的同時可以複習舊篇多好XD
    近來天氣多變,林綠大要小心身體唷~~~
  • 弦也
  • 絕對支持!
  • M
  • 哇 沒想到能 FOLLOW到林綠大的出書計畫

    書裡會有小兔兔跟某民婦的互動插圖嗎XD ?

    很期待耶!

    林太太每次出場我都看得很開心:

    「表面上豁達,逢場作樂、裝瘋賣傻,

    其實比任何人清醒。」

    超級崇拜她,覺得她把

    「母親」「大人」「兒子的情人(?)」

    的各種身分立場在自己心裡調適得很好!

  • woodsgreen
  • 一句話!

    我愛您們~~
  • 貓婷
  • ...
    請寨主一定要把出版消息放在至頂唷~
    因為...因為...我只能拿新年的壓歲錢來買啦~(哭哭)
    很高興神隱系列又有新篇了!!
    我會接觸到綠林山寨也都是因為陰陽路呢:)
    寨主,加油!!!
  • 我不是羊
  • 我也是從陰陽路才開始接觸到林綠大的小說ˊˇˋ
    一直很可惜不能有實體書收藏0.Q
    終於要出版啦 ~((灑小花
    我一定會拿老本(?)出來捧場的 !!
  • 阿貝
  • ㄧ要出實體書也太開心,一定支持到底!!
    有實體書朋友就會看了!!
    不知道眼見為憑以後會出嗎??
    也好愛陸大道士
  • 螣月
  • 我是從飄版的陰陽路追來的

    即使太久沒買實體書了
    一定要支持一下這部讓我如此喜愛的作品

    假若眼見為憑也能出版
    也絕對會買下來收藏

    這兩部真的是我近期最喜愛的小說=ˇ=
    (當然外傳亦同 不過後續發展會很揪心吧QQ)
  • 檸檬水
  • 書是一定要買的阿(超愛)!自用、推廣兩相宜>//////<

    是說那位龐先生真是夠令人反感的啊!之萍大姐的忍功超強!!!(((豎拇指
    好想、好想給他一掌拍去黏牆壁阿!(((抖忍

    小兔子太可愛了TAT...(((淚眼
    令人想不好好疼愛一番都難阿...(((心融化的不像樣


    您辛苦了(抱),天氣冷身體保重唷!
    謝謝煙大這麼努力產書寶寶,寫文加油!
  • immandy
  • 一定會買的呀!!!!!!
    草本和眼見為憑一起出吧....(誤)
    不然百無禁忌只有一本好孤單哪(扭
  • ironictri
  • 龐二少跟阿夕長的相像....
    不會龐家跟今夕的肉身有血緣關係吧 (抖)
  • mada
  • 跟往常一樣幾天就開一次網誌 我直接在房間"逼逼逼"大叫
    林綠大太犯規了 一次更新兩篇>////< 超感動的

    出書一定買的 陰陽路是我最最最喜歡的作品(但對小七愛不多@@)
    想請問林綠大 書會有民婦阿今夕魔王的結果嗎(不管有沒有在一起)????
  • silence
  • 等著收藏陰陽路!!!啊啊啊!!!
  • chichi
  • 恭喜你嚕~希望出書順利

    到時候一定買來送人看 ^^
  • 梓
  • 滿心期待出版日www

    超級超級喜歡陰陽路這系列的
  • さや
  • 耶耶耶要出書耶
    要預告一下喔~
  • 三又
  • 林綠大您好>////<
    我是在租書店租了陰陽路以後一路追來的,之後一定會去買書啊這一家人太讚了!(揮淚)
    不知道今夕大魔王知道龐二世這樣說他娘(老婆)後會不會唯一死刑直接把人家的頭扭斷啊XDrz
    這真的是一部很棒的作品,一家人和配角都好可愛好真實,希望可以早點看到更新,我一定會收齊整套實體書的!!
  • 謝謝您喜歡呀,我現在雖然卡稿欲死,但一定會努力寫下去的。

    woodsgreen 於 2011/08/29 21: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