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日常?



  以最近的日子來說,就是等同「無聊」的意思。身為一個平凡中年職業婦女也不是特別喜歡動不動來個厲鬼索命還是娃娃附身什麼的,但在兒子們強力要求下,媽媽我五點一到就得坐車回家,夜生活至少打了七折。



  我長吁短嘆去大樓管理員那邊簽收信件,有許多無趣的賬單以及有趣的粉紅色信封,後頭黏了張紅心貼紙,收件人是林今夕帥哥。



  耶,情書!



  媽媽我小心揭開一角,以不毀損到信封的方式,拿出裡頭豐厚的紙張,帶了點淡香,讓我打了個噴涕。



  「親愛的林今夕學長,你或許不知道我是誰,但我一直在你身邊注視著你,一直深愛著你……」



  我一邊唸著信,一邊小跳步上樓,單手轉出鑰匙開門進屋,踢掉高跟鞋,走到沙發前,往後一躺,挪出最舒服的姿勢,享受這世上最動人的八卦──兒子的八卦。



  嗯,寫得很好嘛,感情豐沛,文筆流暢,是文學院的孩子嗎?不過阿夕唸商科,在學校一南一北,想見面不容易,但她卻有阿夕每天上下學的紀錄表,風雨無阻。其他所有林今夕的運動比賽和學生會活動,她都附上自己的心得感想,真是個熱情的粉絲。



  只有開頭的「學妹」讓我不解,她既然小阿夕一屆,為什麼會有林今夕大學一年級競選學生會長的詳細資料?是從高中就同校,還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好好奇,好想知道,於是我偷看得更認真了。



  隱隱約約,耳邊傳來小七的呼喚,哦,小兒子放學回家了。今天的兔子依然活力充沛。



  「大姐、大姐,我跟妳說!」小七蹦蹦跳跳捧著書包湊過來,青春洋溢啊!



  我虛應一聲,大部分的腦筋都花在咀嚼阿夕的情書。



  「我們暑假作業有交一張水彩畫,我們一起去山上找風景畫的。」



  「嗯,媽媽記得有這回事。」我迫不及待換上下一張信紙,這位情竇初開的少女要告白了,正是關鍵時刻。



  「我是全校第二名喔,蘇老師說我畫得很棒!」小七從書包拿出印刷品等級的獎狀。



  「這樣啊……」



  此刻,我死抓著信紙,瞪大雙眼,沒去細聽小七說了什麼。林之萍活了三十多多載,竟然做下這等誤判,這封粉紅信件不是愛的情書,而是謀殺預告,他奶奶的熊。



  這在這時候,被害人林今夕回來了,提著黑背包,背包露出半顆熊寶貝的腦袋,今天的大兒子比平時多了一點笑意。



  我趕緊把那封信往沙發縫隙裡塞。



  「媽、小七,我拿到國際獎學金了。我和格致借了車,今天到外面吃大餐。」阿夕微笑宣布這等好消息。



  「耶比!」媽媽我跳起身,撲過去抱住了不起的大兒子。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很想念外面花花世界的油水。兒子的菜好吃,但我就是三心二意。



  阿夕單手往後環住我的腰,我的諂媚他收到了,顯得很滿意。然後今夕抬起頭,有些納悶地朝七仙開口:



  「小七,怎麼了?」



  我家最可愛的小男生只是慌忙把一張紙往書包裡塞,連著搖頭,直說「沒什麼」,但媽媽我總覺得他少了一點專屬於小動物的生氣。



  於是,我們三人一熊朝高級餐廳出發,一路上我還真的把那封信忘了,開心地哼著歌,強力邀請小七和樂團主唱阿夕加入合聲。



  「兔子,剛開學不是有健康檢查嗎?」



  「大姐,妳一臉淫笑地問這個做什麼?」原本在發呆又有點沮喪的小兒子突然戒備起來。



  「小七好過分,媽媽哪有一臉淫笑,哭哭!」我蹭著熊寶貝的腦袋,民婦幼子不孝,天見可憐。



  「媽,妳有。」阿夕竟然幫腔打擊我。「小七,有沒有長高?」



  「當然有,吃了那麼多今夕哥好吃的飯菜,再不抽長就太對不起大哥了!」小七由衷感謝阿夕對他三餐上的照顧,我看駕駛座上的阿夕用食指撐著嘴脣,強忍著笑。



  「幾公分?」



  「零點五。」小七慎重說道,終於可以四捨五入到一百七。



  車裡爆出沒良心的大笑,小白兔成為大白兔的距離還是遙不可及。



  「你們笑什麼,有長就是有長,它沒有倒退嚕就很好了!」小七被我們逼急了,自己說了什麼都沒發覺。



  今夕自從七仙來到林家牧場之後,開懷大笑和抓狂發飆的次數都直線上升,我看看大兒子笑得青春的俊臉,總括來說養兔子淨收益還是很值得的。



  「小七,沒關係。」阿夕對後照鏡的兔子溫柔表示,我卻隱約看到他屁股有條惡魔尾在搖來搖去。「你長不大,媽才會一直喜愛你,而當你過十八歲那一刻,你就會感受到什麼是從天界掉到地獄去。」



  通常聰明一點的孩子都會明白阿夕在開玩笑,不過這種時候也就完美呈現小七的腦袋有多不好。他總是先相信,到信任破局的時候才會去懷疑。



  兔子呆在後座,一臉震驚。



  「怎麼辦?小七你只剩半年的精華期了。」媽媽我不住惋惜,哎喲三聲,媲美金馬獎得主。林之萍生平最喜歡的活動之一就是玩弄家裡的兔子。



  「我、我才不想被妳當成小寵物,這樣剛好!」小七全力以赴逞強著。



  「小七,你可能沒有完全明白我的話。」阿夕先嘆口氣,再幽幽開口。「到時候,你眼前這個戀童癖的變態就不要你了。」



  「媽媽我才沒有戀童癖,也絕不是變態!」我只是喜歡小男生罷了!



  「大姐她不要我就不要我,這又沒什麼,我本來就不屬於這個家,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小七使出了大絕招,用離家出走的宣告明示決心。



  車內的氣氛一時黯淡起來,後座的小七本來就有一丁點消沉現在又一時衝動說了覆水難收的話,整隻兔子僵在那裡,我看阿夕要怎麼收拾他惹出來的殘局。



  「弟弟,就算媽不要你,大哥也會養你,不用擔心。」林今夕朝後照鏡露出一抹好溫柔的微笑。



  我真想不到阿夕可以卑鄙無恥成這樣,利用我去打擊小七再自己挺身出來安慰兔子,這個撒旦真是之萍天使養出來的寶貝兒子嗎?



  「大哥,你對我好好……」另一個重點是被騙的小七,阿夕隨便說幾句就把他耍得團團轉,以後應該會連毛皮一起被賣掉。



  他們無視於我這個媽咪,兄弟倆在那邊你情我儂,我偷按車喇叭想引回注意,路人都朝我比了中指,兒子們卻還是沒理我。



  林之萍可以上刀山下油鍋,就是不甘寂寞。



  「寶貝們,來跟媽媽玩,不要不理我!」



  阿夕輕睨我一眼,繼續專注在路況上頭,而小七扳著死人臉。



  我動搖不了鐵石心腸的大兒子,但對付小兒子可是綽綽有餘,可憐兮兮眨了好幾下眼,小白兔就有一點鬆動的跡象,再接再厲哭么幾聲「工作好累」、「壓力好大」,小七那雙眸色不對襯眼不禁軟下。



  「妳想玩什麼?條件是不可以打擾今夕哥開車。」



  得逞了,我忍不住彎起大大的笑容,叫小兔子把爪子伸出來,我把右手掌覆上去,挑戰母子間的心電感應。



  「我感覺到了!」媽媽我不禁大喝一聲。「你覺得媽媽很漂亮又溫柔嫺淑,對不對?」



  「完全錯誤,妳只會煩人和惹麻煩。」



  林家的列祖列宗,看看這是什麼不肖子弟,枉費我林之萍每天都在關心他屁股有沒有長出一團毛尾巴,太不孝了,壞兔子!



  小七將我們貼在一起的掌心反轉過來,變成他的兔爪在上面,我感到一股熱流徐徐往腦門送來,好一會,他才睜開微泛著光的異色眼瞳,目光有些呆滯。



  「大姐,妳在想最近天氣變熱,我穿短褲露大腿的樣子。」



  我震驚地張大嘴,不愧是鐵口直斷小七兔,真是太神奇了。



  這時剛好在等紅綠燈,阿夕拉住我的左臂把我往他身邊帶。



  「媽。」



  「哎?」



  「犯淫戒,掌嘴。」阿夕輕拍我的臉頰,又回去握方向盤。



  「呦嗚!」這是家暴,我委屈得快噴出淚來。



  不過話說回來,能夠得知對方心裡所想的事,感覺實在好有趣,有句話叫做「心心相印」,兩顆心如果能連在一起,那就不會寂寞了。



  於是我轉頭問小七寶貝能不能教我一些訣竅,卻被兔子嚴詞以對。



  「大姐,完全知道另一個人在想什麼,沒有妳想像中的好玩。人的心底都有些暗處,有時候藏著並不只為了保護自己,也怕傷害別人。人心隔層皮,其實對彼此都好。」



  繼「囉嗦七」之後,我要給他封上「悲觀七」的新稱號,沒試過怎麼知道箇中滋味如何?



  小七聽了我的無理取鬧,眼睫微垂下來。



  「我上輩子認識一個天生全能感知的修行者,他喜歡人喜歡得要命,卻只能離群索居,因為他只要碰觸到對方就會接收到人家心裡所有的惡念,別人覺得他可怕,他也活得很辛苦。」



  我左手和右手的食指一起比向小七,「呀哈」一聲,媽媽記得他上輩子除了師父師兄外,交友圈小得可憐。



  「妳很煩咧,就是那個白目道士啦!我起初還不知道,任他摟摟抱抱,我修行心無雜念可不是為了當他的人形暖爐。後來是每次我一起個念頭,他就會立刻挨過來,叫我不要難過,唱曲子或是說笑話給我聽,久了我才發現不對勁。他能撐著沒有發瘋都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個神經病,凡人沒辦法忍受他人赤裸的意念。」



  即使小七說得明白,我還是不死心。



  「可是反過來說,你開心,我就知道你的快樂;你難過,媽媽可以立刻把你抱在懷裡惜惜,你就不用一個人逞強了。」



  他聽了,又把頭垂得老低,伸手過來想拉我的裙擺,我卻眼明手快早一步拉起他比起同年男孩子粗糙的手,用力握在手裡。



  「七仙,你總是悶著腦袋,我都只能用猜的,要是猜錯傷到你的心,媽媽會很心疼呀!所以,你有什麼事,都要告訴我,好不好?」



  小七微張開脣,成功了,他就要對我掏心掏肺了,林之萍正式攻略我家最可愛的小男生!



  「大姐,我再半年就十八歲了。」



  「嗯?」



  「我、我還是想當妳的孩子,可以嗎?」小七仰起臉,懇切說道。



  據阿夕事後指稱,我的眼淚當場噴灑出來,被兔子反將一軍。



  「你這隻笨兔子,都不知道媽媽最喜歡你了嗎!」



  看吧看吧,心意不相通就是會造成這麼血淚的悲劇,要是我能把心挖出來給他看清楚,他就不會被不安全感給統治人生。



  就像情書小姐最後一句血紅的字:我這麼愛你,你都不懂我的心。



 

 

 

 

 

 

 

--

龜速更文也請多包涵QQ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留言列表 (12)

發表留言
  • 一頁
  • 哈哈 想不到竟然是首發
  • 我說服過自己不要挖坑

    woodsgreen 於 2011/04/25 23:32 回覆

  • 貓婷
  • 啊!!!!更新了!!!!!
    祝寨主名列前茅:)
    感覺情書小姐寄來的那封信是詛咒ˊˋ
  • 我要口試了,快瘋啦~

    最近會有亂寫和暴躁的傾向,請小讀者注意。

    woodsgreen 於 2011/04/25 23:34 回覆

  • JJ
  • 等一下 神隱後面呢???
    直接接這一步了喔
    還是神隱的後半部要等寨主出書才看的到了媽
  • 出書也不一定看得到,賣不好的話(沮喪)

    woodsgreen 於 2011/04/25 23:35 回覆

  • 柴香
  • 啊啊~好久不見了林綠大!(抱)
    又有新文看了耶~
    總感覺那位學妹之後應該會纏上今夕或美麗的林大姐,
    然後小七真的好可愛喔,
    單純好騙又善良,
    還有又提到祈安了,每回一嘗試去揣測祈安的內心就總覺得有點苦悶…
    不過無論如何,這篇總體來說都感覺很快樂!(拇指)
  • 小七兔和喪門星星是作者心靈的慰藉,心情不好就寫寫他們,覺得人生又會有希望了。

    woodsgreen 於 2011/04/25 23:37 回覆

  • 弦也
  • 忙碌一周的享受時光最棒了(茶

  • 看到您也很棒喲^^

    woodsgreen 於 2011/04/25 23:37 回覆

  • chi
  • 喔耶~~~等好久喔!終於更新了,真棒
  • 希望忙完正事,可以來衝這一篇。

    woodsgreen 於 2011/04/25 23:42 回覆

  • ..
  • ..神隱咧???(敲碗)
    ..外傳列???(越敲越大)
    .....作者大明神大人,您不要再吊我們胃口了...囧rz...
  • 我寫不出來QQ

    woodsgreen 於 2011/04/25 23:39 回覆

  • 水果奶油布丁
  • 不過小兔子的獎狀怎麼辦??

    好捨不得他喔ˊˋ
  • 他覺得自己的表現比不上今夕哥哥,就不說了,可是其實還是很希望可以得到媽媽大人的誇獎。

    woodsgreen 於 2011/04/25 23:41 回覆

  • 淺羽若櫻
  • 新的坑!!!
    XD
  • 檸檬水
  • 小煙大人好久不見>////////////////////<(激動撲抱)
    新坑大好ˇˇˇ(愉快跳坑ˇˇˇ)
    口試加油!!!(猛搖旗子打氣)

    祝,能有輕鬆愉悅的好心情ˇ
  • hopepaper
  • 看到這篇好開心阿
    原來這就是陸大帥哥和喪門心靈相通的真相!!!

    今夕大魔王果真心機第一名,兩三句話就把兔子收買收買再收買
    兔子的單純也真是可愛,過了這麼久,終於可以坦率的說出想要繼續住在林家牧場的願望,大突破阿,不知道已經補充了多少的愛與安全感才能說出這樣完全個人的請求呢

    林綠大口試一定順順利利的! 我們都會支持你,就照著自己喜歡的方式來吧,要推坑啦要耍任性啦都沒有關係,開心最重要,加油!


  • PoiSonι樂
  • 你好,我是新讀者(笑
    是買陰陽路之後才知道這裡的(慚愧...
    當初知道有陰陽路這本書的時候(那個時候才剛出出書公告,
    就一直在等他出版(每天都超興奮
    等到拿到實體書,整個人興奮不已(笑
    看完書更興奮,因為陰陽路真的很好看:))
    看完卷一後,超希望快點在出下一本:))

    神隱沒了嗎?
    很好看呢:))

    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