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海聲夜半出來,獨身站在門埕。隔了十五年重遊故地,景物依舊,人事已非。



  像是某種默契,沒多久,丁焰推門而出,與長髮美人四目相望。



  「別過來,離我遠點。」



  丁焰只是低聲問了句:「你到頭來,還是把藍眼睛遮起來了嗎?」



  連海聲瞪去一眼,對方就是能直指他隱藏不了的證明。



  「一直忘了告訴你,我和父親都覺得你眼睛很漂亮,說黑色那隻是代表白道人皮底下的黑心,藍色是異色,是我們這一類人的。」



  連海聲冷哼道:「胡說八道也要有個限度,誰想跟你們扯上關係?」



  丁焰苦笑了下,又說:「你下位之後,再也沒人能調和黑白兩道。我們在暗處,又是少數,總是吃虧。」



  延世相死時,黑社會多少人看著明星隕落,跟著世人哈哈大笑,沒想過再也不會有誰站在亮處為他們提燈。



  「『連老闆』,你對這塊土地甘有留戀?」丁焰這麼說,同時也表示不打算揭穿連海聲的身分。「假使還有一些,請你留下。我阿爸死前想要我告訴你,這裡永遠都是你的家。」



  連海聲喉頭滾動,終是什麼也沒說。



  




  隔天一大早,三合院響起警笛鳴響,吳韜光一身筆挺警裝現身。一個星期內申請跨縣市調查兩回,分局長昨天半夜還被他挖起來含淚蓋章同意。



  吳以文躲在連海聲身後,但還是被吳韜光捉出來痛打一頓。



  丁御海出面幫忙勸說:「他救了我。」



  「那妳要以身相許嗎?沒胸又沒屁股!」吳韜光雙臂勒著吳以文脖子,兇惡吼向人家小妹妹。



  「太過分了……」丁御海眼眶紅了圈,被劫持都沒在怕的,但她就是對不發育的身材很在意。



  「師父不要吼小海,小海是我學妹。」吳以文瀕死中仍不忘要維護小仕女的顏面。



  丁御海如願考上一等中,接下來將會和親愛的阿文哥哥共度美好的高中歲月。



  「哦。」吳韜光為了打量未來可能的兒媳婦人選,稍稍放開手勁。仔細看還滿可愛的,和體型偏瘦小的吳以文頗相配。



  「師父,黑社會的可以嗎?」



  「沒差,為非作歹再親手抄她娘家。」



  「哦。」吳以文仰首應道,和吳警官的處世價值觀微妙相合。



  「吳韜光,你憑什麼插嘴這種事?」連海聲絕對不同意!



  「什麼憑什麼?我可是他師父。以文,對不對?」



  吳以文被半摟在男人厚實的懷中,很溫暖,忍不住倒戈:「對。」



  「臭小子,胳臂向外彎啊!」



  吳韜光大力揉了下吳以文的頭髮,像個大孩子笑了開來。



  「師父,有人要娶老闆,怎麼辦?」



  「誰?」



  丁焰站出來,跟名聞遐邇的吳警官問好。



  「搞清楚,他可是我女人!」吳韜光直接向人撂下姆指,連海聲莫名其妙瞪去。



  「口說無憑。」丁焰不太想放人。



  吳韜光雙手環胸,往連海聲昂了昂下巴:「老婆。」



  「媽媽。」吳以文配合演出,喊得一整個順口。



  連海聲總有一天要殺了這對白痴師徒!



  「真失禮,那我就讓賢了。」丁焰臉上無盡遺憾。延世相和吳韜光私下交好已經不是傳聞,有人說槍炮彈藥管制新法是延世相為了吳韜光的身世而修改,國會也是因為吳韜光這個當年殺警案的遺孤出面支持而通過新法。



  丁焰那種看穿了什麼的眼神讓連海聲無比火大。



  吳韜光叫特別為他調派來的警車回到原單位,拉著連海聲坐上紅色跑車。



  「以文,快上車。」



  「師父,等一下。」吳以文和丁焰商量一聲,然後從貓群抱來獨眼的黑白貓,在車窗外給店長打過招呼。「老闆,這是刀疤老大。刀疤,這是美麗的老闆。我和刀疤兩情相悅,可以養嗎?」



  吳以文閃亮亮地抬高貓咪,燦爛的日光都比不上他期盼的目光。



  「可──以──養──嗎?」



  連海聲瞪著吳以文好一會,伸手接過獨眼的黑白大貓。他看過貓的眼睛和牙齒,感覺它不時輕顫著,應該時日不多。



  「養什麼,還回去,麻煩死了!」



  「老闆,我說會照顧牠終老。」吳以文誠心懇求。



  「我說,放回去!不然你陪牠一起留下!」



  獨眼貓明白連海聲的意思,從美人的懷抱躍下,一拐一拐地往原本的住處走去。吳以文低身把貓抱起來,祈求看著店長,連海聲卻說什麼也不答應。



  殘缺的貓咪蹭了蹭吳以文下頜,首度表現出親密的樣子。



  「刀疤……」



  「喵。」貓微聲訴說,牠已經做了好幾年啞巴。



  吳以文再次抱緊牠暖烘烘的身體,低身將牠放下,看牠與他漸行漸遠。



  「你為什麼不讓他養就好了?」吳韜光看著小徒弟喪氣的模樣,不免感到心疼,像他就為了討好小孩在家裡養了三條狗。



  「少囉嗦!」



  吳以文代替從不遵守禮節的長輩們向大家拜別,吳嬸的孫子和孫女都哭著叫「哥哥」,捨不得他離開。



  從來沒有遠行過的他,這才明白林律人寫的詩:旅行,是為了路途,為了相遇,為了再見。






  吳韜光踩下油門,跑車往海濱公路飛馳而去,親自護送古董店主僕。



  「吳警官,謝謝。」



  吳韜光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因為道謝根本不符這人的作風。



  盛夏的耀陽照在連海聲臉龐,不像古董店朦朧燈光,帶著幾分吳韜光所熟悉的、他過去聚焦於鎂光燈下的亮麗風采,蒼白和病氣都被日光粉飾大半。



  「雖然我很討厭你,不過如果有我什麼萬一,後座那小子也只能交給你照顧。他如果還是不想叫你爸爸,你不要勉強他,他很念舊情,誰對他好,他都記得。」



  「世相哥,你在交代遺言?」吳韜光有些困惑。



  「我說過,別叫我舊名字。」連海聲半垂著眼道:「我人生也只剩下這個麻煩了。」



  吳以文趴在後座,身上蓋著連海聲的風衣外套。可能因為世上最疼愛的人就在他身邊,他這一覺睡得格外安穩。




 

 

 

<小心遊覽車 完>

 

 

 

 

--

卷四還有兩篇<小提琴手>(林家大哥的故事)、<家庭教師>(小和班長),等出書那時候再發。

二月過一半了,欲參加繪圖的親親請把握時間喔!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ILmFjOXxf6VmOPJsJbUBK14Kw5sj62qmoNt2yKhd7Fk/viewform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扉羽
  • \貓咪老大/\貓咪老大/\貓咪老大/
    舊版的遊覽車只記得被劫車、貓咪與兔兔之爭剩下的就是貓咪老大(欸
    貓咪老大在我腦海裡印象好深
    大狗爸爸第一次在正文裡喊店長世相哥
  • 後來他給大兒子的暱稱就是刀疤老大,學姊不予苟同。

    是的,顯露出店長和師父之間其實是老交情。

    woodsgreen 於 2016/02/16 22:46 回覆

  • 文冥最高!
  • 作者啊!!!!拜託告訴我古董店最後的結局是好的啊QAQ!!!
    (之後會有陰冥的故事嗎?)
  • 當然有,羅密歐與茱麗葉!

    woodsgreen 於 2016/02/16 22:43 回覆

  • zoelin619
  • 丁家好像大美人的娘家喔哈哈哈(爆笑
    大美人其實超級感動的對吧對吧?真是個標準傲嬌(嘆
    店長不讓文文養刀疤的原因應該是怕文文再度傷心吧?像胖貓那個時候一樣...真的是好溫柔呵呵⊙ω⊙
    林綠大,154真的很矮嗎?我今天去買衣服的時候店員還以為我是國中生嗚嗚(哭
    我也沒有很娃娃臉啊(捂面
  • 他一直追尋一個能接納他的地方,但現在已經來不及了。

    是的,店長怕店員傷心。

    不會很矮,真的,比我高了(中箭)

    woodsgreen 於 2016/02/16 22:43 回覆

  • 路人N
  • 吳警官...你養的狗是副作用啊__還有別因為有老婆了就隨便對女生人身攻擊!!!
    文文跟貓貓...黏在一起的樣子一定很可愛...嗚呼呼......刀疤老大......
    一家三口的畫面想像起來好和諧喔(不店長不要殺我),再養個小和貓什麼的......
  • 師父大人一直弄不清楚,狗狗明明很可愛啊!

    店長已經看膩了,但店員一直努力不懈要撿貓貓回來養。

    嗯,這是店員的心願!

    woodsgreen 於 2016/02/16 22:40 回覆

  • 柚子醬
  • 等等。吳警官到底哪時候發現他的身分的…
    他不是肌肉遍及全上部位嗎
  • 當初就是吳警官把店長救出火海,他一直都知道。

    woodsgreen 於 2016/02/16 22:39 回覆

  • 默旋
  • 唔喔喔喔喔喔喔番外有小和!
    啦啦啦好棒哦------
    以文看著刀疤老大走遠那幕好可憐…
    世相哥什麼的太萌了…ˊqˋ//
    敢問是書展那天出書嗎?
    大美人回娘家惹QAQ
    莫名覺得大狗警官好可愛<3
  • 不算番外,小和班長那篇可是很關鍵的正文。

    書展沒有書,我也不知道哪天會出,不過總會出的。

    是啊狗狗也很可愛呢。

    woodsgreen 於 2016/02/16 22:38 回覆

  • 鈷藍
  • 還會有洛大才子的文嗎?
    話說我和店員一樣不喜歡狗、因為有和店員一樣的遭遇
    只是師父換成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