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 Voice 古董店 卷四 小心遊覽車

 

卷四收錄<小心遊覽車>、<小提琴手>、<家庭教師>

 

 

 

  炎炎夏日,休業式一結束,兼職高中生的古董店店員立刻風風火火回到精品小鋪。



  「老闆!」



  「放暑假啦!」冷氣的涼風吹起櫃台前的珠簾,現出古董店最偉大之店長大人的玉顏。連海聲一改平時包得牢緊的西服,隨意穿著無袖V字領小短衫,寬口低腰牛仔小短褲,露出一雙勻稱的長腿,頓時店裡充滿初夏的清涼感。



  吳以文先拿起冷氣搖控器調高快變成冷藏庫的室溫,再去後面拿出小毛毯給店長披上,才定睛看著連海聲的笑容,從書包拿出一張精美的紙券。



  「七天六夜,一人中獎兩人同行!」小店員那雙貓眼眨了又眨,「老闆,出去玩!」



  連海聲敲了敲桌上的行程表,真是剛好。



  「好吧,准你假。」店長喝口店員新沏的熱茶,不禁慨嘆自己真是英明的好雇主。



  吳以文垂下單薄的旅遊券,那張對連海聲來說再也不可愛、青澀和成熟參半的清秀臉蛋,怔怔望著始終美麗如一的店長。



  「……老闆,『一起』出去玩。」



  「呵。」連海聲笑出意義不明的清音,手指往前勾了勾。「拿過來。」



  吳以文屈身遞出小紙券。這是校長大人特別頒發給小喵喵話劇團的「一等中年度最大貢獻獎」,由於他們三個校園偶像到處巡迴演出,下學期一等中學弟學妹比暴增到1:1,解決了長期以來男女比例不均的問題。



  原本三個人是不太好分贓,不過林律人說林家三個家主候選人都要利用暑假出國深造,微笑放棄這個微不足道的獎品;而童明夜開心表示他要跟他沒良心的老爸展開神祕的環島旅行,非常樂意把禮物讓給吳以文。



  所以,吳以文一放學,十分鐘就衝回店裡。



  「明天就要出發了,真趕呀!還不快去準備行李?」連海聲笑得很高興的樣子。



  吳以文用力點頭,趕緊從倉庫拖出大行李箱跑到店長寬闊的臥室,深怕店長臨時反悔──而店長老是這麼欺負他,手腳俐落到不行,折好衣櫃裡一件件量身訂作的貼身西裝,天價保養品也一罐罐放妥。



  「那件、那件和那件。」連海聲悠閒地倚在門口看著自己纖長的手指,從頭到尾只負責出一張嘴。



  「是,老闆!」吳以文朝氣十足地回應。



  從下午一直忙到傍晚,店員才打包好店長所有民生必需品,忙得非常開心,腦中開出一道又一道豐盛的菜單來慶祝第一次員工旅行。連海聲看那個東跑西跑被他唆使得團團轉的小朋友,尾巴都快翹起來了。



  好不容易告一段落,店長瞇著勾人的眸,叫店員把門外三個大紙箱搬進來。因為店員回來的時候太高興了,被忽略在店門口。



  「世妍幫你買的衣服,來,每一件都套給我看看。」連海聲捧著人家泡好的清茶,坐上客廳沙發蹺腳。就是某雇主都不管他一眠長一寸的員工,才會有人看不下去而捐贈名牌服飾過來。



  「老闆,先煮飯。」可是吳以在文心中晚餐重要許多。



  「你不穿,我不吃。」可見今天店長真的滿無聊的,非常需要些什麼打發時間。「休想帶制服和工作服,剛好兩套洗好可以換之類的。」



  「有明夜穿不下的。」小店員的好友有著和白蘿蔔同樣的生長速率,常常汰換舊衣給他穿。



  「你竟然去撿那個小混混舊衣服!我是沒給你錢嗎?」連海聲聽得一肚子火,雖然他自己每次大採購回來就會間歇性失憶店裡還有比蘿蔔還會長的青少年。



  吳以文看店長大人生氣了,乖乖打開從國外專店空運來的燙金紙盒,脫下制服襯衫,連帶扯起頸間銀珠串起的項鍊,他抬手遮掩它的存在,迅速套上嶄新的高領襯衫。



  「還算人模人樣。」連海聲站起身,過去理了理吳以文的衣領。吳以文低下頭,腦袋輕靠在店長的胸前。「嘖,不要趁機撒嬌,都多大了?」



  吳以文真誠告白:「永遠都是老闆的貓。」



  店員犯蠢的時候,連海聲本來會罵個兩聲,但他看過吳以文零零總總的作文、未來志願、人生理想等等,全部都給他這麼寫,到頭來連脾氣都懶得發。



  「你可以再沒志氣一點。」連海聲揉了揉店員的軟頭毛,吳以文開心地瞇起眼,撒嬌成功。「時候也晚了,你先收拾好行李,今天隨便煮一煮。」



  「是,老闆。」大廚有些失望。



  「還有,你不准給我帶任何一個娃娃去。」連海聲不愧看了店員好幾年愚行,太明白那顆頭大半都裝著毛球。



  「老闆,不能丟下咪咪他們不管!」吳以文握住拳頭,努力爭取「大家」去郊遊的出行權。



  「笨蛋!幾歲了!咪咪到底是你的誰啊!」



  就是那個每個晚上被店員抱著滾的貓咪大布偶,在店員滿床的布偶中資歷最長,最重要的一點,贈送它的人也是之於店員最寶貴的店長大人。








  翌日,古董店迎來一個美好的早晨,晨光爛漫,一向晏起的店長大人也著裝完畢,出來店門口伸了美麗的懶腰。店員還在準備早點,似乎打算補回昨晚的遺憾,出爐的菜式直追各大高級飯店的早膳自助吧。



  「文文,把我的行囊拿出來。」連海聲低魅的磁音傳進廚房,吳以文趕緊洗淨雙手,把五只大容量皮箱提來外邊。不料,當店員出來,發現門口除了格子襯衫美男子一名,還停滿了像是新人出嫁的龐大車陣。



  連海聲指定車陣裡某個不幸的經理負責運送這些旅行箱,敢碰壞一個角,呵,可以試試看有什麼後果。



  「老闆?」吳以文還穿著貓咪圍裙,怔怔望著長腿已經跨進寶藍跑車的店長。



  「差點忘了。」連海聲回到古董店門口,把信封放到吳以文手中。「中繼站就下車,去這個地址辦事。」



  「連先生,快開船了!」跑車司機向店長呼喚道。



  「老闆,兩人同行……」昨天說好的美夢一點一滴龜裂開來,吳以文睜大死不瞑目的橄欖圓眼珠,車陣中的高級菁英人士都不忍看去。



  惡人店長板起臉孔,他擺明故意耍自家的服務生當樂子,太笨被騙還敢抗議。



  「你自己找人去玩,不准惹麻煩!」



  負責搭載美人的青年司機發動車子前,忍不住回望被孤零零留在店門口的小店員。看小朋友一直站在那裡,鄰座的邪惡店長卻笑得眼角勾都瞇成漂亮的縫,不禁嘆口大氣。



  「嘆什麼嘆,下次最好叫你們董事長出來,他不太打女人。」連海聲頭也不回,直朝前方通往港口的大道望去。



  「意思是他會揍我?」男人驚叫,他堂堂大企業主管竟因為被叫來當司機,後半生性命堪慮。



  「是你們全部。沒辦法,誰叫你們害我太忙。」當今公認經貿界的第一美人,古董店店長彎起奸笑的脣。


  「連海聲,你到底是不是人啊!」車陣的眾人群起公憤。







  樸素的男孩躺在樸素的床看著樸素的天花板,鼻水順著地心引力滑下。他艱難地撐起發熱的軀體,伸手想要抽張衛生紙,面紙就出現在眼前。模模糊糊擤完鼻水,清涼的掌心輕柔覆住他的額,然後一勺溫熱的粥遞上脣邊。



  「媽,我吃不下……嗚,甜甜的,好好吃……」楊中和因高燒而意識不清,趁病中虛弱,偷偷賴進母親的懷中撒嬌。



  ……不對,他媽什麼時候變成飛機場了?



  「班長,好久不見。」身旁響起熟悉到令頭皮發麻的死人聲。



  「噗!」楊中和噴出美味可口的地瓜稀飯,扶著床單猛咳不止。登門造訪的小護士拍拍他的背,三兩下以專業手法清乾淨飛濺的稀飯渣。



  吳以文揹著毛茸茸的貓咪背包,目不轉睛看著小和班長從驚恐中平復下來。



  「你為什麼會大清早跑到我家來!」楊中和用一種虛弱但充滿憤怒的語調質問才分別不到一天的同學。



  「要去遠遊,跟班長說再見。」吳以文睜著誠懇的雙眼,不氣不餒再上一碗清粥。「班長來,吃飽才有精神。」



  古人說,無事殷勤必有詐。楊中和提起十二萬分的警戒,不過兩手還是被地瓜稀飯吸引過去,口腹之慾真是人性的罪惡。



  「不是快出發了,你老闆呢?」



  店員的撲克臉閃過一絲快要哭出來的悲悽感,微聲發出像是詛咒的祈願。



  「希望老闆的遊輪不要沉下去。」



  「聽不懂啦,還有你帶那麼大的空袋子做什麼?」楊中和看向床腳敞開的帆布袋。



  「裝班長進去。」吳以文還是那副乖寶寶的模樣,認真說道。



  氣氛一時凝固。



  「你竟然跑來我家綁架我?」楊中和覺得可能自己腦子已經燒壞了,沒有尖叫,冷靜異常。「不行,我重感冒,出遠門,尤其跟你這傢伙出去,一定會死。」



  「班長不可以死掉!」吳以文猛然抓住病人發燙的手,指關節發出「啪啦」幾聲,害病人差點手廢了。



  「我在家裡安全躺著就不會死,你安心地去吧!」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班長,只有我一隻貓去玩,只有一隻!」小朋友用力閉上眼,傷心欲絕。



  「乖,你要升二年級了,要有學長的榜樣。」楊中和現在可是步步為營。要是一個心軟,他就沒機會活著當上二年級學長進而認識可愛的小學妹。



  「班長要快快好起來。」吳以文有氣無力收起包裏人類的空袋子。



  「謝謝你來看我,路上小心。」楊中和露出送客的微笑,警報解除。



  吳以文打開另一個大提袋,拉出粉紅色、長手長腳,模樣有些滑稽的貓咪大布偶。楊中和實在很想唸他出門帶什麼娃娃,還帶那麼大隻的,佔了一半行李。



  「班長,咪咪有神奇的力量。」吳以文忍痛割愛,把娃娃塞進楊中和的懷中。「班長再見。」



  等吳同學離開後,一直在房間外偷窺的老婦人,咬著古董店店員帶來的起酥培根三明治走進來,一邊吃一邊憂愁地看著她的金孫,楊中和還抱著等身貓布偶恍神中。



  「阿嬤,妳孫子剛從鬼門關回來。」








  暑期到來,客居異鄉的遊子們紛紛湧入車站,殷切坐上返鄉的客運。人潮中,有個揹著兔子背包、穿著海藍水手服的女孩子,踮腳向車站售票小姐詢問車班和空位,結果卻令人失望。



  都怪她堅持一個人回家,現在打電話給哥哥請求支援,他們一定會誤會堂親對她不好。這事一個不妥,可能因此造成兩家族的誤會,甚至進階成南北丁家火拼。



  正當少女傷透腦筋的時候,看見一台停在車站外側的大客車,似乎是客運站自己承包的環島旅遊團,所列的第一站就是鄰近她家的天后媽祖廟。



  可以一試,她上前詢問領隊大哥是否還有空位,她願意支付車資和保險,領隊大哥有些為難。



  「抱歉,我不是不願意捎妳一程,可是我們這團滿座了。」



  這時,站在旅行團尾梢、揹著貓咪背包的男孩子,面無表情走了過來,說他的伴沒有來,有多出來的位子。



  領隊大哥鬆了口氣,請少女跟這位小哥哥道謝。



  「我是丁御海,謝謝你的幫忙。」少女抬起一張粉嫰的小臉蛋,短髮綁著黃色的髮帶,嬌小玲瓏,就像隻無害的小動物。



  「不客氣。」吳以文要死不活地回應。



  「你們兩個還真速配。」領隊大哥有感而發。



  他們兩個小的等旅行團的老人家們都上車,再尋最後一排位子坐下。因為丁御海中途要下車,選外側走道的位子。車子發動時,一個前傾,她差點失衡跌下,被男孩及時扶住。



  丁御海小聲道謝,臉頰有些泛紅,這可是第一次有她哥哥以外的男性敢碰她──其他想接近她的男性都差點被剁手剁腳。



  吳以文沒有回應,只是對著窗口發呆。丁御海看他側臉白淨秀氣,一如尋常的都市小孩;手腳小麥色的,感覺常運動、很健康。不過對比車外熱情的陽光,他卻隱隱散發出某種像是遺棄小動物的幽怨電波。



  漫漫車途,車上播放電視新聞:警方接獲匿名消息,說是有恐怖分子計劃今日劫車犯案,請民眾小心防範。



  車上乘客安靜一陣,隨即罵聲四起,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是要怎麼小心啊?



  丁御海抱緊兔子背包,似乎有些緊張;吳以文則從貓咪背包拿出有兩個小尖角的行動電話,以備不時之需。



  丁御海緊盯著他的灰鐵色手機,軟聲探問:「你喜歡貓嗎?」



  吳以文點點頭。



  「我喜歡小兔子喔。」丁御海大方展示堂姊買給她的兔子造型背包。



  吳以文揚起雙目,以為少女在跟他下戰帖。他將手機收進褲袋,把雙手高舉架在自己頭上。



  「這是兔子的耳朵。」



  丁御海眼中亮出問號,啊啊,什麼東西?



  吳以文收起雙臂,將並攏的手掌往前彎折。



  「這是狗狗的耳朵。」



  「哦!」丁御海有點理解他的邏輯了。



  吳以文又奮力直立雙掌:「這是貓咪的耳朵!」



  丁御海沒懷疑這少年是智能障礙,反倒覺得他這樣子很可愛。



  「你叫什麼?」



  「吳以文,古董店店員。」



  丁御海眨眨眼,聽著總覺得耳熟,她堂姊暗戀的男同學也叫這名字。天姊好像因為從小看道上兄弟來來去去,比較喜歡有威勢的男生,但威勢不是一般尚未經過社會歷練的學生能有,看來看去也只有明夜哥勉強合乎標準。沒想到天姊上高中卻遇見了符合她理想的好男人,每天都在窗邊痴痴守著他瀕臨遲到衝向十三班教室的矯健身影。



  還有對方提到的「古董店」也讓人耳熟。本來那種買賣古物的小商家和黑道應該沒什麼交集,但自從嚴清風的案子過後,九聯十八幫不時談論著古董店,說的不是那家鋪子陳列的商品,而是那家店的人。



  店主雖然年輕,卻好像掌握了這塊土地的過去,總讓人想起五年前逝去的政壇梟雄。



  堂哥們總說,連海聲就像收起利爪的延世相。



  丁御海還聽見其它相關的零星訊息,像是古董店少年店員的身分,好像沒有表面上「吳警官養子」那麼單純,還沒深入下去,明夜哥就出面打哈哈,要他雙雙娶下擎天小姐和小海小姐統一丁幫也行,就是拜託各位大哥不要去動那個男孩子。



  堂哥們一句話就堵住明夜哥,是他父親殺手闇對九聯十八幫的撂話──我還有別的孩子,活著的。



  童明夜當下震驚非常,但不一會就冷靜下來,好像猜測到他那個「兄弟」的身分。



  白道重禮,黑道重諾,闇在黑幫不只是一個殺手,他本是要接任陰晴雨卸任的天海幫主以及九聯十八幫共主之位,就算他殺妻滅子泯滅天良遭天海驅逐,但承諾就是承諾。



  原本童明夜有義務擔下其父扔下的重擔,但現在不必是他了。



  丁御海統整完訊息,睜著澄澈的漂亮眼珠發話:「請問你頸上的鍊子,掛的是丁字的黑子彈嗎?」



  吳以文眼也不瞬望著她。



  「我是丁御海。」少女重新介紹一次,口氣有種與她嬌小個子不相稱的英氣。「南丁的小女兒。」



  「我知道。」吳以文沉靜回應。



  「你一開始就認出我了,是嗎?」丁御海定睛看著吳以文,一開始覺得是個素樸的男孩子,後來覺得他有些傻氣,現在又像她故鄉的大海,深不可測。



  吳以文還沒回應,前座突然響起驚叫,穿著牛仔外套的中年男子起身站在前排走道上,粗暴抓著一名頭髮花白的老婦人,槍口對準她的腦袋,又轉向指著在座惶恐的乘客。



  男子生得黃膚黑眼,中等身型,扮相和一般出外休閒的中年男子沒什麼兩樣,開口卻有種特異的外國口音,不像本地人。



  「乖乖的,全部掏出你們的手機,打電話告訴你們家人:你們被挾持了,準備好等值的贖金。哈,也可以幫我報警,叫你們廢物警察來救。」



  老婦驚恐地喃喃:「我家沒有錢、沒有錢……」



  綁匪耀武揚威地說:「你們都是附贈的小菜,哼哼,就我所知,這一團裡可是有延世相的兒子!」



  「延世相?那個大爆炸死去的奸官……」即使有把槍對著,車上老人家仍忍不住議論紛紛,然後目光齊齊轉向最後排的少年──綜觀全車乘客年齡與性別,只有他符合條件。



  吳以文始終低垂的眸子,緩緩揚起。



 

 

 

 

 

 

--

之前說出版要貼到卷二,但我覺得卷二寫得不太滿意,改上高潮迭起的卷四。

書展本來說要出第四集,表定時間是有的,我也爭取過,可是編輯大大一人手上n書還要做特典,再加上卷三檔期和書展比較近,準備時間不足,出不了QQ

親親就和我一起等吧!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冉
  • 等吧等吧,剛砸了一堆摳摳錢包急需回血,太剛好了QQ
    好想看小和班長跟文文一起去啊~好可惜>3<~~
    文文也是事故吸引磁鐵ㄅOWO走到哪裡哪裡發生事件XD

  • 楊中和:我想活下去QQ

    被神算認定的出事體質,但對某些人來說,古董店店長和店員本就是禍害。

    woodsgreen 於 2016/01/30 20:52 回覆

  • zoelin619
  • 嗚嗚原本想說書展一起買的TAT
    我ㄧ定會耐心等候的(握拳
    文文真是另類的柯南==
    感覺丁御海好像律行,小動物電波⊙ω⊙
    店長大人真是壞心眼
  • 我整個電力下降(沮喪),但還是要打起精神。

    竟然被當作柯南了!

    吳店員:嗯,很像,都是小隻的!

    給大家看看,親親多可愛呀(我也很壞心喔!)

    woodsgreen 於 2016/01/30 20:54 回覆

  • 悄悄話
  • Yu Chia-Hua
  • QAQ我被嚇到了,我以為寒假要整個大噴血((望書展)),然後荷包君和我要一起砍掉重練之類的,沒有問題,我也會努力等待的!!!!文文還是一樣可愛~♥
  • 悄悄話
  • 凜夜
  • 低腰牛仔小短褲……!
    除了店長的美腿我什麼都看不見!(啊啊重點錯誤)
    存錢存錢!
  • 重點無誤啊!店長大人是系列中規格外的美色

    woodsgreen 於 2016/02/01 20: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