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宣帝,不得不從武帝說起。

 

  武帝殺了雙生弟弟殤帝,繼承大位,可能是她殺孽太重,在位四十年,僅有一名公主。

 

  公主生父不詳,沒人敢賭上腦袋去問皇帝。當時愛慕皇帝已久的宰相從江南巡察回來得知武帝有孕,只是黯然向同僚回了句:「是嗎?」

 

  然而,隨著待產時日愈近,宰相愈藏不起臉上的笑,上朝緊盯著皇帝圓滾滾的下腹發噱,被當眾扔出宮門無數次。

 

  宰相還在眾臣酒會提了祝禱皇帝瓜蒂繁茂的賀詞,酒眼矇矓地咧開嘴角:

 

  「傷腦筋,該取什麼名字好呢?」

 

  果然是你的種!

 

  史書記載,皇帝生產當日,只准宰相入宮。大伙都不敢明說,但事實早就不言而喻。

 

  宰相不只獨身前往,還帶著府裡十歲的小公子。大臣得知此事,心頭又狠狠戈登一聲。據說有掌燈的宮女聽見,韓小公子牽著父親的手離宮時,興奮紅著小臉,直說「妹妹好可愛」。

 

  武帝時代誕生許多大夏之謎,後世學者難以相信那個時代的人們怎麼可以就這樣給她輕描淡寫過去,怕皇帝怕成這樣可是臣子的恥辱!

 

  公主長大了,姿容與武帝十分相像,大美人一枚,性子和文采倒是襲得某個大臣絕對不想承認的父親。

 

  武帝曾說要把皇位傳給殤帝的孩子,但殤帝十幾個兒子這些年看下來,盡是紈褲,只會埋怨武帝搶了他們應得的榮華富貴,卻沒有任何人有法子把殤帝的江山搶回來。

 

  野史記載,連武帝本人也曾抱怨她姪子們怎麼廢成這樣,恨鐵不成鋼。

 

  大臣的念頭於是動到淮陽公主身上。雖說武帝那時讓女子登大位是因許多不得已的結果,但公主的好比上殤帝遺族的廢,讓他們又背著宰相上奏給皇帝是否立公主為王儲,或者,是否還有更適合、更正統的人選?

 

  「比如?」武帝冷冷把奏摺扔下堂前。

 

  比如宰相府邸那位母不詳的翩翩韓公子。

 

  武帝面對沉默的大臣們,憤而離座,還下令這月薪俸減半。大臣本應戒慎恐懼俯首認錯把薪水討回來,但這次臣子有臣子的立場。

 

  「你們真的惹火她了。」宰相撿起奏章,對眾臣嘆口長息。「她是皇帝,但也是孩子的母親。」

 

  「韓清河,明明事端就在你身上,裝什麼無辜!」

 

  宰相把兩手食指抵在兩頰,那張俊容笑得風華絕代。

 

  「其實我家寶寶謇是我自個生的,你們都誤會了。」

 

  「去死!」

 

 

 

 


  一轉眼,淮陽公主已為二八佳人,亭亭玉立,秀美如華,但眾臣就算家中有匹配的男兒,也懼於武帝的臉色(誰敢搶我女兒!),不敢說媒。

 

  民間私傳淮陽公主戀慕長她十歲的宰相公子。誰叫公主每月出宮,鑾轎一定擱在相國府門口,至少停留半天有餘。

 

  還有探子親眼目睹韓公子牽著淮陽公主去看燈會,兩人最遠不離半尺,親密得就像是一家子。

 

  (本來就是……)眾臣覺得探子的消息和殤帝的王孫一樣廢。

 

 

 


  武帝時期,比較值得一提的外族是西北方的樓氐帝國,樓氐王年老愈發自大,常以為鄰居大夏是他一塊藩屬,症頭發作起來,不惜勞師動眾、備上國中所有寶物,以王者的姿態,帶著萬匹駱駝和快崩潰的王子,浩浩蕩蕩來到大夏國都。

 

  樓氐王的目的很簡單──要娶武帝為妻。

 

  完了、死定了,憑大夏臣民對皇帝的認識,當樓氐王開口成定局,武帝一定會帶兵掃平樓氐每一株草木。

 

  樓氐王子卻是個正常人,深知大夏國勢已定,正是強盛的時候,一旦興起干戈,敗的定是樓氐這邊。他把任性的老父王安頓完,立刻拜見夏國眾臣,想辦法阻止戰事發生。王子就在相國府外,碰巧遇見就要回宮的淮陽公主。

 

  王子對上公主,眼神明顯流露出「我不想打仗,求求妳向皇帝美言」的訊息,公主答應,兩人當時思索的都是各自的子民。

 

  而或許是心有靈犀,當晚,雙方想到同一個可以避免爭戰的主意。

 

  翌日,樓氐王子在老父王之前,搶先一步向武帝提親。

 

  武帝盛怒回絕,回宮卻看到公主匍伏跪在地上,懇求恩准。

 

  「陛下,國家養我多年,我願把自己放在最合適的位子上。」

 

  樓氐王子也被氣急敗壞的老父王砍上一刀,負傷再次求娶淮陽公主。

 

  武帝二十七年,淮陽公主和親樓氐。

 

  公主臨行前,皇帝避不見面,宰相哭得淅瀝嘩啦。

 

  公主垂著金線紡成鳳凰頭蓋,緊握著陪宰相送行的宰相公子那雙手。

 

  「謇哥,這一別不知何時再見?你就別再掛念我,好好照顧他們兩老。」

 

  不管旁邊還有無數朝臣和隨從,此生再也沒有回到大夏國土的公主用力給宰相喊了一聲「爹」。史筆把這聲發自肺腑的呼喊隨意撇過,當時史官可能認為這不太重要,畢竟身世無關准陽公主風采,她在大夏史上就停在身穿嫁衣、最美麗的那刻。

 

 

 

 

 


  「爹,軻妹出嫁,皇宮又只有皇上一個人了。」

 

  「傻孩子,皇宮還有許多等著皇帝寵幸的宮女喲,雖然那些女子都比不上你爹爹的美貌就是了。」

 

 

 

 


  公主和親隔年,宣帝出世。

 

  宣帝是殤帝小兒子所出,懷他的婢女不知姓名、籍貫何處,只知是個有鬱症的女子,孕期成天落淚。武帝知道此事,還派人捎去安神的藥,但宣帝之母一生完孩子,就撐不住精神,跳河自盡。

 

  宣帝出世後,不哭不笑,被人以為得了和生母同樣的病症,他父親就這麼任管家把孩子賣去市井。

 

  於是宣帝到五歲前,都被充成猴仔給人戲耍,走過大江南北,轉了一大圈才回到京城。

 

  史載宣帝京城第一場演出離相國府不大遠,也許是命中注定,脖子被套著繩索,在地上爬行叨球的宣帝,碰巧遇上剛逛完書攤、徒步打道回府的韓謇。韓謇即便抱著一堆珍本,還是排開人牆過來。

 

  「我朝禁童戲,你們這是做什麼!」

 

  戲團的頭子惱羞成怒,推了韓謇一把,害他手中的書散落一地。正巧京城的皇家捕快趕來,不分由說就把出手冒犯韓公子的戲團老大揍成豬腦袋。

 

  「敢碰我家公子,宰了你!」

 

  戲團來自外地,所以不知道一身布衣的韓謇可是京師最最高級的王公子弟,身體髮膚都是金子做的,凡夫俗子碰不得。

 

  而且這名從大將軍之位退下來的皇家捕快是宰相拜把哥們,等同韓謇乾爹,戲團老大被打殘也怨不得誰。

 

  「伯伯,別嚇到孩子。」最後還是韓謇出聲救了戲團老大一命,以德報怨。

 

  宣帝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看著戲團的大叔大嬸和另一隻猴子被兇惡的官差帶走,惟獨他留在仗義執言的青年身邊。

 

  青年同他輕聲說話,見他沒有回應,只是憐惜望著他,請孩子稍等片刻,他得把地上的舊書帶回去給父親玩賞。

 

  宣帝看他手滿了,幫忙撿了兩本書,韓謇低眸對他笑了笑。

 

  年幼的宣帝心想:這真是個大好人!

 









--

這是短篇,關於大夏女皇帝和小皇帝的故事。


因為沒把握三篇結束,暫且標上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