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 Voice 古董店 卷三 校園不思議

 

 <簡介>

 

 這大概是古董店店員正式承接店長大人的第一個任務──

 

「以文,你要學著像他們一樣。」

 

人們習以為常的校園日常,對他卻是精神緊繃的異常,來自師長的善意──或是藏在溫柔面具底下的惡意,混沌不清,防不勝防。

  

  社群將標籤貼上異端,不正常?怪胎?瘋子?

 

  好比流落幫派卻夢想成為英雄的黑夜小流氓,

 

  貴為世家子弟又卑於孤子身分的林家三公子,

 

   與沒有過去的古董店店員,

 

  出身迥異的三名少年陷入巨大的陰謀,權力者將學校化作深淵的網,一個都不留。

 

  眼淚、背叛、犧牲,

 

  交織出不思議之夜。

 

 

  卷三收錄番外<義結金蘭>

 

 

 

第一章 新生入學

 

 

 

  「連姑娘,事情是這樣的。」



  古董店開業前一天,連海聲抱胸站著櫥窗前,搬貨工人進進出出;而就在他忙得半死、天氣又熱、心情惡劣的時候,卻被一名神經病叫出來聽他說瘋話,連海聲非常不高興。



  「陸某知曉妳是這家店的主人,想和妳談筆生意。」



  「先不說別的,我是男的好嗎?」連海聲撥了下及胸的長髮,工人們為了貪看此等美色,不慎撞上琉璃大門。「混蛋,小心點!敢砸了我東西,要你脫光來賠!」



  「哎,妳真是我見過最會說笑話的美人。」神經病款款笑了笑。



  連海聲已經記不清什麼時候被這個姓陸的瘋子纏上,也不需要記得。眼前的年輕人約莫二十上下,一頭蓬鬆亂髮,穿著狗啃的上衣和快洗成白布的破牛仔褲,只有劉海下一雙眼格外出塵。店長閱人無數,見過許多被隔離精神病患的眼睛都不太正常。



  為免夜長夢多,連海聲打算今天一口氣解決掉神經病,想辦法讓他吃牢飯然後全力誣陷他一輩子別出來危害社會。



  「你想要什麼?」店長經過一番思量,決定進入正題。



  「在下有意買下貴店的貓,以及令貓養的小貓咪。」



  對方的神情太過認真,害連海聲一時間忘記市分局的電話幾號。



  就在古董店昏暗的一隅,穿著白襯衫的少年抱著一隻大虎斑貓,動也不動發著呆,五官白淨清秀,像是上等的人偶娃娃。



  「為什麼?」



  「祂犯顏進諫被貶下凡,替祂贖身,算是順水人情。」



  很抱歉,連海聲完全無法理解。



  「祂很堅持要帶那孩子一起走,陸某無法,就請連姑娘一道開價吧?」



  連海聲深吸口氣,祭出中指:「給我去死!」



  沒錯,他是嫌養貓麻煩,還為此和店員發了頓脾氣,但遇到一個想買貓然後說要順帶買人的瘋子,連海聲想不到有什麼更好的答覆。



  「請妳再考慮看看,我保證會為他尋到合適的人家。」



  「沒什麼好考慮的!」



  神經病向店長欠了欠身,逕自走向店內,蹲下來同少年搭話。少年破天荒有了反應,朝瘋子搖搖頭。



  連海聲轉過身,心浮氣躁指揮工人搬運路線。他剛才聽到「合適的人家」,不免心頭一動,竟然一時認真看待了神經病的說詞。他從五年前就想擺脫掉那個拖油瓶,還特地替他選了好家庭收養,雖然當初送去的是個一無是處的孩子,但至少會笑會說話;然而,回收之後煮飯、掃除樣樣都會,卻也得了自閉症,完全與人隔絕。



  從此少年就像出清不了的商品,骨鯁在喉。



  連海聲眼角瞥過餘光,上一刻還在和店員說話的大學生消失無蹤,只剩下一隻伸懶腰的虎斑貓。



  等貨品安置好,店長立刻把辛苦的工人們惡聲惡氣揮斥開來,不想再看見任何閒雜人等出現在面前。這種不親切的性格實在不適合作服務業,但他就是偏要當店長才高興。



  連海聲正感到口渴,桌上就出現泡好的熱茶,制式為他斟上半杯。



  「以文,剛才那個誰跟你說了什麼?」



  「很多。」吳以文每次出聲,連海聲都忍不住皺眉。大概因為不常說話的關係,店員咬字都有一種說不出的勉強感。



  「很多是什麼?你不能回答得清楚一點嗎?我以後可是要開店作生意!」



  吳以文依令答覆:「他說我是活著的亡魂,命途多舛,老闆身邊危險,要找新家給我。」



  店長瞪著店員空洞的眼神,「活著的亡魂」,形容得還真貼切,不過,他自己也是隻無血無淚的惡鬼,對熱騰騰的生命沒有興趣。



  吳以文呆板而微弱地說:「想待在老闆身邊。」



  平常人或許會忍不住回應這孩子對他的依賴,好像人生只為他一個人活著,但連海聲只是遞出開學通知書。



  「真受不了,看到你就心煩,明天給我像個十五歲少年去上學!」



  「上學?」吳以文恭敬接過印有自己名字的單子,上頭印著醒目的「恭喜」兩字,但他不懂哪裡值得慶賀。



  「就是到一所叫『一等中』的學校去和一群同年的小孩學習知識,我可是給你關說到全市最好的高中,好好心存感激。」連海聲被變態女醫生唸到耳朵長繭(你一定要讓他接觸社會生活,不然他生活圈只有你一個垃圾,太可悲了!),終於百忙中抽空幹了件監護人該做的事──把麻煩扔到公家托兒所去。



  「可是……」



  「沒有可是!」



  「他說學校也危險。」



  「什麼?」連海聲三秒鐘就把神經病忘得乾淨。



  吳以文還記得道士那雙透明眼珠泛起的幽光,與惡意無關,只是有些困惑和惋惜。



  「『你怎麼就死在那兒了呢?還死得那麼慘。』」







--

  一群少年騎車呼嘯而過,過了老社區的交叉路口,帶頭的小流氓看向亮起燈光的古董店,手勢一揮,再次折返回來。



  「哦,開新店啦!」



  小流氓後座及身旁兩個跟班,立刻逢迎上意,學著他們老大揚起壞笑。



  「夜老大,要去交觀一下嗎?」



  一身皮衣的小混混頭子咧開惡劣的嘴角:「裝潢看上去那麼有錢,當然要來做一下朋友啦!」



  小流氓老大把一干手下留在店外,隻身推開琉璃門板,銅鈴清響,裡頭堆滿紅漆竹籠,只有一個與他年紀相仿的少年忙著整理物品。



  「叫你們老闆出來!」童明夜側腳踹了下牆邊水晶櫃,聲音效果不錯,成功引來店員注目。



  吳以文放下抹布,直挺走來,童明夜用食指去刮那張文弱的臉龐。



  「長得很可愛嘛,笑一個給哥哥看……哇啊!」



  外頭待命的手下們聽見夜老大的尖叫聲,隨即琉璃門板大開,童明夜整個人被店員像拎垃圾一樣,從店門用力拋擲上大街,摔個狗吃屎。



  童明夜咬牙起身,推去手下扶持,殺氣騰騰衝到吳以文面前,才握好拳頭,腹部就受到強烈撞擊,讓他只能跪在人行道乾嘔。他從腹部傳來的疼痛明白這不是巧合什麼的,而是雙方實力太過懸殊。



  可是一個小白臉竟然打贏十來歲就在刀口上生活的他,要他臉往哪裡放?



  「你叫什麼名字!你完蛋了你!」



  童明夜再次上前抓起服務生的白領口,吳以文看著他就像看著大型不可燃廢棄物。



  「你別太囂張,給我看好,這是什麼?」童明夜亮出口袋的槍,本以為能把對方嚇得手腳發軟,吳以文卻把腦袋後仰,往前賞他一記頭搥。



  「夜老大!」小混混們七手八腳扶起第二次大字型倒地童明夜,看他鼻血流得滿臉都是,忍不住小聲勸道:「那傢伙感覺很怪,好像腦子有問題,走啦!」



  童明夜抹開鼻血,搖晃著身子對吳以文比中指,死都忍不下這口鳥氣。



  「喵。」



  吳以文聽見貓叫,立刻把小混混撇到一邊,走兩步到街角蹲著。



  「胖貓,玩到現在才知道回來?不乖!」店員專心撫摸散步歸來的虎班貓,無視一大群人和對著他的機車大燈。



  「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童明夜拉開嗓門大吼,吳以文卻抱起貓,頭也不回走回店裡。



  童明夜氣到發抖,就這麼被古董店店員徹底忽視過去。



  「夜老大,快到管區巡邏的時間了。」



  童明夜哼了聲,市分局的高層和慶中幫主稱兄道弟,所謂條子也不過是錢與權的走狗。



  「我們聽說警局頭子換人了,姓吳,好像是個虐待狂,被抓進去都只剩半條命出來。」



  眼見手下們有些膽怯,童明夜沒法像他們幫主把人當狗踹兩下教訓,只是在店門外吼住那個沒有表情的男孩子。



  「這裡從今天開始是我童明夜的地盤,這筆仇你最好牢實記住!」



  


--

  開學首日,林律人起了大早整理儀容,他剛搬回本宅不久,相熟的人只有老管家成叔。



  二表哥前陣子和人起衝突,打到斷腿住院(對外宣稱車禍),一早就能聽到二舅媽數落表哥的聲音,逼兒子撐著拐杖也要到學校去。



  其實林律人真希望二表哥能多休息一陣子,這樣他下來用早餐就不用看見二舅一家人和樂融融。



  雖然他名義上也是林家公子,但與正統出身的大表哥林律品、二表哥林律行不同,他是大伯父收養的義子,與林姓有關的母親早早死在五年前大火的婚禮上。



  林家接受他,把他養育成人,但最多也只有如此。



  想到這裡,林律人趕緊打好黑細領帶,出房下樓。雖然對學校沒什麼好感,但至少不用待在這個家,可以呼吸。



  「律人,來吃!」林律行無感林律人苦悶的心情,熱情招呼家裡最小的弟弟。「我跟你說,一等中是我的老地盤,誰敢欺負你,報上我的名號就對了!」



  「誰教你耍流氓!」二舅媽直接巴下兒子腦袋,「送你去習武不是叫你耍拳腳,而是修習性情!看看你這雙斷腿!竟然打輸年紀比你小的,丟臉死了!」



  「我也好歹扭斷他那雙手了呀,只是他當晚就出院了。」林律行委屈得很,好在寡言的父親默默倒牛奶安慰他。



  「謝謝二舅。」林律人也得了一塊長輩親手切好的三明治。



  「律人,阿品說你在國外和人處不來,大伯才叫你搬回家裡。」



  林律人沒有否認,只是向桌上三人微微點頭:「我會多學著和人相處。」



  長輩們雖然沒有當眾表明,但下任家主約莫從他們這一輩的男丁選起,這也是大表哥林律品討厭他的主因,其他人只是沒表現出來罷了。既然他不可能從中獲得任何好處,還不如留個瑕疵避免引起敵意。



  更何況他已經是旁人眼中的幸運兒,應該再開朗一點,不該表現出任何委屈。



  「那麼,舅舅、舅媽、小行表哥,我先出發了。」



  林律人走前依稀聽見林律行咕噥:「你不要這麼客氣啦!」



  ──沒有辦法,因為我不是你們真正的家人。



  直到林律人在前庭與等候他的管家伯伯會合,才敢放鬆下來。不照家裡規矩,強要坐前座,老管家也由著他撒嬌。



  「我的小少爺,還習慣本家嗎?」



  「嗯。」林律人悶悶應了聲,「成叔,我能不能搬去和您住?」



  老管家只是慈祥笑了笑。林律人以為家人就是如此,說話再任性、表現得再孩子氣,人家還是喜歡著他,不論聰明愚笨,都覺得他很好。



  「希望小少爺能在學校交到新朋友。」



  「朋友?」林律人在書中經常看見這個名詞,意思是志同道合的伙伴。他的出身讓一般人嫉妒他,世家子弟看不起他。沒關係,他也不需要任何人。



  老管家成叔和藹地說:「律人少爺,我年輕時就來到林家,見了許多別人一輩子也無法想像的故事。這世上沒有不可能的事,請您放開心胸去探索。」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東瓜
  • 時間點比尋人啟示還早吧?
    那句話是祈安底迪說的…
    店長五年前送文文去的就是那個警察(忘記名字了)(喂)那邊吧?
    前幾篇有看到其他人說文文"被遺忘"在警犬訓練場……可是吞玻璃好像也是在警察家那時候……糟糕小讀者昏頭了(傻笑
  • 對,大概早半年。

    是的,店員背誦出陸大師的預言。

    是的,店員在那個家住了一年,發生很多事情,可吳警官大部分的真相都不知情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56 回覆

  • 消夜召喚
  • 祈安!!!!!!!!!!!!!!!!!!Q_Q好久沒看到他了!!今晚可以同時看到貓咪店員跟祈安真是超美好的>////<
  • 陸家有自己的正篇,然後古董店這篇他是特別來賓喔!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54 回覆

  • 陌桑
  • 祈安你怎麼那麼正大光明的跑到人家家裡拐小貓咪啦030
    林綠老師早點睡呦!
  • 是的,小讀者也是呀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54 回覆

  • 訪客
  • 阿~可愛的小以文跟美艷的老闆!!
    終於見到你們了~~(心中冒出無數花朵)
  • 凪紗(紗希)
  • 祈安不要再亂拐小孩子了啦!!!
    連美人雖然殺不了你
    可是他會記仇阿XD
  • 反正每次都被打被罵,習慣了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53 回覆

  • Ally
  • 嚇死人哦烏鴉嘴祈安葛格><(我就是硬要說葛格^^)

    還有每次連海聲跟祈安的對話都好好笑
    那些工人到底是因為那句"我是男人"還是撥長髮撞上琉璃大門的啊哈哈哈^.^
  • 人家都嘛夏天哥哥、祈安弟弟,哎喲

    他們可以牛頭不對馬嘴說上半天也很不簡單。

    是因為撥長髮太美的關係啦!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53 回覆

  • Ying-Chen Chou
  • 小安安~小文文~連大美女~~~~(被踹)

    陸大師總是可以三言兩語得罪所有人,好喜歡這張嘴(疑)。
  • 小讀者喜歡就好^^(雙關)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52 回覆

  • ( ´ Д `)喵
  • 只要有祈安的地方就有不可思議的事情!!!!
    就跟有柯南的地方就有死人的意思是一樣的((不,你走開

    結果以文的真實身分不是人嗎?
    我還以為這一系列比較日常呢(槍擊什麼的好像也不太日常.....)

    期待小和班長的出場★~
  • 因為他就是個道士嘛!

    小店員是人,只是在修道者眼中命格不凡,不過喪門一直以為他是貓妖就是了。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51 回覆

  • 路人乙
  • 可愛的古董店~~以文~~
    還有漂亮的陸大師!!你們最好了!!(?)
    所以祈安是幫貓咪贖身嘛?那隻貓也不是普通貓??
  • 是的,來歷非凡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50 回覆

  • 七夜
  • 古董店!我心愛的古董店連載!(撒花)
    原來小文文之前養的貓大有來頭啊,小文文好厲害,讓神貓(?)喜歡上了。
    話說最後一句……是小文文的未來嗎?不會吧……
  • 文文喵可是隻靈貓呢!

    對,是烏鴉嘴預言。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50 回覆

  • 月牙貓
  • 竟然是贖貓!!!
    小安安果然出人意料~
    但店長應該只把他當成第101號搭訕者~
    還是需要報警的搭訕兼誘拐者XD
    收養小貓咪喪門一定很開心XD

    前幾天看了一部韓國電影
    原本沒興趣要轉台了,結果聽到道士馬上停下按鍵動作
    因為是修道捉妖的那種,於是就認真看起來了..
    這毒真是中的不淺XD
  • 店長只覺得這大學生是個神經病,而大部分的人會把陸大師看小,只有店長估高他的年紀

    實不相瞞,為了讓喪門開心,陸小安已經私下拐過不少次了(見貓妖)

    我也好喜歡道士捉妖的故事,這是經典傳奇的一環啊!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50 回覆

  • 月織
  • 哎~小文以前的樣子真叫人心疼

    明明林綠已經說過此祈安非彼祈安
    還是忍不住往眼見為憑的祈安重疊
    啊啊~科學告訴我,平行時空中的同一人終究是不同的
    就算是白蘭也有分好壞.....最近家教看多了抱歉

    我願意為連姊姊擦鞋,不要把我賣掉~
    從以前就想知道,認真起來的話,店長vs小道士,究~竟鹿死誰手?
  • 此祈安會是此祈安喔,因為這場子有喪門在。

    幾次交鋒,店長勝啊,不過店員私下透露,小道士太久沒上來拜訪,店長會無聊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47 回覆

  • 以唯
  • 沒想到寵物店店寵地位主客早就易位了啊!居然!!XDDD

    店長,工人們會撞到大門絕對一定是因為你撩長髮太好看不是因為你的性別啦XDD
    連一隻貓都知道店長你家骨董店雜魚勿近,真是情何以堪…雖然那隻貓也開外掛(掩面偷笑
    不過還是請對小店員好一點啦,拐彎抹角的傲嬌球沒直球來的有療效啊QAQ

    唉唉,沒想到居然連店貓也大有來頭,真的處處是八卦XDD
    是說陸小安你兩隻貓咪帶走是打算養在哪?跟在你和星星身邊也是水裡來火裡去的啊不要趁機拐帶打手XDDDD
    小讀者也好好奇,陸小安你看人從來不是看外面那副皮囊,怎麼可能把店長性別錯認咧?到底是故意還是另有隱情?真真是~耐人尋味哪(燦笑

    舊版古董店沒機會拜見QQ
    新版看下來,小讀者發現這篇好像是陸小安打醬油搶版面最大的一次啊XDDD(太太陸家中毒嚴重
    不過還是希望陸小安你的烏鴉嘴失靈啦QQ

    鬼月寫陰間二三事就跟看恐怖電影一樣超有fu超級毛,林綠大大請加油的說!XDD(皮皮剉
  • 地位:店貓>店員

    是的,因為甩長髮實在太美了啦!

    他們一大一小常常互相折磨,第一集過後關係才開始熱絡。

    總而言之,先找個好人家養著。對了,喪門以一直以為小店員是真正的貓。

    就是無法只看見皮囊,才會出現那麼大的誤會。

    這篇原版,三個男孩子是陸大師和星星一起救出來的。

    我有點怕怕的,但會盡量寫下去!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46 回覆

  • 辰
  • .......一直有一個疑問
    陸大師是真的不知道店長的性別嗎
    還是在睜眼說瞎話(意義是???


    總覺得祈安好像特別照顧小文耶
    難道是喪門喜歡小動物的關係(?)
    有時覺得祈安和小文在一起很可愛呢

    是說在眼見為憑的陰宅中
    祈安幫女鬼取名時說了一個"雯"字
    這和古董店有關嗎(店長的愛人?
  • 這個後面會講(陸家正篇)

    小店員和他小弟同年,特別憐惜他。喪門很喜歡也是一點。

    陸大師算是一直看錯魂魄吧?

    woodsgreen 於 2012/08/19 23:42 回覆

  • 筆
  • 啊啊是古董店~~
    林綠大的眾多故事中最喜歡的就是古董店了~~
    看這對主僕的互動真的是又虐又溫馨(?
    鬼月看您的文章特別有ful啊(抖

    每次開電腦第一個開的網頁就是您的綠林山寨
    感謝林綠大寫出這麼多美好的故事
    小讀者會永遠支持您的!!!!!!!(搖旗吶喊

  • 訪客
  • 阿阿古董店....聽起來是舊文?
    幸好林綠大沒再開新坑(狐說.....)
    不然小讀者我肯定會義無反顧的跳下去的!!!
  • carecynthia
  • 咦咦咦看錯魂魄!原來是這樣!!這樣留言好像大爆雷了啊~還是我太敏感?
    是說「原版,三個男孩子是陸大師和星星一起救出來的。」所以新版不一樣了嗎QAQ我本來很喜歡那段的......
  • zoelin619
  • 第三集~好期待⊙ω⊙
    黑旗令還沒到手,又要出古董店了ˊˇˋ
    先無視一下錢包君的滴血了~~
    我好喜歡胖貓,感覺牠好有智慧(從哪判斷的((扶額))?)牠真的只是一隻貓嗎?
    我覺得律人,文文,明夜能當朋友真是太好了,這樣就不會太寂寞了
    想看文文和學姊的初識!!!!!!!
    以文在吳滔光家到底怎麼了啊??感覺被虐待?!!!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