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室友,就是即使沒有排值班表,他還是會每個星期拿著掃把畚箕,在大家忙著打電動看小說的時候,把房間當自己家掃得乾乾淨淨。讓他們位於男宿的寢室,即使不時有神經社長、美艷學姊、可人學妹闖入,也不至於手足無措。

 

  上官榆擔任系上公關,常要到別的男生房間走踏,回來四四四寢,一望見窗明几淨的寢室,都會由衷露出笑容,說聲「我回來了」。

 

  上官公子明言:要是喪門不在,真不知道我們三個廢物怎麼活下去。

 

  林然然積累成山的書稿和上官榆四處敗家的衣物共為寢室三大亂源,每次他們亂扔一團後出門回來,東西就會整齊裝箱或條理掛上衣櫃,看得他們小心肝好感動。想跟喪門道謝,他卻總是正坐著唸書,不好意思打擾他。

 

  有時候林然然會裝模作樣說要幫忙,但夏天哥哥總是婉拒,只說這是他的生活習慣。

 

  喪門只有面對四四四寢最大混亂源頭,才會皺起眉數落,嚴格要求對方自律自重。

 

  「祈安,我不是昨天才收過你桌子?」

 

  陸祈安從趴睡的姿勢直起身,惺忪看著擺滿符文和法器的桌面,還有不明的血跡殘留其中。

 

  「這裡是塊寶穴,給它們吸吸靈氣。」這是陸家道士的解釋。

 

  緊鄰隔壁的上官榆決定不去回想半夜那些底下傳來的嘻笑聲。

 

  「吸完了嗎?」喪門問,陸祈安點點頭。「祈安,小孩子都會自己收玩具,你知不知恥?」

 

  陸祈安低頭作懺悔小媳婦貌,喪門見他有反省之意,叫他到一邊去,於是陸祈安挪到喪門一塵不染的位子繼續補眠。

 

  喪門挽起袖口,說聲:「好!」

 

  陸大師那些所謂的「玩具」開始飛奔逃竄,喪門從衣櫃抽出家傳十八代的丁蘭尺,一一擊倒在地,再裝進布袋。

 

  他清點數目,即使剛才桌面如此凌亂的狀況下,還是能察覺少了幾樣東西。恰好上官榆哭叫著,說他脖子有東西在爬,喪門便過去,徒手抓起那具把形貌化為無形骷髏。

 

  「我都敢扭著你們主子脖子,把他打得哭爹喊兄,不要惹火我。」

 

  雖然喪門總自謙為凡夫俗子,但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和凡人還是有段不小的差距。

 

  當晚喪門繼續依進度唸書,盥洗上床,躺到半夜才覺得不對,怎麼會連床位也跟那混蛋交換過來?他知錯立改,爬下床又爬上對面床,把陸祈安搖起來,叫他這枚大型垃圾回去睡。

 

  「祈安動也不動,我才會跟他睡一起,你們不用大驚小怪。」隔天清早,喪門努力裝作他睡得很差,但清澈似水的一雙明眸卻洩漏他美滿的夜晚。

 

  「喪,你和小陸講了半晚的悄悄話,我都聽見了。」林然然雖然不介意,但多少要反應一下睡眠品質。

 

  喪門下床穿戴好衣物,把心愛的祈安弟弟留在被窩裡,拿著皮夾就衝出寢室買早飯。

 

  「然然,你好壞。」上官榆從床位伸出一根指責的食指。

 

  有些紀錄與主旨無關,只是筆者單純想留下大帥哥嬌羞的一面。

 

 

 

 

 

  喪門一年級申請短論通過後,就固定往實驗室報到。

 

  聽說他的指導教授很不願意收新生,覺得小大一沒定性。直到有天連假晚上,老教授回學校拿文件,見實驗室有亮光就繞過去。發現喪門正曲著高挑的身子,垂著明眸,沉靜洗著三大籃滅完菌的錐形瓶。

 

  雖然他教授總說學術研究能力至上,但還是被喪門的真誠所打動,表現不由得親近起來,就算被罵「以貌取人」也沒否認。私下還叫喪門時程別排太滿,多和朋友、女友出去玩,不要理會學長姊無理的要求,被欺負要講出來。

 

  喪門嘆道:「老師好像覺得很對不起我。」把一個年輕貌美的男孩子拘在昏暗的實驗室虛度青春,為人師表實不忍心。

 

  其實當時還有一個躺在窗邊吹風的陸同學,盧老教授不明白,只要有陸祈安在,對喪門來說,時間不是問題。

 

  喪門坦誠,他愛乾淨有部分源於心理因素,小時候因故差點悶死,連帶害怕封閉的環境。在高溫潮濕的海島氣候,處所只要長久未整理就會生出霉味,他一嗅到那氣味就像回到絕望的當下,才會像個老媽子以掃除為己任。

 

  林然然不同意,他反問喪門過去會不會自己收拾房間。喪門說,因父母太混,他三歲就會動手掃廁所。

 

  「喪,所以說,你愛乾淨是因為你心如明鏡。」

 

  喪門莞爾一笑:「小然,你真的很喜歡我。」

 

  可能為非作歹太多,筆者有時會遭到大帥哥真情反撲。

 

 

 


  後來,林然然新年偶然被喪門打包回老家過年。年前就是要大掃除一番,喪家伯父一開始就嚷著腰痛、喪大媽接連打翻好幾桶井水又堅稱上禮拜突然得了富貴手。到頭來,喪門冷冷地叫兩老去看電視,他不想見到他們。

 

  喪門多才多能可能其實沒有什麼文藝的原由,就是父母無賴,自力救濟。

 

  林然然身分家位是貴客,沒有幫忙家事的道理,他只跟喪門說了聲「加油」就跑去和老爺夫人聊八卦。

 

  喪伯喪姨向林然然感嘆,他們老來得子,捧在手心疼命命,把喪門嬌縱出千金小姐的脾氣。別看他在外面客氣得像書生,回家都嚷著聲音說話,沒大沒小,叫他幹點活就能埋怨一整天,實在是……嘖嘖嘖!

 

  因為這時喪門剛好彎下腰拖地,從高中穿到現在的舊上衣露出一大截腰身,春光無限,所以大伙的對話就剩讚嘆的語助詞。

 

  喪門突然放下掃具,說要出門一趟,拿點東西。

 

  大概半小時過後,喪門拖著陸祈安進家門,宛如遲運的大型行李。

 

  「爸媽、小然,祈安這幾天就住這裡了,他會幫忙家務抵吃住費用。」

 

  「喪伯喪姨、小然好。」陸祈安即使被揪住後領,也有餘裕露出乖巧的微笑。

 

  「祈安少爺,歡迎歡迎!」兩老起立行禮,不敢怠慢。

 

  喪門擰乾抹布給陸祈安,本來懶骨頭的老人家們卻圍上去,請陸四少爺喝茶解乏,這些雜活讓他們粗人做就好了。

 

  陸祈安二話不說應下,能休息絕不工作,喪門卻硬是不放人。

 

  「阿門,還沒過門,這樣風評不好。」老人家總在沒必要的地方擺出父母的架子。

 

  「要你們管,我就是要祈安陪我!」喪門大聲吼道,臉和脖子都紅得徹底。

 

  喪伯喪姨賊兮兮笑著,又被他們捉弄得逞。

 

  「四少爺,你看,咱門仔真正對你用情至深,一百萬聘禮不算貴吧?」

 

  陸祈安忙著把抹布折出一隻兔子,頭也沒抬反問:「伯父姨母,你們還真敢收我錢呀?」

 

  「嘸嘸,全部送您!」喪父喪母搖頭如波浪鼓,正所謂小人怕惡人。

 

  陸少爺一來,喪門就喋喋不休把他們兩人分開到見面發生的大小事講完一輪,喪門的說話聲挾著陸祈安的笑語,很是青春洋溢的背景樂。喪家兩老不時點評「那兩個孩子」,都在偷聽年輕人聊天。

 

  過了一會,聲音安靜下來。林然然還在猜測,人家爸媽已經知道怎麼回事。

 

  「小然,麻煩你去房間拿被子給他們蓋,順便給你取材!」喪姨向他眨眨眼,林然然表面微笑應道,內心波濤洶湧──啊啊啊,被長輩發現他的烏托邦小世界了!

 

  林然然看他們倆坐臥在廚房柴堆上,好像在觀察頂上的蜘蛛網,看著看著就靠著彼此肩膀入睡。

 

  他本以為,喪門應該比表現出來的更加「潔癖」才對,他卻容得下人們機巧狡詐的一面,理解而接納,接受而釋懷,所以就算像他這種卑鄙小人和他相處起來,也不會感到壓力。
  

 

 

  最後收錄筆者當臥底時訪問蓬萊耆老陸祈安一些看法;問的是陸家,他們卻提起在道者眼中本該無所輕重的喪門──

 

  陸家老四和喪家小開結伴出巡那陣子,約莫是島上十年來最乾淨的時候。

 

  陸家那位心眼有點偏,嫉惡如仇,出手不計兇險,汲汲營營要斬除土地三百年來拓長的惡根,因而開罪四方也毫不猶豫,似乎早打算要和什麼同歸於盡。

 

  他就算天縱英才,燭火總有燃盡的一天,倒下來也是遲早的事。

 

  而喪家那孩子大概有看出什麼,出手把人拉著,勸了又勸。陸家那一位不知道上輩子欠了他幾條命,明明神和鬼都不放在眼中,卻願給喪家兒子幾分薄面。

 

  也或許喪門就是個善人,陸家向來偏愛好人。有他在,就表示不用完全去除惡,善也能保留下去,所以沒關係,可以網開一面。

 

  於是他們搭擋走過的路,沒有哭聲,一片寧靜。

 

 

 

  最後,喪門留下那片蛛網。

 

  他說:「祈安,這世界不需要太清淨,有你在就足夠了。」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訪客
  • 這就是愛<3
  • 是的~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1:41 回覆

  • 櫻薰
  • 大掃除篇W
    內心瞬間被治癒了一下WW
  • 人家本來就是治癒系大大喲!(眨眼)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1:41 回覆

  • 月牙貓
  • 雖然祈安的甜言蜜語常常能把人哄上天,
    但喪門所表現的心意才具有會心一擊的作用。
    世界沒有毀滅的話,都要感謝喪門大帥哥!!!

    這兩位真是我的治病良方>///<
    隔壁棚的牧場也是~期待新書入手!!
    謝謝親愛的林綠!!
  • 他們就是一張嘴和一顆心的對照組。

    喪門星星的存在真的非常重要。

    也謝謝可愛親親的支持~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1:43 回覆

  • 攸
  • 喪門真是好男人耶
    攸可不可以把喪門和祈安一起帶回家〈幻想ing〉
  • 太貪心了!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1:44 回覆

  • 苓
  • 啊啊啊啊~~
    心情不好時看到這個真能憮慰人心> <
    嘿嘿~美好的烏托邦小世界,最喜歡小然了!

    陰陽路超好看的>\\\\\\<
    林綠姐姐繼續加油喔 天氣冷了要小心不要感冒了吶~0.</
  • 小讀者也要注意保暖喔!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1:47 回覆

  • 紫幽
  • 對這一對的感情總是太過複雜
    看完後明明會心一笑,卻又會在下一秒想哭
    也許因為想說的話太多,反而不知道開說些什麼
    只能默默祝福他們能一直在一起。
  • 我能明白小讀者的心情。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2:05 回覆

  • 羊羊
  • 好有愛啊!!!!
    其實星星也是有潛力當攻的!

    每次看到祈安都會有種心疼阿~
    但是跟星星在一起的祈安又好幸福喔~
    阿福小姐,看來你真的只能當砲灰了
  • 這什麼結論啊!

    福德曰:「所謂勇氣,正是明知炮灰也勇往直前!」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2:07 回覆

  • 凪紗(紗希)
  • 這就是真愛呀!!!!!!!
    祝你們幸福!!!

    陰陽路07看玩了,可是想的心得打出來後卻好奇怪(苦惱
    請等我整理一下一定會來流心得的!!
  • 那我就等著親親的感想了(跪坐拜)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2:08 回覆

  • 冥妖
  • 三大籃錐形瓶那不就百來個(以250毫升計) =口=
    可以洗通宵了呀夏天哥哥

    ((職業病發作重點錯誤
  • 我家滅菌釜一籃放不到十個,洗得完的!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2:11 回覆

  • 笙魚
  • 嗚呼呼~兩個大男孩心裡的烏托邦被發現了~~(心)
    夏天葛格和祈安底迪真的是一對好情ㄌㄩ...咳咳!我是說好搭檔......
    我發現林小然的生存意義就是發掘夏天哥哥和祈安弟弟之間不可告人的烏托邦邦邦邦邦~~(跳針)
    小然記者請加油!請努力的用你的皮肉痛來交換大小帥哥的甜蜜互動吧(誤)!

    林綠姊姊~我表示非常傷心......12/5的時候,我和姊姊跑了六間超商還是沒買到第七集的大七兔(心碎)!於是...只好千里迢迢(不)到書局買......
    看見許多大七在架上時真是讓小讀者的小心肝歡喜的怦怦跳啊(羞)!
    第七集真是......林家牧場維修阿夕的方式真是......兔子老母真是......
    嗚哇~為了不劇透...我貼心的將情節用刪節號代替了!
    不...其實說了那麼多,我只是想請林綠姊姊看我歷盡千辛萬苦只為大七兔一人......
    求稱讚求表揚~!
    (終於出現了我的狼子野心!!)(被揍)
  • 小然記者取材沒什麼風險,請別擔心他老人家。

    六間超商……辛苦了(鞠躬),非常感謝您的愛護~

    好,稱讚表揚--

    親親,您真是個好親親,以後也請繼續當我的親親,愛您喲~(抱)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2:13 回覆

  • 靜
  • 喔喔喔 還說沒有什麼 結果只差回本壘!!!!(激動中
    「你們還真敢向我收錢呀?」 根本表示他很樂意把喪給打包捆走(勿

    我可以問一下關於陰陽路第七集的事嗎?
    一直以為閻王其實很喜歡判官(愛在心口難開 某方面來講陸判也真是禍水~
    但看了第七集發現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 也或許是切入觀點不同???
  • 喪門自以為清白得很,不要這樣。

    嘿嘿,感情這種事,很難講。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2:15 回覆

  • 笙魚
  • 閻王就是個混蛋!
  • 腐書蟲:&gt;&gt;
  • 上官公子明言好好笑:D
    喪門真的是超多功能的啊啊啊!
    生活能力一百分!
    祈安好可愛♥

    林綠大的所有坑中我最喜歡這系列=///=
    希望這系列能出書ˊˇˋ 如果出了話一定買 (握拳
    感恩林綠大♥
  • 很高興親親喜歡~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2:16 回覆

  • Mush Lin
  • 請問之前有看到一篇是光武皇帝的 怎麼不見了?!?!!

    很愛林綠大寫的文章 ^^
  • 就清新年政策,民風不容男風,等開放點再說。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2:17 回覆

  • 以唯
  • 雖然星星有多賢慧眾所皆知,小讀者每次看都每次都覺的星星你越來越賢慧(也越來越嬌羞)了,小讀者也想看好腰啊!!!(哭

    其實喪爸喪媽你們也偷偷入手了一套然子著的聖書對不對?還是偷偷從分店那的學生群中收到幾本校刊然後心領神會筆者是誰,就算是被幕後推手抓包也好害羞的啊啊!!(掩面

    所謂習慣成自然,就算星星斬妖除魔能力沒陸小安那般,普通妖魔鬼怪也絕對贏不過你,因為你是把陸小安打到哭爹喊兄的星星啊XDDD
    是說陸小安的書桌........真的是寶穴嗎???@@

    小讀者突然了解為什麼會"沒有哭聲,一片寧靜"了,其實大家的眼睛都被大絕閃到,想哭也哭不出來了吧?XDDDD


    林綠大大請保重身體的說,加油!!XDDD
  • 哈哈!

    其實周遭只要有心思細膩的人,腐氣很容易被看出來。

    他們寢室本來鬧鬼,被某大師鎮住了。

    我覺得就算是正確的事也有一個底限在,太極端很容易受到屈折。同理可證,不可以太閃。

    謝謝!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2:21 回覆

  • 小燈
  • 最後兩句超揪心的啊!
  • 也很溫柔呀!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2:22 回覆

  • Ally
  • 好有寓意阿ㄏㄏ
    總而言之還是祈安喪門的甜蜜蜜小世界^^

    對了林綠大!!!!人家最近才因為跟室友鬧翻(髒髒跟諸多原因)
    很生氣捏!!!!!!!!
    而且高中時看眼見為憑都覺得宿舍生活很美好嗚嗚嗚嗚嗚
  • 他們住宿也是我美化自己經驗得來的,知道什麼不好,才覺得好的可貴。

    拍拍吼,畢竟不能選室友,不能溝通就換個環境,看看能不能遇到合拍的伙伴。

    woodsgreen 於 2012/12/09 22:23 回覆

  • 靖
  • 我需要夏天哥哥來幫我打掃房間.....

    祈安和桑門的甜蜜蜜小世界好治癒阿~
    小然的烏托邦小世界應該大家都知道了吧?
    夏天哥哥到底什麼時候要嫁過去呢~?

    最近天氣冷,林綠大要注意保暖別感冒囉❤
  • 他平常不遮掩的,只是被長輩知道還是會害羞。

    目前進度已預付禮金。

    小讀者也是喔!

    woodsgreen 於 2012/12/10 21:08 回覆

  • 柴香
  • 這篇好甜~~~~~(大心)
    甜到待會小讀者都吃不下飯了!>///<
    早就覺得喪門是個好孩子,
    看著看著,覺得有個這樣的室友真不錯XD
    好想偷聽夜半的悄悄話喔!

    總是覺得心愛的祈安弟弟(笑)一直都很睏………
    冬天的被窩真是天堂(嘆)

    其實打心底來講,祈安應該比喪門更潔癖吧?
    不管代價,都要把惡鏟除;
    反而喪門對人間的醜陋用他偉岸的胸膛(誤)包容起來。
    這一對幸好是在一起,
    有喪門在才不用太擔心祈安一下子就HP值=0~

    最後一段一開始有嚇到小讀者。(點頭)
    幸好是說他們兩個在一起的美好~

    林綠大這篇重重在小讀者的弱處上打擊…………
    這篇的祈安和喪門有一種幸福小夫妻的感覺(笑),
    溫柔而需要對方,一瞬間也像變成永恆。
    哎,好想看著這兩只一直走下去……(福德呢?XD)

    喜歡這篇噢,謝謝林綠大!(親)
    12月了好冷喔,林綠大要保重身體~~
  • 好冷喔~(抱)

    果然世上最好的取暖物就是小讀者了呀!

    陸大師風評很差,而且也不是空穴來風,但喪門還是覺得他好友是世上最溫柔善良的人,同時反映在他對陸祈安無底線的包容。

    他們已經在一起十多年了,也差不多算老夫老妻了~

    以林然然視角紀錄的篇章,福德經常性被略過^^

    自己住很方便,不過能和合得來的伙伴一起住,真的滿開心的。

    woodsgreen 於 2012/12/10 21:00 回覆

  • 月織
  • 喪家小開收拾寶貝的架勢絕對足夠入主陸家那棟鬼屋
    當家主母非君不可啊!

    其實人家也是然然大師的粉絲,可以要簽名嗎?><

    我剛進大學沒多久也跟室友不太好
    一年後跟別人住,三天變姐妹,一切都是人與人之間的相性問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