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牛鈴清音,少婦連忙放下正要宰殺的溪魚,瀝乾十指,出門去迎歸來的丈夫。

 

  牛伕望見愛妻,迫不及待躍下牛車,赤足奔向妻子。夫妻倆熱情相擁,不時磨蹭彼此鼻頭,日日都在新婚燕爾。

 

  「寒寒吾愛卿卿,這趟收穫可好?」

 

  「渺渺吾愛甜甜,為夫帶了個死人和像死人一樣的活人回來。」

 

  正好後頭的老牛慢步而來,牛伕順手揭開車上布篷,左側放著穿戴整齊的爛臉女屍,右邊擱著衣衫不整的俊秀青年,酒氣薰天,把屍臭都蓋了過去。

 

  少婦抱過女屍,牛伕則嘿咻一聲,扛下醉死的男活屍,跌跌撞撞把人搬進屋裡。

 

  「反正陸家沒油水可撈,真想扔山溝了事。」喪寒大嘆口氣,天底下他最討厭的工作就是做虧本善事,好人向來沒好報,偏偏醉鬼有個好叔叔,害他不得不念舊情。「愛妻啊,妳端盆熱水,給公子洗漱一下。」

 

  喪寒去棚子給「顧客」縫臉皮,妻子巴氏過來接替位子,俐落脫下青年的衣物,駕輕就熟地為憔悴的俊男擦澡。

 

  搓到下身,青年呻吟一聲醒來,張開淡色如琥珀的眼,巴氏對他柔柔一笑,帶了絲同情的意味。

 

  「嫂子,冒犯了。」青年起身,撈過一旁折疊整齊的衣袍。

 

  「不會不會,我嫁過三個夫婿,見過的雞巴不在話下,阿寂公子那裡生得可真漂亮,可與我可愛的寒寒一比。」

 

  陸寂聽了,穿衣的動作更加迅捷。

 

  「寒寒,公子醒了!」

 

  「跟他要三十文錢!」棚子傳來響亮的黑心回應。

 

  「我錢全送去善堂,一毛都沒有。」

 

  「那就寫借據好了,我們和公子不是生人,一月只收您三分利!」巴氏燦笑道,一如她的財奴丈夫。

 

  陸寂不好和婦人發作,欠了欠身,去棚子跟喪寒談。

 

  巴氏趕緊沏茶,果不其然,兩個年輕人在棚子大吵起來,「我又沒叫你救我!多管閒事!」、「管你的,把車牛錢交出來!」、「一文也沒有!」、「去公會賣身還債啊!」、「你去死吧!」……鬧了許久也沒消停,口一定很渴。

 

  「我的小少爺,你這樣消沉下去也不是辦法,整天醉在酒家,又生得眉清目秀,要是被綁去海船供漢子享樂怎麼辦?」

 

  陸寂沉著眉眼,喪寒看到那雙透明眼珠,就想起命苦的大公子,這輩子對生命那點憐惜一時湧上心頭。

 

  「你就卡緊把孩子從孤兒院抱回來,才不枉費大公子拉拔你成人的恩情。」

 

  一聽見喪寒提起那人,陸寂就變得有些顛狂。

 

  「他對我好只是因為我姓『陸』!他在乎的不過是我這身血脈!」

 

  喪寒真的生氣,他孤身漂泊來島上,舉目無親。不像陸寂有個叔父為他蓋大房蔽風雨,他只能上陸家租借土地又厚著臉皮討材料起厝,大公子卻沒看輕他,答應之餘,另外又分給他兩個泥水師父,還不時下來陪他說話。不只他,這個專門經營死事、被外人瞧不起的義頭庄頭,庄民有事,頭一個想到的就是大公子。如今,大公子已經不在了,再也沒有巧笑的活神仙可以倚靠了。

 

  「你也知道他對你好!要是沒有大公子,你這個孤兒早就爛死在中原!」

 

  「那他現在人呢?說是我親人,還不是把我扔了下來!」

 

  喪寒以為陸寂酒還沒醒,但他又是這麼認真去責怪大公子,好像人還活在世上,只是遠行不知所蹤。

 

  「阿寂,楓梓少爺已經死了,屍體你也帶回去了。會記嘸?我們一起去公會認的屍,大公子瘦得只剩皮包骨,全身惟有一件血淋淋的內衫,肚子破了洞,內臟被啃得支離破碎。他生前是多麼漂亮的人啊,我險些就認不出來……」

 

  喪寒從來沒為死人難過,對他來說,死者就是客戶、財源,但他代表庄頭前去,在公會廳外瞥見那一角白麻的時候,卻克制不住痛哭失聲。他半跌半爬著過去,卻不敢細看;真看了,倒寧願不看,就不會為一具失去靈魂的悽慘軀殼崩潰大哭。

 

  陸寂晚他一步,抱著剛出世的幼子,倉皇而來。他和大公子即使長得不相像,卻沒有人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那種被教養出來的世家子弟氣息在島上非常少見,明顯不同於他與公會法師一群三教九流。

 

  前日喪寒還見他嚷嚷著要為難產死去的亡妻報仇,而今他深惡痛絕的對象就躺在那裡,深深地合上雙眼。

 

  陸寂恍惚質問:「怎麼回事?」

 

  在一旁專心燒著腳尾錢的張天師,見家屬來了,緩緩抬起頭來,說是在雨天的山溝裡找到,可能是病死、寒夜凍死或是失血過多……不過人都死了,也就無所謂了。

 

  陸寂冷不防上前掀開白紗,瞪著死者空蕩的胸口,喪寒和張天師不約而同注視他怪異的舉動。

 

  張天師一直在屍體旁想著,這瘋子從不做多餘的事,跑到百里外的山溝存心爛死一定有什麼原因。可惜屍首沒給他爛全,他胸背有道非得近身才能造成的致命傷,這世上能一刀捅進陸大道士心口的人,也只有從小依偎他長大的孩子。

 

  到死都要維護下去,那麼外人也就沒有餘地去置喙。

 

  喪寒咬牙笑道:「恭喜啊,陸公子,大仇得報了!」

 

  陸寂臉上沒有任何喜悅,茫然一片。

 

  「你又騙我……」

 

  喪寒聽見他低頭喃喃,像是小孩子賭氣埋怨,不肯面對大公子死絕的事實,就算鐵證就在他眼前。

 

  「喪寒,勞煩你抱下孩子。」

 

  他拋去自己骨肉,脫下外袍,低身給死者著衣。陸寂向來喜歡學他小叔穿青袍子,在多霧的山村遠望過去,總會讓人誤認他們兩叔侄。

 

  「我有運一只薄棺過來,就在外頭……我們帶公子回家吧?」喪寒乾澀開口,陸寂卻把枯瘦的屍首抱在懷中。

 

  「他不喜歡給別人碰觸,又受這麼重的傷,會讓他更加不適。」

 

  「陸寂,你清醒點!」

 

  陸寂只是頭也不回走出廳堂,張天師長長一嘆息。

 

  他一邊踉蹌走著,一邊輕聲和死人說著話。

 

  「叔,阿灼死了,所以你得代替她位子,把妻子賠給我……」

 

  死囉,真正起痟啦!喪寒抱著小娃追出去。

 

  沒多久,他們身後華美的觀宇開始崩毀,琉璃瓦片如雨落下,震出躲在暗處幸災樂禍的法師們,只有張天師仍翹腿坐在板凳上,給火盆倒一杯清酒,坐看公會垮台。

 

  「就知道姓陸的沒一個好東西。」

 

 

 

 


  喪寒看著陸寂失魂落魄把自己連著大公子的軀殼關在陸家整整三天都不出門,好在囝囝很乖,不哭也不鬧,只是成天呆望著父親離去的方向。

 

  他們夫妻也差不多玩膩人家小孩,喪寒心想陸寂也該回復正常,便上山去敲陸家大門,叫人把兒子領回去。

 

  他推開門板,穿過院子,屋裡黑抹抹一片,臭得要命,他自備火柴點了柱燈,見到陸寂抱著已經看不清面目的屍首,像孩子偎在它懷中,動也不動。

 

  他家又不是沒死過人,之前那個瘋女人就是喪寒收的屍,喪寒看陸寂大哭一陣也就認了,為什麼現在卻變得認不清生死?

 

  「拜託欵,你害死大公子,還想讓他死不瞑目?」

 

  喪寒合手拜了拜,說公子我不是有意冒犯是你子孫不肖,然後去拉屍體的肩骨,咯答兩聲,屍首從俯視晃成仰角,喪寒見到兩個被挖開窟窿,三天前明明還是完好的。

 

  「公子的眼睛……」

 

  陸寂睜開眼,卻是一雙透明色的眸子,喪寒嚇得連退兩步。

 

  說他瘋了,眼神卻清明非常,也或許那是大公子的眼,所以才會染不上扭曲的情緒,那些凡人所苦惱的愛恨嗔痴,公子只是一哂而過。

 

  「喪寒,他不在這裡。」

 

  「頭七都不知道過幾天了,而且大公子也不是那種會遵守規矩的人,他要回來絕不會第七天才回來。他既然走了,大概就沒想過再回來。」

 

  「可是我在這裡。他每次離開,都會回到我身邊。」陸寂篤定地說,有種天真的執拗,但他都身為人父了,讓喪寒只想揍他。

 

  「造孽啊,他就是太寵你,什麼都不跟你計較!你到底明不明白你做了多少該給雷劈的事,偏偏被雷劈的是白仙大人!這世間還有沒有天理!」

 

  陸寂想了想,是小叔病重那次嗎?自己只顧著和新婚妻子嘻鬧,許久才端去一杯水。他還是很高興自己肯來看他兩眼,虛弱地笑了笑,自己也跟著笑了,告訴他:「真麻煩,你怎麼不快去死一死?」然後握住他欲退開的臂膀,讓他清楚感受自己滿懷惡意,看見他微弓起背脊,痛苦欲嘔的可笑模樣。

 

  還是拚死逃回來見他,卻被他下藥帶去公會換回妻兒那次?

 

  或是當垂死的他摸著妻子臨盆的肚皮,意圖不軌,被自己刺穿胸膛的最後一次?

 

  但當陸寂顫抖收回匕首,那人的身上卻是完好的,還悠悠告訴他,一把小刀子傷不了他,大笑著離開。妻子在床上淒厲呼喊:公子、公子你別走,帶著妾身,我只愛你,只愛著你啊!

 

  他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孰真孰假,想起小叔那雙眼,便吞了它們尋答案。

 

  他看見了真實,卻無法接受,反正小叔疼他,才不會跟他置氣。

 

  

 

 

  回到喪家的小棚子,喪寒仍然苦勸著執迷不悟的他,叫他往前看,大公子和那妖女玉石俱焚,好歹還留了個孩子下來,快快振作起來。

 

  「你要的話,給你。」

 

  「幹,我和愛妻住山腰你住山頭,你兒子抬頭就能望見拋棄他的親生老杯,要囝囝情何以堪!」

 

  陸寂垂著那雙琉璃眸子:「他本來就不該出世。」

 

  「該死的是你才對!少像那些仙仔說話,見過大公子之後,別的道士看起來都像神棍,光說不練,一知半解。你也只學得了公子的皮,學不了他的風骨!」

 

  他知道,他怎麼不知道?他妻子美如天仙,但即使在意亂情迷之際,女子的呻吟仍抵不過他晏起一聲輕哼;妻子眼角那抹承受他挺入所含著的晶瑩淚光,也比不過他病中強抑痛苦的笑顏。

 

  沒有人能取代他,誰都不能。

 

  陸寂在喪寒叫罵聲中歸家,關上門扉隔絕世外,連日光都不需要。

 

  他點了一盞青燈,拈起白紙,寫上那人的名字,用那人過去教他玩耍的咒語,召出空間曾經的光景。

 

  男子曳著華美的霓裳來到他面前,引喉清唱,翩然起舞。那是他學來討神明歡心的步數,而此刻只為搏君一笑。

 

  這個家,曾是他們兩人的天地。那人曾說要放棄一切,只願和他平靜度日。

 

  小寂、小寂,我的孩子……

 

  他不禁伸手向前,習慣向那人討愛憐。

 

  「小叔,回來。」

 

  可是不管他怎麼呼喚,美麗的青影只是依他記憶在原處旋舞,無聲唱著歌。

 

  「你快回來啊……」

 

  地上積滿他施法的白符,風吹來,符紙揚起,如魂幡飄動,招呀招的,卻始終帶不回那人。

 

  待迷醉意識的符影消去,他只能蜷縮著身子,痛不欲生。

 

  沒有了他,世間因此萬籟俱寂。

 

 

 

 

 

 

--

算是補完陰陽路的番外之一。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留言列表 (25)

發表留言
  • 琉架
  • 頭香嗎?
    陰陽路完結了好難過~
    現在又看到陸大師上一世的結局,真的不懂他為什麼會這麼傻,
    到底要多深的誤會,才會讓陸寂做出這麼多歹毒的事情出來.....
    比小么的由愛生恨可怕太多了.....
    很想知道陸寂最後的下場阿
    真的很為楓梓感到不甘心Q-Q
  • 滄玹
  • 哎呀呀?頭香?
  • 錫蘭
  • 睡覺前最後一眼居然更了,還看到一半才想說奇怪這篇剛剛忘記看嗎?睡前有文看一定可以睡得好♪綠大晚安~
  • raiisuear
  • 嗚嗚 我可憐的阿梓阿!!
    唉唉 看完陰陽路8後再來看這篇番外心情有沉重到啊!!!
    嗚嗚…
  • 凡芯
  • 今天才將八看完,哭得乾澀的雙眼看到這,又酸澀了起來。
    陰陽路說到底,是個在殘酷的現實之中尋求溫柔與愛的作品,為什麼每一個互動的地方會引人發笑、讓人落淚,無非就是因為這些事物的溫暖,被無奈的輪迴與命運襯托得更加彌足珍貴,我們眼底看來稀鬆平常的事物,對這些走在大道上,卻不能不愛上人的各方大道士與神來講,那更是不用多提的珍貴與稍縱即逝。
    楓梓該做的做盡了,即使到了這世的祈安,他仍然拚上了所有去守著他想守著的人,算盡了他人的一生,卻對自己的人生一笑置之,他會真心的認可七仙為自己的朋友,或許正是因為在千年的輪迴之中,七仙是那少有明白自己本質的人吧。
  • 樂小漾
  • 這篇看的好難過哦哦哦 (泣
    之前看到小寂背叛了小安安非常怒可是看完這篇又好心疼他
    尤其是最後面的呼喊T^T

    好希望可以出一本陰陽路番外 (睜大眼睛
  • 米白
  • 有點沉重,不過更接近人心,雖然為楓梓不值,但如果是那樣的愛一個人,就像父母之於子女,那樣的溺愛,陸寂,你果然很討厭。
  • 雷米
  • 在毫無心理準備就被捏爆好難過!(大哭)
    這叫看到喪家和陸家還高興一下的我情何以堪?!!!
    今天領了書但一直沒勇氣翻開...連封都還沒開...
    結果還是哭了...
    是說...等等要去翻開死亡的第一頁(喂)
  • 凪紗(紗希)
  • 總覺得陸寂某方面來說其實是很愛很愛楓梓的吧?
  • 徹
  • 好痛喔,恨了一輩子,才發現也愛了一輩子。
    今天趁午休把完結篇補完了,雖然沒有真的哭出來可我鼻酸到頭皮都發麻了(?)
    尤其是金光弟弟說不出口的告白糾心的啊~~~
    結局好棒,真的感受到林綠大滿滿的愛意了!XD
    辛苦了呀!

    然後偷偷期待盼盼的補完:P
  • 紫韻
  • 人只有失去才會懂得珍惜…而過頭的溫柔只是一種殘忍…像太極般迴旋不已啊…
  • Ni-ing
  • 嗚哇~原來內有捏!?→一直加班沒休假無法慢活啃書

    看著陸寂背叛(或說是捨棄)楓梓的回想片段,不知該哭著大罵楓梓是陸傻瓜,還是不可思議他的無謂大度

    記得眼見為憑最初的故事,是喪門忍受不住同儕目光和課業壓力要祈安獨立
    難道這段前世經歷和遭遇,就是祈安決定斷卻二人聯繫的原因?因為祈安惟獨無法忍受喪門小星星的拋棄之舉?
    如果是以這角度思考,那麼祈安多次想落跑卻又偏巧被喪門發現、拉住,看起來就像是祈安無數次在試探喪門呢!
    恐怕喪門只要再次興起放棄祈安的念頭,就真的會失去祈安了(抖)

    星星的本質,說穿就是顆巨大自燃的大石頭。愛到卡慘死,就算對象是顆火爆的石頭,祈安寧可受虐(找虐)也會盡力成全小星星的所有願望吧。

    謎之音:咦?一般不是對著星星許願嗎?反了吧!?
  • 無語
  • 喜歡大大筆下的人物...善人不只有善,惡人不只有惡,寫出這樣的人卻更加真實。
    老實說,我一直沒有特別討厭閻王和小寂,他們或許都有詬病的地方,但也突顯了人性缺失的一面。

    小寂的名字似乎說明了他的人生...弄不清楚自己最想要的事物,等到真正失去後才發現剩下自己一個人,空虛寂寥。
    認真從小寂的想法去想,其實小寂會這樣做,不意外。他小叔太疼他了,疼到小寂心中只有他一人,可是若有人告訴他...你小叔疼你只是因為你是陸家人,那小寂是不是會認為.....自己如果不是陸家人,小叔就不再愛他?他不是小叔的唯一?
    這種想法對小寂而言會毀了一切吧?
    當然這樣毀滅性的人格很不好,不過這種人格也是楓梓寵出來的><
    畢竟,人心中所珍視的人事物往往不只一樣,但小寂卻被寵得只有一樣。
    蒙蔽自己的心、看不清自己的心,最後失去最重要的事物。
    最痛苦的無非是自己親手害了自己最重要的人。
    "你又騙我"這句話說得心酸,可也說明了小寂一直沒長大的心態......

    不討厭小寂,但也覺得小寂這樣的下場很自然。
    因為這就是人,人最常犯下的錯誤就是看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人事物。

    比起楓梓、小七、白派師兄......等等,這些很確定自己想要什麼的人來說。
    小寂更像會犯下一般錯誤的平凡人,就像我們一樣。
    後悔莫及(寂)這句話真適合小寂。(笑)
  • 粉絲
  • 好哀傷 本來覺得陸寂很忘恩負義的說
    現在...好可憐阿
    第八集很好看 本來以為人都死光只留下阿萍
    害我都哭了 很期待林綠大接下來的書
    不知道林綠大有沒有打算出其它的書?
    加油喔
  • life
  • 看完陰陽八(意外的我沒哭@@)只有今夕再回到林民婦時放下身段去賣乳品那邊讓我酸了一下)
    陸寂雖然說是自找的可我想他應該是認為祈安永遠不會丟下他所以才敢這樣吵、這樣鬧、愛上心愛的女子後卻又忍不住妻子對兄長的愛意才生出妒意,等到祈安走了他才後悔,他自始自終都明白最喜歡的,就是祈安。
  • 紫環
  • 好難過QQ...
    和看完卷8的眼淚交織在一起
    楓梓傻 七七傻 王胖也傻 阿夕也是...
    林綠姐姐... 借人家你的肩膀(嚎泣)
  • 櫻薰
  • 唉QAQ~大家都好傻
  • 柴香
  • 啊啊啊啊啊啊啊!(高二十四度的尖叫)
    看完這篇番外,小讀者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真的覺得陸寂瘋了。
    想起祈安從被他握著的手中感受到的惡意,病重的身姿,
    小讀者就覺得好不捨。

    可能陸寂不清楚自己做過的事嗎?
    一直以來被寵著,不管怎麼樣的事都有人護著他、讓著他,
    什麼風風雨雨都是狗屁,因為他從不需要親自面對殘酷的現實。
    反正身邊有一個近乎無所不能,不管怎樣打架一定會讓著他,而且不管怎樣被傷害依然會在他身邊的人嘛。
    真是瘋了。
    所以到最後,他承擔不了這改變。

    小讀者氣陸寂,只是這怒氣很快化為心酸,然後再化為心痛,疼惜。
    祈安從來都是一個驕傲的人,看著他的屍首變為那樣,
    不管再厲害,還是改不了世間萬物必將崩壞的事實。
    始終要歸去。
    如果可以,真想親親這輩子的祈安。
    也很希望,這輩子在喪門身邊可以讓他感受到有史以來最滿滿的幸福。

    啊啊~番外都這樣難過了,小讀者不敢想像正文會讓眼淚流出多少……
    真是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羞)

    林綠大辛苦了~(親)
  • Ally
  • 陸楓梓的溫柔都讓人愛得痛痛得還腦袋不清楚....
    三百年前小七和祈安的前世都這樣~~~我好難過~~~


  • 辰
  • 很久沒有來留言了
    高中生活真不是人過的(準備邁向高三的苦逼學生)

    看過相關的幾個篇章裡
    好像只有名為陸楓梓的這一世被最親的人背叛的最徹底吧
    這可能也跟他轉世成祈安後對情感上的處理的改變有關
    感覺她好像一直不想要讓自己對他人的情感太深
    看到小寂故意帶著惡意去處碰楓梓時
    真的很難過
    那是他一世中最疼愛的孩子
    縱然不求回報
    但也是會心痛的吧
    縱然被外人所批評
    也會心望最親的人能支持他
    苦口婆心用盡方法仍然被那孩子手刃
    卻依舊到死也要護他周全

    而小寂就像漲不大的孩子
    也要獲得那個人的目光卻又厭煩他的話語
    楓梓對他的好他不是不知道的
    但就是這樣才令人恐懼
    他的寵溺令人沉淪
    但如果也一天關愛不再
    自己該如何自處
    陸寂是有錯的
    錯在他看不清自己的心
    偽裝自己害怕的心最終葬送最親的人
    陸這個姓
    應該是小寂一生最大的夢魘
  • 章魚哥
  • 有沒有機會寫這對夫婦的故事啊 ~一定也不錯看 ^ O ^
  • Joyce Chen
  • 我很疑惑那個小孩是誰
    不過真的好喜歡楓梓或祈安喔
    他們陸家的人本質上都異常乾淨
  • 菁梅
  • 林綠大,最近可安好?
    一口氣看完五篇文,心滿意足,不過還有滿滿的揪心感就是了QVQ
    名命相符,可惜了一代佳人,總覺得讓總是努力改轉命運的人來說是很沉重的打擊。
    但愈明白之於天地中自己的渺小,就更不惜一切的去盡一己所能,這樣令人更喜愛憐惜。
    唉,愈來愈喜愛他們了怎麼辦...好想快些買到第八集回家看......~~
  • 阿茲
  • 嗚嗚~好難過喔
    為什麼人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小安安不過是想身邊的人快樂
    為什麼笨蛋小寂這麼久才想起,他們都是笨蛋
    然後我們也是為了他們傷心難過的笨蛋啦!
  • 弦也
  • 楓梓死狀真慘QQ

    啊...難產QQ

    亂跳坑會不會漏掉什麼Q口Q!!!!

    唉......

    QQ!

    這段白陸離世好愁(茶
  • 有一句台語,叫水人沒水命。

    woodsgreen 於 2013/07/08 19: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