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離公出走的地方也就那幾個,充滿療癒光線的育幼院和奈何橋邊的八卦竹棚子,孟大奶奶正好在煮藥酒湯,蝙蝠君痞氣地翹腳等試毒,感覺很閒,可以跟他們討抱。

 

  聽她亂七八糟哭訴一陣,孟大奶奶肩頭抖動兩下,合理懷疑是在憋笑。

 

  人形的小蝙蝠更不客氣,用青春洋溢的少年臉孔嚴厲指責她的過錯。

 

  「妳為什麼不把吃的打包再過來!陸判大人下廚啊!」

 

  「對不起,我也好後悔沒先吃兩口再走!」

 

  蝙蝠君突然扔了個東西到小蟬面前,讓她收住哭勢,怔怔打量那把長滿鋸齒的短劍,劍上銳利的尖齒隱隱閃動血光。

 

  「妳這種沒見識的城市丫頭第一次見到鯊魚劍吧?主子打爆一間陰廟掉出來的寶物,特別賞我的!」

 

  「你在炫耀什麼啦!我很難過捏!」小蟬摸索起裙袋,想要掏出讓小蝙蝠閉嘴的寶物。可是陸判前輩清如水,她搜完身只摸出交辦事項的便條紙,見了只會讓她想起自己蹺班怠工,心頭更加悽愴。

 

  孟婆端來兩碗湯,小蟬連忙說不用了,但已經來不及了。冥界公差男女比太高,難得能逮到女性試驗者,孟婆笑臉盈盈請她喝下去以後,隔日回報產生的症狀。

 

  「陸判就是這樣,身邊有這麼可愛的小美人也不懂風情,鍾馗至少還懂御下的道理,他的原則卻累得下屬受苦。就算知道他是好鬼,討厭他的鬼不在少數。」

 

  小蟬戰戰兢兢舀起一勺湯,雖然跟前輩吵了架,還是想為他說話。

 

  「前輩沒有錯,從小老師就教導我們為官不可以拿油水,要潔身自好,如果我工作只想收好處,不就變成電視上那些得權又想得錢的爛人?我媽媽知道一定會打斷我的腳。而且只要陸判前輩還會穿圍裙煮飯給我吃,我就不覺得哪裡苦。」

 

  「榮華富貴是心之所趨,我本來以為不會再出現像陸判一樣的笨蛋,沒想到他有生之年還能撿到妳這傻瓜。他自己也知道呆子難得,不會輕易辭了妳,妳也不用客氣,大方跟他鬧沒關係。」

 

  「其實,我也知道前輩挺寵我的,他私下都會幫我梳馬尾。」小蟬睜大憂傷的美目,蝙蝠君重重哼了聲,跟班的炫耀永不止歇。「只是今天踩到他地雷,莫名其妙惹他生氣了。」

 

  小蟬講述起水邊的美少年,氣質好到她第一眼沒認出是人,彷彿曼珠沙華上流離的亡魂。

 

  「弟弟啊……」孟大奶奶沉吟一會。「事情鬧正大的時候妳還沒進中樞,不知道也是當然。大家都不敢在陸判面前提,只有無知的妳一頭撞上去。」

 

  「很嚴重嗎?」

 

  「原本算是意外吧?原本要砍閻羅,妳前輩卻替那混蛋擋劍。」

 

  「那就是閻王大人的錯啊,怎麼傷心的是前輩?」

 

  孟婆不禁讚賞:「小蟬蟬,被陸判帶著果然有差,多麼睿智的判斷!」

 

  小蟬沒有被誇獎的欣喜,扁著嘴追問:「結果呢?」

 

  「閻羅不會放過這等大好機會,押著傷重的妳前輩為犯人抵罪,藉此斬斷他和人世的連結,重新給他上鍊子。妳看到八成會衝上去弒主,但是那時候大家心想陸判不過是『回來』了,也就默認閻王的惡行。」

 

  小蟬有些聽不下去,她總是天真地勸陸判前輩可以再多倚賴大家一些,但每每事到臨頭都是他獨自承受一切。

 

  「閻羅在妳前輩心中早就黑掉了,他對判定成外人的加害並沒多放在心上。把陸判真的逼去絕路的禍首,就是那個弟弟。」

 

  從小疼愛長大的孩子,到頭來只是覬覦他懷有冥世龐大的資料。他曾經以為自己在世間至少也留下什麼美好,結果全是虛假。

 

  小蟬覺得自己太嫰了,沒辦法像孟大奶奶叼枚煙管平靜說著見骨的傷痛,光是聽就受不住。

 

  「那次真的鬧得很大啊,主子也快馬趕回陰曹,難怪大人不想讓妳知道。」蝙蝠君一邊掐著鼻子喝湯,一邊回憶當時混亂的情景。「陸判大人被人從忘川撈上來,主子還使勁搖著大人肩頭,吼說:『你是失足跌下去,是不是!你怎麼可以做傻事!』……我從沒見過主子失態如斯。」

 

  「所以加蓋堤防這件事只能靠小蟬妳來努力了,陸判不可能挖自己瘡疤。」

 

  「怎麼辦?我聽完你們的話,痛苦得就像快死掉一樣……」

 

  「哦,毒性發作了。」

 

  孟婆開心拿起實驗紀錄本,從頭問到腳趾,小蟬倒在桌上,勉強從齒縫擠出「痛」、「很痛」、「要死啦」……等等不一程度的回答。

 

  「孟老太婆,我試了毒,要是我主子有什麼萬一,妳一定要全心全意治療他!」

 

  小蟬望著滿頭大汗的小蝙蝠,才知道他自找死路都是為了鍾馗大人。陰間沒幾個掛牌醫生,醫藥不發達,資歷愈高的大鬼出事愈少鬼能救回來。

 

  「我也是,前輩如果受重傷……呸呸!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小蟬生前在病床邊詢問病重的父親是不是快死掉了,媽媽就反覆唸著這個像是跟鬼神道歉的口條,似乎以小孩子的名義推託,老天爺就會饒過他們一家子,壞事不會降臨。

 

  不過她慘澹的人生經歷已經讓她明白,沒有天見可憐這回事,就算下意識想堵起壞消息,當它來的時候,誰也擋不住。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ㄚ冰冰
  • 小安安和陸判的愛恨糾終於要曝光了!!!!???
  • 雖然這話沒錯,但總有點怪怪的。

    woodsgreen 於 2013/04/26 21:00 回覆

  • 雷米
  • 哇阿阿阿!!!看完只想尖叫怎麼辦阿!!!!
    阿判好可憐阿嗚嗚嗚...
    可是祈安其實很喜歡哥哥的阿!!在人世間的美好決不是假象!!
    就算祈安說那是假的我也不相信!!
    就像星星老說他跟祈安沒什麼一樣,連鬼也不信(喂)
    林綠大,我覺得我也中毒了,請救救我,給我祈安跟屁股毛吧!!
  • 真的要屁股毛嗎?(往下看)

    woodsgreen 於 2013/04/26 21:00 回覆

  • life
  • 我真心期望小安安不是為了那點資料而和陸判那麼親......
  • Ally
  • 我覺得不是阿我要相信好的一面ㄏㄏ
  • 皇蘼
  • 看到冥府其他人對閻羅綁回陸判的反應只是「回來了」,還默認閻羅的惡行,覺得很心寒.....
  • 嗚啦呀哈
  • 為什麼祈安總要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大壞蛋呢...
    明明就是一個很愛很愛自己家人的好孩子QQ
  • 錫蘭
  • 就算裝壞蛋也要保重要的人平安吧
  • 紫韻
  • 原來鍾馗大人每次出差都像在出副本一樣XD
    打爆陰廟還會掉出鯊魚劍當副本獎勵~

    孟姊姊的湯藥有效原來都是靠自願/非自願的小白老鼠「或蝙蝠」來試毒.....
    等會兒太后娘娘下來陰間應該直接雞飛狗跳了吧....

    看到五樓皇靡大的留言頗有感觸...大部分的地獄幽魂都生前是人....
    人嘛...都會有些不好的劣根性...之於他們來說..鬼王及十殿「只剩閻羅」都投胎去了...公差為數不多,整個陰間可說處於無政府狀態...
    會肯為鬼魂們設想的在位者只剩鍾馗及陸判大人...孟大奶奶是不管事的XD~
    鍾馗大人常出差...如果連陸判都離開陰間...他們會有好日子過嘛?...
    所以當然會默許閻羅將陸判抓回...當攸關自身利益時,人會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

  • 醫學上,活體試驗的數據非常重要呢!

    真的很需要他,所以只好讓他承受痛苦,不是正確的事。大伙習慣那份扭曲,但新來的小蟬怎麼想都不對。

    woodsgreen 於 2013/04/26 21:04 回覆

  • 紫環
  • 在人世的美好一定不是假象 不然祈安也不會難過痛苦
    "我撐得住離別的思念 卻撐不住團圓的代價"
    就像判官哥哥傲ㄐ...一樣 陸大師只是口是心非罷了
    PS 孟婆的湯好像我嘗試煮的湯圓... 那次之後爸他就嚴禁我踏進廚房...(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