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結局雷,慎入)

 

  陰間人手不足,事務繁重,公差們或多或少都帶有一點過勞症頭,互相碰頭時會用靈魂抽離的放空神情招呼一句:「你一路發了嗎?」意思是連續工作七天168個小時。

 

  而鬼差中的模範,也就是指導小蟬的陸判前輩大人,曾有四萬三千二百個時辰都在崗位上,用性命貫徹「全年無休」的精義。好在她前輩早死了,不然剖開肚皮,肝臟一定比石頭還硬。

 

  有時陸判前輩向她分析手上的案情,小蟬才低頭抄一會筆記,再抬頭,她前輩已經半撐著頰睡著了;小蟬才托著臉端詳一會,陸判又幽幽醒轉。在她記憶中,陸判前輩不曾好好在床上睡過一覺。六合為此深感抱歉,聽說他墮入陰間鬧那一場,打斷了陸判大人十年難逢的休息。

 

  這樣的工作狂前輩,卻命人搬了一張華美的臥榻放在辦公廳,小蟬還以為陰曹要出太陽了呢!

 

  謎底揭曉,在一個下著血雨的加班夜,陸判前輩領著一名長髮血眸的俊美男子到偏殿歇息。男子一手抱著哭紅鼻子的娃娃,一手輕輕搭著陸判前輩的右臂,她前輩向來不隨便給人碰的,看得出來他們倆交情匪淺。

 

  當陸判把人帶到屏風後的床鋪,碰地一聲,男子幾乎是摔在床上,體力嚴重透支,他帶來的孩子哇哇大哭,被趕去給小蟬帶著。

 

  小蟬在育幼院練來一身哄小孩的功力,這個任務不會太難,只是陸判前輩許久沒有回來辦公,一隻鬼輕飄飄地坐在床頭發怔,讓小蟬覺得很不尋常。

 

  從那之後,那男人就成為閻羅殿偏廳最華美的擺設,小蟬上班打卡、小蟬下班跟前輩說再見,他都合著兩扇漂亮的眼睫沒有醒來,全賴陸判前輩細心照顧。

 

  另外,小蟬真切感受到她變閒了,陰間犯罪率下降五成之多,想進犯都城的鬼物突然消聲匿跡;不只如此,平時作威作福的閻王大人就像換了殼子,沒亂跑、整日坐鎮在大殿上,殷勤審問起積累的冤案,單看這些日子,幾乎要符合民間傳聞公正不阿的形象。

 

  閻王優雅地叫代陸判出席的小蟬過來,小蟬乖巧地過去。

 

  「陽間成天修法,本王想求教陸判一二。」

 

  「哦,什麼案子?我把卷子帶回去問前輩。」

 

  閻王微笑,小蟬也睜眼笑笑。

 

  「他身為判官,再怎麼說也該親自到場,才不會誤判情況。」

 

  「前輩派我來了呀,有什麼要事,我一定會忠實轉達給他!」

 

  閻王溫文的面具似乎快裂開了,但是小蟬不是她前輩,抓不住堂堂閻羅大王的心思。

 

  「總之,我有要事與他商量,妳叫他出來一趟便是。」

 

  「哦。」

 

  小蟬回去了,等她再到大殿報到,發現閻王大人正殷切期待她的回音。

 

  「大人,很抱歉,我們辦公室那個睡美男咳嗽起來,前輩在照顧他,抽不開身。」

 

  她本以為閻王會趁機責難陸判怠職,給他安上莫名其妙的罪名治罪,再規定只能用身體償還;閻王大人卻什麼也沒說,只是在寶座上緊緊抿住脣瓣,像是快哭出來的小孩子。

 

  小蟬還有約,就不轉達陸判前輩禮貌上的問候給閻王大人。

 

  她來到奈何橋旁的竹棚子,孟大奶奶一改平時的散漫模樣,換了一身妖嬈的紅裙子,嫻雅拎著花籃子,笑顏比平時明媚三分。

 

  「獨身探病顯得單薄了,煩請知涼姑娘陪我這老婆子走一遭。」

 

  小蟬不知道孟大奶奶幹嘛客氣起來,不過她很樂意充當冥府第一美人的侍女。

 

  孟婆來到辦公廳,和陸判寒暄兩句。陸判讓席,讓她能在離祂最近的位置,好好看著祂的睡容。

 

  她那隻潔白的玉手伸出好一會,才去碰觸睡美男的脣鼻,溫柔而壓抑著,想要更多回應卻怕驚醒了祂。

 

  「您怎麼每次回來都這麼狼狽?」

 

  孟姜低身吻了吻那人的耳鬢,可睡美男還是沒醒。

 

  「不過二十載光陰,妾身望穿秋水,很是思念。」

 

  冰冷的水珠淌在那人臉上,祂眼睫微微一動,沒有睜開。

 

  「回來了就別再走吧?」

 

  意料之中,她沒有聽見那口好嗓子應允,卻不免神色黯然。

 

  「陸判。」

 

  「說吧。」

 

  「祂時日不多了。」

 

  陸判前輩平靜地接受這個惡耗,驚叫出聲的是小蟬,即使她並不認識那人。

 

  「我是指相對於神的時間,換算成人壽還綽綽有餘,妳不用太擔心。」孟大奶奶拍拍小蟬的頭,轉眼間又笑得老油條,小蟬心想這就是成熟女子的風範,沒有踰矩的喜悲。「阿判,話說回來,你竟然把他整隻鬼從宮裡搬到身邊,好大的膽子。」

 

  「沒鬼下來看護,我也只能就近照料。」

 

  「前輩很用心喔,每天都給人家搓澡。」

 

  「陳知涼,不用妳多嘴。」

 

  「這樣啊,算祂沒白疼你。」孟婆柔柔笑道。

 

  「妳怎麼不去死?」

 

  「他的娃兒呢?」

 

  小蟬說:「在六合那裡,玩得很樂,不過一到睡覺時間就哭著找爸爸媽媽。」

 

  「那我去玩娃娃了,呵呵呵!」孟大奶奶曳著長裙前往育幼院找樂子,留下一籃紅花。

 

  六合,請務必保重。

 

  小蟬回座,把陸判桌面的東西全攬過來,讓她前輩專心待在短命的睡美男枕邊。陸判不領情,又把卷宗撈回辦公桌中線。

 

  「前輩,我還是想不到該怎麼幫你減刑。」

 

  小蟬為此煩惱年餘,從白仙轟轟烈烈造訪過地府就開始倒數日子,要開戰了,大家伸長脖子等著毀滅性的大變動。戰完便是鬼王陛下凱旋歸來的時候,眼見時限將至,卻一點法子也沒有。

 

  「妳閉嘴,不關妳的事。」陸判略略瞥向屏風後的身影。「我就是重感冒飛在頭頂的蚊蟲,被打死也是應該。」

 

  「可是你們又不是毫不相干的陌路人,你可是陛下眼中可愛賢慧的小文官啊,這也罰得太重了吧?前輩,我們前陣子審過一樁殺妻的案子,癌末的丈夫殺了深愛的妻子再自殺……你說,病重的鬼王陛下會不會是想帶你一起走?」

 

  小蟬以為這推理還算中肯,陸判卻冷冷地說:「神經病。」

 

  屏風後響起兩聲清咳。

 

 

 

 

 

 

--

這要配上陰曹的內容,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分類了……

加減看吶!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可可
  • 阿夕啊!!!!!!!!!!!!!
    小女子生生世世追隨今夕陛下!!!!!!!!
    小蟬突破盲點的時間也拿捏的太好了XDDD
    謝謝林綠大百忙中更文 辛苦了~~(抱)
  • 不客氣~(抱)

    woodsgreen 於 2013/05/16 22:54 回覆

  • Nora Wang
  • 阿夕...他也算真的很有心...
    小蟬 這迷糊卻總是在對的時間打破看似解不開的結
    這孩子有前途...

    是說...孟婆...玩孩子(?)的個性 跟小的 好像XDDDD
    很容易興奮啊XDDD

    謝林綠大大更文 讓我又冷靜了....(笑)
  • 月織
  • 可惜阿夕在下面的餘威未散
    好想看他被孟娘娘OOXX喔

    正主回來,閻羅你吃不到了顆顆
  • 紫淚
  • 大大辛苦了,每次看到你更新我就嗨的睡不著,非要重複看他個三次才要睡.......有今夕陛下的要看十次哦!!

    您辛苦了(擁抱)
  • 訪客
  • 不曉得為什麼,看到這裡的阿夕,我心裡頭突然酸了起來QQ~
    謝謝林綠大大的新文!彌補了我最近大考的疲憊心靈!!!><!!!
  • 檸檬水
  • 唔啊啊啊!!!判官哥哥&陛下啊!!!(邊看邊叫
    很用力的仔細盯著每一字一句……
    真是……令人想烙進腦子裡啊!!!
    各種美好!!!(超激動

    感謝林綠大!!!真的好喜歡、好喜歡您的文章啊!!!
  • Ally
  • 林綠大愛您哦~~~
    故事都兜在一起就不用分了!!!
    閻王搶不贏陸判要哭哭了ㄏㄏㄏ
  • flag
  • 林綠大~~
    168好好笑,應該是新梗XDDD

    陸判啊,其實還是要有馬利亞或是祈安在吧~
    不然根本沒有人可以制住他的鞠躬盡瘁><
    只是......小讀者還沒看陰陽路結局,為什麼鬼王陛下會......

    QQQQQQQQQQQQQQQQQ
  • 霏霏
  • 要是我家也有阿夕當裝飾品就好了<3 (x)
  • 皇蘼
  • 之前第八集沒怎麼說阿夕剛回陰間的事,還以為沒大礙,怎麼!!!!!!!
    居然時日不多了!!!!!!!!!!!!!!!!!!!!!!!!!!!!!!
    閻羅一整個被無視又不能打擾......怎麼看他鬱悶會覺得他有點可愛?
  • A
  • 睡美人要醒來需要充滿愛的親吻啊!
    閻王的心情定是五味雜陳吧,兩個都是他所喜愛著的,卻沒一個能碰著,只差沒像個吃不到糖的孩子般使性子打滾,哈哈。————壞心讀者的OS 。

    陸判判感覺默默的很有佔有欲呢,想起他去迎接陛下時,那特意滅去光火的舉動。忍不住想:真是天時地利人和,十殿剩閻王留守,判判要獨佔陛下可謂是不費吹灰之力。

  • icedsea
  • 小蟬你突破盲點了啊啊啊啊啊~XDXDDDD
    閻羅快要哭出來的臉讓人覺得好愉快~(喂)
    不~阿夕~有小白蘿蔔在~你一定不會有事的~!
  • orange
  • 看到篇首:有結局雷,慎入。這分明是這分明是這分明是...先看再說的意思嘛!哦哦哦(以上吼叫無意義)~~是不是又可以大肆購書啦?
  • 紫韻
  • 或許由判官哥哥親自照顧也好,今夕陛下也能聽聽基層人員的聲音...「小蟬~上吧~」
  • 或與
  • 掉淚了呢。
    太喜歡這個彆扭的鬼王陛下,
    好捨不得他走
    也好喜歡熊仔
    真希望有機會能捏捏他的臉頰....
    這篇真的震撼太大了啊
  • 路人乙
  • 夕,夕夕啊―
    小蟬真是沒有危機意識啊哈哈,你談論的對像就在屏風後啊
    二哥好賢妻良母~~
  • NO Name
  • 閻王抿著嘴巴,像快出來的小孩
    讀者我笑得好開心呀XDD
    雖然邪惡閻王頓時可愛不少
    但是~比起白兔子跟熊寶貝還是略遜一籌
    我也好想抱抱熊寶貝(不哭不哭)
    他的臉一定跟小七麻糬一樣柔軟(好想捏唷>///<)
    為什麼林家牧場養出來的都這麼美味可口呢!?(流口水中)XD
  • 因為飼主養得好吧?

    woodsgreen 於 2013/05/21 00:12 回覆

  • 靜
  • 今夕陛下,我愛你~~~~~~~

    主子跟判官要走了,閻王哭哭~

    鬼王陛下該不會真是這種打算?不過現在的他滿腦子因該是某民婦跟兔兔,然後對判官葛葛是歉疚吧?

    這篇看的好心酸,等到那個百年後,一家人團聚的日子該不會就是陛下要......了吧?
    (QWQ),我要哭了!
  • 當時定罪沒想太多。

    woodsgreen 於 2013/05/21 00:11 回覆

  • 貓
  • 陛下!!!!!!!!!!!!!(下跪)您不能出事啊今夕陛下Q口Q
    這樣我們這些追隨者該怎麼辦呢嗚嗚嗚嗚
    您還有林家牧場要經營吶,上面的那兩隻一定天天黑白吃,吃都吃不好

    還好有陸判這個溫暖的小棉襖,真是太好了ˊ ˇ ˋ
    閻王真是~深藏的心意還不快坦白!
    那兩位都需要愛與關懷的灌溉啊,不然都會用傲驕來掩飾
    不經意的真性情流露最讚了>////////////<

    林綠大,小七畢竟可以隨意穿梭陰陽兩界,他會去探望陛下嗎????QVQ

  • 被說中了^^

    小棉襖這個形容真是太棒了,親親真有才!

    以前是無王狀態,現在當然被禁止了,而且他有老母要養。

    woodsgreen 於 2013/05/21 00:10 回覆

  • 訪客
  • 陛下!!!!
    我想知道陛下他最後會回到冥界嗎?
    我想知道七兔仔和太后娘娘以及陛下是不是可以一直在一起
  • 最後是指現在嗎?如果的話,是的。再黑暗也無法捨棄。

    後面這個,我不能多說。

    woodsgreen 於 2013/05/21 00:08 回覆

  • 雅
  • 想請問林綠大~
    網路版的和蓋亞文化出的小說版
    是不是有些不太一樣??
    網路版的在小說中並未完全收錄嗎???
    小說版的完結篇了
    是否網路版還會繼續進行呢-/////-?

    謝謝您~ 我好喜歡您的作品!!!
    請繼續加油!!!!
  • 陰陽路,完結囉!(灑花)

    我不是很清楚親親的問題,只是寫一些想寫的罷了。

    謝謝!

    woodsgreen 於 2013/05/21 00:02 回覆

  • 菁梅
  • 感謝林綠大喂食,咕喞。
    用這樣千繞百轉的心思去護人...
    唉,能用抱抱給這些鬼、這些人、這些神靈安慰&加油嗎.......
    最近好悶熱喔,民女若有幸能聽上一回陸大師和今夕陛下的天籟就萬死不悔了~
    回頭到地下和小蟬、孟大奶奶作伴,能看上大七一眼也不錯....
    好掛念陸家和星星呢,'現在"是在新的還是舊的時空中呢.....
  • 白仙走了,剩下的參考軸就只剩星星了。

    woodsgreen 於 2013/05/21 00:01 回覆

  • 弦也
  • 結局完了跳來這裡重溫陰陽路的懷抱
    那睡美男聽得見嗎XD?

    孟娘娘好生動XDDDDDD
    感覺又是一位好人物XDDDDD
  • 其實已經醒了,聽到了才起來。

    詳情可見陰曹那部分,是能和閻王對著幹的強者。

    woodsgreen 於 2013/07/02 20: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