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鬼月有什麼好處,大概就是社團兩位台柱總是穿著工作服,一個白襯衫黑領帶,儀表堂堂;一個青衫長袍,側頸紮著細辮,恬然捧著茶水打盹,要睡就睡,可謂名士風流。

 

  「李福德,我和祈安昨晚跑夜差,很累,暑期社團聚會能不能早點結束?」喪門大帥哥率先發話,擺明認為沒課的時候還把大家晚上叫來集合根本是浪費時間。

 

  「嗯嗯,辦完創社一週年慶祝活動就解散。」福德社長看來完全沒在檢討自己,「不囉嗦,就重現朕選秀那時榮光,說個鬼故事來娛樂我吧?」

 

  「我、我認為,在陰七月說鬼故事不是好主意。」

 

  上官榆鼓起勇氣說道,奈何社團中人個個藝高人膽大,根本沒把陰七月放在眼裡,他只能看向亦心,而亦心已經放棄更改福德社長的求生念頭,死命抱著流丹手臂不放。

 

  喪門也說:「如果把什麼引過來就不好了。」

 

  「哇啊啊──!」大帥哥一口戳在他們最害怕的點上。

 

  「怕啥?以我們現在的陣營,鬼才該怕我們。」林然然有恃無恐,就算開啟鬼門來個亡魂大爆發之類的,也不會是他來擋。

 

  「來兩個殺一雙。」流丹拍拍學妹顫抖的腦袋瓜。

 

  暴力的多數決通過了,福德社長便興沖沖點上七根蠟燭,分發給可愛的社員們,輪流講一則不思議。

 

  流丹率先開頭,以姆指食指輕扣燭台。

 

  她自小就陽氣旺盛,早在就讀雙語幼稚園,便發生數起作業本自燃的例子,把嬌柔的幼教老師嚇得花容失色。她幾經思量,歸納出原因,自己的意念就像集中太陽光的凸透鏡,只能盡量避免使用燃點低的紙本,功課都寫在塑膠卡上,也因此她的筆跡不怎麼好看,大學報告都交電子檔。

 

  而她父母實在太疼愛她了,就算生日吹蠟燭,蠟燭不滅反而整組燒光,也從未對她另眼相待。

 

  流丹說著,就往白燭吹了口氣,立刻熔得只剩下燭芯。

 

  上官榆忍不住喃喃:「我之前竟然會以為學姊是正常人……」

 

  「換你了,小矮子。」流丹指定下一名說書人。

 

  林然然趴在稿子上,努力筆耕,頭也不抬地說:「在大興安嶺的山林中,有個獵戶深夜得了急病……」

 

  「然然,你為什麼每次都提到什麼嶺的獵戶?」

 

  林然然抬首瞪了找碴的上官榆一眼,又說:「在小興安嶺的山林中,獵戶的兒子夜半聽見獵犬汪鳴,其聲如女子泣音……」

 

  「我是說能不能換個比較本土的地名……」

 

  「在塔塔加的山林中,台大實驗林與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爭奪土地權屬……」

 

  「對不起,我錯了!」

 

  「在第二男宿四四四寢,前天發生了一件怪事。」

 

  「太貼近生活啦,求求你不要講!」

 

  「我私藏的地瓜酥餅不翼而飛。」林然然臉色沉重,被他說得像世界存亡的大事。

 

  「你的位子總是散發出一股甜食的香氣,吸引老鼠之類的東西很正常。」

 

  「是我吃掉的。」犯人純真笑了笑。

 

  「小陸,那是喪買給我的!」

 

  「祈安,難怪你前天晚飯吃不下。」喪門皺起英眉。

 

  「喪、喪,你一定要秉公處理,給我一個交代!」林然然哭喪著臉,喪門低眸沉吟些會──

 

  「小然,祈安他肚子餓,不是故意的,我再買新的餅給你。」

 

  上官榆兩手指向西施捧胸的林然然:「哈哈,你也嘗到被偏心的滋味了吧!」

 

  「你們這群男人好煩!」流丹拍桌抗議。

 

  「小然子,親身經歷喔!」福德社長提醒一聲。「如果跟丹兒告白,可以pass一次。」

 

  「我又不是社員,我放棄。」林然然小口吹熄燭火。

 

  「阿福學姊,除了我們一起撞見的鬼,我也沒遇到過。」亦心很為難,「我只見過酒店小姐被負心漢拋棄,在廁所難產而亡,血淋淋抬出去的時候還被笑話犯賤……男人為什麼不全部去死呢?」

 

  「學妹,妳現在的氣場和幽冥十分接近,要小心。」

 

  「對不起,對在座各位學長太沒有禮貌了。喪門學長、祈安學長、林大哥,請接受我的道歉。」

 

  上官榆指著被略過的自己,亦心等同間接叫他去死。

 

  亦心吹熄蠟燭,下一個輪到上官少爺,不過他還陷在被心上人討厭的負面情緒中,久久振作不起來。

 

  「姊夫的事我說過了,那我就來說小外甥女的事蹟。她生來就格外聰慧,又是我家第一個金孫,很得老人家歡心。她曾問我是不是她來繼承家族,外公外婆會對她父親好一些,就是這麼體貼的孩子。姊夫……後來生了重病,死前不肯見妻小。出殯前,那孩子天天睡在遺體身旁,以為她父親會重新睜開眼睛……」

 

  「小榆。」喪門出聲喚住,上官榆怔怔看著他。「不用說了。」

 

  「我不是想趁機哭訴,還沒到靈異的部分。我家管家半夜發現她跑到落地窗前,對一道金光伏拜,請祂把父親還給她,她願意放棄人世所有榮華,管家姊姊嚇得趕緊把她抱回來……祈安弟弟,你說那是什麼?」

 

  陸祈安動了動脣,上官榆來不及看清,他手中的蠟燭就熄滅了。

 

  「啊啊啊!」

 

  「沒事的,朕在這呢!」福德插腰而起,挺身壓下空間偶然的躁動。「吾名福德星君……」

 

  燭火瞬間滅去。

 

  「嗚嗚,我忘了自己就是不可思議!」

 

  倒數第二人,大帥哥對著燭光低眸沉思。

 

  「我不是靈能者,對鬼怪不甚了解。」

 

  「阿喪,你平常三不五時冒出的恐怖故事又是什麼?」

 

  「那是用以佐言的生活經驗,不是虛妄的故事,小榆你就是太大驚小怪。」

 

  「可是我真的不認為平常人口中會有那麼多組死人骨頭!」

 

  喪門嘆口氣:「小榆,那是屍體,就算會爬會跳也還是屍體,你只要在它們把滿嘴蛆蟲噴到你臉上之前揍到它們吞回去就沒事了。」

 

  「別說得好像很容易啊!」

 

  「以前土葬盛行,我常隨父親開棺撿骨。我爸就像個老小孩,母親沒空一定要我作陪,就算我到場必見蔭屍也不放棄,到後來變成他一帶就得帶兩個,祈安負責鎮場子。不過祈安那時還是孩子,作法常失手,一不小心整個墳場都爬起來亂,我們只能一個個再埋回去。」

 

  「呵呵。」

 

  「走題了,我真的想不到有什麼怪談。」

 

  「你剛才那個侃侃而談的部分不算嗎!」上官榆快要崩潰。

 

  「啊,我們十八歲那年暑假,夜巡正逢萬鬼交替。整條河,密密麻麻都是,以為祈安那身破敗皮囊可以容下它們,被祈安召雷轟掉大半。那算是我難得的見鬼經驗,最後領頭的女鬼被祈安一把破傘收了,現在遷居到化學實驗大樓樓頂。」

 

  聽眾心情有些複雜,先不管他唾手可得的非人經歷,真不愧是靈研社台柱,竟然講了一個會讓鬼戰慄的鬼故事。

 

  喪門雙脣微張,文文吹熄蠟燭,那張絕色面容隨著火光消逝而隱去。

 

  然後,眾人齊齊看向最後一盞白燭,做為今夜的壓軸,陸祈安幽然一笑。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潛水
  • 嗚呼呼 頭香頭香有嗎?!
    未看先留言XDD
  • ㄚ冰冰
  • 小安安的故事呢!!??
    是說他本身就是不可思議的存在?

  • 下一篇~

    woodsgreen 於 2013/08/20 20:02 回覆

  • NO Name
  • 每次看到青衫長袍,紮著細辮
    就會流口水加噴鼻血>////<
    小安安~~小星星!!!真好!!!被治癒了!!
    地瓜酥不翼而飛XDD
    小然真的很愛吃吃吃XD
    我很好奇金光是陸三哥嗎??
  • 林然子:人為食亡!

    不是,風仙美人還在二哥那邊休養著。

    woodsgreen 於 2013/08/20 20:03 回覆

  • 楓
  • 我也想去漫博!但是錢包空空如也......
    好久沒看到閃光二人組〜好想念社團的大夥跟小然子〜〜〜
    祈安想說什麼故事,自身、七七還是兄弟們的?
  • 辰
  • 被金光包圍的人
    我猜應該是天帝吧
    畢盡風仙是天上的人

    其實也有猜是祈安啦
    但妹妹應該看過他吧
    還是沒見過???
  • 新生
  • 今天的心情……有點複雜,總之不太好,但是第一次遇到林綠大當天更文,馬上開心了起來!林綠大也要好好防颱哦!期待下一篇:)
  • 靜
  • 那個金光鐵定就是祈安搞的鬼@@

    女鬼是那個眼見為憑剛開始時 祈安跑到樓頂睡覺跟女鬼聊天的那隻嗎?那個很喜歡他的女鬼
  • 莞蝶
  • 哈哈~一日看三回~沒更新>有更新>換背景~(灑花
    大大加油 呵呵~
  • 皇蘼
  • 比較好奇小佑妹妹看到的金光到底是甚麼,雖然有可能是天帝,但總覺得不可能......
    而褔德,我一開始也有點期待她會說甚麼,結果一句就沒了
    超期待下一篇祈安的鬼故事!(不過走題機率好像很高

    背景換了黑的差點以為開錯網,但真有鬼月氣氛~
  • 櫻薰
  • 這次是鬼故事篇~
    喪門居然不認為那些是靈異經驗XD!!!!

    這次漫博加班滿檔不能去QQ
    還好邊極好心幫我買了一兩本書給我QAQ!!(編輯是好人)

    漫展真的人很多,之前跑去都不小心手滑買一堆書XD
  • 雷米
  • 不知為何,莫名的喜歡這次的新版面...
    鬼月的好處大該就是有很多文可以看?
    流丹大姐寫字的天份跑去然子那了,互補的天生一對!!
    每次看到四四四號房的爭寵都覺得很好笑
    小魚你的幸災樂禍在小讀者眼裡很悲哀(?!)阿...
    那條金光閃閃到底是...?
    基本除了奕心跟小魚,其他人本身的存在就是不可思議了阿!
    期待祈安安的鬼故事~~
  • 路人乙
  • 喔喔喔陸大師__
    說到漫展就想到木棉花,腳快断了啊!
    亦心你那個與其說鬼故事,不如說他快變成鬼故事了!
    大帥哥一如往常的帥氣,根本不把鬼當鬼
    陸家一開始好像在中國,跟喪家開始糾纏是到台灣之後嗎?

    驗證碼:744474,怎麼有種鬼月的玩笑的感覺....?
  • 落
  • 小的昨天剛從漫博歸來

    因為是最後一天 友人面對無數已售完相當哀怨

    去的時候才想起來是颱風天淋得全身溼透XD

    歸來完全攤倒在地 狠狠睡了半天

    不過明年大概還是要去吧:D
  • 月織
  • 阿,巷說百鬼,不是蠟燭全部吹息就會出現嗎?不過也要他們有那個膽

    喪門,他的童年真是刺激,為什麼沒有導演幫他拍一部zombie?真實度200%啊>w<
    那位東嶽鬼王的姐姐當初到底是以什麼心情被收起來了?

    話說小魚子,你姐姐跟姊夫到第是怎麼回事啊?

    颱風天風不大,但是雨一直下,我好想出門啊~
  • 來兩個殺一雙......丹姐姐有去特X傳說跟五彩的某雞客串過嗎xD
    上官哥哥原來本身就是個不可思議了吶~
    板面灰灰灰~~~ 好喜歡~~~
    颱風天大家要小心喔~
  • 以唯
  • 結果一路看下來只有星星你的鬼故事最生動驚悚,
    其他人不是自己異能就是天上的…這樣的鬼故事真的能召喚什麼東西出來嗎?XDD

    而且三界最恐怖的那隻根本就在說書人陣容裡了啊!難不成會召喚出陸爸或星星們最有威嚴的太歲?wwwwww

    流丹妹妹根本人體打火機超級方便wwww
    是說天帝怎麼會跑去找風仙讓小讀者滿好奇的…還是小讀者認錯人了?


    林綠大大好久不見~小讀者被線上遊戲吸過去差點出不來(事實上好像又要被另一款吸過去了…XD|||
    期間有偷偷回來瞄到粉粉的版面跟陸小安根本超越電器白痴堪比電器殺手的無敵神技,一秒爆冷氣的功夫實在太威猛!!害本來很久以前三國當紅時忘記問陸小安會不會最簡單的開冰箱的小讀者默默收回問題…真把冰箱爆掉星星會更生氣吧?(抖

    好久不見的小星星和小道士依舊閃閃發光得讓小讀者爆笑出聲哪!!(鼓掌

    說真的只要有大型活動根本都是戰場,
    月初難得北上參加的場次深深讓小讀者覺得進去前沒做好萬全準備會倒在裡面…Q口Q

    還好漫博可以在家用小金慢慢選購(小讀者已經對搶簽名資格什麼的無望了),這次也有好多好書的說 (´∀`)

    颱風天風大雨大也請林綠大大小心安全的說
  • 翠凌
  • 嗚嗚
    換了新版面嚇了一跳
    然後趕快看我有沒有點錯網頁
    鬼月阿~林綠大別這樣嚇我阿~~(啜泣
  • 默安
  • 親愛的林綠大,小的我今日也有鬼故事要奉上

    這要從小的與目前人在國外的友人說起

    因為握握(敝友人),正在找工作

    所以小的推荐他去找牧場的工作~ 哪知因緣巧合之下

    神奇的新注音 把牧場改成了"墓場"

    結果,就變成了在聊祈安與星星...

    聊著聊著.. 就出現了星星墓場.. 然後裡面都住著瞎鬼 (被閃瞎了XD)

    又聊著聊著.. 握握突然喊出 : 星星~~(飛撲....祈安)

    然後小的問他為何喊的跟撲的不一樣,他說有句成語可以解釋

    可是他忘了...

    以下是小的猜成語時間 :

    喊星撲安? 包子好吃? 青枝枝枝? 仙果誰吃?

    然後話題邁向靈異的方向了...

    最後更有 段奇妙的的詞(這不是詞吧!) 出現,有人說可以給林綠大人看看


    星吃仙果,身懷妖孽,初嘗人母滋味~

    有安相隨,星如花開,十月懷胎不是苦難


    阿哈哈~ 催生詞吶!!! 哈哈!!


    颱風天要注意安全唷~

  • 冰水
  • 對喪門來說很普通的日常 其他人可就完全不覺得普通啦~~
    陸大師要說什麼鬼故事Q~Q!
  • 霏霏
  • 祈安的鬼故事果然是壓軸<3

    小的去完CWT之後就沒錢也沒閒了
    只好對著買來沒有用的漫博入場票發愁QAQ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