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大二學期初的時候,學校回復社團活動,受累於人情,加入「靈異研究社」。他不甚明白社團宗旨,在新學期的社團發表會面對新生學妹們熱情提問,比方「學長,你是不是喜歡鬼故事」、「學長,你喜歡神祕的女孩子嗎」、「學長,我想要你的生辰八字」、「學長,碟仙說我們是三世夫妻請跟我交往」,如坐針氈。

 

  他其實對「靈異」全無好感,這世界肉眼能探索的事物那麼多,為何偏偏要去追尋不可得的另一個世界,實在是愚不可及。就算這樣幾乎把他們所有社團成員數落下去,但他實在給不了「研究靈異」這檔事任何正面評價。

 

  認真說來,他浪費時間四處為社長的臨時起意擦屁股,也僅是付出同等利益的回報。參加社團讓無趣的他增加與異性熟識的機會,進而發展到男女朋友的關係,這點值得感謝。順帶一提,社長就是他女朋友,穩定交往中。

 

  這個周末假期,因為社長兼女友說要去參加某個大人物私辦的神祕展覽,用來源也很神祕的社團公費租了九人座小巴士。他有職業駕照,理所當然成為司機,完全沒辦法翹掉活動。

 

  社長那麼堅持小巴士的原因是因為一般休旅車沒有走道可以供前後座乘客聯絡感情,也沒有卡拉OK配備,太無趣了!

 

  總之,沒有任何正當理由的執著,他女朋友就是個不知米價的無知大小姐。

 

  這台迷你巴士最前排有司機和副駕駛座,隔著一道簾子,再來分別是兩排單人座,最後一排三人座。他們把中排的座椅側轉再放倒,併成可以打牌野餐的舒適小桌,五個人玩在一塊,綽綽有餘。

 

  他聽著後頭傳來的笑聲,從後照鏡可以看見飲料、炸雞、比蕯,而他只能在停紅綠燈的時候咬幾口冷掉的肉包。

 

  因為學校社團開放才一年多,學生社團的數量很多、成員偏少,靈研社正式社員六名,加上偶爾幫他們做做活動紀錄的小室友,人數所謂的意義就是要訂七個便當。

 

  社團有三個女孩子,長得都不錯。其中說話總像發號司令,四肢修長,短髮俏麗的女子是剛考上研究所的學姊,姓流名丹,有作模特兒兼職,隨便搭了一身襯衫牛仔褲就像名牌貨;另外作為對比,穿著連身洋裝,嬌小玲瓏,垂著粉撲似的瓜子臉嬌笑的少女,是小他一年級的學妹,叫亦心,上大學之前就認識,命運多舛但不氣不餒,現代社會難得一見的好女孩。

 

  社長是個混蛋女人,略過。

 

  男生方面,兩個都是他同寢室友。林然然個頭小,喜歡一件過長的上衣到底,裡頭再隨便套內褲了事,但因為氣質好,笑起來可愛,就像第四位女性成員一樣,沒人計較他的穿著;相反地,上官榆全身上下都是高檔服飾,卻被嫌棄浪費錢、不學無術、廢物、垃圾、去死吧浪費地球氧氣,他家真的很有錢,是名門上官家的么子,但在社團沒人正眼看他。

 

  他們社團富家子弟和普通人各佔一半,常有價值觀上的衝突,但認識久了,習慣彼此之後,除去身分背景,他們也不過是一群青春正盛的大學生,一起參加了很蠢的社團,這是難能可貴的緣分。

 

  「親愛的,你要不要過來吃?」後座的社長終於察覺到男朋友的怨氣,甜滋滋喚了聲。

 

  「你們當這是飛機有自動導航嗎?不必。」

 

  後面那伙人安靜下來,竊竊討論著「怎麼辦,他生氣了」,讓他更覺得火大。

 

  「我沒有生氣,你們繼續。」

 

  他們還是扭扭捏捏,推派一個人去副駕駛座,勇者是社長本人,還沒開始培養感情就被他一聲「滾」給趕回原位。

 

  他不需要同情,只需要尊重和安靜。

 

  「喂,副社長人呢?」流丹學姊突然喊話問道。

 

  「咦,我竟然以為他在。」上官榆驚恐表示。

 

  「小陸翹習慣了,就是個幽靈社員。」林然然見怪不怪。

 

  「祈安學長不來呀,好可惜呢!」亦心學妹好生遺憾。

 

  社長言,常人和靈異的關係就像住宅區和山林水澤,既然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那上山之前至少帶個武松一起去。當初社長草創靈研社的時候就真知灼見預料到他們社團日後「多采多姿」的經歷,找了個有真本領的道家子弟來當副社長,充作鎮壓異象的門神。

 

  他和門神副社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們,所以才會人一不在,大家就直接問他下落。大概也因為他和那個本身就代表不可思議的好友朝夕相處,才會對靈異現 象那麼感冒。

 

  當它發生的時候,一點也沒社長以為的有趣,總是險象環生。

 

  流丹學姊也曾私下語重心長拜託他:社長和副社都是不負責任的混蛋,你要多擔待。

 

  他感到任重道遠的同時,也興起一股人生總被混蛋包圍著的悲哀。

 

 

 

 

 

  車子來到財團新闢的高級度假園區,因為到正式開放還有一段時間,這個空窗期就讓人租用,辦些怡情的上流社交活動,像是畫展和音樂會。明明該和「靈異」八竿子打不著邊,社長卻賊兮兮表示,她從上百個乾爹之一聽說了相當有意思的傳聞,特別調動各方關係趕來參加這次行裡人才知曉的個人展覽。

 

  展覽比想像中的熱門,他從園區入口行駛到主場一路有八輛名車呼嘯而過,接待人員也習慣了大人物,所以當他們這台小巴士抵達停車場,保全和管理員叫他搖窗下來,指示展場員工要繞到另一頭,這裡只提供貴賓休憩。

 

  他正要解釋,社長突然從他背後壓下,笑咪咪掏出兩張黑卡和金卡給他們,順帶介紹自己的父親、姑姑和堂哥在哪裡高就。

 

  管理員臉色翻轉兩遍,請求上車檢查,看到一群吃飽太閒的大學生,又是一怔,喃喃著:「這麼年輕來做什麼?」

 

  「我們這一路已舟車勞頓,我照規定申請到七張入場券子,就讓我們入內歇息吧?」社長說得溫和,卻不容許拒絕。

 

  「李小姐,妳可能有所誤會,這不是團康活動,而是關係到一些交易……」管理員隱晦說道,社長繼續耍無賴微笑。

 

  「若是錢的問題,你不用替我們憂慮,我們挾持上官家的小公子,只要綁架了他,多少天文數字都拿得到手。」社長毫不猶豫把社員出賣出去。

 

  管理員再次朝車內年輕人望來,上官榆收起卑微的小媳婦臉,對他冷笑一聲,氣派十足。

 

  經過許多風風雨雨,靈研社成員的演技已經直比話劇社,轉眼間就能配起社長的即興劇本,把人唬得一怔一怔。

 

  「原來上官家也來了,聽說老夫人最近身體不好,難怪了。」管理員頓時了然於心,誤認這群小子都是上官公子的跟班。

 

  上官榆聽了微微發毛,等管理員背對他們下車,才低啐:「我媽身體不好關他們什麼事?」

 

  林然然打開筆記本,開始記錄管理員不尋常的應對,不時咬咬筆頭:「上官,你家聲勢如日中天,被多點人端在心頭關切也是應該。」

 

  亦心整理起吃食垃圾,幾不可聞嘆了口氣,上官榆略略瞥向她一眼。

 

  那對小兒女的情態從車內後照鏡看得一清二楚,他才想感慨門第觀念在現代社會又捲土重來這檔事,就被社長煞風景纏上。

 

  「親愛的,我發現,我們真的好幸福喲!」

 

  「滾一邊去!」

 

  社長當然幸福了,他和她這個政治世家的千金比起來是不相配的那方,是山村長大的鄉下孩子,去她家拜訪總不免受她母親白眼。雖然如此,社長對他自家那兩個愛慕虛榮的老頭子和老婆子卻熱絡非常,有什麼好的都幫他父母準備一份,他心裡總默默感激她的大方。

 

  他把遊覽車停妥的同時,也想著世間感情真是一大難題,不知道怎麼拿捏才能塑成彼此的幸福而不是苦難。

 

 

 

 


  他扛著大半行囊下車,司機之後又是挑夫,免費勞工,要是這大好青春拿去兼差,憑他的工活一天至少有三千進賬。

 

  他心生怨念沒多久,鼻頭動了動,剛才在車上沒注意,下來才嗅到那種特定的氣味,讓他心頭紅燈亮了兩下。

 

  「李福德。」

 

  「妾身在!」社長歡天喜地靠過來。

 

  「妳確定來我們來看展而不是參加什麼告別式?」他對女朋友圓潤的笑臉直蹙起勻稱的眉。

 

  「是的!」

 

  「你怎麼會這麼問?」流丹學姊半撐著纖腰,妖嬈走來。

 

  「沒事。」他從小就在那種行業打轉,成天與那東西為伍,就像老朋友一樣,不會錯認。東西應該入土好一段時間又被帶出來,只要不是剛發生還熱騰騰的,通常不會糟糕到哪裡去。

 

  匡啷兩聲,上官榆和亦心手上的包一起落地,臉色泛白。身為靈異研究社膽小二人組,最怕社團中兩大指標人物突然皺眉說怪話,表示這個地方一定有凡人看不出的問題,太可怕了。

 

  「小榆、學妹,我只是感覺到這裡有很多屍體而已,你們不用太擔心。」他為了緩和眾人不安,堆了記笑容出來。

 

  「哇啊啊!屍體,為什麼會有屍體!不是說好只是看展嗎!」對這兩個參加社團只是為了免費點心和把妹的社員,絲毫不具抵抗靈異現象的能力。

 

  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的安慰換來極大的反效果,他忍不住沮喪,又把鴨舌帽拉低一些。

 

  「哇,買一送一,竟然碰上了加演的屍體大展,好有趣喔!」社長舉起雙臂轉圈,碎花裙翩翩飛舞。

 

  他每次一感到難堪,她就會接替主場的棒子,把歡樂的出遊氛圍搶救回來,補足他不善應變的弱處。先不論她外太空物質似的腦子,相處久了就知道他女朋友其實是個相當體貼溫柔的女孩子。

 

  「你清醒點,別被那張可愛的笑臉騙了,說清楚屍體的事!」流丹學姊冷言打斷他的感動。

 

  流丹做為社團中的年長者,早看穿這群人沒一個能幹正事,絕不能讓僅有的苦力被社長晃悠成功。

 

  苦力沉吟道:「我不會通靈,充其量只能辨識死者和生者。如果把屍體視作人的殘餘,屍身除了生物上的有機質外,還有生前活動積累下來的濁氣,所以埋屍地雖然有營養卻『不乾淨』,不適合拿來發展綠色觀光產業。曾經有人把墳場翻建成有機果園,而新採收的梨子載到傳統市場,每顆梨剖開來,果核的空隙特別大,就像頭骨空著的雙目,非常嚇人。」

 

  「哇啊啊,人臉梨子!」真的嚇到人了。

 

  流丹按著額頭:「停,沒有人叫你說鬼故事。」

 

  「這不是鬼故事,我爸媽把梨子殺到一折買回來,水梨還帶著血漬。」他一向實事求是,絕無半句虛言,高中時代卻被封作恐怖故事大王。「總之,那不是屬於這座山的氣味,也就是說那些屍身並非因為開發工程從墓穴移居出來,反倒是有了人為活動之後才搬進山裡,而且數量與生人數目相當。」

 

  看大伙陷入死寂之中,他很抱歉能力不足,只能觀察出這麼一點皮毛。

 

  「要是小安安在就好了!」福德社長燦笑表示,立刻被流丹抓去捂嘴巴頭。竟然當著死皮賴臉才追上的男朋友誇耀另一個男人,不知死活!

 

  他幽幽嘆口氣,自己也認為不如友人有用處,從小到大都是如此。

 

  「簡介明明寫著心靈研修,什麼研修可以修到死人骨頭去,我還真想見識一下!」

 

  流丹大剌剌抱怨的時候,林然然像個小祕書打開文件夾,把活動精美的折頁和宣傳名片齊整遞過來,最上頭那排燙金的標語──青春永駐,著實映入他眼簾。

 

  比起他見識過的宗教活動,這個會展目的非常明確,沒有多提到感情和財富,就是要招攬自認活不夠的對象。

 

  「李福德,繼續還是回去?」他心頭隱隱感到不安。

 

  社長大無畏笑著:「猜拳吧?你贏就回去。」

 

  出布的他輸了,才想起這種運氣遊戲他從來沒有贏過,社長明明知道還故意耍著他玩。算算這是交往以來,女朋友第十三次愚弄他。

 

  「本星星還擔心太無聊,這下真是太好了!」

 

  與憂愁的他相對比,福德社長笑顏燦爛,他女朋友惟恐天下不亂的性格也和他好朋友一個樣,他們兩個沒在一起實在可惜。

 

  「妳要記得,祈安不在。」

 

  「放心,我會保護你的,王子殿下!」

 

  他滿手行囊,阻止不了社長眾目睽睽撲抱住他。軟玉在懷,有點感動,但總覺得女朋友的發言微妙得很。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Nora Wang
  • 到底該說....喪門...你好可憐...
    還是該說....福德...妳.....唯恐天下不亂是吧?!

    許久不見綠大....
    望綠大顧好身體(福身)
    下班就看到喪門與福德...但...祈安呢?
    小小的撫慰我的小傷心(嘆)
  • 有星星不會沒有道士^^

    人生多鳥事,也請小讀者打起精神!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8:46 回覆

  • 旻愁
  • 出書版wwwwwwww
    好興奮呀wwwwwwww
    好想一出書就買
    可是荷包君吐魂了
    學測君在鞭笞我
    嗚嗚 我要林綠大愛的抱抱(你滾啦)
    好期待 好興奮呀wwwww
    努力存錢奮鬥
  • 那就先拼學測好了~

    很高興小讀者也很高興!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8:46 回覆

  • ㄚ冰冰
  • 發生什麼事都沒關係
    反正小安安會在關鍵時刻趕來的
    (劇透嗎?XDDDD
  • Yes!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8:47 回覆

  • 夕顏
  • 咦咦!!出書版是打掉重來嗎?工程也太浩大!林綠大人辛苦了!

    無比期待您的大作!
  • 因為我想換個方式開場!

    那就敬請期待囉!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8:48 回覆

  • 謎吻
  • 終於要出書了嗎!!?!?
    終於可以看到喪門跟祈安滿滿的甜蜜蜜了~(誤
    我要衝第一個買XDD
  • 嗯嗯!

    不放閃就不是星星系列了>.*

    感謝親親的愛意!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8:53 回覆

  • 夜籟
  • 全新開場?Σ(⊙∀⊙)
    感覺眼見為憑系列要出好像會比陰陽路多本耶....

    「不知道怎麼拿捏才能塑成彼此的幸福而不是苦難。」這句話,很深啊.....(嘆)

    幾個應該是錯字?^^
    真知卓見 → 真知灼見
    晃攸 → 晃悠
  • 不會啦,會到一個段落就收尾,這系列走小品路線。

    不過陸家會做三界故事的壓軸。

    謝謝指正,我就是個錯字王,好在書版都有修正,我家編輯應該拿兩倍的薪水才對。

    也謝謝親親一路以來對這個故事的支持和鼓勵^^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9:09 回覆

  • yc
  • 小然的穿著.........................................................................
  • 怎麼啦?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9:22 回覆

  • 路人乙
  • 反正小安安最後還是會去救你的,阿喪
    福德~你的男朋友快被追走了喔~~其實你也很高興吧!期待小妾很久了是不是
    期待實體書中......是說我最近花了好多錢啊__
  • 小妾是然然喔!

    最近強檔接連出擊啊!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9:23 回覆

  • 櫻薰
  • 喔喔喔喔喔喔喔!!!
    期待實體出來OWO

    看下來,根本打掉重來呀OAO!
    林綠大人辛苦了>A<

    要記得多休息,不要學我當爆肝族(咳血
  • 也請親親不要熬夜喔!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9:23 回覆

  • 凊鴦
  • 這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風水師大人啊!請問祈安大師何時可以看見您的實體書啊?這樣令人家朝思暮想的!

    林綠大大,在下又有一問。
    有關古董店的.....那個二中的高音小王子,就是之萍姊姊拿主打歌來刺激今夕魔王大人的那個小男生。
    是 黑 旗 令 主 嗎 ?
  • 不是喔,現世中,黑旗令主比陸大師年紀還大,歌神小王子和古董店店員同年。

    冥界的歌王無庸置疑是鬼王陛下,天界就是黑旗令主,人間就是這位小天王,而陸大師在規格外。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9:26 回覆

  • 雷米
  • 喪小星心情會不好是因為陸小安不在對吧?
    女主角(喪門)都出場了,男主角(祈安)呢?

    好期待出書~!!林綠大加油!!
  • 不用擔心,會來的~

    謝謝可愛的小讀者!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9:27 回覆

  • 靜
  • 這是書版的嘛!!!!!

    想請問之前貼的都會收在書內嘛,我好喜歡~

    老師辛苦了(鞠躬
  • 我會挑有比較精彩、有關主軸的篇章,順便好好修文。

    希望能讓老讀者和新讀者來看這故事,眼睛都能為之一亮。

    也謝謝親親的支持(回鞠)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19:29 回覆

  • 皇蘼
  • 我真的到現在才知小然穿得這麼......隨意,流丹不會想逼他穿上褲子嗎?
    期待出書版~~
  • 流丹:會!

    沒道理給別人看啊!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23:09 回覆

  • yc
  • 是因為流丹的要求所以小然的穿著如此便利嗎XDDDD
  • 不,因為他懶而已。

    woodsgreen 於 2013/11/11 23:08 回覆

  • 訪客
  • 總覺得敘述手法變了,有一點點不習慣呢
    此回祈安神隱,八成會在中途又衝出來~~
  • 還好啦,喪門嘴上都是「我的朋友」,存在感不小。

    小讀者不嫌麻煩的話,還想請您詳說不同之處,我自己寫爽爽,還滿想知道的。

    woodsgreen 於 2013/11/15 23:33 回覆

  • 讀者
  • 開頭變了耶~
    想快點看到新書
  • 訪客
  • 林綠大大新年快樂~
    我很喜歡你的文章!!可是我看完陰陽路後就不知道從一本下手好...
    請問有沒有建議呢?然後然後除了陰陽路和眼見為憑,請問還有哪幾個系列有出書??有的話荷包君說他願意這幾個月吃土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