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是政治人物交際的重要時段,孩子的爸從來沒有回家過。

 

  好在小朋友很懂事,不吵也不鬧,只緊守在電視機前面,等待新聞直播時間。

 

  主播台講了段開場的吉祥話,就請現場記者連線報導,畫面一轉,來到人聲鼎沸的宮廟前面。

 

  「歡迎總統先生來到現場,為國民祈福!」

 

  「白老大!」大總統一出場,童音齊放。看孩子們那麼高興,孩子的媽不忍心叫他們安靜點。在這棟獨院的雙層樓房,不怕吵到鄰人,只是會吵到她。

 

  電視上的白髮老者和藹地講兩句,不再多言,請眾所期待的府辦吳祕書長代為發言。

 

  當攝影機特寫住戴著細框眼鏡的年輕人,明亮的容顏一笑起來,小朋友們忍不住把頭貼上螢幕,幾乎要叫翻家裡天花板。

 

  「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陰冥看著新聞台的收視率直線攀升,真覺得這社會有病,那張臉到底有什麼好,看都看到快吐了。

 

  突然,人群響起女子的尖叫:「搶劫!」

 

  對於這個突發狀況,白領正想展現領導風範指揮警力逮補犯人,他的祕書卻早一步拋下文情並茂新年稿,拔腿追去。

 

 

 

 

 

 


  古董店,連海聲冷眼看著蓄意亂事的搶匪被壓制在柏油路上,半跪在搶匪背上的年輕人掉了眼鏡,現出一雙氣呼呼的橄欖圓貓眼。無數鏡頭瞄準這名國民英雄,鎂光燈閃個不停。

 

  笨蛋,若是對方有槍怎麼辦?他可從來沒教他見義勇為,那身愚蠢的正義感都要怪到吳警官頭上,而人現正像隻大型犬趴在客廳地板呼呼大睡。

 

  自從連海聲發現臉上怎麼也長不出皺紋,活像個不老妖怪(華杏林:喲呵呵!),怕被發現這張臉是整型來的就推去大部分的工作和應酬。沒想到外面傳一傳變成他得了絕症、他沒了店員在身邊生不如死,然後就有群神經病強行破門而入,嚷嚷著要陪他過年。

 

  他討厭過年,更討厭親友團,而且是非親非故還說是他至交的白痴。

 

  例如這個,林和家哭哭啼啼拿著紙杯和藥罐過來客廳:「海聲啊,我找不到乾淨的水杯,你好歹也請人來打掃。」

 

  「我不喜歡私人空間被侵入。」

 

  店員出外打拼後,原本有女佣定期來整理,連海聲就看著那個嫁人前從來不必做家務的大小姐跪著替他擦地板,死沒良心蹺腿受下。直到她懷第三胎,突然在他上廁所時用力敲門,披頭散髮用無比淒厲的神情求助:「我羊水破了……」從此,店長再也不敢像個壞婆婆指使陰大小姐做事。

 

  林和家苦笑,想叫連美人自立自強,但又很難想像他屈身收拾屋子的模樣,只得唉聲嘆氣遞過藥和水。

 

  「安靜,別煩我,他接下來的發言很關鍵,會影響接下來一年人民對他的觀感。」

 

  「小寶貝呀!」林和家笑皺一雙眼角,被美目瞪過一眼。

 

  吳祕書長特別拉過楊記者手上的錄音筆,瞇起眼,在全國人民前用力喊道:「老闆,新年快樂!」

 

  連海聲當場捏爆水杯。

 

  原來他對搶匪那麼不客氣是因為打斷他跟店長大人拜年的時機,林和家攬住連海聲肩頭:「很窩心不是嗎?這點真像我,愛江山更愛美人……唔啊!」

 

 

 

 

 

  電視機前的小朋友,也跟著爸爸一起熱情叫喚。

 

  「老闆、老闆、老闆、老闆──!」

 

  陰冥終於從電腦前抬起頭,把那群電視兒童招呼過來。

 

  「把新衣服穿上,下午帶你們去看老闆。」

 

  小孩立刻圍來她身邊,發出歡愉的鳴叫聲。

 

  「媽媽、媽媽、媽媽、媽媽──!」

 

  「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