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父細說起年輕飄撇的他如何把到理髮廳之花喪母的往事,喪門表示,大過年的,他不想再聽見此等唬爛而無謂的故事。

 

  舉目無親的林然然被喪門打包回老家,穿著喪母已經四十年穿不下的鮮艷花裙子,像名小妾給大伙泡茶切水果,賢慧地捧著托盤過來,微笑聽著喪家兩老向他哭訴喪門不孝。

 

  陸祈安毫不捧場地靠在喪門肩頭打盹,但林然然還是把第一杯茶端了過去,完全入境隨俗。

 

  「祈安少爺,請慢用。」

 

  陸祈安被喪門搖醒,迷糊接過熱茶。

 

  「小然,抱歉,這裡的人把祈安當成大神來拜,像我都是拖到房間再打,在外都要做做樣子。」

 

  林然然看喪門驕傲的容顏,怎麼辦?他家小星星在家人面前,似乎又更可愛一些。

 

  「祈安,你真的不回家嗎?小么積怨到隨身帶著你的草人插針。」

 

  「不回去,給你養……」山上寒涼,大道士幾乎進入冬眠狀態。

 

  喪門無奈道:「也只能這樣了。」

 

  林然然沒說,回家和飼養之外,夏天哥哥其實可以想別的法子,但他根本沒打算拒絕。

 

  喪門到房間翻出毛毯,把他和陸祈安裏著一團,以為這樣比較暖和。抬頭卻發現大家都不吃瓜子,默默注視他們倆。

 

  「小然,啊無,伯伯來說個傻小子倒追大少爺的故事好了。」

 

  「好啊!」林然然就是喜歡這味。

 

  「阿爸,你也會看同志小說?」喪門渾然不覺父親調笑的對象就是自己。

 

  「有喏,現成材料喏!」

 

  喪父說起,在一處遙遠的山庄,住著一個傻小子。小時候亂開棺材,差點被大殭屍幹掉,被年幼的四少爺所救。傻小子從小長在山村,沒看過那麼漂亮的孩子,就這麼一見鍾情。

 

  從此,傻小子就追在大少爺屁股跑,整天「祈安、祈安」叫個不停。不管大少爺要他做什麼,他都說好。他們倆闖禍被逮,四少爺只不過哭兩下,他就挺身受罰,被少爺伊阿兄打成豬頭也不吭一聲,愛到卡慘死。

 

  林然然就算聽不懂帶著濃厚地方腔的台語,但配合喪父豐富的肢體語言,再加上兩名當事人他再熟悉不過,完全可以理解兩小無猜的美好童年。

 

  喪門察覺這故事悲情女主角是誰了,忍不住發話:「我以前真有那麼蠢嗎?」

 

  「有喏,口口聲聲詛咒絕對不要再跟祈安少爺出去,隔天還是手一牽就歡喜走了,嘸路用的咖小。」喪母挖鼻孔說道。

 

  「我哪有?」至少陸祈安抱著他撒嬌三十秒,他才不計前嫌。

 

  「後來上國中,常常脫光光睏作伙,被二少爺打斷百來根棍子還是死性不改。」

 

  「你們幹嘛連這個都說!小然你千萬不要誤會,沒有常常!一個禮拜最多七天!」

 

  「嗯。」因為有長輩在,林然然忍到快要內傷。

 

  「後來上高中,知見笑啊,手嘛也不敢牽,整天唉聲嘆氣,就怕祈安少爺嘸愛伊啊!」

 

  「我高中明明都在苦讀,被你們說得就像懷春少女。」喪門很不滿。

 

  喪父不理會兒子的抗議,繼續講古──

 

  傻小子因為腦筋不好,還以為他對大少爺的感情只是純友誼(喪門:不然呢?),傻傻地跟大少爺約好,就算畢業之後分隔兩地,他們也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大少爺只是笑著,不管傻小子說了什麼約定,他都笑著不應。大人都知道,再好玩的扮家家,也不可能一直遊戲下去。

 

  兩人十八歲那年,喪門帶著病弱的陸祈安回家,寸步不離,全天候照料。病人的症頭無法預警,有時三更半夜發作,鬧了整晚,根本無法休息,日子久了,任誰都會失去耐性;但喪門沒有,即使累得連書也看不下,仍無微不至,總在病人說渴之前遞過溫水。

 

  陸祈安大概有半個月無法下床,喪門就揹著他在家裡東轉西轉,如果他的雙腿永遠恢復不了知覺,也會一輩子揹著他走下去。

 

  當喪門理所當然說出這番傻話,在客廳看電視的喪家兩老目睹兒子背後的四少爺喉頭抖了抖,沒讓自稱沒心沒肺的他感動痛哭,倒像揪住他的心肉,痛得無法回應。

 

  夜深人靜,喪門好不容易睡下,陸祈安無聲走到門口,被喪父喚住。雖然這隻不是他生的,但他好歹也見識過三代陸家人,知道姓陸的壞習慣──要走,從來不說再見。

 

  「祈安少爺,恁若是就這麼離開,阿門真正會哭死。」

 

  陸祈安佇足良久,深嘆口氣,最終還是回了頭。

 

  

 


  「伯伯,祈安不是請你守口如瓶麼?」陸祈安此刻清醒非常,因為就快被殺掉了。

 

  喪父俏皮地吐了吐舌頭:「拍謝,老了,袜記啊!」

 

  果然,喪門寒著俊臉對上笑得心虛的陸祈安。

 

  「我放棄出國,把屎把尿照顧你整個暑假,你竟想不告而別!」

 

  陸祈安起身想逃,卻忘了毛毯和喪門纏在一塊,兩人因此重重撲倒在地,大道士被一八零的星星大帥哥壓得唉唉叫,喪門順勢從背後十字鎖喉,乎死啦!

 

  

 

  林然然補上老人家未竟的結局:兩個男孩子,不管中間這個那個,最後還是在一起了。

 

 

 

 

 

 

--

新春賀文在此告一段落,感謝小讀者的愛護(鞠躬)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苓
  • 喔喔喔~祈安少爺~~
    請受小女子一拜~
    唉呀我也好想服侍小安安一回>\\\\\<

    林綠姊姊辛苦囉
    多多休息嘿~
  • 苓
  • 喔耶~
    我頭香XD
  • 巫英
  • 嗚嚶嚶嚶嚶嚶一一一一一!!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 靜
  • 小安安,請保佑我順利阿(福德:你拜錯人了)

    這對真是閃光無限放,難怪是星星
  • 晨礵
  • 林綠姐姐辛苦了,要多休息喔!

    這篇濃濃的鄉土味狠狠戳爆我的笑點了,看到篇名就做好墨鏡殉職的準備了,果然沒有白忙啊(攤手

    還堅持自己沒有心,哼哼!只是淚腺失調而已嘛,一定要好好陪喪門喔!至少在這一世,要讓他有你,快樂的度過。
  • 凪紗(紗希)
  • 祈安!!喪門真的好可愛喔!
    喪爸也是同道中人啊!(拇指
  • 紅夜 (華爵)
  • 在一起在一起!!!!!
    今後也請多多放閃 (捧頰

    (表示激動)
  • 訪客
  • 開心!!過年還能看到祈安和喪門我好興奮呀!!!(這位太太請冷靜----
    喔喔喔林綠大我好愛你感謝餵食(熊抱
    還有還有新年快樂~小讀者我今年依舊會支持您的加油!!
  • 夜安
  • 天啊!
    這一對真是
    閃光強過鞭炮!
    甜蜜勝過蜜糖!
    小的看到心兒碰碰跳,睡不著啦!!!!
  • 一夕
  • 咦咦?? 愛到卡慘死的講古中間橋段
    怎個"四"少爺乾坤挪移個"大"少爺?? (難道說有很多腿兒?!!)(可忽略這人)

    不過喪門沒有反對他與祈安幼時的曖昧耶~(嗚啊啊!!)
  • 大少爺<>傻小子,是對比用詞,不是排行。

    不過喪爸說一說就說成四少爺了。

    woodsgreen 於 2014/02/06 00:10 回覆

  • ㄚ冰冰
  • 哈哈 好喜歡俏皮的喪爸
    忍不住想吐槽一星期也不能睡在一起八天XDDD
    小星星都快氣哭了陸大師不好好哄可不行(撒嬌三十秒可能不夠)
    最後終於在一起了...
    福德社長沒關係你有無限長的(?)時間可以慢慢等(拍拍)
  • 笙魚
  • 拜年的最後一篇,眼睛就這麼被閃瞎了。
    總覺得只要是喪門和祈安出現的場合,就算只是名字寫在一起,也會讓人需要自備墨鏡啊!
    一星期最多七天......喪門的特色就是越描越黑啊,需要憋笑的然子真是辛苦了。
    祈安安(試圖)不告而別的歷史就這樣被挖出來了!
    還有我覺得這種情形喪門根本就應該要在初二的時候帶祈安安回陸家(娘家)啊!
    祝你們幸福!(到底想表達什麼)
  • VVN
  • 謝謝林綠大大
  • 冉
  • 如果日子可以這麼一直過下去就好了
    雖然那就不叫人生了

    謝謝林綠姊姊的新年餵食((鞠躬
  • 冽燚
  • 實在太棒了
    感謝林綠大大
  • 噗
  • 果然是愛到卡慘死www
  • 渲
  • 愛到卡慘死www我欣賞www
    唉額果然在林綠大的站裡不管怎樣隨便亂逛都還是會一直爆墨鏡ˊˋ
    吃了那麼多賀文我的心靈也要變胖惹(意義不明
    謝謝招待(抹臉
  • 蘇茗
  • 看著喪老夾雜著台語講星星祈安的閨房密事(?)就感覺好有畫面(附聲音),超想笑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