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就像戰爭,為了名利的爛仗,人選七分天選三分。我是將,你是帥,沒有投降的選項。」──第十九屆總統大選辯論,延世相。

 



第一章 學生會長戰爭




  少年站在光亮的水晶櫃前,右手高高低低地晃著抹布,口中哼著輕快的旋律,搭配一張世界末日、慧星撞地球也無法撼動他半分表情的清秀撲克臉。



  以服務業來說,少了笑容等於不及格;但對於這間以各種古老年歲小飾品堆砌而成的精美店鋪,只要能讓店長微笑,就是店員的滿分。



  不過本店店長倒是讓所有商業鉅子、政界高官、黑道龍頭嘗到什麼是服務業精神的最大負值。雖然一笑傾人城,但愛惜生命的菁英們不想用寶貴的下半生換取見識連海聲艷笑的機會。



  今天風和日麗,屬於秋末的好天氣,吳以文打了一個安靜的哈欠,貓似的雙眼瞇起,而角落的美人垂著長髮,趴在櫃台上打小盹。和諧、安寧,古董店難得悠閒的下午時分。



  銅鈴清響,兩個高壯男人蠻橫推開兩扇琉璃大門,恍神的店員還沒從小動物的睡眠頻率回復過來。「答!」尖銳的聲響刺破小空間的氛圍,一身貴婦裝扮的女人踩著十公分高的金屬鞋跟,昂首闊步走向櫃台。



  「連律師,昨天那件事你考慮的結果……」



  「文文,茶。」連海聲直接打斷人家的開場白,抓了抓秀麗的長髮,鳳眸要睜不開,即使腦袋在半清醒狀態,毒舌已經就定位。「老太婆,去去去,別把妝抖在我店裡。」



  聽見「老太婆」三個字,女人的濃妝臉龐扭曲好大一下,放棄所有客套話。



  「連海聲,這裡我要了,限你一個月之內離開!」



  美麗得讓對方皺紋更加明顯的店長大人,撐起額頭沉思但其實在抹眼油,一直維持這個目中無人的動作直到他的花草茶端上來。



  茶香四溢,連海聲啜了一小口潤嗓,才定睛看向耐性到達極限的貴客。



  「老闆,她是遠航集團的負責人,名義第一女富。老闆昨晚出席她四十三歲對外號稱公主生日宴;老闆說餐點很不好吃。」吳以文語氣呆板地提醒健忘的店長,只是他好意的補充說明會讓人暴滿青筋。



  連海聲聽了,揚起恍然大悟的微笑,明媚而動人。



  「文文。」



  「老闆,要留活口?」吳以文盯著兩個壯漢和指甲很尖的女人,就像看著一桶發臭的廚餘。



  「不是,也給那位女士來一杯茶潤喉。」連海聲一聲令下加暗中踹小腿,吳以文才提起茶壺,高高地往杯子裡倒,茶水濺滿女人濃妝艷抹的臉。



  「雜碎!」女子揚起巴掌,直接往吳以文臉上揮過去。



  連海聲太了解女子的脾氣,及時抓住她手腕。



  「商敏,在我的地盤打我的人,妳還真是勇敢!」



  女子一時間忘了憤怒,只是瞪著眼前的美麗男人,明明完全不一樣,她卻沒來由想起她那個薄情的前夫。



  「笨蛋笨蛋,你是殘廢嗎?一杯茶也弄不好!」連海聲罵完就丟下客人,全力揪住小店員的耳朵。



  「老闆,她說要把店拆掉!」吳以文瞪大貓眼,上個放話的人,骨頭就被拆掉了。



  「滾一邊去,敗事有餘!」連海聲揮斥故意笨手笨腳的服務生,讓他一個人孤零零地去給地板上蠟。「好啦,我們說到哪裡……對了,妳想跟我競爭死人錢,為了讓我不得安生,把主意打到這家店頭上。」



  名叫「商敏」的貴婦哼笑一聲,看來這娘炮男人還是有把她的話聽進去嘛!



  「連老闆,我也不想趕盡殺絕,你喜歡撿破爛,我百貨公司可以空一個櫃給你放這些……零碎的小垃圾。」商敏單手撐著右肘,以上對下的姿態擺擺手。



  「心領了,妳那間號稱全國第一百貨卻毫無特色、三年被倒一次帳、上臭下爛的公司垮了,我的店門還是能映出妳無腦的樣子,老太婆。」



  「你、你,有膽再說一次!我明明上個月才動完手術,大家都說我年輕十歲!」



  應客戶要求,連海聲口齒清晰回道:「老查某。」



  「啊啊,我要殺了你,剝下你那張噁心的臉皮!」商敏終於被逼得大爆粗口,貴婦的矜持不再。



  「哈哈哈,來啊、來啊!」連海聲兩指往她啵了記飛吻,這一吻可是男性合作對象最希望被連店長挑釁的動作,但他迷人的笑臉在商敏眼中就是可恨無比。



  「連海聲,別怪我沒警告過你,咱們走著瞧!」



  商敏憤恨轉身,高跟鞋再度往地板劃上刺耳聲響,「答!」地板好亮好滑,咕溜咕溜,她往前一摔,保鑣們措手不及,終是大字躺平在地。



  因為店員剛剛才把地板上過蠟,真是不好意思啊!



  等商敏被七手八腳扶起,惡狠狠瞪向櫃台,一個奸笑的男人和一個不笑的男孩,一起用高吊的雙眼嘲諷她。



  這家小店的風評一直都是這麼可惡,以後還會持續為惡下去。



  商敏放聲嚎叫:「你們給我記住!」







  奧客的咆哮還沒完全消去,銅鈴清響,胖女人優雅推開琉璃大門。



  「歡迎光臨呀。」連海聲搧了兩下眼睫,笑咪咪接待實質的第一女富來聊天喝茶。



  「白女士,請坐。」吳以文躬身問安,為貴客拉開紅木玫瑰椅。胖小姐咯咯笑著,溫柔搔弄吳以文的軟髮。



  「哎呀,我好像看到熟人過來。海聲,如果可以,你多少讓步吧?除非她要拆店。」



  「她是要拆店沒錯。我霸佔她前夫的財產,已經被她討厭五年多了。」連海聲悠悠然轉著胸前的長馬尾,得意之情溢顯於外。



  「她前夫不就是我前夫?」見店長說錯話轉開眼的樣子,白小姐滿不在意地笑了。「有道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你和世相這層關係已經傳開來了,多少收斂一下吧?」



  「為什麼?我高興讓那些白痴怕得睡不著覺,他們又奈我何?」



  「可是你還有小文要顧呀,要是小文被有心人欺負該怎麼辦?」



  「白女士,請不用在意我,店在貓在,店亡貓亡!」吳以文挺起胸膛,連海聲很懷疑笨蛋店員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蠢話。



  「擔心他幹嘛?」連海聲長指戳刺吳以文的笨頭,吳以文痛得瞇起眼卻沒有躲開。這世上只有店長有資格欺負店員。



  白錦儀每次回來,總覺得這一大一小感情又更好一些,希望她從大哥那邊聽說的消息不要影響到這間店的日常生活。



  「海聲,商敏明日要開記者會,你注意一下。」



  「知道,她都明著打過來了,我會防著。」連海聲睨著嫵媚的長眸,漫不經心笑道。



  白錦儀知道說不過美人高傲脾氣,也就不再多勸。



  「還有,我這次過來,是特別來給小文加油。」



  「加油什麼?」連海聲完全狀況外。



  白錦儀從簡樸的布包拿出紅色肩帶,上頭寫著「學生會長候選人吳以文」,尾端還繡著一隻小灰貓。



  「這是我大哥預備選總統向神明求來的吉利綵帶,我想他應該不介意我借來用用。」



  吳以文接過肩帶,深深一行禮──謝謝女士,灰貓咪很可愛。



  「不過就是選舉,白領還有臉說他是十字教徒,迷信、無聊、神經病。」連海聲嘴上這麼數落著,卻叫吳以文快戴上肩帶,走幾步給他看台風,還叫吳以文說句講詞來聽聽。



  小店員聽令,鄭重清了清喉嚨。



  「大家好,我是一等中的吳以文。」吳以文模仿螢光幕大人物的沉穩口吻說話,那張本該是交際缺陷的撲克臉,反而讓他顯出幾分成熟的威勢。「謝謝、謝謝大家的支持,只要我當選會長大人,老闆就會當我的貓咪!」



  連海聲錯了,不該對從小看大的店員有任何無謂的期待。



  「笨蛋,給我換掉腦袋!」



  白女士笑得合不攏嘴。








  楊中和升上二年級,也成了編纂校刊青年社的正式社員,對於這次堪稱全國最大規模的高中職學生自治選舉,教育部選定他們學區做為示範的先例。他們社長,也就是二年十二班的唐棠小姐,決定專題報導,發行一青特別號,目標帶起一等中學生的參與感。



  楊中和四處打聽小道消息得知,這次學生會長選舉呼聲最大的是市立女中現任會長袁可薇;再者為從國中就風靡全市,就讀海洋中學的胡理同學;家商代表紀一筆,據聞是個自稱外星人的怪胎,在校超高人氣;二中候選人身分不明,只知宣傳口號是幹掉一中。



  而市內兩間貴族私校一面倒支持新閣中學的候選人,無關人氣和好感,他們只想選自己人,把庸俗的大眾劃在圈子外。要贏過這種沒道理的「團結」,就得看各家候選人的高度是否能打破自校的圍籬,拿下全市年輕學子青春不定的芳心。



  青年社討論到一段落,唐棠社長指派給楊中和一項重責大任。楊中和眼神拒絕,唐棠也以堅定的目光駁回他的請求──都跟本校候選人代表同班了,當然是他負責採訪。



  唐棠社長一臉嚴肅囑咐:記得,照片拍帥點,備分給我和甜甜(校花)。



  於是楊中和冒著生命危險,請吳以文同學暫停一次午間話劇排演,留在教室給他做專訪。就因為這件事,林律人寄了上吊的布偶圖片給他,然後童明夜在底下回了笑臉說「對不起,開玩笑的」和「阿文是我們的」,根本是血淋淋的威脅。



  超可怕的啦!他們到底從哪裡拿到他的網路社群帳號!



  到了約定的時間,楊中和把採訪的工具拿出來。吳以文轉過椅子,慎重放上兩個精緻的和式便當,興沖沖等著小和班長吃飯。



  開飯前,吳以文拿出有貓耳朵的手機,目光期盼。



  「班長,可不可以跟你加好友?我的ID是『gray cat』。」



  「……兇手不是你嗎?」



  吳同學眼中冒出問號。



  「沒事。」楊中和手機傳送邀請,吳以文開心地瞇起眼。



  「我給小和畫了圖像,是眼鏡貓咪,『glasses cat』。」吳以文獻寶般亮出手機背景。



  楊中和探頭去看,畫面有兩隻小貓,小灰和小眼鏡仔親暱偎在一塊……難怪另外兩個校園偶像最近會如此仇視他。



  「不可愛?」



  「很可愛,我真是受寵若驚。」楊中和含淚頂下被大王寵愛的仇恨值,「怎麼不畫你和小冥學姊?」



  吳以文點點頭,亮出另一張雙辮少女抱著小灰貓打盹的彩色鉛筆畫。楊中和美術不怎麼樣,但看得出來這畫非常有愛。



  「每個人都喜歡,你還真是花心。」楊中和忍不住感慨一聲。



  吳以文點點頭:「最近常被學姊唸,叫我跟別人好,滾邊去。」



  「因為你很受學妹歡迎,兩天被告白一次,她當然會不高興。」



  吳以文睜大眼,恍然大悟,才知道陰冥在為他吃醋。楊中和覺得吳同學對男女感情實在比一般青少年遲鈍許多。



  「小和真是我人生的明燈!」吳以文用力握了握楊中和雙手。



  「好啦,我們回到正題。你不介意的話,我們邊吃邊聊。」



  「不介意,我喜歡看小和吃飯的樣子。」吳以文說得一派自然。



  「啊啊,別說會讓人誤會的話!」



  楊中和按下手機錄音鍵,筆記就定位,照他事先給好吳同學的預設題目進行訪談。



  「吳以文同學,你這次代表一等中競選全市聯合學生會長的寶座,請問你參選的動機為何?」



  「養貓咪,全世界最漂亮的那隻!」吳以文精神奕奕回道。



  楊中和姆指用力關閉錄音機。完蛋了,第一題就碰上瓶頸,他新聞稿大概發不出去。



  「班長,我從沒想過老闆會答應讓我順毛。」吳以文說了不下十次,還是不由得跟小和班長再三分享他的喜悅。



  「我知道你很感動,但還有沒有別的?」楊中和頭很疼。



  吳以文點點頭:「還有話劇表演,等我當上會長就可以用公權力占場地。我們問卷調查,粉絲不管坐草地還是沙發,一定要有廁所。」



  楊中和眼神死去,吳同學的表現根本是扒下表面工夫的政客,從一開始的立意就歪掉大半。



  「吳以文,你不是選一等中會長,而是全市學生會長,要有一個號召群眾把選票投給你的中心理念。」



  「班長,不用擔心,律人說他會使出渾身解數幫我助選,順便為未來從政之路練手感。」



  「練什麼?」



  「虐殺敵人。」吳以文口齒清晰說道。



  不得不說,楊中和聽了超級擔心。除了他們三位校園偶像腦袋有病以外,做為候選人幕僚的林律人小王子出身世家貴族,真能了解他們這群小老百姓在想些什麼?



  吳以文又從抽屜拿出一疊A4紙,楊中和仔細看去,竟是市內各所學校鳥瞰圖,每張圖的比例尺不太一樣,不是照片而是親筆手繪。



  「你怎麼畫的?爬水塔?」



  「班長,貓喜歡高處。」



  楊中和用膝蓋皮翻譯──我知道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基地喔,小和下次要不要一起來冒險?



  「真遺憾,我有懼高症。」楊中和一口回絕。



  「喵嗚……」吳以文無盡惆悵。



  「好啦,你還沒告訴我沒這些圖的用意是什麼?」



  吳以文垂著眼道:「我想把全市學生串連起來,打破學校之間的藩籬。」



  楊中和聽得心頭一動,叫吳同學繼續說。



  「穿上制服後,我是一等中、他是二中,『女中全是大小姐』、『海中都混混在讀』,學校把人分開了。但是大家其實都是這塊土地出生、成長的孩子,沒有不一樣。」



  「這是你的想法嗎?」



  吳以文微微頜首,輕聲回覆:「不一樣的只有我,我看得出來。」



  楊中和用力握緊筆,他同學點出學校風氣和地方高中評比的問題,長年來教育單位想解決卻苦無辦法。如果換個方向,由學生方出面改革,或許有機會改變也不一定。



  「一個人的力量有限,很多人的力量無限。」吳以文雙手在桌下忙了一陣,在地圖一一放上摺好的紙貓咪。「統整全市學生,就能統整義工人力來照顧流浪貓咪!」



  「……這是你真正的參選目的對吧?」



  吳以文用力點頭。



  「班長,我曾是受貓咪大仙指點的迷途灰貓,發願救天下貓咪。」



  楊中和雙手抱頭,才正常一下子,他同學的腦袋又往神祕世界偏斜過去。



  「吳以文,不可以把宗教帶進選舉裡。」



  「為什麼?貓咪大仙絕對是正信宗教,有貓咪仙使可以證明!」吳以文從數學課本抽出陸大師的玉照,雖然那身舊衣破褲跟流浪漢沒兩樣,實際上卻是三界第一大道士,神鬼無敵。



  「我沒說仙使哥哥不好,只是藉選舉場子宣教會讓人觀感不佳,貓咪教不是主流。」



  「可是這是信徒的使命,博愛眾貓。」



  楊中和很想讓吳同學盡情表現自我,脫離自閉的過去;但一想到這個人代表一等中,他就不能放任他黑白亂來。



  「你要知道,很多人是跟狗玩大的。」



  「啊,我沒有想到這點……」吳以文不得不慎重考慮,畢竟狗派人士族群龐大。



  「這件事就聽我的,選舉期間,先把你的貓耳藏起來。」



  「好。」吳以文聽話捂住耳朵。



  楊中和看吳以文像小孩子的反應,忍不住擔心,怕他被有心人抹黑。好比台面上大人的選舉,選期一點風聲流言就能打掛候選人苦心經營的民調。



  「我問你,你有沒有會被人攻擊的把柄?」



  「數學不及格?」吳以文上午才被數學老師捏臉頰懲戒。



  「你這次月考一定要及格啦,還有嗎?」



  吳以文想了想,想起吳警官氣呼呼的神情,吼他都不回家。



  「不孝子。」



  楊中和托頰沉吟:「這個倒是還好,我們這年紀如果表現得父慈子孝反而會被說假掰。而且我看你常騎車去送飯,親生兒子也很難做到這地步」



  「師母最近常常不在家,沒人煮飯給師父吃,師父像被拋棄的狗狗。」吳以文不管對沒飯吃的小動物、小朋友還是大人都很容易心軟,雖然他不喜歡那個家,但還是會等吳韜光吃飽喝足才回店裡。



  「其實你還滿乖的,哪像我在家都對阿爸應喙應舌。」楊中和溫柔一笑。



  吳以文聽到關鍵字,連忙把腦袋湊過去,楊中和無奈伸手拍了拍。



  「還有嗎?」



  「自閉症?」



  楊中和看吳以文缺乏表情變化的清秀面容,差點忘了他同學有這麼一個半大的缺陷。



  「你那個不算自閉症,但我也說不清楚。這的確是個問題,你要小心別被貼上標籤,我們社會同情有殘疾的弱勢,但不會選擇弱者做王者。」



  「我會跟大仙拜託,希望不要發病。」吳以文雙爪合十請求。



  就在這時,教室後門打開,走進一名燦金短髮、翡翠綠雙眼的少年,看起來年紀略小於他們,穿著兩件式西裝制服,從頭到腳都不像一等中的學生。



  「誰是『吳以文』?」少年發了話,高傲的口吻似曾相識前天來砸店的老太婆。



  楊中和看向吳同學,當事人卻在發呆,好在對方有備而來,一眼就認出誰是他的頭號勁敵。



  「我是瑞奇.商,新閣中學的會長候選人,請多指教。」



  吳以文一副高深莫測的撲克臉,淡然回道:「綠眼貓咪?真稀奇,我以前也養過一隻,胖、嘟、嘟!」



  少年怔了怔,吳以文像在回應他的戰帖又好像不是。



  楊中和居中協調:「他意思是說,你長得很可愛。」



  「莫、莫名其妙……」少年那張不足巴掌大的小臉突然脹得老紅。



  吳以文隨手拿出準備的點心:「來,吃胖一點。」



  「拿開,我不吃垃圾食物!」



  吳以文也沒生氣,逕自把泡芙遞給楊中和;楊中和不想拿,可他又真的好喜歡脆皮泡芙,市面上的都沒他同學做得紮實綿密。



  「不要管甜點了,聽我說話!」



  吳以文微微頜首,楊中和不難發現他同學對年紀小的學弟妹特別友善。



  瑞奇回復一開始鄙視人的笑容:「聽說,你是那個人的兒子?」



  吳以文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自從暑假遊覽車事件被八卦媒體渲染,政商兩界幾乎認定延世相真有骨肉在世。



  「我告訴你,我才是真的,你這個卑賤的假貨冒充不了。」



  「什麼意思?」



  「哼,你回去就知道了。」



  事關到古董店大美人,吳以文神情浮現幾絲不安。瑞奇揚起壞笑,此行算是達成目的,轉身就要離開。



  「小咪,這個送你,公平競爭。」吳以文喊住他的腳步,遞上貓咪折紙,是王國中最迷你的一隻。



  「你叫我什麼?」瑞奇嘴角抽了抽。



  「小隻的貓咪,小咪。」



  「你給我住口,誰是小不點?還有,我最討厭貓了!」瑞奇雙手把紙貓咪揉爛一團,氣呼呼地跺步離去。



  吳以文目送瑞奇遠走,楊中和給他同學木然拍拍手。兩軍交鋒,吳候選人拿下一勝。



  「班長,竟然有孩子會討厭貓?這社會怎麼了?」吳以文像個老人家慨嘆年輕人。



  「吳以文,你與其震驚這個,還不如煩惱他口中的真假身分。」楊中和想了想,作勢遞上鉛筆頭訪問,「請問你是延世相的兒子嗎?」



  「老闆說是,我就是。」



  楊中和心想,如果他是在職記者,大概能一舉拿下明天頭版。




 

 

 

 

--

還沒要出,可能很快也可能要到八月,放來當連假的點心~☆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默旋
  • 喔喔喔喔喔喔喔
    第·五·集!
    豪棒棒------
    老闆的兒子!


    我吃飽了謝謝招待:-)
  • 美少年私生子登場!

    請小心慢走,做個好夢喔~

    woodsgreen 於 2016/06/08 22:01 回覆

  • 凪紗(紗希)
  • 小讀者會慢慢等,一發售就手刀衝去買!!!!!!!(冷靜點

    老闆跟文文真的可以氣死很多人呢XD
    小和越來越能翻譯文文的話了,難怪小文越來越愛他XDDD

  • 冷靜點!(抱住)

    業界常高唱:古董店~是黑店~主僕倆~黑心肝~

    愛他無誤!

    woodsgreen 於 2016/06/08 22:03 回覆

  • sharon櫻雪
  • 好萌好萌好萌~(大心
    現在都靠文文來治癒我被功課考試壓榨的心靈QAQ
    老闆跟文文越來越好了!!!希望老闆不要再動不動就說要丟掉他啦~
    私生子?!感覺有姦情!!!(推眼鏡
  • 考試加油,反正給它唸下去,總會唸完的。

    但店長也無法說出要養他一輩子的承諾。

    敬請期待卷五!

    woodsgreen 於 2016/06/09 22:12 回覆

  • 扉羽
  • 小和真是好貓
    安安商敏小姐,你面前是你的前夫ㄛ
    白女士真是一名標準的大家閨秀,商敏反而像是田橋仔
    儘管正宮位子穩定,學姊還是會吃醋
    說得對!本人是堅定的犬派
    不過是看了古董店才比較不怕貓
    小文其實天生就有王的氣質
    二中代表不會是小歌王吧?
  • 是的,小店員也這麼認為。

    千金分作有教養的、沒教養的、還有壞掉的,剛好店長都遇到了。

    陰冥覺得既然有那麼多人喜歡,那就不要再來招惹她,但對店員來說,就是要學姊摸摸。

    卷五也有貓派和犬派的對決。

    這篇也在探討成為王者的條件。

    是的!

    woodsgreen 於 2016/06/09 22:16 回覆

  • 凊公公
  • 文文我一定會投你一票,幫助你達成「養全世界最漂亮的貓貓」的夢想!!!

    昨天小讀者畢業有哭哭,今天看了這篇文心情有被貓貓治癒,林綠大抱一個~~
  • 來抱抱~要好好把握提早到來的暑假喔,小心外出,也要注意保養身體。像我原本計劃暑假要打工、學英文,結果大病一場,然後就開學了QQ



    woodsgreen 於 2016/06/09 21:52 回覆

  • zoelin619
  • 其實文文在言詞方面如果能多加修飾,他簡直就是天生的政治家嘛...我是指那種真的會做事,有才幹之人,而非是只懂得做一些上不了檯面的小動作,還要硬扯一塊冠冕堂皇的遮羞布,既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又害怕受到輿論的指責,真是貪婪至極
    我覺得那隻瑞奇應該比他媽媽可愛多了...
    其實那個商敏在某部份蠻誠實的...「你、你,有膽再說一次!我明明上個月才動完手術,大家都說我年輕十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依軒
  • 林綠大大,什麼時候可以繼續更QWQ
    第五卷好好看>W<
    我會繼續支持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