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她父親擁有一間大廠房,工廠員工一起吃飯睡覺,就像個大家庭。

 

  惟一不這麼以為的就是她父親,把賺來的錢拿去供養名車和女人,卻聲稱公司連年虧損,極盡所能壓榨工人的勞力,扣住他們的身分證和居留證,說著滿口脅迫的謊言。大家既善良又軟弱,沒有人敢爭取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權益。

 

  大家只是忍耐、拚命忍耐,宿舍回收車堆累的空酒瓶越來越多。她認為不能再這麼下去,於是她向大家許了一個夢,她是老闆惟一的愛女,長大將會繼承工廠,不再是廉價的機械式生產,屆時,請大家群策群力,共同打造出屬於自己的品牌。

 

  她的父親卻將工廠惡性倒閉,夢的大餅一夕間化成泡影,大家努力維持的家瓦解了。

 

  宿舍拆除的那晚,最疼她的阿姨從樓頂墜落。

 

  救護車來了,救護車走了,父親忙著在新遷的豪宅裡透過話筒向人炫耀賺錢的手段,他人的死活無關痛癢。

 

  她走去,拉拉父親的褲角,堆出小女孩無害的笑容。

 

  「爸爸,阿姨好像把首飾放在工作間,她受傷了,你能不能幫她找出來?」

 

  貪婪的父親聽信她的謊言,立馬拿著手電筒潛入廠區,沒注意大門上鎖的細音。

 

  她點了一把火,將惟一的親人和未來一起燃燒殆盡。

 

 

 

 

  她固定在星期三、五的夜間市集,在超商騎樓底下擺攤,販售自己調配的花草香氛袋。

 

  明明只是很一般的商品,卻總在開市兩小時內銷售一空,惹得其他生意人側目。有個來幫忙的小妹建議她:麻姊,妳這麼有料,開公司吧,我願意永遠追隨冷艷超群的妳!

 

  現在小孩遊戲玩多了,說話總瘋瘋癲癲。可她不願意拓展生意,打從心底厭惡團體、組織、公司、企業等等由人建構的系統,只想守著一個小攤子終老。

 

  而且她是個罪人、是禍害,和她有牽連不是好事。像那個整天「麻姊、麻姊」追著她屁股跑的輟學小妹,至今已經失訊半月,由她照顧的蓍草一夕枯死。

 

  她心情低落,決定做完今晚的生意就離開這座城市,繼續飄泊的生活。

 

  她才打開皮箱,攤子前即站定兩個年輕人,一個戴著鴨舌帽,一個披頭散髮看不清臉,感覺不像客人。

 

  「妳好,請問是麻瓊小姐嗎?」

 

  她摸向側腰的藥粉小瓶子,就警戒狀態。

 

  「遮頭遮臉,你還真有禮貌!」

 

  「抱歉,因為這是公眾場合。」對方似乎有些為難,但還是把帽子拿下。「請原諒我的唐突,這是我的名片。」

 

  她接過名片,上頭寫著「喪安禮儀社」,名字是「喪門」,總覺得在哪裡聽過,而且來源不是什麼好地方。

 

  「你是來推銷靈骨塔嗎?可惜我家沒人可以死了。」

 

  另一個年輕人笑出聲來,麻瓊看去,只見劉海底下一雙格外剔透的眼珠子。

 

  「不是賣塔位也不是生命契約,我們是受公會委託來鑑定妳是否為異能者,我朋友是負責評鑑妳的專員,他叫陸祈安。祈安來,跟人家打招呼。」

 

  陸祈安乖巧笑笑:「麻姑娘好。」

 

  「不需要。」麻瓊冷淡回應,「請回吧,不要妨礙我做生意。」

 

  喪門摘下帽子才短短幾分鐘,四周就圍了一大圈見獵心喜的女子,照相手機連拍不休。

 

  大帥哥嘆口氣,過去勸離:「妳們誤會了,我沒有拍過戲,不是偶像明星。我有女朋友了,請別再遞電話小紙條給我。」

 

  麻瓊瞪著還在原地對她笑咪咪的陸祈安,他的存在讓她非常不舒服,好像整個人被看穿一樣。她立馬決定蓋上皮箱,收拾東西走人。

 

  陸祈安冷不防開口:「『我們小姐不是人,是仙女。』」

 

  麻瓊拎著皮箱的手不住顫抖,那是以前舊工廠阿姨們親暱摟著她所哼的句子。

 

  「你們調查我?」

 

  「妳月前出手救了路倒的老婦人,連謝謝也沒要,大概沒想到這會讓妳名揚千里。」

 

  「我只是給她一杯水。」

 

  「她身上的癰疽消失了,現代的說法叫惡性腫瘤。」

 

  「我不知道,那只是巧合。」

 

  麻瓊戰戰兢兢,通常她「多管閒事」後,就會離開當地。如果不是小花失蹤,她不會留到現在才走。

 

  喪門處理好臨時湧來的粉絲,回來坐鎮,發現陸祈安已經把氣氛鬧到一觸及發,可能因為這名小姐特別漂亮的關係,引起他的興趣。

 

  「如果妳是真材實料,在我朋友面前否定無益,他一眼就能看穿。」

 

  異能者包羅萬象,神通士、鬼媒人,還有使人不藥而癒的活半仙。一直以來,公會只聞其名,不知其人,給這名神祕佳人一個響亮的封號。

 

  陸祈安燦爛一笑:「久仰大名,麻仙姑。」

 

 

 

 

 

  麻瓊把兩個程咬金男子帶回她租下的七坪小套房,她在浴室換衣,要他們稍待片刻。

 

  房間幾乎被她批來的藥材和盆栽占滿,只剩下一張睡人的床和一捲睡袋。喪門看窗台吊著兩三件襯衫牛仔褲,和女友香閨塞爆的衣櫃形成強烈對比。

 

  「做完什麼檢定,你們就會走人嗎?」麻瓊從浴間探出頭來,原本束起的長髮披散在肩頭。

 

  「是的,感謝妳的配合。」喪門略略別過眼,公會給他們的資料完全沒告知對象是個和他們同齡的美麗女子。

 

  陸祈安倒是自然而然坐上仕女的香榻,樂笑道:「喪門,我該勸告她不該隨意讓年輕氣盛的男人進房麼?」

 

  「別講得我們會對她下手一樣。」

 

  麻瓊換下軍裝外套和黑長襪,以清涼的家居服出來見客。兩男不約而同盯著她短褲下白皙勻稱的長腿,交換一記眼神。

 

  喪門清了清喉嚨:「麻小姐,請千萬別讓我們以外的陌生男子進屋。」

 

  「要求私密空間談話的不也是你們嗎?莫名其妙。」麻瓊分別給兩人遞過一杯清水。「那是自來水,不能喝,拿著。」

 

  「其實我們此行也有私心,我朋友先前大病過,身體不太好,想請妳幫忙。」

 

  「我沒有你們想像得那麼了不起,很多病,像是毒癮,我就治不好。」麻瓊不由得看向床底的小睡袋。那孩子再三和她保證,她一定會改,跟麻姊一起重新做人。

 

  「麻姑娘。」陸祈安喚回麻瓊的注意。

 

  「什麼姑娘不姑娘,男人講話怎麼這麼扭捏!」

 

  陸祈安重新來過,望著她笑開:「小麻。」

 

  麻瓊封閉十九年的芳心抖動兩下,隨即退開三大步。

 

  「很抱歉,客套是他一種避免危害女子的防衛機制,如果是具備異能的女性抵抗力又更低。對了,他還沒有女朋友。」但是有不少愛你愛到殺死你的前女友。

 

  「我不想知道!」麻瓊快被這兩個男的逼瘋。

 

  這時,喪門的水杯開始變化,麻瓊上前檢視水的狀態來判斷喪門的健康,不料水完全違反水的特性,開始發光發熱。

 

  喪門讚嘆:「真是奇妙的仙術。」

 

  麻瓊瞪著俊美非常的大帥哥,這跟她的能力無關,而是喪門本質很有問題。

 

  「你不是人對吧?」

 

  喪門沉思些會才道:「我記得自己應該是。」

 

  「算了。」麻瓊轉而抽起陸祈安手中那杯,清水卻成了黑不見底的濁泥。「怎麼會?」

 

  「我們去過各大醫院檢查,沒有人知道他虛弱的原因是什麼,只能尋求奇門偏方,請問有得醫嗎?」

 

  麻瓊沒回答喪門,猛地抓過陸祈安手臂,強把他拖進浴間,打開蓮蓬頭往他腦袋沖水。

 

  喪門從未看過陸祈安在人前這麼狼狽,濕淋淋跌坐在女孩子身下。看友人無奈地垂下眼,大概有在反省調戲人家這件事。

 

  麻瓊試了許久,但陸祈安身上的病狀沒有消減半分,只得關上水龍頭,無力按住他肩頭。

 

  「你知道你快……」

 

  「噓,別嚇到他。」

 

  陸祈安不以為意笑了笑,把麻瓊漂亮的指爪反握到手心。

 

  「陸某就想,為何一名如華女子選擇這種贖罪似的苦行生活?」

 

  麻瓊不是公會中人,不知道陸家道士是這世上她最碰不得的男子。

 

  「原來妳謀殺了親生父親。」

 

 

 

 

 

 

--

我應該寫一本<桃花篇>才是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祈安桃花處處開呀!
    祈安果然快不行了嗎??喪門會很傷心的啊啊

    麻姑娘是怕被大家覺得是異類所以不感跟大家太接近嗎?
  • 初次見面就半拿下仙姑大夫。

    她從小就喜歡人們,只是手染了血,從此負罪活著。

    這大概是陸大師去招惹她的主因。

    woodsgreen 於 2014/04/29 23:28 回覆

  • 訪客
  • 林綠大的文是光QAQ
    總覺得祈安不管說什麼都很像在挑釁對方XD
    期待第四集!!!!
  • 幹嘛哭啦~

    woodsgreen 於 2014/04/29 23:22 回覆

  • Ally
  • 桃花桃花多多開
    反正祈安不是這樣就是那樣~~
    我一開始還以為麻姐是中年婦女...............
  • 麻姊是芳華正盛的小美人,剛好落在陸大師的紅心圈裡。

    woodsgreen 於 2014/04/29 23:21 回覆

  • 新生
  • 每次祈安開口我都很擔心......
  • 烏鴉嘴呀

    woodsgreen 於 2014/04/29 23:20 回覆

  • 靜
  • 祈安放電威力全開(星星眼

    桃花篇,專拐騙無知的女孩嗎?XD
  • 逗弄心防很強的少女是他的興趣之一,也是風流債的主因。

    他說過,至今還沒有他拿不下的女人。

    woodsgreen 於 2014/04/29 23:24 回覆

  • 紫淚
  • 祈安果然快要....嗚嗚嗚~人家不要啦~我的小安安(哭哭

    只要是美女,祈安似乎會特別溫柔耶!!真是個好男人
  • 一直要死不活的,卻從來不像個病號。

    喜歡把妹^^

    woodsgreen 於 2014/04/29 23:26 回覆

  • Kayu Low
  • 麻姑娘千萬別動心,炮灰的心理素質是要建立在腐魂之上的啊。。。
    祈安碰不得啊(扼腕(你是在惋惜什麼啊!
  • 心理要明亮到喪門這程度,才能和他朝夕相處,不然什麼暗處都會被看光。

    woodsgreen 於 2014/04/29 23:31 回覆

  • 悟喵
  • 桃花篇。會篇篇相連到天邊的感覺

    所以,大大寫吧~

  • 說說而已~

    woodsgreen 於 2014/04/30 21:54 回覆

  • 菲倫
  • 沒有拿不下的女人......
    我原本想到林阿姨,回想以後發現......恩,她在第一眼就淪陷了
  • 是啊,這麼可口的小男生,她怎麼會放過?

    woodsgreen 於 2014/04/30 21:54 回覆

  • P
  • 麻仙姑會跟藥之主聊聊天嗎
  • 遇到的話,應該會,年紀也差不多。

    woodsgreen 於 2014/04/30 21:53 回覆

  • 翼也
  • 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單純!(甚麼#
    這篇完全勾(?)到我了喔嗚嗚OAQ
    祈安和麻姊的對手戲感覺就和精彩啊!
    期待下一篇QQ
    是說我可以也期待一下桃花篇嗎(等等###
  • 他喜歡這類型的女孩子,像他沒事也會逗流丹。

    沒有桃花篇啦。

    woodsgreen 於 2014/04/30 21:53 回覆

  • 凡
  • 完全期待桃花篇啊~
    是說,應該也沒有陸大師拿不下的男人吧XDDD
    好啦,小七和阿夕例外XDDD
  • 沒有啦,說說而已。

    七仙子讓他十分扼腕,但白派就是抗妖孽。

    woodsgreen 於 2014/04/30 21:51 回覆

  • 殘月
  • 我小小的為祈安的風采尖叫了一聲,就算外表狼狽、沒說經典台詞,陸家風水師就是帥氣...
    但是(語氣加重)、祈安怎麼可以在星星面前花心呢?!
    他的身心都是屬於星星的啊啊~~~~
  • 他就是這樣。

    但目前還是獨身。

    woodsgreen 於 2014/04/30 21:49 回覆

  • 倪湘
  • 難得一朵裡外都美的桃花,祈安收了吧 (住手
  • 攻略ing

    woodsgreen 於 2014/04/30 21:48 回覆

  • 妖果
  • 看完這篇想到自己是卑微的基層勞工
    老闆領百萬金錢,股東收錢笑呵呵
    員工拿到生活帳單苦哈哈(看到薪水單也笑不出來)
    像麻姑這麼大義滅親的人,現實中從沒看過.........
  • 這篇也是感慨台灣工商發展以來,企業巨獸對員工的壓榨。

    所以陸大師才叫她仙女,負上罪孽也要為人求得幸福。

    woodsgreen 於 2014/04/30 21:44 回覆

  • 笙魚
  • 祈安安安安!嗚嗚!(意義不明)
    救救他啊瓊瓊姊姊!(不要以為裝熟人家就會答應妳)

    唉唉,每次祈安出現都希望他再多說一點話,又希望他別那麼烏鴉嘴,真是太煩惱了(心)。
    感覺麻仙姑是不是在上面得罪過誰,不然神仙投胎之類的怎麼會投生到這種家庭,不過話說回來,基本上會到人間的神仙,有很大部分是被踢下來的吧?

    桃花篇是寫不完的吧,因為祈安男女通吃啊。
    如果喪門發現包子神獸有過其他的小夥伴(交情很好很好的那種)會不會吃醋啊,比如吃小七的醋之類的?雖然兔子和星星無法相遇嗚嗚嗚。
  • 所以他通常只是笑咪咪的。

    她並非神仙轉世,而是以古時著名的女仙為她封號。

    九天玄女就是被踢下來的沒錯。

    本故事主線是眾男桃花無誤。

    會吃醋喔!

    woodsgreen 於 2014/04/30 21:41 回覆

  • 小韶子
  • 小安安就當著小星星的面前把妹,就樣好嗎?
  • 沒問題的!

    woodsgreen 於 2014/04/30 21:37 回覆

  • 晨霜
  • 又有正妹出場了!以後又會變成祈安安的後宮嗎?喪門又有情敵了(x)祈安你也別
    再到處勾引女孩子了嘛,這樣喪門會困擾的~

    與其說是來鑑定小麻的,不如說他們是來被小麻鑑定的吧!瞬間就測出一個不是人,一個有重病。

    不過有這樣神奇的治療天賦,卻犯下殺人,甚至是殺害至親的罪名,儘管算是為員工們的報復,可是還是讓人難以判定好壞啊!怎麼會有那麼矛盾的可憐女孩......
  • 他多是露水姻緣。

    小麻仙子在她的「專業」來說是強者。

    典故取自<麻姑>

    woodsgreen 於 2014/04/30 21:37 回覆

  • yc
  • 話說..這篇的麻姑有些蝶大筆下主角的味道..
    喪門如果吃醋..不知道會不會爽到阿福XDDD
  • 冰水
  • 嗚唔好多人都說陸大師快......
    他就是要裝個沒事人一樣T+T~~~
    後宮成員再增一名!(咦
  • 弦也
  • 複雜的案情QQ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