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祈安綻開一枚無比迷人的笑容。麻瓊無暇欣賞,抽回手,無意識搖著頭,腦中響起父親臨死的呼嚎。

 

  她失足跌下,喪門及時撈住她,把顫抖的她按進溫暖的胸膛。

 

  「祈安,你嚇到人家了。」

 

  「她總不能老是這樣憋著,給她抒解一二,免得永遠失去對男人的興趣。」

 

  喪門溫聲安慰道:「麻小姐,每個人總是有想殺老爸的衝動,我也曾拿鋸刀追趕偷走我的註冊費的死老頭子,妳坦然要接受自己。」

 

  陸祈安跟著附和:「對呀,不過我最喜歡我爹爹了。」

 

  麻瓊掉著淚,情緒似乎隨著淚水緩和下來,推開喪門的扶持。

 

  「我爸爸……只愛錢,他也想把我教出同樣的價值觀,但我怎麼也學不會。等我成年,把繼承的財產還給當初被他背叛的員工,我就會去自首。」

 

  喪門來之前,訪談過當年自殺未遂的女工,阿姨臉上只有感恩的笑,沒有仇恨。她說小姐很好,把工廠失火的保險金和賣厝的錢發給大家做資遣費,不時探望他們這群老工人,來得比兒女都勤,連外地的工仔都有收到她的年禮。

 

  雖然工廠倒閉後,他們日子依然艱苦,但是有小姐在,他們的心就不苦了。

 

  喪門不禁聯想起他們山村和陸家的關係,陸公子和麻小姐,如同信仰般的心靈支柱,比起安眠藥和鎮定劑,更是紛囂塵世安定人心的良方。

 

  陸祈安問道:「妳恨他麼?」

 

  「我爸爸在火場尖叫、求饒,我都沒有心軟。」麻瓊咬牙切齒。

 

  「以妳的能力,他不死,妳一定能救回他,燒了跟沒燒一樣。而妳當時離門太遠,以致於沒聽清楚他的話。」

 

  「我爸爸說什麼?」

 

  「『丫丫,火很大,快走!』」

 

  麻瓊捂著臉,痛哭失聲。陸祈安走來,低身捧起她的雙頰,輕聲哄著沒事了、都結束了。

 

  她就像溺水之人,無助地抱住這個嗓音溫柔得像咒語的男子,任他渡上滅頂前的口息。

 

 

 

 

  麻瓊把陸祈安的中式青衫和她的格子襯衫一道擰乾掛上窗台,從沒想過自己會在一個男人的懷中哭得那麼慘。

 

  她神情鬱結,沒想到回頭卻看見那個男的擅自套上小花的藍色百摺裙。

 

  「喪門、喪門,你看是裙子!」

 

  喪門雙手搭上友人國中女生也望塵莫及的纖腰,感慨道:「祈安,你也太瘦了。」

 

  他們一興起就手拉手在人家閨房裡轉起圈圈,跳著沒人懂的舞步,好不快樂。

 

一分半鐘後──

 

  「真的非常抱歉!」喪門押著陸祈安一同九十度鞠躬,不過裙子還在陸祈安身上。

 

  「你們鬧完就回到正題上,要我做什麼,直接說明清楚。」麻瓊低頭擦著濕髮,多年來深藏在心底的罪行被揭開,她的情緒久久無法平復。

 

  「祈安,她都沒說我們兩個怪怪的。」喪門有點感動。

 

  「是世人太大驚小怪了。」陸祈安坐回榻上晃腿,任喪門像個老媽子替他換上麻瓊扔來的運動短褲。

 

  麻瓊忍不住澄清:「我只是懶得計較罷了。」

 

  「正題是,我們已經確定妳真有能力,代表公會邀請妳加入,公會將提供相當優沃的報酬。」

 

  「你們要以此要脅我入公會?」

 

  「這是兩回事。」

 

  「事實上,祈安和公會可說是死對頭,我們應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這週末剛好有空。」

 

  麻瓊毫不猶豫拒絕:「我不願意。」

 

  「為什麼?公會可以讓妳適時幫助最需要的人,又有勞健保。」

 

  「口頭說一切照規矩,結果都是最有錢、最有權勢的人受惠。」麻瓊口中透著對社會階級的冷諷,「我在路上隨機救還比較公平。」

 

  陸祈安隻手托頰,笑問:「妳以為妳所選的就不是被指定過的?自由意志?」

 

  麻瓊瞪著他,卻又無法反駁,對方很可能比她更了解所謂冥冥的天意。

 

  「如果妳真那麼討厭營利組織,應該收攏被壓榨的小工來抗衡資方,讓他們爭取個人的利多;而不是當小仙女去盡其所能呵護他們,使他們習慣伏低求得上位者的悲憫。雖然他們感恩戴德,但妳活得很痛苦。」

 

  「我只是補償父親對他們的傷害。沒有團體,沒有階級,就能公平了。」

 

  「妳失去過國家麼?」陸祈安舉了人所認知最龐大的團體為例。「眼睜睜看著世族和黎庶一道被戰火踏平;皇室死得慘絕,血親無存,但遠遠不及所應負的罪責。」

 

  「我想祈安是說妳恨錯對象了,妳並非個人主義者,厭惡的是不公的制度和腐敗上位者。妳比誰都愛著那間老工廠,才會痛恨作賤它的父親。」

 

  麻瓊感覺到他們對她所做的,如同她懷有的異能,實在是多管閒事。她罪無可赦,不需要被救治。

 

  「你們不必浪費時間開導我。」

 

  陸祈安偏頭凝視著麻瓊,迫使她不得不回應他的目光。

 

  「呵呵,一輩子沒男人。」

 

  「真是太可怕了,麻小姐,請妳務必振作起來。」

 

  「你們兩個給我滾出去!」麻瓊受夠了他們一搭一唱又異於常人的表達邏輯。

 

  陸祈安拉過她的手,麻瓊即使得知他能憑碰觸透視一個人所有也沒甩開,因為之於男性,他的掌心太過冰涼。

 

  「我能給妳寫推薦函,不過妳對這世間仍有眷戀。」

 

  「祈安,推薦什麼?」

 

  「喪門,古時不是有神仙前輩渡化後生的傳奇故事?就是那一類的走後門。仙宮早年有些叛逆分子跑去海上開創仙境二代,我去參觀過,果然由樵夫和村姑建立的國度毫無美感可言。」

 

  「他們怎麼會想不開邀請你?」

 

  「像是剛學走的孩童迫不及待撲向雙親,想從我口中獲得認可。」陸祈安假藉取暖摩挲麻瓊的十指,直至她雙頰緋紅,一雙美目狠狠瞪來。「不過就因為他們當初不信任我建立的烏托邦,至今才能安然玩花種草。」

 

  「把我手放開!」

 

  陸祈安放是放了,卻高呼一聲:「小麻!」

 

  「幹、幹嘛?」

 

  陸祈安坦過香肩半露的背脊:「姊姊,抓癢癢。」

 

  麻瓊目瞪口呆,喪門請她千萬不要把陸祈安當作世俗男子的範例。

 

  「你是不是知道小花在哪?她睡前總是這麼跟我撒嬌。」

 

  「是妳的室友嗎?我有看到睡袋和牙刷,卻沒有毛巾,可見妳們已經沒有同住一陣子了。」喪門從一開始拜訪麻瓊,就覺得她掛念著某件事。

 

  「是我收的乾妹妹。她離開前一晚,說要處理事情,卻再也沒回來。」

 

  那個女孩子,綽號叫小花。從小父母離異,國中混上不良圈子,染上許多壞習慣。她在市集看他們一群人走過,小花卻脫了隊,站在攤子前,向她吹了聲口哨:姊姊,妳好酷喔!

 

  她沒放在心上,隨手給她一個柑橘的香氛袋。

 

  隔天小花背著書包出現,用讚嘆神蹟的表情望著她,說自己已經放棄課業那麼久,竟然聞聞香味後就去學校了。姊姊,妳好神奇!

 

  從此小花就跟在她身邊轉,知道她一個人住,自備兩件內褲即擅自搬進她家,拈也拈不走。

 

  一起生活後,她從小花口中斷斷續續知道這女孩悲慘的童年。小花卻開朗又脫線,不見被這個無情世間壓榨的恨,只有在癮頭發作的時候會拉住她的手,啜泣要姊姊抱抱。

 

  她說,世上只有麻姊疼小花。

 

  小花失蹤後,麻瓊後悔過報總對她保持距離,憐憫著她卻沒有真心去關懷,連她真正的家在哪裡都不清楚。

 

  「有她的貼身衣物麼?」

 

  「你剛才穿上的裙子,還有……」麻瓊低身從床底拿出睡袋,喪門接過,再遞給陸祈安。

 

  「她喜歡妳。」

 

  「我知道。」麻瓊垂下眼,「她是個因不幸而早熟的孩子。」

 

  陸祈安把睡袋還給麻瓊,麻瓊抱緊不放。

 

  「很遺憾,她死了。」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新生
  • 祝早日康復
  • 凪紗(紗希)
  • 看到兩個在跳舞就覺得兩小無猜好可愛,好想撲下去呀!!

    林綠大要保重喔!我也中標了,還發燒醫生說沒四小時就得喝一次藥水,就算睡著也要怕起來喝真的好痛苦,好難喝!!(哭哭
  • 紫淚
  • 綠大請務必保重,你生病小讀者會很傷心的...
    陸大師實在是太高段了!!快把到手了吧~
    最後那句話讓我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 悄悄話
  • 真奶
  • 中間爸爸的那句話虐了我一次,最後面祈安的那句話又虐了我一次(躺
    祝林綠大早日康復!會不會看特傳看到希望借個醫療班的超神奇藥物來治病啊XD
  • Kayu Low
  • 香肩半露。。。(當機中
    小麻你要爭氣,不要沒有男人找包子充數(我也沒有(#
  • 笙魚
  • 糟糕了,麻瓊姊姊要淪陷了嗎!

    原來我看錯爸爸了?他還是有那麼點父愛的嗎?被虐到了OAQ
    祈安和喪門好跳痛啊,各種歡樂真的是。
    為毛祈安會對於裙子感到新奇啦!也太可愛O////O!

    綠姊就好好休息吧!文什麼的等到龍體康復後再發就好了,飢腸轆轆的小讀者會自己去覓食的,會好好忍耐的喲!(?)
    這時候,就要給予病號愛的力量!
    綠姊★愛妳呦!>ˇO
  • 小歡
  • 嗚嗚看到麻爸那段
    突然覺得好難過....

    林綠大請好好休息唷
    不要太勞累了!
  • 雷米
  • 渡上口息...是親了嗎?!!
    穿裙子,牽手轉圈,太歡樂了他們!!!
    兩小無猜最佳代表~
    順便一提,小讀者也不覺得他們這麼恩愛有任何問題喔~
    是說樵夫和村姑讓我想到吳剛和嫦娥....
    最後,祈安快幫麻仙報殺妹之仇,然後將之收入後宮!
    (沒人說小花是被殺的,別自己想出一個仇人出來)

    林綠大要好好修養喔!
  • 云星
  • 嗚嗚希望林綠大姐能早日康復
    多喝水多休息補充維生素C
    ˊˇˋ
  • 晨霜
  • 林綠姐姐多休息啊!聽說用金桔泡茶會比較舒服,可以試試看喔~

    小麻好可憐啦!殺了親生父親已經夠受傷了,還被告知父親有多愛自己,儘管是必要的,但根本是二度傷害嘛!

    小花感覺也是個可憐又可愛的孩子,這篇真的好虐好虐喔!
  • Ally
  • 多出去走走玩才不會破病哦多休息~~

    之前看上一篇看不出麻姐的父親愛不愛她所以沒說
    是她爸爸沒有關愛她所以才會讓她覺得這些老員工比較重要嗎
    可是看祈安說的那句話又好像不是
    麻姑怎麼會這麼狠心……(還是她沒感覺到她爸比其實還是有愛她)
    還是我想的太天真了><

    阿如果是我看到轉圈跳舞那一幕應該會嚇到再開小花
  • 她也愛她的父親,不然代稱不會保留「爸爸」兩字。

    通常人會覺得血親重要,但她卻以為一樣重要,如果要取捨,那就犧牲自己。

    woodsgreen 於 2014/05/05 22:19 回覆

  • 小武
  • 保重啊~~

    祈安還是一樣,跳躍式邏輯
    難為星星能聽懂他在說啥
  • 喪門可以翻譯九成。反而對自己相關的事比較難察覺,因為陸祈安有心瞞他。

    woodsgreen 於 2014/05/05 22:18 回覆

  • 倪湘
  • 鐵口直斷真的是很殘忍的職業

    大大保重身體
  • 說到後來都成了啞巴。

    woodsgreen 於 2014/05/05 22:18 回覆

  • 冰水
  • 麻瓊的爸爸......對員工冷酷卻又重視女兒
    跟陛下有點像(?
    敝人好像被刺破的氣球不能真的討厭Q口Q
    陸爹不知有沒有去仙宮2.0板參觀過(咦
    陸大師不愧★☆嘴之名(喂
    只是就算聽見也會想挽回什麼喔喔喔
    喪說的這句:你要坦然接受自己(?
    大大請保重~~~
  • 把獨自撐起地下世界的鬼王陛下和壓榨員工血汗錢的人渣相提並論會下地獄的啦!

    禽獸也會疼愛子息,這是本能。

    而為了他人,毀去為惡的親人,不是常人的情理。原典的麻姑因為同情工作使雞鳴早響而受父親鞭躂,放棄親緣而成仙常是仙道故事的模式。

    我也常在想,如果父母作惡,子女該如何自處?過去傳統希望忍耐,是不是好法子?

    仙境二代在三百年前曾叫他搬去避難,但他還是留在姪子身旁。

    woodsgreen 於 2014/05/05 22:16 回覆

  • 弦也
  • 撲朔迷離的案情QQ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