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家受公會小人算計,沒了老爸,走了兩個不中用的兄長,就剩老二一個人(鬼)艱苦持家。

 

  他打工完回來,趕緊洗手作羹湯,一直到確定幼弟們吃飽飯洗好身子,才靠著茶几小憩。

 

  匡啷一聲,他從茶几驚醒,沒注意到披在他身上的毯子,只是往廚房衝去。

 

  四弟挽袖蹲在水桶邊,傷腦筋盯著那只破碗,然後不好意思地抬頭看向他。

 

  陸判閱歷無數罪魂,從未看過有誰能像他家老四做錯事能笑得這麼無辜又可愛。

 

  「家務你不用做,傷了手怎麼辦?」他拉過四弟的手,仔細檢查,一聲責難都捨不得。

 

  「我也不再是孩子了,怎麼能不懂事些?可是,祈安卻給二哥添麻煩了。」

 

  陸判掃乾淨碎片,陸祈安還抱膝蹲在原地,似乎在反省自己連只碗都不會洗,廢得有剩。

 

  他伸手揉了下那顆喪氣的腦袋瓜,陸祈安才起身,順勢窩進他的懷抱裡。

 

  「都那麼大了,怎麼還愛撒嬌?」

 

  「如果沒有二哥,祈安該怎麼辦?」

 

  被這麼全心倚賴著,他胸口的心肉都要融化了,只能反手把他的孩子深擁入懷。

 

 

 

 

  翌日傍晚,喪門出現了。

 

  「二哥!」

 

  陸祈安就安心地躺在陸判腿上睡大覺,讓陸判動彈不得只得休息,由喪門出面打理家務、照顧幼弟。

 

  晚飯時間,陸判臭臉多擺一副碗筷,喪門喜出望外。

 

  「最喜歡二哥煮的飯了!」

 

  「我不是你二哥。」

 

  四弟和喪門坐在一塊,餐桌就會變得很吵,兩個人從早膩到晚,話還是能說個不停,也讓這個家不至於太冷清。

 

  飯後,喪門趁陸判給么弟改作業,俐落收拾好餐桌,碗盤也洗得一乾二淨,好像家裡多了個賢良的媳婦。

 

  可陸判無法讚賞喪門,就算閉一隻眼、說服自己民風開放也辦不到。

 

  「我,不會答應讓你過門的!」

 

  「二哥,請放心,我以後一定會跟女人結婚!」

 

  喪門握緊陸祈安的手發誓,害陸判內心複雜得要死。

 

 

 

 


  「前輩,你的回想好長啊!」

 

  小蟬賣力洗著粽葉。這種準備材料的時間,最好三姑六婆。連平時限談公務、她一多嘴就拉她舌頭懲戒的陸判前輩,也破例分享了一大串他家寶貝弟弟。

 

  「我跟妳說這個幹什麼?」陸判回頭包他的粽子,目前劍山上已經掛了二十多串,串串口味不同,陸續增加中。

 

  「前輩你一定煩惱很久。」

 

  「我離家時,兩個弟弟都還未嫁娶……我跟妳這個笨蛋說這些有何用?」

 

  「前輩,兒孫自有兒孫福。你弟跟你順手養大的鄰家弟弟也只是感情麻吉一點,你不要想太多,順其自然。」

 

  「可是他真的交女朋友,我弟一個人怎麼辦?那傢伙根本不會照顧自己……不關妳的事,這些話全都給我忘掉。」

 

  「前輩你的心情好矛盾喔!」小蟬看陸判包了完全沒料的鹼粽,可見他有多憂慮。

 

  端午是華人的三大節日,這種時候想起家人理所當然。

 

  「對了,前輩,這些粽子是要發給同事嗎?」小蟬不難發覺三不五時有鬼差結伴來劍山地獄晃晃,想等等看美味的粽子。

 

  他們說陰間時序不正,去年七月白仙重新調整前,缺漏過一次五日節。睽違三年,大家超想要吃粽子的!

 

  「叫他們去吃屎。」

 

  小蟬等陸判低頭抓料,趕緊給附近的公差們打手勢:有,前輩有包!

 

  陰間響起一陣歡呼。

 

  「前輩,你聽,大家都很愛你喔……啊!」小蟬被粽子迎面擊中。

 

  「東西弄完,妳去推車過來。」

 

  等小蟬借來運屍車床,陸判已經在沸水地獄蒸煮米粽,飄散的糯米香氣讓沸水中的罪魂哭著求饒:他們一定會改過自新,為的有機會重生為人,好好吃一頓粽子。

 

  小蟬不知道陸判前輩是為了貪圖方便,還是為了不讓地獄受刑的罪魂從痛苦中麻痺,故意來刺激它們。

 

  孟大奶奶告訴小蟬,陸判和聖人的差別,就是他對惡人沒有悲憫。

 

  小蟬邊想著,邊依陸判指示,賣力網起粽子,搬上手推車──反正當聖人也不是什麼好差事,不代表他性格有缺,就該在永遠做鬼受苦。

 

  她討厭閻王動不動拿來壓陸判前輩的宿命論,說是連陛下也無法逃脫命運。但鬼王陛下臨走前,卻叫前輩奮力一搏,就像祂冒著永遠迷失在時間洪流中的危險,仍然拋下最後安享榮華的日子,帶著孩子離開,去見她。

 

  小蟬為此哭得淅瀝嘩啦,和陛下熟得爛掉的陸判前輩不可能不動容。

 

  「前輩,我們接下來要去哪裡發粽子?」小蟬在西裝筆挺的陸判身旁推推車,覺得自己好像空姊銷售員。

 

  「河邊。」

 

  

 

 


  他們坐升降梯離開地獄,前往陰間主要河道。沿路都有聞香而來、乞討粽子的鬼差,陸判視而不見,小蟬一一掏開棉線,把粽子當三節獎金發送。

 

  經過奈何竹棚子,孟大奶奶把小蟬咻咻叫去,小蟬在陸判的瞪視下帶著一粒大粽子奔向冥府第一美人的懷抱。

 

  孟姜卻不是看上粽子,而是凝重地對小蟬耳提面命一番。跟陸判熟識的傢伙都出城去抓疫鬼,就剩她這個老情人,不得不多管閒事。

 

  「陳小蟬,記得端午的由來否?讓他離水邊遠點。」

 

  「為什麼?可我們就要去水祭。」小蟬有些為難。「孟姊,為什麼端午失蹤一回,陰曹卻連兩年沒過節?」

 

  「兩個『為什麼』是同一個答案。」

 

  小蟬還沒請聰明美麗的孟大奶奶說清楚些,就被陸判扯著馬尾帶走。

 

  她百思不解,問說:「前輩,為什麼要扔粽子,水裡有屈原嗎?」

 

  陸判冷淡地回:「沒有。」

 

  經由陸判在地幾百年老鬼介紹,小蟬才知道她所認知的鬼差前輩們以外,陰間還有其它的看守者,生活在泱泱水道中。

 

  「前輩,你跟它們熟嗎?」

 

  「跟它們搏鬥過幾次。」

 

  「這、這樣啊!」

 

  小蟬以為那是成為判官必備的考驗,陸判用白眼鄙夷她一陣。

 

  原來陸判前輩和鬼王陛下打得正火熱那時,鬼王身邊的十殿大鬼看不爽他,就把他扔進河裡要他做個永遠開不了口的水草。但她前輩不是叫他去死就去死的弱者,如同打不死的小強,總是堅強地爬了回來。

 

  對照蝙蝠君的說詞,有幾次是鍾馗大人出手救的,但是小蟬身為優良跟班,沒有揭穿!

 

  「前輩,你沒死兩次,真是太英勇了!」

 

  小蟬失足掉過一回,才知道鬼差前輩們耳提面命「水很危險」的意思。

 

  陰間的水,是活的。

 

  危險生物加隨時等著溶化一切的活水,難怪陰曹不倡導游泳這項技能。

 

 

 

 

 

  黃泉是滾滾大河,小蟬扔了一串,很快就沒入淘淘大水之下。

 

  三途河小蟬也扔一串,轉眼間就只剩棉繩。

 

  忘川交給孟大奶奶去負責。

 

  最後回到城內的河渠,小蟬心疼地將最後一串美味粽子投水獻祭。水底晃蕩的白影就像野生水草,沒有自我意識,只會張口吃食,來者不拒。

 

  聽說那是鬼死後的模樣,剩下一抹枯燥的白。

 

  自從來到陰間,小蟬再血腥的畫面都見識過,養肥了膽子,卻莫名覺得軟趴趴的白水草有些可怕。

 

  水草生出點點氣泡,升至水面破開。

 

  小蟬聽見低頻的嗡鳴聲,像是說:「你來了……」

 

  「陳知涼,過來。」

 

  小蟬被陸判的嗓音嚇得一蹦,不分由說擒抱住他,拚了命往岸上衝。

 

  鬼既貪婪又執著。

 

  亡鬼更甚,毫無道德,只有欲念。

 

  她前輩兩年前沒有「死」成,它們怎麼甘心得了?

 

  陸判只是喃喃一句:「沒用嗎?」

 

  「前輩,你千萬不可以去餵魚啊啊啊!」

 

  「妳閉嘴,這河不安分,我得處理掉才行。」

 

  處理掉?從陸判前輩口中冒出來的詞,更令小蟬毛骨悚然。

 

  下一秒,河道爆炸了,水草被炸飛到空中,一離水就乾枯成粉。

 

  小蟬怔怔望著留下的大窟窿,黑抹抹一片,沒有泥沙石頭,什麼也沒有。

 

  「前輩,你弄了黑洞出來,可以嗎?」

 

  「修堤圍著。妳去告訴背後嚼我舌根的傢伙,再提那件事半個字,下場就是這個大洞。」

 

  不愧是陸判前輩,竟然親手炸掉了自己的黑歷史。

 

  「是的長官,我明白了!」小蟬不敢問陸判,他究竟在粽子裡包了什麼東西。

 

  「妳要抱到什麼時候?」

 

  小蟬這才驚覺,陸判讓她緊緊抱了半刻都沒有推開她,感動得痛哭流涕。

 

  「阿官葛格!」

 

  「我才沒有妳這麼蠢的妹妹!」陸判毫不留情扭住小蟬的笨頭懲戒。

 

  他不像之前把事獨自攬在身上,一整天都帶著她到處跑,還在她辦公桌抽屜放了最胖的一顆肉粽,小蟬好高興。

 

 

 

 

 

  閻王等了整天,都沒見到陸判來向他請恩。

 

  以往逢年過節,雖然頂著一張死人臉,但該有的禮數都沒少過。陛下回來那陣子,雙方的關係一度回到過去融洽,可陛下走後,他們上司下屬一夕間形同陌路,好像他已經了結彼此的恩怨。

 

  到頭來,閻王還是耐不住寂寞,過去偏殿找他再也不可愛的小美人。

 

  他看陸判難得拿下眼鏡,瞇著眼,半覆在桌面,挑燈批公文。

 

  「陸判。」

 

  「大人,何事?」陸判頭也不抬,閻王本想說說規矩,還是放棄了。

 

  「本王沒有粽子嗎?」

 

  陸判一怔,可見他真的忘了上司的份。

 

  「秉大人,材料漲了,做少了。」

 

  「東西不夠,本王也該第一順位拿到啊,我可是冥間王欵!」

 

  陸判起身,到灶房東拼西湊,端出一塊潤餅。

 

  閻王扁著嘴咬下去,裡面只有花生粉和豆芽菜,非常空虛。

 

  「你身魂還撐得住嗎?會隨身帶著你的副官,是因為你連基本的苦力活都辦不到吧?」

 

  「屬下無事。」

 

  「陸判,本王還記得你就是這個日子尋短,把陰間弄得雞飛狗跳。」閻王掩不住笑,「你以為你是屈原嗎?」

 

  可能缺了眼鏡的緣故,陸判兩眼無神望著閻王。

 

  「你別想擺脫本王,你所有弱處,我全都牢記在心。」

 

  陸判習慣閻王人前籠絡人後脅迫那套,只問:「大人,當初是陸家用我的性命逼迫陰曹讓步,還是您以我牽制陸家?」

 

  閻王笑得可親:「陸判,我當初把你弄走,真沒想過你這條命這麼划算。你應該看看,他妻子命條在他面前燒盡的表情,但他為了你,什麼都忍下來了。」

 

  陸判沒有回話,把筆桿握得咔咔作響。

 

  「不過你也不惶多讓,跳河跳得那麼乾脆,真是個好哥哥啊!」

 

  

 

 

 

  陸判忍氣吞聲沒翻桌,終於等到閻王神清氣爽地離開。他竟然沒發現辦公廳多了個人,果真是個廢物王。

 

  「出來!」

 

  沒有動靜。

 

  陸判往桌下看去,那個私闖冥府的犯人竟趴在他大腿上安睡,還睡得這麼熟,不知道前晚又跑去哪鬼混?

 

  可他又踹不下去,只能擠出心內所有憤恨。

 

  「孽障!」

 

  那人才驚醒過來,放開陸判褲管。

 

  陸判看他惶然無措的虛偽模樣,竟然還會感到心疼。

 

  陸祈安從桌下離開,捧著被他踩碎的眼鏡,頭低低站在陸判面前。

 

  誰叫他想耍帥現身,一來就跳到陸判的辦公桌上頭,就這樣把兄長賴以視物的眼鏡弄壞了。

 

  「修不好……」

 

  陸判一把搶過眼鏡的殘屍,看著就怒氣滿盈。

 

  「你還想假扮這模樣到什麼時候?」

 

  陸祈安拉了拉身上的高中制服:「家裡沒人洗衣服,就穿來了。」

 

  「喪門呢?」

 

  「我們上個月分手了。」

 

  陸判眉頭一皺,陸祈安俏皮地吐了舌頭。

 

  「開玩笑的。」

 

  「這事哪能鬧著玩!」

 

  「你看得出來,我對喪門不與一般,但我跟他也就到這裡了。喪門不知道,你千萬別跟他說明。」

 

  「你是什麼意思?」

 

  「二哥,如果祈安到很遠的地方,再也見不著,請你不要太掛念我。」

 

  「我們已經毫無瓜葛,恨不得永遠不見」

 

  「說的也是呢!」陸祈安笑了開來。

 

  陸判有種感覺,好像他特地下來陰間這趟,只是想聽見他親口這麼說。

 

  「哥哥,對不起,別了。」

 

  陸判看著他的身影在眼前消逝,忍不住伸手去抓。

 

 

 

 

 

  再兩個月就十八了,其中有十五個年頭都被他捧在手心。

 

  他還記得轉世為人的心願:希望有一對愛他的父母、倚賴他的弟妹,還有,自己不要太聰明……

 

  他卻得了與願望相反的人生,所以,他決心放棄那個家,斷絕所有關係。

 

 

  ──還有,我愛的人要比我長壽,這樣到死,他們才能陪在我身邊。

 

 

 

 

 

 

 

 

--

這篇算是正文,時間在陰陽路和眼見的交界。

我最近有點忙,文少、回覆晚請見諒!

也敬請期待第四集~(鞠躬)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哦哦哦!!祈安弟弟!!!
    希望祈安跟哥哥們可以和好(合掌

    小讀者會用力等第四集的!!林綠大在寫稿之餘也要注意身體哦!!

    我今年沒粽子吃,也沒茄子吃⋯
  • 怎麼沒有得吃呢?工作太忙嗎?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51 回覆

  • 芬
  • 陸判的心情寫照啊!
  • NO Name
  • 嗚嗚!!!心好酸!!!
    祈安要跟星星還有哥哥們相親相愛到天荒地老呀!!
    都是臭閻羅害的!!!!活該沒有粽子吃!!!!
    判官哥哥真的是對閻羅太好了!!還給潤餅!!哼哼!!(眼紅中~)XD
  • 像員工很無奈還是要聽老闆的指示,他們是上下屬的關係,沒辦法。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49 回覆

  • 菲倫
  • Q口Q Q口Q Q口Q Q口Q Q口Q
    Q口Q Q口Q Q口Q Q口Q Q口Q
    閻羅去死Q口Q!!!!活該吃清明節剩下的潤餅啦!!
    天啊!我終於搞清楚時間軸了。
    小安安的妻子還有出現的一天嘛?
    雖然知道最後會和好但現在還是好難過啊阿官哥哥
    今年沒回家沒有粽子吃,我也想吃判官葛格的陰間粽子。
  • 對對,親親這麼一提我才想到,是清明的潤餅!(?)

    我會寫到。

    去街上買顆吃吧,不要說這不吉利的話呀~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48 回覆

  • Kayu Low
  • 讀者好感動,跟朋友打賭的端午賀文不負眾望閃爆登場!感謝餵食!(合掌
    阿官傲嬌無誤,閻羅去死第二三四五次,反正就是個渣渣
    感覺這篇的時間點十分悲哀啊,分手什麼的都還沒問准哥哥呢~
    阿官就是不想陸家斷後,可是還是要有人照顧生活白癡的弟弟,小女自動請纓可否?(嬌羞状
  • 好在有及時趕出來^^

    不可以自肥喔!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45 回覆

  • 云星
  • 阿官葛哥......
    好難過QAQ

    其實我不太喜歡粽子(小聲....)
  • 沒關係的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45 回覆

  • 葉子
  • 前面包粽子很嗨~我也想吃粽子打滾~

    可是後面的願望好虐啊 ! 二哥啊~

    而且看小安安笑著說著這種台詞感覺更痛啊Q A Q
  • 沒有辦法,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了。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44 回覆

  • 唐清玉(日野)
  • 阿官在鬧什麼彆扭啊啊
    難道要失去過才能夠好好珍惜弟弟嗎(嘆
    其實真的"分手"了對吧?把喪門趕去讀高中那時候?
    這篇整個很耗衛生紙嗚嗚
    最後那段殺傷力好大......但還是一直無法放開手,其實還是很喜歡
    辛苦您了,好好保重喔
  • 他真的傷的很重,沒法不在乎。

    他們有一起唸高中,還是天天見面。

    他心底,還是很疼愛著他的孩子。

    親親也是呀!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43 回覆

  • 雷米
  • 連續兩篇被擊中哭點,哭得淅瀝嘩啦的
    判判的願望除了聰明,其他其實有實現阿!!
    快回家團聚...
    一生太短,把時間拿來吵架,到了最後要分別時再後悔,太痛了

    今年小讀者剛好可以回台灣
    雖然晚了幾天但還是能吃到粽子真的很幸福
  • 這時候的他,沒有家了,等同什麼也沒有了。

    吃粽子很開心對吧?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42 回覆

  • 您的暱稱 ...晨霜
  • 喔喔喔喔閻王混蛋啊!還有臉吃阿判的潤餅?在我心目中你造的孽比公會嚴重多了啦!

    每次看他們兄弟互相傷害就覺得痛啊O_Q,幸好最後有和好~

    我也想吃阿官的粽子,就算是沒料的聽起來也好棒喔~
  • 就是個混蛋啊!

    照設定,只有他兄弟和鬼吃得到喔!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39 回覆

  • Bonny
  • 陸家系列我最討厭閻羅!!!
    二哥豈是壞蛋可以肖想的!!!
    二哥是屬於陛下、陸家還有小修女的!!!
    明明在陛下面前就很心疼小安安,到本人面前又這樣!
    傲嬌這屬性實在是~唉~
    大人您筆下的傲嬌們真是一群麻煩的小東西~吸、囌!(這 、這是因為粽子才流的口水!)
  • 他就是肖想啊,一丁點也不想分給別人。

    二哥沒有辦法違背本性。

    不用解釋了,您這變態。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37 回覆

  • 玉茗
  • 是閻羅太廢,還是陸大師太強?
    感覺閻羅從沒贏過別人,只有被人打的份(報應!)
    連小安安也在都不知道!
    還是二哥周遭的人都在平均值上(陸爹爹、陸家兄弟除了小恩、小修女⋯啊!還有除了小蟬 !)大家都要保護心愛的二哥 (雖然是個傲嬌^_^)
  • 閻王很強,真的。

    但在小修女手下輸得一塌糊塗也是真的。

    那個備註會被二哥宰掉喔!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35 回覆

  • 小武
  • 怎麼感覺閻羅一篇比一篇還惹人厭?現在連陸判都忘記他的存在了!!(活該他沒粽子吃)

    是說這一篇也太哀了一點,祈安和判官哥哥什麼時候才能和好呢??看著好糾結啊.滑鼠線都快被我扭斷了.........

    端午對我而言是個殘忍的節日,我超愛粽子,可是腸胃不好,吃太多就會拼命跑廁所TT(只能想像陸判包的粽子有多好吃,順便滴一下過多的口水..)
  • 他本來都有的,他真的打擊不小。

    身為粽子同好的我也只能說:可憐的孩子(揉)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27 回覆

  • 川
  • 天啊陸二哥> <!!
    看得好爽,謝謝林綠和陸二哥的粽子(雙手合十

    咳,對不起糊話一下 _(:з」∠)_
    不忍說回去追完陰曹篇還是不懂閻羅的腦部構造,就說他是個混蛋吧(真的很渣)但又會讓我很難以定論(糾結臉(?
    於是我不禁想如果沒有心的他有心的話(應該不可能?)會不會無地自容的去跳江(渣事做太多跳死他)因為小讀者我每次看到他耍混蛋的時候都會眉頭一皺(不忍看),只因為沒有心就耍混蛋,不知為何就是無法真的去討厭他(就只是真的很渣很混蛋而已),在如此複雜的心情下,突然間希望他能有顆(?)心去愛人(跪(掩面(心累<=每次看他做混蛋事的時候真的很痛苦(?
    咳,糊話說完了 _(:з」∠)_

    端午雖然是團聚的日子呢但小讀者我昨天才做了大逆不道的歹事,偷偷在這裏告解一下,如此不孝的我以後一定會下地獄去跟小七問好的!(順便受他感化一下

    最後,祈安小天使(心(不對
    在此敬您一杯雄黃酒(現出原形吧!(住手)),端午節快樂嗷!
  • 感情總是很複雜的,還是要把陰曹故事寫完才知道。

    知道不對,就要跟人賠不是,不可以讓身邊的人傷心喔!

    陸小安(眨眼)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19 回覆

  • 冰水
  • 幸好後來 嗯
    閻羅是不是病嬌啊......刻意要陸判這樣
  • 反正他就是不准陸判無視他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14 回覆

  • 汐止宮
  • 難得的節慶長文呢!
    前面那句--翌日,喪門出現了XDD根本是超級轉捩點啊,二哥的職務被包辦的澈底,他心中是糾結不已哈哈

    後面真的好難過啊啊啊,祈安居然說這種話,他要去哪裡QQ
    明明祈安的出現應該次要來撫慰陸判被閻羅搞砸的心情啊,怎麼會這樣…陸判真的已經什麼都要失去了…
    眼鏡就去換成陛下款的細框吧!
  • 是媳婦,當家主母還是二哥。喪門完全是婆婆眼中的不二人選。

    就是他在,閻王說那種話,陸判也只是冷臉,精神還算穩定。

    woodsgreen 於 2014/06/05 23:12 回覆

  • 墮羽
  • 不好意思,我可不可以請教一下,陸判成為陸二哥和祈安他們相處是要到哪個系列去看?我一直找不到......但是真的好想看判官哥哥在人間發生了什麼啊~~(淚)
  • 眼見為憑跟陰曹系列,要拼拼圖,有一段是收在卷五的番外。

    woodsgreen 於 2014/08/11 23: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