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01 Tue 2014 22:20
  • 義犬

  喪門喜歡小動物,放學路上看老人家閒適地遛著小花犬,也想要一隻可愛的寵物。

 

  但他就迷信的說法,「命太硬」,養不起小貓小狗。好比他父親上次抓到保育類動物,要非法賣去黑市,把鳥籠藏在他房間。隔天一早,有著美麗藍羽的花鳥就嗝屁了,變成中餐的烤肉。

 

  他向友伴哭訴,陸祈安想了個變通的法子,自個扮成小貓,在他床上滾來滾去喵喵叫;又在他腳邊打著小呼嚕,溫順可愛,讓喪門很歡喜。

 

  可是天一黑,陸家哥哥就來他家把睡成一團的四弟抱走,喪門傷心欲絕。

 

  喪家兩老回來就看著兒子落寞地在角落操作電解實驗,說他和陸祈安是陰陽兩極,永遠不相交。

 

  「哈哈哈!」喪門的悲情換來老父老母捧腹大笑,真是蠢得有剩。

 

  「你們都不明白我的心情!」

 

  「好好,祝英台,換件黑衫出來,給你彭彭伯伯捧斗。」

 

  喪門聽了安靜下來,默默收拾好器材,跟著父母出發。

 

  彭伯是退休下來的軍官,搬來義頭庄落腳已經七十高齡,獨居在山頭外一間本是農舍的破木屋。之前來庄頭走踏,特地托下一筆安身錢,請喪家為他收屍。

 

  彭伯那身中原北方人的高大身形,在義頭庄一群黑皮鄉野小民中完全是鶴立雞群。他常常揹著一支木槍、帶著一隻黑狗在山間巡視,說山林常有詭異的人影,很可能是逃竄的通緝犯。

 

  喪父告訴他:「長官喔,嘿是妖魔鬼怪啦!」可彭伯絕不相信此等怪力亂神。大概彭長官一身正氣的緣故,那些作亂的小妖小怪從來不敢去冒犯他。

 

  喪門還記得被彭伯抓到他和陸祈安半夜遛到林子裡捉迷藏,老人家疾言厲色教訓他們一番,一手拉一個,把他們兩個小的帶回陸家。陸家哥哥請彭伯入內喝茶,他殷殷囑咐他們兄弟要互相友愛,團結才守得住家園,就帶著黑狗離開。

 

 


  喪門在母親懷裡睡了一會,清醒時已到山的另一頭。不到木板屋門口,就聞見沖天腐臭。喪門質疑看向父親,喪父發誓絕沒有嫌錢少就拖拉,老大哥住得遠僻,被管區發現時已經爛成肉泥。

 

  鐵皮屋外放著五六個花籃,還有飲料堆成的罐頭塔,已經有人來弔唁過。以義頭庄的民風,村民大概是想見識一下屍身爛得如何,順便幫忙餵狗。

 

  一般親友來奠祭都有孝男遞香,而伏趴在床下的黑狗會對他們低聲嗚鳴,算是應全喪家(不是他家)的禮數。

 

  「黑兄,來了,收屍的來了!」喪思牽著兒子進屋,喪門定定看向黑暗中那雙大眼,非常悲傷的眼睛。

 

  死者生前經常帶著黑狗到鎮上吃早飯,同座而食,疼惜如子。眼下人都走了,黑狗仍謹守在床邊,餓得只剩皮包骨,就是不肯離去,人們看得心惻。

 

  喪母備了飯菜過來,黑狗低首扒了一口就不吃了,被丈夫笑話老妻的廚藝。但喪門見慣白事,黑狗的神態實在很像失親而食不下嚥的喪事主。

 

  他們著手碰觸遺體,黑狗沒有吠叫,安靜地目送主人被打包入棺,分辨得出不乾淨的外人和職業送行者。

 

  喪父依老長官交代,死了就埋進土裡作肥,不要任何花俏的習俗,所以他只選了一個最端正的棺材過來。

 

  抬棺上車後,喪思發動貨車,往預定的墓園駛去。喪門往後看去,低呼一聲,叫爸爸開慢點,狗狗跟過來了。

 

  黑狗跟車跟得很辛苦,又跑又跌,活像人三跪九叩。車上兩老還在打賭黑狗兄能否撐到終點。喪門看不下去了,下車過去把累得喘息的黑狗抱上後車廂,和棺木待在一塊,讓牠再送彭伯一程。

 

  黑狗用頭摩蹭棺身,意識到裡頭的人已經不會再為牠順毛,到後來只是倚著棺木悲鳴。

 

  「狗狗不要難過。」喪門伸手撫摸比他還大隻的黑狗,牠沒有抗拒幼子溫暖的手心。

 


  到了山腳的英靈墓,工人已經崛好墓穴,就待老長官入土為安。

 

  放栓後,喪父測好方位,問了黑狗一句:「有正嘸?」

 

  黑狗跪趴在地,氣若遊絲應了聲。得了家屬同意,工人開始掩土立碑。

 

  喪父持香祭拜老長官:「士官長,這附近睡得都是老庄民,你在故土沒了親人,把咱當作你的鄉親,我們也是同款。你如果遇上陸老太爺,就是你帶過的那個高級天兵,麻請告訴他,他的孫子已經長成冬瓜大。陸家在那個世界算是將軍級的人物,他一定會罩你的。」

 

  喪父擲筊,卻得了一個哭杯,可見亡者不滿意這場死禮,或是還有心願未了。

 

  喪母提點:「阿思,狗啦,黑狗兄欲安怎?」

 

  喪父像是學者般端著下頜思索:「我看這個家屬還沒想開,先讓牠一隻狗靜一靜吧!」

 

  喪父收拾好祭品,就要招呼工人到鎮上飽食一頓,喪門卻拉拉父親衣角。

 

  「阿爸,我想留下來陪狗狗。」

 

  「好喏,去吧!」

 

  喪父咻地把貨車開走,很乾脆地扔下才八歲大的兒子。

 

  喪門扁嘴目送父母遠去,拿起一旁擱置的掃把,仔細整理新墓。睏了就拉過帆布棚,直接睡在墓地。

 

  夜半,黑狗撐起虛弱的身軀,巡視墓圈一圈再回到墓前。

 

  喪門在帆布下抖了抖身子,似乎被夜風冷著,黑狗走近他身邊,臥坐下來給小孩子擋風。

 

  「狗狗不要難過……」

 

  黑狗伴著憐惜的夢話,跟著睡去。
  

 

 

 

 

  喪門放學後都會去看狗,特地把吃剩的營養午餐裝在書包裡,陸祈安一道代陸家過去慰問祭拜。

 

  「祈安,你問狗狗要不要跟我走?我會對牠好的。」

 

  陸祈安摟著黑狗,心電感應過後,直接明說:「喪門,牠不願再認第二個主人。」

 

  「沒關係,我們可以做朋友。」喪門已經計劃好,天天都要來看狗狗,晴雨無輟。

 

  「看吧,他就是這麼固執,你還不如早些從了他。」陸祈安對黑狗兄無奈攤開小手。

 

  偏偏喪家兩老又不太管孩子,喪門夜半宿在墓園,也不見父母來找。這山頭不平靜,久了,這麼一個皮薄肉嫰的孩子也就被林子不懷好意的東西給盯上。

 

  黑狗開始對喪門不友善,見他來了就吠叫,作勢要咬,要趕他走。喪門以為自己被討厭了,不敢再摸牠,但每天還是大老遠為牠帶餐飯。

 

  如此半月過去,總是準時報到的喪門卻沒有來給伯公燒香,黑狗在墓前不安地打轉,最終離了主人的墓,沿路去尋孩子。

 

  黑狗發現落在林徑的書包和散落一地的課本、小皮鞋,喪門不知所蹤。

 

  牠尋著氣味追蹤過去,看見喪門赤著雙足無意識在林間遊走,有十來隻蟲子在他眼前發亮閃爍。

 

  黑狗狂吠出聲,驚動埋伏的精怪,從落葉、樹影下傾巢而出,細小的甲蟲集結成八尺高的龐然大物。黑狗毫不畏懼,撲上前啃咬,斷了怪物的手足,地上全是被黑狗踏碎的蟲屍,最終飛蟲被黑狗成功驅散。

 

  黑狗也被怪蟲咬得奄奄一息,趴在地上喘息,又強撐起身探看喪門的狀況。喪門倒在地上昏睡,呼吸平穩,看來沒有大礙。

 

  林間響起一聲嘆息,黑狗看去,是前後掛著兩個書包的陸祈安。

 

  「防得過大神,防不過小妖,鄰近山澤就是這點不妥。」陸祈安搖搖晃晃走來,先給黑狗施法治傷,又過去想把喪門揹起來,但實在力有未逮。

 

  上輩子他也差不多這年歲,就能帶著一個娃兒四處躲戰亂;這輩子吃飽睡睡飽吃,被養得圓滾滾,徒有一雙胖胳膊,一點也不中用。

 

  陸祈安只得眼巴巴看向大黑狗,求助道:「黑兄,可否再勞煩你一二?」

 

  黑狗承負起昏睡的喪門,跟著陸祈安腳步前進。途中喪門蹭了蹭黑狗脖頸兩下,似乎要醒,卻又在溫暖的毛草中睡去。

 

  陸祈安拿著竹枝回頭望,黑狗正對上他的目光。人們不懂的事,這孩子全都明白。

 

  「他年紀還小,算算年壽,你不用擔心他先走一步。就算離開世間也是以另一種形式存在,你抬頭就能望見他,不會拋下你的。」

 

  黑狗搖搖頭。

 

  「就當作代你父親繼續守著庄頭人家,不好麼?」

 

  黑狗垂下頭,流下斗大的眼淚。

 

  牠從幼崽就被老長官收養,老長官從軍中離開,捐出退休俸,只帶走牠。為了讓牠能自由跑動,才搬來陌生的山村。

 

  老長官睡在硬梆梆的木板床,牠睡在涼被折疊出的柔軟小床。

 

  老長官帶牠出門,逢人就說:這是犬子。

 

  晴朗的夜,老長官與牠結伴出外巡邏,雄糾糾、氣昂昂,保家衛國,人人有責。

 

  「長官、大黑,來坐喔!」村人熱情招呼著。

 

  在這個小山村,到處都有牠和老長官的回憶,牠承受不住,無法再在這裡生活下去。

 

  小道士軟綿的童音響起,把黑狗的意識從亡者身上拉回世間。

 

  「你捨不得,他又怎麼捨得?才會專程把後事托付給喪家,包括喪親的你。」

 

  陸祈安竹枝一晃,林徑盡頭現出山腰口的平房人家,竹棚子放著半成品的棺木和各種木料,還有一間新搭起的木造狗屋。

 

  喪家兩老把彭伯的木板床拆下,做了一個遮風雨的狗屋,屋裡鋪著洗過的舊被單,門牌仿著老長官的筆跡,題上「彭大黑」三個威武大字。

 

  喪門揉揉眼,從黑狗背上爬下。

 

  「怎麼回家了?大黑,你餓不餓?」

 

  「汪汪!」

 

 

 

 

  喪父在墓園這邊,兩指拈下煙頭,為亡者點上一炷香。

 

  「長官啊,兩位大神一名孝子,有這三隻為你送終,你有滿意嘸?」

 

  這一次,喪父終於丟出了聖杯。

 

 

 

 

 

 

--

明天第四集要上市了,網路書局有送海報,還請小讀者多多支持>///<

還有公主票選拉票票~

http://www.kingstone.com.tw/Event/1406_a028/vote.asp?Actid=a1406028&page=2#Link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笑笑
  • 最近家裡狗狗好像中暑不太舒服
    因為是老狗狗了,總是有點害怕
    剛好林綠大這篇,邊看都哽咽起來
    大黑真是好孩子
  • 狗狗老了,多陪在牠身邊會讓牠安心。

    大黑超級顧家,總計也只被「阿苗」得手過一次。喪門平安長大,牠的功勞不小呢!

    woodsgreen 於 2014/07/01 22:44 回覆

  • 蓓蓓
  • 這篇洋蔥加得有點多啊
    大黑不要哭~(抱)
  • 狗真的很有感情,古代就有許多義犬的故事。

    woodsgreen 於 2014/07/01 22:45 回覆

  • 紫淚
  • 很期待明天的新書上市
    狗狗真的是很聰明忠心的動物
    每次看的虐待動物的新聞或是被遺棄的動物就會很不捨
    希望大家可以想清楚在養,要一輩子愛他才行
  • 嗯,萬物之靈對眾生要有感情,不然連狗狗都不如了。

    woodsgreen 於 2014/07/01 23:27 回覆

  • 凪紗(紗希)
  • 大黑是好狗狗阿!!
    很喜歡小動物對人的感情,所以看到虐待動物的人都希望他們可以遭遇小動物的痛苦然後去死一死吧!!

    大黑後來過的很愉快吧?
    是說,那隻鳥是藍雀?
    好期待明天的小安安喔!(口水
  • 可能現在的人太多物欲,同理心不彰,但又比過去更重視動物權益,還矛盾的。

    有那個福分給喪門養到,都過得很滋潤。

    是藍腹鷴,我家親戚曾意外抓到過。

    那就敬請期待囉> <

    woodsgreen 於 2014/07/01 23:32 回覆

  • 小武
  • 狗狗~~~
    身為毛團愛好者,不管什麼毛毛的生物我都愛啊!(花心)

    狗狗真得很聰明,但有時也傻得可以
    所以看到傻傻的狗狗時也會格外心疼呢……
  • 毛茸茸的,真的很可愛(捧頰)

    就是希望好狗兒過得好這樣。

    woodsgreen 於 2014/07/01 23:33 回覆

  • 扉羽
  • 我很喜歡毛絨絨的東西
    所以狗狗和楓葉鼠(之類的老鼠)都是我最喜歡的動物
    尤其是長毛的大狗!(大心)
    可是家裡都不讓我養QAQ

    看到虐待動物的人,都覺得他們腦袋是壞了還是進水了不成!

    不過,還是期待明天的新書(這次難得想去蓋亞1號帶小安安回家
  • 可以現在進修養狗知識,準備以後有機會來養,加油!

    也很感謝親親對我家陸小安的愛護~

    woodsgreen 於 2014/07/02 22:20 回覆

  • Kayu Low
  • 。。。剛開始看完全沒意識到是大黑(面壁
    以為大黑像店寵文文那樣是什麼真君來著,其實不是嗎?
  • 大黑就是很有靈性的黑狗兄。

    不過能可這座山靈氣太強,牠其實跟喪門一樣大了,卻仍是隻健壯的狗狗。

    woodsgreen 於 2014/07/02 22:16 回覆

  • 晴風
  • 糟糕,我越來越喜歡包子小道士了(抹臉)) 哎,林綠姐姐妳好 我是第一次來留言有些緊張 有些地方講的怪怪的還請多包含(搓手)嗯嗯我是今年初才開始從陰陽路接觸林綠姊姊的小說,然後我真的真的超愛陰陽路!!每集都看到噴淚,哭的快斷氣,但翻到下一頁林名婦又會突然冒出一句讓人笑慘的台詞..總之我就是以這種大哭大笑的心情看完陰陽路的XD!!謝謝妳那麼努力的寫出這麼多好文章,有妳真是太好了!!往後也請繼續加油喔!!!超愛妳啦天阿我跟我的偶像告白了(手背貼額頭))那我就連我超級無敵霹靂有夠喜歡小七兔子的秘密也說出來吧!!...抱歉打了這麼多(捂臉)
  • 不用緊張啦!

    完全看得出親親很有愛啊,身為作者,看了高興都來不及了,何必抱歉?

    很高興您能喜歡我的故事,這是我的榮幸~也希望能寫出更好的故事讓您喜歡下去!

    woodsgreen 於 2014/07/02 22:15 回覆

  • 言言
  • 比起狗 我更喜歡貓
    尤其是陸大道士親自扮的小貓!!!!!
    天哪好可愛!人家也好想養喔~
    不過 能養這隻貓的 也只有小星星了!
  • 還有他爸,也把他當包子揉。

    woodsgreen 於 2014/07/02 22:13 回覆

  • 蔚海
  • 看了根本哭鼻子........
    雖然因為被咬過所以極度怕狗
    但是不可否認的 大狗狗真的是人類的好朋友阿~~~~

    殷殷期盼的眼見4終於出啦~
    按下加入購物車的按鍵的心情真是好啊~
    看到林綠大的書混有動力 !小讀者會一直默默支持林綠大的>//////<
  • 被咬到真的嚇壞了吧?惜惜吼!

    大狗有一種穩重感,台灣悶熱,也要特別用心照顧。

    也非常感謝親親的支持喔~

    woodsgreen 於 2014/07/02 22:10 回覆

  • nancy2727
  • 啊啊狗狗真的超可愛~~雖然貓咪也不錯,但是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狗狗~~(對不起了小文)一看完林綠大的文我就衝去抱我家的狗了~~

    家裡養的狗感覺都跟我很有緣,除了父執輩養的以外,現在來家裡的狗兩次都是因為我吵著要養,一次是連續兩個星期偷偷跑去餵狗,還幫牠們(母狗+五隻小狗)用紙箱弄了一個醜醜的家,國小一下課就衝去看他們,每次都留到傍晚(傍晚蚊子多,我幫小狗打蚊子),讓我爸每次都要拿手電筒找小孩,結果我身上也一堆蚊子...不過經過我的堅持,所以我爸終究還是妥協了~~(死小孩一個)但是家裡養不起六隻狗,所以就留下母狗和一隻小狗,其他的就送人或者是拿去放生了...(記得當時哭得好慘,但是放生是不良示範請勿模仿)另一次是颱風天一隻狗躲到家裡的熱水爐(需要燒柴的那一種),然後我又發揮林阿之萍的死纏功力,要求老爸養,剛好我爸也滿喜歡那隻狗的花色(跟哈士奇一樣),所以就養了...(兩次都是流浪狗,所以希望大家能以收養代替購買)

    狗狗真的很有靈性,傳說狗會預知自己的死亡,所以當時間要到了,牠會自己去找一個地方靜靜的等待死亡,我想這應該是真的,因為當家裡的老狗(年紀都也超過十年)突然失蹤,我們到處找也找不到,爸爸就會說牠們不想給我們添麻煩,剛好時間也到所以就離開了(家裡沒有練狗的習慣,因為是鄉下,我小時候還有看過死貓掛樹頭,死狗放水流的真實場景~~)希望牠們是真的安心走了,在天堂能過的安好~~

    啊啊回想果然還是會有點難過,但是在難過之餘依然記得將眼見為憑4放入購物車...期待第四集~~
  • 這根本是我家的寫照……

    小孩子真的什麼都記得,狗狗被放走真的好難過QQ

    吊樹頭和放水流不衛生又會嚇到小朋友,我有老師為此開車去巡,把吊在樹上的貓屍帶回去埋。

    那就請親親敬請期待了!

    woodsgreen 於 2014/07/02 22:08 回覆

  • 商
  • 原來大黑是這麼來的QwQ
    老長官說不定能和陸家爺爺變成朋友喔w

    家裡也有隻收養的黑狗 長的像黑熊很可愛 不過剃完毛後長出來的已經不是純黑色了
    原本要帶到山上的好心人家收養 卻在家裡待了好幾個月還沒走
    時常半夜亂吠 已經被寵壞了...
    前幾天聽他吠完沒多久 我在房間就聽到有東西掉下去的聲音
    一轉頭是一隻夭瘦大的蟑螂...門外還有一隻
    然後熊熊就瞪大兩眼看我膽顫心驚的把蟑螂趕出房間
    沒有半點想幫忙的意思...
    事後想起來 他是看到兩隻蟑螂所以在叫嗎......
  • 陸老太爺曾是老長底下的小兵,有這層淵源,彭伯才會搬來義頭庄。

    狗狗要教,就像孩子一樣。

    不過聽說看到那個,狗狗也會叫。

    woodsgreen 於 2014/07/02 22:04 回覆

  • 渣滓
  • 大大小的終於考完了!
    一回來就看到好多新文
    真是太棒啦!
    像電極一樣永不相交……不會啊,小小星星你的命線不是早就……
  • 111
  • 我還記得陪伴我長大的狗
    她知道我怕家裡其他的狗 所以就保護我
    她還會吃醋我跟其他狗玩

    看到這篇 後悔當她過世時我沒陪在她身邊
    現在想起 也只能緬懷她了
  • 月牙貓
  • 大黑真的好感人喔~~~
    還好最後順利住進星星家

    喪爸喪媽偶而浮現出的溫柔也讓人印象深刻
    多數是和兒子.陸家有關呢^^
  • 楊姍
  • 看到電極那一段,我也噗滋的大笑了
    星星公主還是如此的多愁善感呀(哈哈

    許久沒幫大大打氣了,天氣這麼熱,多喝水少吃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