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榆一路也沒碰上什麼關卡,他的問題來自他的搭檔,是一年級交往過的前女友小咪。雖然叫「小咪」,其實她有著傲人的咪咪,上官榆喜歡上身豐滿的女子,天意弄人,亦心偏偏平胸。

 

  小咪嘟著脣說:「雖然我們分手了,我還是好喜歡你。」

 

  上官榆以前只要女生漂亮,來者不拒,最喜歡看她們驚嘆他非比尋常的身家。小咪大概也看到今天他開來的新車,就算被他慘烈劈腿,還是願意放下舊恨,投懷送抱。

 

  「讓我想想。」上官榆不願意把關係弄僵,和氣推托著。

 

  過去他年輕不懂事,以為玩玩開心就好,殊不知感情債用錢還不清,亦心常被他那些前女友找碴,為此他沒被喪門少罵過、屢受林然然嘲諷,連陸祈安都插了句「你這樣不行」。

 

  他這個情場老手被寢室三個原封處男當作小笨蛋,雖然很悶,但他也必須承認,因逃避現實而放縱私欲,是他錯了。

 

  小咪哭了起來,要人安慰,但他只是向她道歉。他根本不在乎她的感情,只掛念著亦心,她的搭檔看起一臉猥褻。

 

  刀光一閃,小咪從包中掏出蝴蝶刀。

 

  上官榆經歷社團種種見鬼的試驗,好歹鍛鍊出一些危機反應能力,隨即跳開兩大步。

 

  「妳幹嘛?」

 

  「我要你付出代價!」

 

  小咪往他下身瞪去,一副就是要剁他雞雞的狠樣,上官榆拔腿就跑。

 

  荒郊野外,救援點太遠了,上官榆掏出平安符,不知道大師加持適不適用瘋女人身上?

 

  「祈安弟弟,救人啦──!」

 

  符文爆出一陣煙花,沒想到召喚而來的不是陸大師,前方石塊走出白衣美少年,大眼睛鄙視著他。

 

  「叫叫叫,你還是不是男人啊?」

 

  「然然!」上官榆喜極而泣,急中生智向小咪喊道:「妳看,他就是我新交的女朋友!」

 

  小咪殺紅了眼,林然然外形又符合亦心嬌小可愛的特徵,蝴蝶刀真的轉向而去。

 

  林然然在修道的水平上慘不忍睹,但如果僅僅對付一般人,他這點小道術還算綽綽有餘。

 

  他筆頭往小咪一點,又飛快在隨身筆記寫下一個「跌」字,這個在山路穿涼鞋的小美女立刻摔個狗吃屎。

 

  上官榆躲到小室友身後,看小咪灰頭土臉爬起,拿刀往他們扔來,又被林然然的字符擋下。

 

  小咪淒厲指控:「他欺騙了我的感情,我不甘心!」

 

  林然然沒有半分憐惜,轉頭詢問上官榆:「你送她多少禮物?」

 

  「不記得了,我們交往兩個月,七、八萬吧?」

 

  林然然回頭對上哭花臉的小咪:「賤人,把錢吐出來再說!」

 

  上官榆以為林然然成天對他酸言酸語已經很過分了,說話從不留情,結果對外更加狠毒。

 

  「自居弱者謀取利益,機關算盡,放大自己受到的損害,得到的好處全然不提,妳這種庸脂俗粉,我兩眼就能看透。收起妳廉價的眼淚,省得我看得想吐!」

 

  小咪凶狠瞪向林然然,起身撲向比她矮小的他,林然然一拳揍向她肚子,讓她跪倒在地。小咪看來沒昏,但這一下之後,只是伏在地上,不敢再有動作。

 

  上官榆看得目瞪口呆,林然然拿手帕擦了擦手,覺得這脂粉弄髒了他。

 

  「上官,你知道宮鬥、宅鬥為什麼主母不去追究罪魁禍首,而是把妾室往死裡整嗎?」

 

  「呃,我不知道你在講什麼。」

 

  「因為女人就是這種欺弱怕強又要裝可憐,男人財富都要抓在手上的卑鄙生物。」

 

  「也不能這麼說……」上官榆家中的母姊從來不裝可憐,非常強悍。

 

  工作人員趕來,小咪趕著向人哭訴她遇到的暴行,而林然然只是睜著怯生生的大眼,明白告訴對方小咪有持刀傷人的意圖,他全錄影下來了。

 

  「我們怎麼會隨意傷害女性?這是畜生才會做的事,請還我們清白。」林然然臉不紅氣不喘地說,上官榆以為他室友才是真正的反派。

 

  小咪又被林然然激得抓狂,十根長指甲去畫他的瓜子小臉,最後以現行犯的身分被主辦單位帶走;上官榆獲准單人回到賽程。

 

  他和林然然不急著趕到終點,有志一同回頭走。

 

  「然然,你不是嫌這活動愚蠢,抵死不走山路?」

 

  林然然低頭不語,只是拎起他帶來的白燈籠,往妖氣最盛的暗處走去。

 

  「感覺好可怕喔!」上官榆雖然不是那類人,但還是有所感應。

 

  「有危險,你滾遠點。」

 

  「沒辦法,我女人在那裡。」

 

  「廢話,我也是。」

 

 

 

 

 

  另一方面,陸祈安兩指截去流丹手中的火光,直接用火光在黑夜中畫出咒文。他將掌面平覆在咒文上,兩掌前後相擊,原本只勉強能照明的小火頓時竄成半山高,把三人所在的溪谷照得大亮。

 

  「好厲害……」亦心的眼映著紅亮的火焰,對陸祈安無比崇拜。

 

  黑影妖物受到火光影響,逐漸壓縮變小,最後剩下小孩大的形體,渾體通黑,只有頭部裂了個縫,像人咧開的嘴。

 

  「亦心妹妹,妳護著流丹姑娘,別讓妳們離開我身後。」陸祈安交代完,從腰間拔出青紫長劍,壓低上身和黑影小人對峙。

 

  亦心慎重接下陸祈安的囑咐,只是被他直喚姓名,讓她一顆心忍不住怦然跳動。

 

  「這男人實在太囂張了。」流丹試著挪動傷腿。

 

  「但很帥不是嗎?」亦心捂著嘴說,盡量不要表現得太三八。

 

  流丹扭著小學妹的頭,希望她能認清現實。

 

  陸祈安在前方朗聲笑道,想必偷聽到女孩子的話語。

 

  小人往前跳了一步,陸祈安按劍不動,小黑人再試探性挪動腳步,道士也只是平靜盯著它。

 

  「我只是想找你們玩。」小人的話亦心也聽得到,流丹皺了下眉。「不要這樣,劍好可怕。」

 

  陸祈安聞風不動,亦心隱約看到他的嘴角勾了下。

 

  「這是天誅劍,只砍得了帶著罪孽的鬼神妖魔。」

 

  小人停下腳步,漆黑的頭顱抬高,似乎想從陸祈安的笑臉看出什麼。

 

  「山神衰弱很久了,祂一直等,好不容易等到人類放棄開採,要還祂面目,而你們這些受祂庇護的妖物做了什麼?」

 

  小人不再表現出柔弱無辜的樣子,那詭笑的中空嘴巴咧得更開。

 

  黑影一閃,道士提劍而起,隱約聽見金屬和硬物相擊的聲響。亦心這才發現陸祈安的交代有多難,她根本看不到學長在哪裡。

 

  流丹咬破指頭,用血在她和亦心四周做了一個簡易的法陣,雖然不知道有無用處,但她實在不太相信總是笑咪咪的副社長。

 

  「來玩。」童音冷不防在亦心耳邊響起,亦心的心都提上喉頭。

 

  「妖物,速速退下!」流丹喝道,抓不住小人的行蹤。

 

  咧著嘴的黑臉猛然貼到兩人面前,亦心發出破碎的叫聲,試圖把受傷的學姊擋在身後。

 

  倏地,劍光閃逝而過,小人的頭瞬間被削成兩半,劍尖只差幾釐米就劃破亦心瓷娃娃似的小臉。陸祈安再次舉劍,從頂頭貫穿小人身體,再賠給亦心一個抱歉的微笑。

 

  「小心點,臭道士!」流丹拍拍小學妹的胸膛,亦心眼神呆滯,還沒回過神來,看來回去得收驚了。

 

  小人像融化一般,從劍下消失,又從另一邊冒出頭。

 

  它說:「你殺得了影子嗎?」

 

  山風大起,吹得年輕道士的劉海絲絲飛揚,讓那張清秀文雅的臉清晰顯露出來,他的眼角總是含著笑,讓人摸不清現下的情況是否危急。

 

  「我知道三個方法。」陸祈安客氣回應小人的問題,「其一,毀了你的本體,炸掉整座山。可是喪門會生氣,他一生氣就揍我,所以無法執行。」

 

  「誰都會生氣好嗎!」流丹忍不住大吼。

 

  「其二,把金烏叫來。不過那得上一趟崑崙,而且蓬萊會變成有兩個太陽。」

 

  「給我住手!想點有意義的方法!」

 

  「流丹姑娘,我說笑的,妳別當真。」

 

  陸祈安回頭抿嘴一笑,流丹回給他一支中指。

 

  「其三,我剛才割了你一部分下來,灌進一些法力……瞧,就像你的雙生子。」陸祈安從地表抓出另一個黑影小人,兩個小人只差在道士手中的小人嘴角是下垂的,而且形體更為明顯。

 

  對方抖了抖,往後倒退一步,等陸祈安放開手中的小人,小人便瞬間撲上前去,兩個小人融為一體,在地上不停翻滾著。陸祈安好整以暇走上前去,劍尖擱在小人胸口,所有黑色全都被長劍所吸收,什麼也沒留下來。

 

  「贏了?」亦心怯怯地問。

 

  「贏了,因為有妳為我打氣。」陸祈安收回劍,往回走向女孩子倆。

 

  流丹看陸家道士停在她面前,臭臉問了聲:「幹嘛?」

 

  「妳傷了腳,總不能讓小心姑娘揹妳走,不是麼?」

 

  流丹抵死掙扎,不要,她寧願在這裡冷死也不要受他恩惠!

 

  「學姊,我好冷。」亦心用小動物眼神向流丹哀求著。

 

  「幹!」

 

 

 

 

  三分鐘後,流丹眼神死去地掛在陸祈安背上,亦心開心地牽著學長的手,三人一起開開心心邁向終點。

 

  「祈安學長,你剛才是不是解決了一個很厲害的妖怪?」亦心仰頭問道。

 

  陸祈安微笑:「沒什麼。」

 

  「那個很衰,它很少見,這座島上大概只有他知道怎麼對付。」流丹明白事情才沒有副社長說得那麼輕鬆。妖物想拿下整座山林的治權,不知籌謀多久,卻被他一劍破開。喪門說過現在的陸祈安已經不比從前,真難想像他全盛時期強得多變態。

 

  「學長,你真的好厲害喔!」亦心看著陸祈安的眼底都快能冒出星星。

 

  陸祈安在兩個美女圍繞下,默默垂下眼,少了剛才斬妖除魔的氣勢。

 

  「學長?」亦心跟著停下腳步。

 

  流丹離他很近,所以看得到那雙眼一直眨,眨個不停,欲言又止。

 

  「是不是要往北方走?」陸祈安謹慎地提出問題,當場兩名女性都明白他迷路了。

 

  「應該是東邊。」流丹地圖被隊友搶走了,只有個印象。

 

  「對,東邊……」陸祈安張望四個方位,往回頭路走去。

 

  「學長,那是我們來的地方。」亦心淡然面對四周的荒煙蔓草,「沒關係,我不介意和學長死在一起。」

 

  「可是我介意。」流丹忍不住揉著眉心,「你這個大路痴到底怎麼活到現在?」

 

  流丹這麼一提醒,陸祈安兩手一拍,啊哈,想起他從小到大的救命法子,比衛星定位還要好用。

 

  「喪門,我在這裡──」

 

 

 

 

 

 

--

上半年都忙著卡稿啊、全國性公民運動,最近才有時間找書看。

聽人家說全職高手多好看,我就去訂簡體版(對岸出到十三集,有四格漫和書籤),看看有多好看……

超好看的啦Q口Q,立馬成為葉修大神腦殘粉!為什麼我不懂電競還能那麼喜歡,神作啊!

網文已完結,不知道台版能不能出到比中國那邊快(捧頰)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訪客
  • 然然跟上官的戲分增加了
    很喜歡他們的互動 www
  • 新版的感情流程較快,他們成長的進度也會快些。

    原本林然然是坐等流丹回來,現在會去找她了。

    woodsgreen 於 2014/07/23 22:32 回覆

  • 君揚
  • 然然好帥啊!!!!!!!(捧頰)

    當然祈安最帥了~~~(灑花)

    有個問題(舉手)
    在試膽三,喪門知道自己是天上的星星了嗎?
  • 在新版,已經知道了,但他不想要說破。

    woodsgreen 於 2014/07/27 23:29 回覆

  • 凪紗(紗希)
  • 難得上官公子跟然然會帥一下呢!
    有進步了!(拍手

    最近空難好多,希望大家都可以平安(合掌)
    現在有努力吃三餐,也有注意營養均衡要不然沒辦法運動XDDD
    現在是慢慢吃,慢慢吞所以吃比較多了。(之前因為上班很趕一餐五分鐘吃完⋯((胃很爛
  • 快吃很傷胃,我也是胃爛人。

    吃藥只是一時,還是要改善吃飯習慣才行,不然以後就沒有好的腸胃吃好東西了。

    woodsgreen 於 2014/07/27 23:23 回覆

  • 葉子
  • 喔喔喔!小榆小然主動了!流丹內心有沒有灑花XD
    全職讚+1 八月繁體版要出了萬歲!!!ヾ(*´∀`*)ノ
  • 晨霜
  • 嗚喔喔喔然子發威了,罵得好啊!雖然沒把上官一起再教育很可惜,不過還是大快人心啊!

    所以......如果沒有星星,難不成小安安就真要炸山了嗎?!好威!

    對了,前面的第三篇,標題的地方好像忘了加(新版)了~
  • 已修正,謝謝~

    woodsgreen 於 2014/07/27 23:20 回覆

  • 害羞小訪客
  • 那個...應該不是"這麼島上"吧OAO
    然後我愛林綠大>///<
  • 感謝訂正~

    >///<

    woodsgreen 於 2014/07/27 23:03 回覆

  • 小武
  • 別人都在大發威,只有上官榆一樣沒用XD
    噢噢噢噢然然終於主動出擊啦!!!(動作再不快點祈安的後宮又要多加一人了)
  • 菲倫
  • 哇啊!林綠大洗白舊版沒用的兩個小室友了\( °д° )/
    放著自己的女人不管會被別人當小菜端走的道理果然是對的
    小安安還是好帥~~
    我也是葉修大大的腦殘粉!!!
  • 川
  • 挖喔喔喔祈安好帥!!
    但最後果然還是需要星星來救路癡!

    全職超好看的!!雖然還沒看完,但是真的不玩遊戲也能看得很爽!
    葉修大大超強!小隊友們也好可愛!
  • n4
  • 祈安的救命法門www最後果然還是得求助星星
    喜歡然然跟小榆邊發抖邊前進的(難得的)男子漢的樣子XDD

    --
    全職高手真的超好看!!!!葉神超帥QQQ
    恭喜林綠大入坑XDD
  • 荻
  • 祈安也是個愛說肉麻話的渾蛋!不過好帥(#
    喪就是安安專用的人肉GPS~~小讀者也想要XD方向也很差勁啊OTZ...

    林綠姐姐也去看了全職麼!有林綠大的背書,想必收整套是勢在必行!不過我的錢包……(哭哭)
    為了本本,我想一切都會值得!
  • Kayu Low
  • 想問林綠大,為什麼這個系列會名為眼見為憑,求解答謝謝!(跪

    很喜歡最後那段,有種玩捉迷藏時只有我的星星才找得到我的感覺(#
  • 引申看不見的東西,也就是靈異事件,主軸則是「真實」,陰陽路則是「選擇」。

    也的確是他星星才找得到他。

    woodsgreen 於 2014/07/27 23:02 回覆

  • 倪湘
  • 然然超帥啊啊!!
  • 紫淚
  • 小然好帥氣(拍手
    這次的颱風真的好可怕,摔了一架飛機
    之前在澎湖讀大學,看到這新聞覺得有種奇怪的恐懼
  • 我也是看得心驚。

    可以向自己的信仰求一個心安,看看會不會好些。

    woodsgreen 於 2014/07/27 23:01 回覆

  • 璉玄
  • 小安安還是好厲害 (好男人?

    全職真的超好看,我也是葉不修的腦殘粉,還殺去排全職高手的畫冊
    葉修真的超帥,蟲爹的文筆真的越來越好了~ 故事鋪陳的好啊
  • 霜凜
  • 難得上官家的帥了一下(就那麼一句話的時間

    星星牌的GPS可以賣我一台嗎我也想要阿祈安大師(抱大腿


    然後,歡迎加入葉修大大後援會,好坑不跳嗎0.<
  • 丹墨
  • ---「沒辦法,我女人在那裡。」

    ---「廢話,我也是。」

    這兩句對白太可愛了~~!!
  • 小瑜兒
  • 然然好帥!很喜歡他跟小榆的關係,一起成長的感覺真好www
    全職很好看+1看完全職後才知道電競原來是這樣的世界。
    ps.我喜歡一帆,小喬好可愛QvQ!!!
  • 路人N
  • 有一陣子沒留言了,某日驚覺有人跟我撞名,原來路人乙這麽常見啊―
    小安安對小榆說的"你這樣不行"完全是以過來人的身份說的吧!你那拉不完的前女友!也讓亦心撒嬌的太自然了啊!這不就是你那些可怕仙宮妹妹s的來源嗎!
    身為努力抵擋妖孽的流丹姊姊,對你至上最高敬意,太偉大了,請繼續努力
  • 對呀,想個可愛的暱稱,不然用會員、臉書登也行,我才能記人。

    陸大師每一任都交得要死要活,所以他指正為交而交的上官榆有他前輩的權威在。

    仙宮的小仙子……啊啊,的確,不過她們會錯意的比率比較大。

    流丹:我下次會先給他一拳了事。

    woodsgreen 於 2014/07/27 22: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