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會御用的化妝師使盡渾身解數,要畫出一個嚇人的魅魔,營造出場上正邪對立。可是邪魔氣質太好,除非找個什麼把那雙眼蓋住,不然橫豎看都不像歹角。

 

  張恆也發現到這個問題,當陸廷君拉著綁在頭頂的小髮束過來,殷殷囑咐他別笑,不然他一笑就傻氣外洩。

 

  「廷君,你配合我的動作,記得退場時機要抓好。」

 

  「我以前和父親看過幾場地方科演。」

 

  「那就好。」

 

  雖然看起來傻,天資卻百倍於人,張恆很早就領教過陸廷君過目不忘的功力,他說「看過了」等同他已經學會了。

 

  時候到了,張恆雙手撥幕,拉起絳袍踏步出台,持水缽淨化壇場。這是他第一次親身主導儀式,在場所有人引頸望來,想從他身上看出與眾不同的地方,以此確立他共主的資格。

 

  他手上拿著張氏代代相傳的神器,代表地火的地滅劍,不過陸家也有一把召喚天雷的天誅寶劍;他的道行不淺但也不算第一人,學問、法術、年紀……種種人們想得出的評比,他都不是最好的。

 

  但他卻高居天師之位,以他們道教的圈子來說,這是命定。天命所至,人無可謂。

 

  天命,人們最服氣的解釋,但張恆不是那麼相信命運,可能跟陸家打交道太久,表面對上蒼恭維,私底下還是會幹譙兩句。

 

  他以為他會站在這裡,憑的是信念──三百年前,張氏創立公會的信念。所有與眾不同而受到多數側目的異類,都可以在這裡安身立命,包括獨一無二的陸家。

 

  雖然姓陸的可能不需要,他們目光可是放在三界鬼神,人們的排擠對他們只是小孩子扮家家,但張恆總有個衝動把陸家道士打斷腿拖進公會。

 

  他唱完前戲,原本晴朗的天際捲來烏雲,狂風大作,表示這裡真的有東西盤據著。棚下的老屁股們明顯慌了,但他可高興不起來。

 

  那東西比他想像得肥大許多,一現形,公會大樓幾乎全在黑氣籠罩之下。

 

  張恆有些招架不住,他沒把握心底的暗處不被邪魔翻攪開來。這時,法壇一震,魅魔搖擺著步伐登場,那東西認得它們的代表,團團惡息開始聚集在魅魔身旁。

 

  如果道行不夠,輕者恍惚失神,重者被這陳年已久、洞悉人性漏洞的魔念奪身;但扮演魅魔的年輕人卻聞風不動,跟著法師的節奏跳動,你來我往,完全不受惡息影響。

 

  張恆能聽見魔物對陸廷君的耳語,向他細數著公會各種對陸家的惡意,只要他拿心來換,就能還給他陸家往昔的榮華。

 

  陸廷君被白巾綁著眼,往黑氣伸出手來,主動與善的另一極端交涉。

 

  「你們說的我都明白,可我想要的,我還在找尋,我相信我終會求得大道,謝謝你們。」

 

  張恆嘆息一聲,真要比信念,他也輸給這個二十不到的小弟弟。

 

  沒得趁虛而入,如黑絲纏繞著陸家道士的邪氣,突然鋒頭一轉,回馬刀襲向高功法師。

 

  「莫邪!」陸廷君大喊,青劍於他手中具形,他一個旋身,趕在邪氣碰觸到張恆的紅袍子之前,立劍擋下。

 

  不過一瞬的事,壇下許多法師根本沒有察覺異樣,張恆見證壓倒性的實力,他的劍才要提起而已。

 

  邪氣暴亂起來,衝開壇場封印的紅絲結。棚下的老道們不知實情,躍躍欲試要來指責陸家道士壞了儀醮,陸廷君卻伏壇三拜,無視壇外喧嘩,開始吟唱走步。

 

  張恆看出來,這是拜斗的禹步,借超然於世外的天光淨壇。

 

  原本法壇窒悶的空氣變得清新,清風拂過眾人臉面,他竟然將邪氣洗淨,重新循環於自然。

 

  待他收息,所有人目光全在他身上,連天師都只是個陪襯。陸廷君抱歉一笑,臉上的鬼妝因適才鎮煞的劇烈活動而褪下,露出清秀的面容。

 

  張恆不怪他,把天仙子找來演妖魔,怎麼說是張哥哥不好。

 

 

 

 


  法會因為破壞而結束後,張恆照慣例帶陸家的小弟去吃喝。根據以往的經驗,帶他到大飯店吃到上萬他都無感,還不如找有賣包子的小店比較實際,像是公會旁的中式早餐店。

 

  店家送來剛出籠的肉包子,陸廷君齋戒數日,等的就是這一餐,可以開葷了。

 

  張恆看他吃得開心,就像他記憶中的六歲孩子,亦步亦趨跟著年少的他,清脆的嗓子喊著「張大哥、大哥」。

 

  他卻從來沒把他真正當成自己親弟弟,沒教過他任何張氏門人的道術,即使如此,陸家的傳人仍勝過他這個步步算計的庸人。

 

  「廷君,你拜斗的步數是跟誰學的?」

 

  「我不太清楚,臉也看不清,不過應該是我祖師爺爺。」

 

  「啊?」

 

 

 

  陸廷君是在夢中學的舞步。

 

  自父親走後,他一個人四處流浪,餓了就跟民家討食,累了就找個遮風雨的地方歇息,日復一日。

 

  他有天晚上睡在野地樹下,夢見有人唱著歌,青影翩然起舞,身姿奇美,請求星斗庇佑旅外的遊子。

 

  他身處荒郊野外,除了他沒有第二個人,怎麼聽都覺得青影是為他而唱。而他睡覺鮮少作夢,不知道那人祈求星夜求了多久,才給他撞見這回。

 

  「哎呀?」青影發現了他,轉過身,及腰的柔美長髮跟著旋過弧度。

 

  「你是誰?」

 

  青影漫步而來,冰冷的十指往他腦袋按了按,咧開一口白牙。

 

  「我是死不瞑目的妖魔,專門找上你這呆呆的小孤兒,哇啊、哇啊!」

 

  青影雖然嘴上嚇唬著他,嗓子卻流露出像他已逝父親的溫柔。

 

  他伸手去抓那人散著流光的星藍袍子,青影頓了下,想走卻沒有退開,可能因為他哭得淒慘的緣故,對父親的思念一發不可收拾。

 

  他醒來,徹夜把他攬在懷抱的青影不知所蹤,只餘臉上兩條淚痕。

 

  

 

 


  張恆只不過問個一句,陸廷君就對著肉包子掉淚,邊吃邊哭。

 

  「抱歉,我沒事的,它會自己乾的。」

 

  聽他這話,不知道在人後哭過幾回?張恆實在無法對那清澄的眼淚無動於衷。

 

  「還吃不吃得下?要不要再叫一籠?」

 

  「可以嗎?這會不會太不好意思了?」陸廷君殷切望來,破涕為笑。

 

  「沒關係,大哥疼你。」

 

  張恆終究克制不了私欲,比起道者本應濟世的云云眾生,待這小子更好一些。

 

 

 

 

 

 

 

 

--

要去忙了,大家再見~

接下來漫博也請大家上魔窟蓋亞多多捧場喔!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張大哥、你壞!!
    廷君真的是小仙子呢!!

    祖師爺爺真是溫柔啊!!

    小讀者算了一下,魔窟蓋亞大概會殺走三千多吧!(邊流淚邊掏錢
    還在跟朋友說魔窟下次出被套的話我們就有特傳寢具組了!!
    房間迷妹力全開
  • 紫淚
  • 其實陸爹爹也是很孤獨的
    張大哥要對他好一點
    以後雖然是悲劇,但是現在付出的真心還是很珍貴的
    小天使最後卻養出可愛的小魔頭
    我也想要一隻包子神獸
  • 菲倫
  • 陸爹爹好讓人心疼喔QQ

    總覺得我對張天師的印象總是時好時壞,怎麼辦呢?

    蓋亞確實是魔窟啊!!(已為艷屍學長保留錢包)
    但如果魔窟蓋亞願意出陸家全員的等身抱枕,即使它喪盡天良我也會義無反顧撲上去的啊!!!
    求製作!!
  • Kayu Low
  • 祖師爺爺對陸家血脈的偏愛。。。喪門請努力為陸家生一個吧(拍肩

    能哭就好,像陸包子就沒有哭過可是還是很心疼他

  • 浮雲飄飄
  • 還是祖師爺爺的時候明明就很溫柔

    怎麼出生之後會變成讓爹爹電屁屁的小壞蛋

    陸爹爹其實呆萌呆萌啊(笑)

    張大哥你這樣把人弄哭會遭天譴!!!!!!!!
  • 小武
  • 讓人好心疼啊廷君~~(乖喔不哭不哭)
    張大哥怎麼可以把他弄哭啊!!!!(天誅!!)

    我我我不敢去漫博……
    我很怕我的所有零用錢會就此一去不復返(我不是意志堅定的人啊)
    還是要安慰自己舊錢不去新錢不來?
  • 倪湘
  • 被包子魔獸嚇哭的!!壞包子!! (誤
  • 凊鴦
  • 疼吧
    你就疼下去吧 '張大哥
    對陸家好上一分 他們就回報一分 或遠遠不止 真是可怕


  • 訪客
  • 嗚嗚,看得我都哭了QQ
    廷君一生中最大的傷痛啊...
    張恆你就盡量疼廷君吧,以後可是想疼也疼不到了。
    對張大哥討厭不起來,覺得他也有很多無奈的地方,但是我討厭公會討厭得要死
    組織這種東西真是討厭,人多必有白痴,而且小人還佔了大多數,
    雖然我相信公會裡面還是會有好人的啦...比如明之姊姊。
    祖師爺爺明明就對後代子孫很溫柔!之後難道仗著是小孩子就拼命撒嬌嗎?
    祈安在向廷君和哥哥們撒嬌時會不會想起阿靜的家人啊啊?QQ
  • 路人N
  • 看到張大哥反而有種終於看到正常人了的感覺,權力中樞不可能靠一個善心撐起來
    廷君真的好清泉啊啊啊__就是不會賺錢,唉,那種當小白臉當的一派自然的樣子根本就說不出"你這個小白臉"這種話啊
    看著他讓我突然好想吃包子,能收服祖師爺的人實在太厲害了
    話說,廷君他老爸那個金項鍊戴到腰的樣子......無疑是阿喪老杯的朋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