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來到這個家已十五個年頭,有一個哥哥、三個弟弟。

 

  自他們父親離去,兄長即肩負起家計,要做幼弟的依靠。老大和老三兩個自然產物不通人事,重擔也就落到他身上。

 

  他還記得陸青枝進城學醫,握著他的手,哭著再三請託:「大哥無能,這個家交給你了。」

 

  所以他辛苦一些,也是理所當然。

 

  可是他沒有自己以為的萬能,總有顧及不到的地方,看不出老大信中在學所受的委屈,也低估了三弟對原生家庭的想念,沒有留住他們任何一個。

 

  他休了學,日以繼夜工作養家,等那兩個不懂事的兄弟回來跟他謝罪。只要他咬牙撐下去,他堅信這個家一定會回到原本的樣子。

 

 

 

  夜半三更,門板叩叩兩聲,四弟從房門後探頭出來,抱著他從小睡舊的小毛毯。

 

  陸判從手中的書冊抬起頭問道:「老四,怎麼了?」

 

  陸祈安眨眨眼道:「祈安想跟二哥睡。」

 

  「都這麼大了。」

 

  「我一個人睡不著,二哥行行好,挪個位子給祈安吧?」

 

  陸判還來不及應聲,陸祈安就往他床尾低伏趴下,靠著他雙腿蜷成一團肉球。

 

  想來他們養父做什麼都很率性,看到小孩就抱,不經大腦思考;四弟卻相反,明知他在算計什麼,卻還是會著了他魔道。

 

  「多難看,快過來。」陸判側身挪出空位,陸祈安敏捷地蹦上來,就定位躺好。他拉起被單,密密裏好身前茁長成少年的四弟弟。

 

  陸祈安伸手攢住陸判襯衫衣襬,才安心地垂下眉眼。

 

  「哥,我只有你了,你絕不可以拋下祈安。」

 

  「除非我死。」

 

  「咱們說定了喔!」

 

  陸判說不清四弟埋在他懷裡的語氣,笑得那麼開心,卻帶著一絲像是罪魂臨刑前的絕望。

 

  老三臨走前,臉上掛滿淚水告誡他:「阿官,你要防著祈安。」

 

  他卻不聽不看,依然把心全給出去,以為註定孤苦的他們會相偎到老、到死。或許他就是甘於這種獨占的苦,執迷不悟,直至心碎情絕。

 

 

 

 

 

 

--


  小蟬已經死了好幾個年頭,因為冥世時間有問題,她也算不出確切的答案,只知道她從離陸判前輩遠遠的一個小孤魂,刻苦上進成為他身邊的美少女副官。

 

  前輩從不藏私,恨不得把閻羅殿判官該有的技能剖開她的腦袋塞進去,只有一項業務至今陸判從來沒要小蟬單獨處理過,就是與異能者相關的作業。

 

  本來人鬼之間的溝通是倚賴著通靈者搭建橋樑,大家同是出來混口飯吃,互相幫忙也是應該。不料,卻有大鬼趁陛下不在,跟仙道勾結謀取陰曹,仙道又去唆使凡間通鬼的術士,四處鬧事想開道冥間打進地府謀取王座,弄得鬼差們心力交瘁。

 

  這樣勾結來勾結去,到後來,陰曹和人間的信任關係蕩然無存,陸判決定單方封閉陽間對陰世的通道。

 

  這事非同小可,不僅陽世那邊,陰間反對聲浪也一波接著一波。許多孤魂是靠著超渡法事送來黃泉彌補陰差不足的困境,但陸判前輩仍堅持關門,違令者,去十八層地獄洗過一遍再跟他談。

 

  禁令實行後,小蟬去奈何橋喝茶聊天,孟大奶奶直說不好。不是關門不好,這的確是眼下治亂最有效的方法;而是陸判又擋到人家財路,這比殺人父母還令人可恨。

 

  「他命令一下,有多少偷雞摸狗的靈能者因此被迫跟著關門歇業?那些人不會坐以待斃。」孟姜往熱茶吹了口氣。

 

  小蟬擔心陸判鬼身安危,急忙問道:「有什麼對付術者的防身術?我想學。」

 

  見後進有心學習,另外兩個黑白鬼差前輩義不容辭熱心指點小蟬妹妹。

 

  「放眼冥世,最了解人類道術的鬼莫過於陸判。來來,這本<基本防道>的教科書就是他寫的,妳雖然不是前線人員,以防萬一拿去看吧!」

 

  小蟬瞪著書封僅僅題名「閻羅殿編錄」的作者欄,身為「超愛.陸判官」粉絲團團長,竟然漏掉陸判的作品,實在太失職了!

 

  「怎麼又是前輩?難怪他會全年過勞!」

 

  「他轉生後由道門世家收養,對符法陣術有一定的認識。」

 

  「啊,就是那個『陸家』。」

 

  「對,就是那個陸家。」

 

  小蟬收下書,本想照習慣去纏陸判教她,卻只能垂頭喪氣回頭自習。自從端午水祭,陸判前輩的精神不是很好,他賴以視物的眼鏡又壞了,想申請公家經費維修,公文卻卡在閻王手上不下來,非要前輩親口跟他求。

 

  小蟬去回收場找了很多副眼鏡過來,可陸判都戴不上去,因為他是奴籍,只能穿戴公家配給和主子賞賜的衣物。

 

  小蟬不會勸陸判向閻王低頭,聽說她前輩從人間回頭請求復位那時,閻王要他赤身跪在大殿外重新學習奴僕的規矩,讓來往的鬼看盡笑話。她光是想就難過,何況是自尊心比天還高的陸判前輩?

 

  現在前輩身邊有她這個小跟班了,小蟬絕對不會再讓那種混蛋事發生,就算自己脫光也要守護她的判官葛格。

 

  小蟬帶著點心回到閻羅殿辦公廳,陸判正在聽取公差報告。近來他們派員前去提拿名單上的罪魂,肉身在場卻找不到亡魂,懷疑有術士涉入其中。

 

  「傳令下去,提早時辰駐點,各隊增員乙名。」

 

  鬼差頜首後快步要走,陸判又喊住他們。

 

  「陰曹人力短缺,經不起差員任何損失,注意己身安全。」

 

  「明白了,判官大人!」

 

  小蟬也跟著喊了聲:「陸判大人,報告,陳小蟬回來了!」

 

  陸判揮手要公差去忙,再把小蟬招來,用力擰住那顆笨頭。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小蟬覺得被陸判揍是她的榮幸,天天用皮鞋底踩她也沒關係!

 

  陸判喝斥小蟬回到崗位上,小蟬厚著臉皮蹭了他一會,才活跳跳坐回陸判對面的座位。

 

  「前輩,為什麼那些修道還是修鬼的法師要跟我們搶惡魂?」

 

  「惡魂帶有厲煞,好比工廠排出的有毒污染,是地府所欲處理的問題。但毒物換作在使毒的人手上,反倒變成有利的工具。因為我們陰曹有名冊管制,平常那些通鬼術的傢伙不敢輕舉妄動,除了這案子的利益大到可以無視陰律。」

 

  「前輩,聽說你在環保局上班?」

 

  陸判臉色一沉:「外包約聘,沒勞健保,是個屎缺。」

 

  小蟬經常從亡魂口中聽到現代社會青貧族的問題,前輩在人間也才二十來歲,正深受其害。

 

  「前輩你又是男的,是社會以為要養家的那方,這樣怎麼存得到結婚基金?」

 

  「我們沒有要結婚。」

 

  小蟬捧著頰竊笑,她前輩就這麼順口說出「我們」耶~

 

  陸判扔過一支筆,叫小蟬少三八了。

 

  小蟬趁機鼓舞道:「前輩,想想溫柔可愛的修女小姐,活著還是有很多美好的事對吧?」

 

  陸判只是說:「我命卑賤。」

 

  可能失去眼鏡遮掩的關係,即使他面無表情,小蟬仍從陸判低垂的眼中望見一絲深沉的悲哀。

 

 

 

 

 

 

--

鬼月嘛,就算快死掉了還是要擠出來寫鬼的故事!

只是這篇不是輕鬆快樂向的回合。

至於王子活動,雖然來不及在活動期限趕文,但以後還有的是機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