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派眾弟子看著小師弟跪在床邊給師父餵藥,明明是常人子女心中的苦差事,小七卻開心地湊在師父臉旁,說著呆傻又溫柔的話語,束起的小白馬尾跟著他的腦袋瓜左右晃動。

 

  彩衣鼓起雙頰,憤恨過去擠在小白毛和最愛的師父之間。小七對總是來亂的六師兄沒有怨言,反而輕輕靠上他的臂膀。

 

  彩衣咬牙切齒瞪過去,這個只會在師父面前賣乖的臭白點!

 

  「老六又在欺負小七了。」在師父看不見的死角偷掐小師弟屁屁。

 

  「可是小七從來沒搞懂彩衣爭寵的心情。」

 

  「以為跟他玩吧?彩衣以前總縮在道觀摸魚,小七最常給他帶著,一直到大,習慣了。」

 

  「唉。」

 

  「兄弟們,你們有沒有懷疑過為什麼師父撿回來的孩子全都有雞雞?」

 

  「大概師父命中沒有女人緣,除了那個叫『金盞』的爛桃花。記得以後下地獄,要給師父報仇。」

 

  「可我覺得不對勁,師父從中原尋根回來,全沒提起他改嫁的老婆,不過也沒再教我們仇女。」

 

  「如果當初撿到小七是女孩兒,師父就不會走偏到老了。」

 

  黃穗不時恍神的眼珠突然瞇起:「也就是說……小師妹?」

 

  「老五,你不是一直當小七是你妹嗎?」

 

  大伙看向被彩衣挾在臂彎揉腦袋的白毛少年,師父有氣無力地阻止,彩衣咧開嘴威嚇:如果您死去,我就燉了您的小白點來吃!

 

  聽見「死」,小七便軟趴趴地祈求:師父要長命百歲,不要丟下小七……

 

  唉唉唉!

 

  「阿紫啊,小朱妹子和小七師妹,你比較愛誰?」

 

  「別出這種陷阱題,我當然是……啊啊!」

 

  大美男老三毫不猶豫地說:「我選小七。」

 

  靛紫抱頭蹲下,兩三下就被拋棄了。

 

  那一頭,彩衣又在吼小七:「嗚什麼嗚,振作起來,你這顆白點兒,別讓師父煩心!」

 

  「可是我……捨不得師父……」

 

  白掌門伸手輕撫小徒弟的軟髮,人說父子連心,他又何嘗不是?

 

  彩衣吼吼吼三聲,才兇惡地把小師弟攬在懷裡疼惜。

 

  過了一會,鬧完脾氣的彩衣才放著他們師徒倆單獨相處,氣呼呼地走來師兄團裡,拿起大師兄其一的茶杯就一飲而盡。

 

  彩衣聽力奇佳,大老遠就聽見他們的討論。如果小白點是他的小妹妹,他只有一個想法──

 

  「我要宰了那個姓陸的臭小子!」

 

  (哈哈哈,你們家的小白毛是陸某的啦!)

 

  雖然他最討厭白毛仔了,但如果有個「最疼小七」哥哥的位子,彩衣耍潑打滾也會蠻搶下來。

 

 

 

 

 

--

  男宿悠閒的週末午後,喪門捧著熱茶端正站立,而陸祈安悠哉靠在椅背看漫畫。林然然閒著沒事,提了個問題出來。

 

  「如果祈安是女的,我們應該會結婚吧?」喪門看向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

 

  「嗯!」陸祈安笑著應道,好燦爛。

 

  正面直擊喪門只會否認到底,林然然已經摸索出用假設性句子釣到大帥哥真心話的方法。

 

  喪門摸摸好友的頭,今天很乖喔,又沉吟道:「不過也不一定,畢竟我們六歲才認識。」

 

  「嗯。」陸祈安垂著臉,陪喪門一起失落著。

 

  林然然自認擅長裝乖討好,但比起陸某人的功力只是小菜一疊。

 

  「他哥哥們和他沒血緣,要是他生成女孩子,他哥哥絕對不會把心愛的寶貝妹妹交給另一個男人。」

 

  「而且真讓我生成女子,鬼王和天帝就是我的囊中物了,我要讓祂們為了我傾覆三界。」陸祈安清純笑笑。

 

  林然然有些發冷,他怎麼覺得這也是陸祈安的真心話?

 

  「你這個花心的傢伙。」喪門斥責一句,微妙地偏離重點。他雖然會生氣,但福德真的勾著陸祈安的手逛大街,也沒把女友折兩半,可見他的容忍度其實頗高,嫁過去會過很爽,福德社長真該被天打雷劈。

 

  「我又怎麼了?」上官榆拿下耳機,從電腦螢幕轉開看向室友們,以為那個「花心」是在數落他。

 

  喪門還沒澄清,陸祈安就板著臉回應:「小榆,要乖喔!」

 

  「祈安弟弟,你是用什麼立場在規勸我?」上官榆一整個莫名其妙,事後他才想起陸祈安叫他「小榆」叫得十分順口。

 

  林然然過去把耳機給上官少爺戴回去,叫他別打擾他取材,繼續在庸民的現實世界玩他的遊戲。

 

  回到主題上,大哥哥們和媚惑眾生的妹子,到底會如何?

 

  「雖然我跟喪門情同意合,最後我大概會嫁給二哥吧?」

 

  喪門嘆息一聲:「我想也是。」

 

  認識判官二哥的人就知道,他就是散發著一股傳統社會良人的氣場,不嫁不行。

 

  「沒辦法,我爹爹實在太無能了,跟著他會餓死的。」

 

  林然然個把年頭在陸祈安身邊繞著,總是能見識到新境界。

 

  「小陸,所以你最理想的對象是令尊嗎?」

 

  陸祈安頓了下,認真地瞪大眼:「開玩笑,那個不肖子孫!」

 

  喪門補充說明:「他生成男子,請看作天下蒼生的福份。」

 

 

 

 

 

-- 

  某晚我和糾纏七八年的李氏某女,完事後,蓋棉被純聊天。

 

  我撫著她光滑的背脊,有一搭沒一搭地問:「李加加,如果我是女的,妳說我們會怎麼樣?」

 

  她年少過程太急切追求成就,總不受同性青睞,沒朋友到大。想來有個可愛美少女(我)出現在她面前,每天一起吃喝玩樂,應該是她夢寐以求的結果,再找個好男人嫁了;而不是最後跟我這個廢物睡到床上去,迫不得已負責我的清白。

 

  加加垂著睫毛看著我,輕聲道:「小可,我還是會愛上你。」

 

  她是這麼認真,以致於我想不起來這個蠢問題的初衷。

 

  加加又說:「可是我的優勢只到仁哥出現以前。他行事太有手腕,不管之於我或之於你,完全不是他的對手。在你意識到愛情之前,你已經是他的人了。」

 

  我女朋友真的是個普通人,不是我們以前遇上那個圓呼呼的包子算命仙,但她對我種種語重心長,到頭來無一不中。

 

 

 

 

 

 

 

--

久等了~

我會慢慢把步調調整回來!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小灰
  • 嗚嗚嗚~
    好想你(・ω・)ノ

    小七太可愛了>_<
  • 親親久等了~

    woodsgreen 於 2014/08/17 16:18 回覆

  • 悄悄話
  • 君揚
  • 好想作者大人吶~
    歡迎回來~

    要是祈安生成女孩兒,恐怕喪門進不了陸家人吧?
    那如果是喪門生成女孩兒呢?好像也挺有趣的~

    小白點兒不管男孩女孩,總是那麼可愛~
  • 哎呀,我回來了~

    喪門如果是女的,就沒有懸念了,福德勝算零。

    他就是純然的萌物啊!(by林民婦)

    woodsgreen 於 2014/08/17 16:36 回覆

  • 楊雨
  • 這是如果弟弟是妹妹特輯嗎?
    不過小七和小安安就是小白兔和小包子的食用性妹妹了!
    這樣之萍娘娘和陛下有何感想呢?還有陸家爹爹和弟控、兄控?
    不過陸二哥會選誰呢?馬利亞還是包子妹妹?
  • 是的~

    食用性怎麼聽起來有點糟糕,哈哈。

    陸判把弟妹放在前頭,是哥哥本命。

    woodsgreen 於 2014/08/17 16:38 回覆

  • 殷爵
  • 這!黑旗你……!!!(目瞪口呆
  •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42 回覆

  • 川
  • 歡迎回來~~

    嗚嗚白派的小七不管男女都是師傅師兄最疼的小寶貝啊!
    祈安、是男孩就已經如此禍水,身為女孩世界就真的是他的囊中物了吧(天
    不過竟然是嫁給陸二哥,喪門快去搶婚啊!(不
  • 他就是個禍水妖孽。

    各方面估量之後,就是覺得要嫁二哥,沒辦法。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37 回覆

  • 倪湘
  • 加加不要認命啊!!!!!
  • 她非常地現實派,分析力很強。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36 回覆

  • 紫淚
  • 大大~想妳了!!嗚嗚~好久不見~

    可愛的小七又出現了
    我最喜歡看他跟師傅師兄撒嬌的憨樣了
  • 久等了~

    他沒有想撒嬌,但是他存在就是種撒嬌。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35 回覆

  • 言言
  • 小七好可愛~
    他那六個師兄完全是擔心師弟的傻哥哥,要是小七成了師妹情況一定嚴重好幾倍吧,尤其是彩衣的感想,跟本是老爸捨不得女兒嫁人的感覺嘛!
  • 沒辦法,在彩衣心中,白毛仔是他的玩物。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34 回覆

  • 小武
  • 歡迎回來呦林綠大~~

    兔兔好可愛啊!
    兔子包子旗子,兔子最無害,最危險的就是千年包子妖了
    還有,今夕陛下只會是林家的!祈安別當禍水啊!(有星星了還不知足嗎!)
  • 雖然被歸類到無害,不過小七是最強的那個。

    還好,現在有喪門抓著他。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33 回覆

  • 汐止宮
  • 白派的溫馨故事噢噢,彩衣永遠這麼可愛,真的像隻黑毛狗狗蹭來蹭去又呲牙咧嘴的(被彩衣怒咬
    雖然七七不管怎樣都是小白點,但還是男孩好啊,不不不如果女兒身接著跟楓梓有一腿的話,還請綠大就這樣行了吧!!
    “搶了大師兄其一的茶”已經被忽略個體性成這樣含糊的統稱了嗎!?

    二哥誰都想娶啊!希望量產一下(誤
    陸家的男人都極品喔,廷君超可愛!
    祈安根本妖孽了,性別對他沒有太大的加分了吧?
  • 說他是狗,彩衣大爺會生氣喔!

    大師兄倆只有被統稱或是白派長工的選擇而已,地位很低。

    二哥獨一無二,沒辦法捏。

    性別算是最後一道防線吧?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20 回覆

  • 冉
  • 感覺是有點惆悵的標題呢OWO~可是其實有點好笑(?

    小七萌兔在甚麼時候都好想讓人捏捏((抱
    彩衣真的是刀子嘴豆腐心,明明最疼小師弟了www

    我覺得就算同性星星和小安安依然可以閃得大家無法直視
    那是不是女的好像也不太重要了XDDDD
    陸二哥是典型好男人((痛哭 會煮飯的帥哥誰不愛!?

    林綠姊姊加油~再久,小讀者們也會等著~
  • 對,是小甜品。

    草食和肉食,但都是小獸。

    他們就天然閃,不解釋。

    二哥生得文氣,但氣場就是很強大。

    謝謝親親的愛~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18 回覆

  • 阿鹽
  • 林綠大想你:>

    加加講的話有點淡淡的憂傷QQQ
    小翊早就把心全部捧給哥哥們了
    和哥哥之間的愛與恨真的是看了揪心

    白派的各位也好久不見
    依舊可愛的軟嫩小七>33333<

    林綠大加油!!
  • 哎呀~

    只有喜歡,是不夠的,離相守還很遙遠。

    謝謝小讀者的打氣!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15 回覆

  • 訪客
  • 黑旗令真的不打算寫下卷嗎?OAQ
  • 我覺得我下半年會為了兌現支票而死掉掉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13 回覆

  • 冰水
  • 嗯如果是陸大師把陛下撿起來 之後又有了熊寶貝和小七的話......
    好像也不錯耶wwwwwww 重點是兔子逃不了被玩弄的命運(咦
    啊啊但是小七應該沒辦法把他當媽媽吧畢竟知根知底
    只是也沒辦法想像陛下和陸大師在一起啦Q~QQ
    怒摸傲嬌彩衣
  • 撿起來?這真是個大不逆的用詞啊,只有林民婦敢一天到晚掛在嘴邊。

    小七勉強還能壓制陸某人,但真的對他老母一點辦法也沒有。

    他開玩笑的,別當真啦!

    最後這什麼自肥的結論啦!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12 回覆

  • 晴風
  • 林綠姊姊歡迎回來(提裙))
    哎哎暑輔開始之後每天都好忙,考不完的試還有老師口中歐威斯趕不上的進度和功課..喔我的天阿這就是高三生活嗎嗚嗚TT
    好久沒來看新文第一篇看到的就是輪家最最最喜番的兔子七!太開薰咯!!小七我要撲倒你然後一直磨蹭你一直親你臉頰一直捏你的小屁屁然後再"逼-----!"最後再"逼----!!"(住手那些"逼"聲是怎樣?!)--->事實證明讀太多書是會瘋掉的
    然後很謝謝林綠姊姊 你的文很溫暖一直是我往前的動力,很慶幸有讀了你的小說:DD最後 真的很抱歉,說要畫圖卻連半張都還沒完成,我會盡力在期限之前完成的!!..等我讀完模擬考範圍(大哭))
    好了我已充電完畢,來去讀書ˋˇˊ//林綠姊姊也加油,身體要顧好喔!
  • 感覺小讀者好辛苦喔!

    加油,撐過這段就海闊天空了。

    禁止不純潔玩弄兔兔,他會嚇到的。

    讀者比較重要啦,不過圖也要早生一些,不然禮品快沒了。

    好好讀喔!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2:05 回覆

  • Kayu Low
  • 如果三位都是女的。。。那要小讀者情何以堪?!一堆大美女是要我一邊虐自己一邊看了嗚嗚~(虐你還看#

    覺得性別對他們的魅力度沒多大關係,頂多只是更名正言順當小老婆,希望不會有從林綠大筆下看到帥哥統統性轉的一天www

    問候一下林綠大,期待第五卷爆梗(撒花
  • 性別很重要吶,會影響到故事走向,不單純因為我喜歡小男生。

    卷五真的是很關鍵的一集,我和小讀者還真是心有靈犀!

    woodsgreen 於 2014/08/19 21:58 回覆

  • Nicklucas
  • 我想了半天, 只能說我也見識到新境界了...
    陸包子你對阿爸不是孺慕之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