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從存在以來,就知道他的執念是那一位身下的尊座,用盡手段也要占有下來,絕不容許冥世落到別人手上。

 

  但他無論怎麼表現,盡心替陛下打理好陰陽兩界的事務,仍覺得不夠出采,只像個柔順的線偶,與十殿那群老鬼沒什麼不同。

 

  然而,他對公差放任的作法出了岔子,鬧到陛下暴怒砸了他的王府公廳,他鞠躬哈腰、跪地求饒才免於被打成肉醬。那群老鬼樂不可支,殊不知他就是從這場殘局中,確立自己成王蹊徑。

 

  他有了可以信賴的臂膀,那群老鬼作夢都不可能擁有的優勢,連陛下都只有羨慕的份。

 

  那時候,陸判在一片斷垣殘壁之下,湊出幾個破爛在他面前辦公。天上的桃花盛開著、陽間的人死不停、陰風呼呼地吹,閻王卻覺得偌大世間只有他們彼此。

 

  「陸判吶,我想要帝位,想要想得快發瘋了。」

 

  陸判提起筆,沒問他哪來的自信,而是問:「大人,您為君有何理念?」

 

  「比照人間帝王,三宮六院七十二妃!」

 

  「駁回。」

 

  「你竟然毫不猶豫拒絕了我!」

 

  「人間已有不少血淚案例,女人太多,一定會亂事。」

 

  閻王本來以為陸判是受到聖賢書荼毒,試探不下百遍才相信,世間真有男鬼不好女色,陸判根本就討厭女人。

 

  「你總不能要求我像陛下那樣,祂可是完整的獨立體,本王只是用冥土仿造的泥偶,需要柔軟的女體解放欲望,本王不能沒有女人!」

 

  「大人,女子對感情的獨占遠超乎您想像,喝花酒或娶后愛她一輩子,選一個。」討厭歸討厭,某方面卻很了解她們,堂下女囚才眨個眼,陸判就知道對方說謊。

 

  「喝花酒!」

 

  陸判提筆以白紙黑字立據,然後好長一段時間都懶得理他,不屑得可以。

 

  閻王托頰看著他家小美人,笑著反問:「那本王登基後,你有沒有想要什麼?」

 

  陸判樣樣能幹,一句玩笑話他可以引經據典頂十句回去,卻對閻王的話有些茫然,顯露幾分少年人的青澀。

 

  「大人又不會唱歌。」

 

  「這我真的辦不到。」就像陸判討厭女人,閻王也討厭音律,從來不明白陛下的曲子好聽在哪。

 

  「如果您以後登上大位,還記得屬下,請留一個位子給我;不能,也請明白知會我。」

 

  他生母說要帶他去過好日子,卻把他扔在公府前一去不返;他的養父說會秉公處理,卻冤殺他給親兒子頂罪。他寧可永生在地獄受苦,也不願再承受同樣的背叛。

 

  「你放心,我也不是想跟你談感情什麼的,就是看重你的才能,只要你還有一絲用處,本王絕對不會拋棄你。」

 

  陸判擱下筆,低著頭,斗膽按住閻王的袍袖。

 

  「大人,說定了。」

 

 

 

 


  小蟬定時派員巡城,請各路小隊長進行安檢,一旦發現陰曹出現不明分子,立刻通報圍剿。非常時刻,拒捕可以直接打成半殘,要怨就怨天下無公道。

 

  她全神戒備三日,陰陽交界仍舊一片死寂。小蟬想了想,看向旁邊悠閒玩牌的閻王大人。

 

  這時,外頭響起馬蹄疾音。

 

  「通報!」

 

  「進來。」閻王朝殿外的傳令士勾過手,傳令士下馬入殿。

 

  「啟稟大人,仙宮炎華派遞來降書,承認謀害陸判是他們所為。」

 

  「來使呢?帶過來。」

 

  閻王吩咐後,傳令士又快馬奔向城門。

 

  小蟬看著隨意束著金冠的閻王,想問他是怎麼把敵方弄到自動跑來地府謝罪?閻王漫不經心回道:恐懼。

 

  仙人和神祇那種神經失調的東西不同,就算看破紅塵,仍殘有身為人時的本能,嚇嚇他們,他們就會自動乖得像狗。

 

  「陸判沒教妳分仙系對吧?」

 

  「什麼?嗯,還沒學過。」

 

  等待來使的時間,閻王大略跟小蟬說明仙宮的派系別小蟬聽得有些昏頭,不全是肖查某嗎?竟然分作溫和派、激進派、撿尾刀和心機派,四派合謀幹掉宮主後,每個都想當頭兒。

 

  「四柱朱華最後持令的女仙早死於陛下和白仙一役,他們乾脆把罪責推到死人身上;也就是說,他們一來,張開口,就打算欺瞞。」

 

  閻王露出愉悅的笑意,小蟬心想,或許閻王就是喜歡被冒犯的感覺,才會尋求各種機會給她前輩踹了又踹。但陸判連正當防衛,閻王都會在事後尋隙報復,更何況那些不肖仙人?

 

  「陰曹好久沒有下血雨了,真懷念。」

 

 

 

 

 

  陸判已經能坐起身,但孟大夫鎖了她家小屋,放出她深藏不露的小花籠鬼術。他出不去,外面的消息也進不來。

 

  他沒像過往那樣一把火燒了房子,只是正坐在床榻編列法典。

 

  一襲大紅袍子,冷不防從煙囪落下,來者扛著一只沉重的大布袋、戴著惡鬼面具,正是陰曹偶像人物。

 

  「Ho ho ho!Merry Christmas!」

 

  「不好笑。」陸判冷臉以對。大伙自從得知他現世和小修女生活,就對西洋神教好奇起來,四處去學些有的沒的,不時撂兩句洋文自以為流行。

 

  鍾馗把肩上浸滿血色的麻袋打開來,露出冥世荒地各種罕見的鬼物,只要是孟姜說過補身子的藥材,他全給陸判獵來了。

 

  「阿判,你帶傷,湊合著吃。」

 

  「滾開!真多餘!浪費時間!」

 

  「你別害羞嘛!」鍾馗無奈勸道,「不過你就是這點可愛。」

 

  「去死吧!」

 

 

 

 

 

--

那種寫不完的感覺又來了,都得把段落斷開才收得了。

算了,我先睡了(喂)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閻王是個M?
    仙宮都是肖查某無誤(蓋章。
    盼盼心頭刺就是別人背叛他,可是他在乎的人都背叛他所以很傷心吧?
    鍾馗好可愛wwwww

    林綠大晚安喔,祝有好夢。
    我最近又在失眠,只能哭哭了
  • 川
  • 陰槽要準備下血雨啦,可以期待閻王把仙宮的某一派滅掉嗎(欸
    很喜歡陰曹的故事,雖然跟其他篇比起來虐虐的時間比較多,但因為想快點看到能讓陸判不再受傷的時刻,還有和閻王的關係(?

    請林綠大加油喔!> < 晚安!
  • 冉
  • 判判你傲嬌好可愛...((被踹
    孟大美女真是深不可測,小讀者其實滿喜歡他的~~
    雖然藥物有點可怕...

    林綠姊接晚ㄤ~~
    好好休息才有精神~
    慢慢來不要太曹勞喔!
  • 灃月
  • 這根本不科學,為什麼判判你就這樣被賣了QAQQQQQQQQ

    也只有陸判能在這種重傷的情形下冷靜地編法典呢=^=
    是不是再多增加幾條職場性騷擾條例呢XDDDDD
  • Nicklucas
  • 鍾馗大人好言相勸的樣子也好可愛~www
  • 紫淚
  • 突然發現鍾馗大人在我心中的好哥哥形象崩壞了(掩面
    不過看來看去陸判的男人緣真好(被打
  • 小武
  • 喔喔喔可以看到閻王仙宮兩邊心機一樣重的互相對決了!!!
    還有判判竟然就這樣把自己廉價賣了!!還賣錯人!!賣給今夕陛下好歹有聽不玩的曲子啊!!

  • Angnuo
  • 總算……閻王總算有點用了!!(?
  • 七夜
  • 阿官哥哥真是太可愛了!(心)
  • Sharon
  • 看到陸判被背叛有點小揪心嗚嗚
    是說merry christmas這邊害我噗哧一笑w
    不過陸判真的有點給他嬌,好可愛(誤

    林綠大記得要補充睡眠哦~~~
    嘿嘿不管怎樣,我會努力慢慢看完所有的文 :)
  • 冰水
  • 也就是說這個約定對陸判的意義非同小可
    不過就像小蟬聽說的 閻王無心 所以......
    不知道哪天他會生出這塊柔軟的地方來啊 總覺得陸判也沒辦法真的決絕QAQ
  • 云星
  • 林綠姐姐加油!!

    阿話說中秋節快到了~~
  • 陸判
  • 判判就是遇人不淑,十殿也是要有個黑到底的
    閻王只能是君臣不能談感情(友情)~
    陛下太矜持了才被小人得志!!
    要像廷君一樣不管不顧圈在懷中守護才行>///<

    鍾馗大人有種黑色幽默感~
    跟孟姜也是一心為同事好!!
    但是方式都有點微妙XD
  • 一句話,還是爸爸最好了。

    他們都不是人嘛!

    woodsgreen 於 2014/08/31 16:45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