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寒未退,喪門再醒來,床邊燒著一爐火,還有個可愛的小人兒做他的看護,讓他安心不少。

 

  小看護見他醒了,放下手中的線裝古書,露出無助的瓜子臉蛋望向他,眼眶略略發紅。

 

  「小然,你假期和學姊過得如何?在家鄉有遇上什麼事嗎?」

 

  林然然虛應幾聲,沒打算介紹噁心的師門給喪門知道,只是微弱地詢問:「喪,好些了嗎?要不要喝水?」

 

  喪門伸手接過水杯,坐起身來證明他狀況良好。

 

  「小然,我爸媽有照算工錢給你吧?」連照顧兒子都交給助理工讀生做,喪門覺得他父母的愛真是短暫。

 

  「保護你本來就是我的職責。」林然然垂下眼,纖細的肩膀些些顫動著,「可是我們結契以來,每次每次,都讓你置身險境。我還真是什麼也辦不好呢,你會不要我嗎?」

 

  喪門不太能理解小室友的話,但人看起來很可憐,他得安慰一下。

 

  「祈安和那女人可惡的地方是沒有交代行蹤,但你有告訴我要去哪裡,我知道那裡不是危險的地方,就不會增加心理負擔,所以不關你的事。」

 

  但林然然還是鬼打牆地道著歉:「對不起,都怪我太無能。」

 

  喪門心底認為精通詩詞書畫的小室友是名難得的才子,來棺材店打工算是屈就他的能力。看林然然的腦袋垂得老低,他得想想辦法。

 

  「小然,你知不知道這件事的原委?我不太了解那方面的事,不停做奇怪的夢。」

 

  「因為那件衣服。」林然然滿是書卷氣的嗓子輕喃出聲。

 

  百年前某些地方因為篤信道教,特別保有道士免役稅的特權。那時兵荒馬亂,不少人看上這點好處入作道籍,卻沒有實際的道行,便想出邪門歪道的捷徑。他們去挖冤死的墳,扒下沾染怨氣的死者衣物,有的甚至用劣等的術法把冤魂困在衣服裡頭,再將衣服供養起來,可以知道冥間的事,也可以詛咒他人。

 

  「有些人家把衣服留著,過了幾代,也不知來由了,只記得害人這回事。」

 

  「原來如此,小然,你懂的真多。」

 

  因為從前他在師門專學陰損事,只要是源自古中原的毒咒,他都會兩手。林然然知道喪門中招,總覺得是冥冥之中他過去的惡業加諸在喪門身上,這種衰尾星護,不要也罷。

 

  說完,林然然仍懨懨的,喪門摸摸他的頭說:「等一下我帶你去吃焢肉。」

 

  林然然精神依然萎靡:「喪,我要大碗的,白菜滷加筍子湯。」

 

  喪門下床穿戴整齊,正準備帶著小室友出外覓食。走到鋪子前,店門口卻跪著一個油頭垢面的男子,是他研究室的大學長,臉上鼻青臉腫,一副被圍毆過的樣子。

 

  「請原諒我,我是不小心的,我不知道會變成這樣,沒想過要害死你!喪門學弟,我不想死,不要把『衣服』燒掉,求求你!」大學長對他連著磕頭,額頭都撞出血來。

 

  「無心的?」身後傳來林然然拔高八度的聲調,喪門看小室友拿著一團鐵鏽色的破布招搖揮舞。「這是我看過最殘忍的咒殺手法之一,你很納悶吧,為什麼他能撐那麼久?誰教他存有的惡心大概就和你剩下的善心一樣多!」

 

  「我知道錯了,學弟,請你原諒我,我和你道歉!」

 

  兩人也認識了一年多,喪門苦澀地說:「衣錦學長,你先起來,告訴我哪裡做錯了。」

 

  大學長抬起頭,眼神毫無悔意,倒是露出像是憋笑的古怪表情。

 

  「你啊,再好不過,聰明又認真,大家都喜歡你。才來一年,老師就忙著幫你找國外學校推薦,卻對我這個跟在他身邊九年多的學生不聞不問。」

 

  「因為學長總是對老師虛應故事,學長對研究沒有熱情了。」

 

  大學長嗤笑一聲:「看看你,多噁心!」

 

  林然然要衝上去追加幾拳,喪門攔住他。

 

  「學弟,你就放過我吧,當作沒這回事。不然我死了,你也會不舒服吧?我做鬼來找你,你就能活得比較快活嗎?」

 

  「喪,火已經起好了。」林然然甜甜笑著,指著給他取暖的火爐,「燒了,衣服就會回去找它的主子討工資,皆大歡喜。」

 

  喪門嘆口氣:「小然,就給他吧。」

 

  大學長面露喜色,林然然千百個不願意:「他不值得活著!」

 

  「可是他想活下去。」喪門從林然然那裡拿走血布,叫小室友去洗手,再交給狼狽的大學長。「學長,你有什麼想做的事,快點做完。像老師交代的MS實驗,少打一點遊戲。」

 

  大學長隨便應和兩聲,便頭也不回地跑離棺材鋪,那張發黑的面容在喪門腦海揮之不去。

 

  「喪,我生氣了,要吃兩大碗!」林然然扯了扯喪門衣擺,喪門低身拉好小室友的衣領。

 

  「走吧。」

 

 

 

 

 

  大學長兩個禮拜後猛爆性肝炎走了,大家認為這是他沉溺網路遊戲造成的苦果,沒有親友來處理,指導教授自個掏錢替學生辦喪事,請的是離學校最近的喪記棺材鋪。

 

  喪門成功遏止父母對他老師敲竹槓,他的老師一把年紀了,發生這種事心裡也不好受。學長入棺時還抱著那件衣服,他拿不走,就一起進爐子燒了。

 

  盧教授鄭重向喪門父母致歉,叫喪門休息兩個月後再來研究室,無論如何,絕對要回來。

 

  於是,喪門把空出來的時間惡補連假睡掉的讀書進度,被上官榆激動吐嘈。

 

  上官榆不自覺成了這個事件的英雄,亦心知道後,對他的臉色好了三成,還親手幫他補了鬆脫的衣鈕。

 

  「上官謝謝。」林然然不情不願地表示。

 

  「小榆,謝謝。」喪門感激不盡。

 

  上官榆有些受寵若驚,他在寢室從來都是地位最低的那個,只彆扭地應了聲:「不客氣啦!」

 

  陸祈安就像不知道喪門出過事,自得其樂地在座位上笑哈哈看漫畫。喪門放下課本,起身轉身,雙臂勒住後座白目道士的脖子,讓他感受一下自己的憤怒。

 

  「哎哎,會斷掉的!」

 

  「祈安,老實招來,你跑哪去了?」

 

  陸祈安脖子掛在喪門臂膀上,沒有正面回應,只是悠悠望向被水泥屋頂遮蔽的天際。

 

  「我在南邊看著另一半的星子,總想起我倆小時候,我數一半,你數一半。星星,要是你也在我身邊就好了。」

 

  「哼。」只一句話,就撫平喪門心靈。

 

  喪門最後放棄了例行夜讀,打算來補足前些日子沒共同參與的觀星時光。但兩個大男生擠不進半邊窗的視野,他只好拆下礙事的玻璃窗,兩面全開,一邊他倚著,一邊給他跨坐上去搖晃雙腿。

 

  上官榆顫抖指著他們倆,林然然在後面鼓譟喊著「好啊,親下去」,閃光沒有極限。

 

  喪門不理會大驚小怪的室友們,挨著陸祈安身側說悄悄話,感慨他和福德本來家世已經夠懸殊了,千金大小姐和棺材鋪長工,這次又捨命救他,他婚後真的得把她捧在手心上才行。

 

  「你知道嗎?我還夢見你死掉了。」喪門悶悶地說,連回想也不願。

 

  陸祈安聽了,淡淡一笑:「喪門,人都會死。」

 

  「廢話,但你可是一名幹掉全公會的大道士,不能去修個仙什麼的嗎?」

 

  「唉,說到琉璃仙境,仙子們研發許多把人永遠關在仙宮的法術,我一進便是有去無回。」

 

  喪爸對喪門講過數個男人把一個女人囚禁起來的恐怖故事,不知道反過來是不是一樣可怕。

 

  「喪門,我跟你說個故事吧?」

 

  「說吧。」

 

  陸祈安朗朗說起,從前從前,有個大壞蛋,母親死了也不哭,仗勢有父兄疼愛,不受任何道德規範,為所欲為。後來他家裡人認清他頑劣,趕走了他,他竟然懷恨在心,以為全天下都欠他,直到他遇上一位閃閃發亮的大聖人,他才明白己身的存在是「惡」。他既然已經知道自己錯了,不僅沒有悔改,還把大善人殺了。

 

  喪門憑心而論:「的確是個混帳。」

 

  「大善人死後,世間再也沒有人能遏止大壞蛋的惡行,包括他自己,只能一而再犯下罪孽,無窮無盡。」陸祈安迎著夜風,笑談他的寓言,「幸虧呀,大壞蛋最後死了。這種情況,死也就成了一種善果。」

 

  喪門情感上不太能接受,又說不過陸祈安堂皇的歪理,他就只是想聽好友答應他從此會好好活著過日子。

 

  他凝視著陸祈安似乎又削瘦一些的身影,放空腦袋,雙手環住友人腰際,作勢往外跳;陸祈安立馬攀住窗框,雙眼大睜,似乎沒算到喪門會來這麼一手。

 

  「祈安,你是理論家,而我是實作派。不管你對生死的體悟多高,事實上,你真的不想活的話,不會不帶著我,因為你就是只想著自己好過的大混蛋!」

 

  陸祈安鮮少有啞口無言的時候,但眼下就是難能可貴的一次。

 

  喪門放開手,脫下自己外套給陸祈安披上,再冷淡地拉開半步距離。

 

  陸祈安罩著帶有體溫的暖呼呼外衣,變得格外乖巧,拉拉喪門的衣袖:「星星,手也要加衣服。」

 

  喪門面無表情攬過陸祈安冰涼的雙手,捂在懷裡摩挲生熱。以前他們小時候,「穿衣服」就是冷天抱抱取暖的暗號。

 

  兩人依偎好一會,喪門才發現寢室異常安靜,轉過頭,室友們目瞪口呆望著他們。

 

  「怎麼了?」

 

  「你們兩個剛才不是差點殉情去了?不要在宿舍玩這麼大啊!」

 

  陸祈安嗤嗤笑著,喪門一臉嚴肅回應:「小榆,我和祈安在山村長大,山崖都跳過,四層樓不算什麼。要知道生命可貴,我怎麼會開那種玩笑?」

 

  「對不起,竟然以為你們是普通人!」

 

  林然然左手捧著一本「烈焰龍虎情」,右手推了推鼻樑不存在的眼鏡。

 

  「喪,你對『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有什麼看法?」

 

  「小然,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不過好友和情人應該無法衡量輕重。」

 

  「舉例來說,有一天,你工作回家,打開房門,發現小陸和福德社長光溜溜躺在床上……」

 

  喪門毫不猶豫:「我會斃了李福德。」

 

 

 

 


<衣魅.完>

 

--

卷五.偽劇透--

「汝瀆神罪證確鑿,逃不了了!」

「哦,是這個麼?」陸祈安從懷中拿出紙張,眾神攫去,竟是高中數學考卷!

林可憶:八分

林明朝:十七分

喪門:一百分

眾神:「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冉
  • 看見小安安好好的真好QWQ
    可是還是有他裝成好好的樣子其實身體還是很糟的可能OMQ
    然然骨子裡還是好孩子,雖然身邊曾發生許多破事,但是總會變好的吧!!
    星星和小安安真的是好閃好養眼(?
    某種程度上其實喪門也是很了解祈安的呢~
  • 他是頂一流的騙子。

    雖然瞞過了他,但又騙不住他。

    woodsgreen 於 2014/09/12 21:35 回覆

  • 雷米
  • 睡前不死心的看有沒有更新是對的(滿足)

    祈安為了喪門去了半條命,喪門卻不知道
    不知道為甚麼有點難過....
    一起殉情也是不錯啦,不過最好還是一起活下去
    總之總之要一直一直在一起!!(握拳)

    看到"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這句,突然想到之前不知道在哪看到的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搶我衣服,我斷你手足"
    不過這用在喪門身上是完全相反就是XD
    砲灰福,一路好走(揮手帕)

    最後考卷那段也太爆笑!!!!!(狂笑不止)
    天界那兩尊也太悲劇
    看完精神都來了XDDDDDDDDDDDDD
  • 他只要他不傷心就好。

    小讀者心願也是喪門的願望。

    福德仍在炮灰路上砥礪前進著!

    陸祈安故意放小星星做對照組,沒有比這更狠的了。

    woodsgreen 於 2014/09/12 21:37 回覆

  • 小武
  • 真殉情就要勞煩校工洗地板撿鮪魚塊了,還兩人份欸~

    福德跟祈安一起躺床上被喪門發現,福德大概會不知死活說:來吧星妃,讓朕左簍右抱~~之類的吧


    天帝真是偏愛笨蛋,
    兩個王儲殺人救人超強,遇考試就死機了XD
    他們老師都要哭了(啊,蘇老師大概不會,倒是今夕當晚會說要炸兔排)
  • 他們是大神,不致於會死成鮪魚塊。

    說完還是會被揍。

    就炸兔排吧!

    woodsgreen 於 2014/09/13 19:12 回覆

  • 兼雅
  • 新書前的連載都要當作沒看到,
    所以小讀者其實是快轉到最末想看看有沒有關於新書的小訊息(扭)
    然後我就爆笑了XDDD
    兔子分數比小可高喔喔喔~~偽劇透大好!! 小安安我愛你(咦?!)))

    and, 林綠大週末愉快 : ) ~等新書ing

  • 小訊息:要打boss了。

    小七有哥哥幫他補習才好一點,但還是一片血海。

    woodsgreen 於 2014/09/13 19:14 回覆

  • ㄚ冰冰
  • 看舊版時還不太確定大善人是誰...
    現在總覺得過去篇似乎會很虐阿QAQQ
    小安安一直再告訴喪們自己是壞人?

    原本以為砲灰福在新版添加了"女主角光環?"
    沒想到變得更淒慘了XD

    最後是星宮的王儲贏了XDDDD
  • 過去篇是我自封的四大悲劇之一,三思。

    福德一直是男配啊,不過我故事通常男配才是主角正宮,和官配又不同。

    陸大師:看吧,我的小星星最棒了(燦笑)

    woodsgreen 於 2014/09/13 19:17 回覆

  • 冰水
  • 就算小然然在而沒幫上忙 喪門也不會怪他吧
    嗯 可以理解小然然豁命也要保護喪門的心
    陸大師總是要把自己講地很壞Q_Q......
  • 小然是喪門疼愛的小婢而非戰力。

    但他還是想當戰力。

    反正喪門心裡最好的人還是祈安了,幾句白爛話更改不了。

    woodsgreen 於 2014/09/13 19:19 回覆

  • 凪紗(紗希)
  • 其實喪門也是個激進分子呢!
    真難得看到祈安吃鱉。
    因為有大善人的存在,所以大惡人的眼裡才會容不下一粒沙吧?

    我覺得眾神哀哀叫的原因兩位太子的成績(笑)
    好期待第五集哦!

    我有每天都笑著哦!!
  • 陸大師是完美主義者。

    服務業也天天微笑呀,要開心。

    woodsgreen 於 2014/09/13 19:21 回覆

  • 小喵喵蜜亞
  • 我怎麼覺得那個17分是正常的阿....
    是因為我高中數學超爛的關係嗎...
  • 沒關係的

    woodsgreen 於 2014/09/13 19:21 回覆

  • 批芙
  • 卷五劇透好可愛啊啊啊啊
    是說突然想到,星星的等級足以壓過神魔,那上蒼和星星比起來,誰的等級比較高呢?
  • 等於

    woodsgreen 於 2014/09/13 19:21 回覆

  • 紫淚
  • 我超愛那個偽劇透~哈哈!!太可愛了
    唉唷!!我今天再次得到一個結論,也是我看眼見一直以來唯一的結論
    就是福德是砲灰~哈哈哈
    祈安和喪門結婚吧~~(拍手
  • 親親好壞喲~(指)

    woodsgreen 於 2014/09/13 19: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