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整理完院子,抖去身上一碰著他就生根發芽的豆子,在門口水甕洗淨雙手,精神奕奕來到道觀主房。他掀起床被,對著窗台映照的日光振了振,往簡陋席床的睡美男吆喝一聲。

 

  「師父,您還記得嗎?今個兒要進宮了。」

 

  「哎哎。」道士腦袋垂在床外,青絲如絲綢鋪散在地,雙眼欲睜又閉。

 

  「您又徹夜看星去了吧?」

 

  「俗事纏人,先補個夠本,可怎麼也看不夠呢……」

 

  「是啊,皇帝陛下也真纏人,滿朝文武百官,非要您為他說道理不可。」李子打開牆邊半身高的衣箱,竟出現滿溢的金銀財寶,金桔玉桃滾落在地;他關上箱子再開,卻是阿岳那傢伙負責打理的書卷;他再開合一次,這回才冒出皇帝御賜的寶藍冕服。

 

  他熟練地托著師父大人綿軟的身子,給一身單衣的他仔細著裝。師父倒頭在他肩上繼續睡,他實在捨不得叫醒他老人家,就這麼艱難地摟著人,一邊為他挽髮梳髻。

 

  他們師父一頭青絲及腰,只能用翡翠簪子挽起一半戴冠,其餘的披散在身後,這半調子的裝容被京城王公子弟見著,驚為天人,一時蔚為風潮。

 

  李子好不容易弄好那顆頭,又提了清水過來給仍呼呼大睡的師父洗面。這時代的男子好美,皇帝也賜了一只檀木粉匣過來,但他們師父生得太好,加胭脂只會壞了他顏色。

 

  道士懶懶喚了聲:「李子。」

 

  「欵,您終於醒了。好在李子是李子,換作別的男人,真不知道見了您衣衫不整的模樣會做出什麼歹事。」

 

  道士嗤嗤笑著,似乎在笑李子口中的歹事。李子少年時期就跟在他身邊,不明白男女之事,卻說得好像很明白那回事。

 

  他師父一笑起來,李子不管看了幾回,即便經年累月、朝夕相處,卻還是忍不住驚艷,真正風華絕代。難怪他老人家會把自己藏在山中,要是皇帝那樣霸道的人多來幾個,天下可要大亂。

 

  李子牽著盛裝的道士出房,碰上捧著書冊迎來的另一名弟子,兩人狹路相逢,雙方同時重重哼了聲。

 

  道士笑道:「怎麼還像個孩子?」

 

  這事關到誰是大弟子之爭,李子說什麼也不會讓步,雖然他書沒阿岳看得多,但師父總說李子傻得很可愛!

 

  「師父。」阿岳恭敬執師禮,道士只是笑應。「都城謠言四起,說您冒名頂替陸家世族之名,其實只是吳興一帶拋妻棄子的無賴漢,顯見皇帝對您的榮寵已經引得小人眼紅。」

 

  「這什麼話,連師父的面都沒見過,就能瞎謅故事出來!」李子聽得很生氣,他們冰清玉潔的師父竟被說成逃家的沒用男人。

 

  「拋妻棄子,也不算錯。」道士仍笑著,兩個徒弟不由得想起山下的小單少爺。「出世之人,等同放棄倫理綱常,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不再是修道者遵循的道德,我看來還像個血肉之軀,只因為我曾經是。」

 

  李子張著嘴,實在聽不明白,阿岳重嘆口氣,手中的墨筆飛快記下道士的言談。

 

  「您需要有人為你辯駁,您的思想超乎這時代太多了。」

 

  山下那些自詡大仙的道長,告訴人們信教就能換得肉身不死,飛升登天,多麼簡單明瞭。比起來,他們師父根本是道派的異類,反倒較為接近釋教的僧人。

 

  「阿岳,你眼中只有我單薄一人,可我身後可是至尊的那一位。任憑他們妒恨欲死,我仍會踩在他們頭上,想下也下不來。」

 

  道士口中的那一位像是皇帝,但又好像不是。不久前,皇帝陛下因得山中高人相助,翦除政敵,成功坐攬大權,因而加封國師為「天師」,南北道派無不大震,發了瘋地想打探出這名人物的來歷,也就是他們師父大人。

 

  「可是我實不願您受世人誤解。」

 

  「好孩子。」

 

  阿岳年長於道士,但在他面前卻仍像膝下承歡的孩子,低下頭,任道士笑著撫了撫他額髮。

 

  「我也是,最討厭說師父壞話的壞傢伙!」李子也不甘示弱搶著替道士出頭,「師父是多麼好的人,聖賢再世,他們還不配提鞋呢!」

 

  「說實在,對我誤解最深的莫過於你們倆。」

 

 

 

 


  道士不願皇帝派來的車馬入山,總是漫步下山,看看庄頭的人們過得如何,再悠哉乘上白玉打造的寶轎。

 

  他記得自己說了不下百次,但跟隨他逃難而來的庄民,每次見了他就跪下。一個跪,十個百個也一起跟著跪,彷彿隨風偃倒的稻禾。

 

  「哎呀。」道士忍不住傷腦筋叫道。

 

  這種時候,沒跪的人格外顯眼,那是個半大的孩子,雖然穿著農家的粗布褐,但臉蛋白淨端秀,一看就知道不是莊稼子弟。

 

  在孩子眼中,那不是救世人離水火的活神仙,而是他最倚賴的小叔叔。曾經他不在小叔懷裡就無法安睡,小叔叔當上國師後,卻絕情拋下了他。

 

  就算人們仍尊他為「少爺」、對他再可親,卻怎麼也比不上在血親身旁被寵愛的自由。這些月來,他也學會如何看人臉色,努力討得人們歡心。

 

  道士能感覺孩子眼中的委屈,卻選擇視而不見。

 

  「小叔!」

 

  道士停下腳步。

 

  「小叔!」

 

  陸單哭著跑來,一把撲進道士懷裡,小手環住他腰側,即使皇帝老子來搶也不放手。

 

  道士彎下腰,把孩子牢實圈在暖和的肚子裡。

 

  「看看你,快和李子的桃樹一樣高了,我的小少爺。」

 

  「小叔,我好想你……」

 

  可他已經踏出凡塵,不能再想下去了,那一位不會容忍他出爾反爾。他只能把孩子養在人群裡,裝作自己從來沒有擁有過。

 

  庄民起身後,陸單被伯嬸招攏過去,換作道士低身對庄民拜了又拜。

 

  人們為他照看孩子,他也會傾盡全力保住人們,以及這片天下。

 

 

 

 

 

 

 

--

主角下一篇登場。

我在想這篇的十八禁怎麼寫。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冉
  • 那一位到底是皇上呢~還是星君大人呢~~
    (有可能嗎OAO???)

    小孩子幼小的心靈很脆弱OWOˋ
    說不定就是在這個時候壞掉的以後才變做那樣哭哭...

    十八禁OAO...沒關西小讀者已經滿十八惹ˊ ∀ˋ)/~*
  • 這一個很黏,算是沒有歪掉。

    很好!

    woodsgreen 於 2014/10/04 23:28 回覆

  • 凪紗(紗希)
  • 好期待女主角!(口水
    包子從以前就讓人服侍啊⋯
  • 他就少爺命嘛!

    不過一個人的時候,反而過得很隨性。

    woodsgreen 於 2014/10/04 23:29 回覆

  • 小武
  • 女主角........哪個?那個天宮宮主嗎?
    還是星星??
    一定是被修靜的禍水紅顏招來的!!!

  • 篇名那個。

    這麼說也沒錯,嗯嗯。

    woodsgreen 於 2014/10/04 23:29 回覆

  • 皇蘼
  • 這篇居然有十八禁!我親愛的星星還在天上耶,所以是誰和誰的十八禁!?
  • 這就是它高難度的地方啊!

    woodsgreen 於 2014/10/04 23:30 回覆

  • 蓓蓓
  • 星星快出來啊!(敲碗)
  • 下篇就出來惹!

    woodsgreen 於 2014/10/04 23:38 回覆

  • 輓音末
  • 祈安,星君大人還在等你阿!!!!(...這樣十八禁真的沒問題嗎?
  • 很為難啊,我已經很久沒為床戲煩惱過了。

    woodsgreen 於 2014/10/04 23:38 回覆

  • 小喵喵蜜亞
  • 啥?有女主角?
    陸家系列有女一存在過嗎?
    向來都是男主角+.....男主角.....
    真是令人吃驚....
  • 對呀,就是官配的故事,不用懷疑~

    woodsgreen 於 2014/10/04 23:39 回覆

  • 紫淚
  • 女主角!!!不是向來只有男男配嗎(孩子你的誤解哪來的
    十八禁我可以看~請用力的寫下去吧!!
  • 大概是從作者這邊來的吧?(煙)

    嗯嗯,我收到很一致的民調結果。

    woodsgreen 於 2014/10/04 23:40 回覆

  • 路過
  • 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十八禁~~我要看!!
  • 很激動啊,等~~我寫到,親親也差不多冷靜下來了。

    woodsgreen 於 2014/10/04 23:41 回覆

  • 冰水
  • 皇帝應該還入不了祖師的眼?
    所以還是星星嗎A_A(你
    把自己看作壞人的習慣這個時候就是這樣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