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門還沒問出癥結,醫生就被陸祈安氣走;現在換他憤怒不已,陸某人就耍賴抱住他的腰,說他肚子餓了,要吃熱包子。

 

  他就算氣到內出血,還是會下樓跟服務台打探附近哪裡有招牌是包子的中式早餐店,買了一大袋回來。就算陸祈安胃口差到一個也吃不完,也能開心地抱著包子們搖。

 

  喪門回到病房,卻見到七個長袍法師趾高氣昂圍住陸祈安所在的病床,看來他住院的事已經傳遍公會。

 

  「你也會有今天,哈哈,報應啊報應!」他們來不為別的,就是要看陸家笑話。

 

  陸祈安靠著床頭臥坐,平和地微笑以對,顯得這些大他兩倍歲數的前輩們心胸狹隘。

 

  「尋我何事?」

 

  「你應該也知道,這幾年陽間陰氣大盛,各地頻繁傳出鬼話。張會長決定召集公會旗下烏頭,啟建清醮法會,渡化無主亡魂。」

 

  陸祈安不像過去大聲嘲笑張天師的決策,安靜得很,反倒讓這群事前再三演練如何駁倒陸家的老道長們不知從何找碴。

 

  「蓬萊近來有戰事麼?」

 

  「啊?」

 

  「有地震、水澇、瘟疫麼?」

 

  「你到底想說什麼?」

 

  「既然如此,無數亡冥又從何而來?」

 

  法師們面面相覷,回答不來。

 

  「不找出問題源頭,一味防堵,粉飾太平,再多法事也無濟於事。」

 

  就算陸祈安千載難逢說了正經話,那些敵視陸家的法師也聽不進去。

 

  「你這個沒出過社會歷練的毛頭小子,有點道行就自以為是,你倒是說說癥結在哪?」

 

  「人製造出來的冤魂,陰間怎麼收得下?」陸祈安凜凜以對,喪門看他兩手緊掐著被單,應該症頭又發作了,但他在旁人面前,痛死也絕對不吭一聲。「我說過,公會仙宮一派的人馬先前欲併吞冥土,用盡術法開鬼門,你們樂見其成,袖手旁觀。如今陰曹下令封鎖官門以外的方便之門,與人世劃清界線,也只是剛好而已。」

 

  法師們被戳中痛處。這兩年來,地府大力撥員修補陰陽兩界的漏洞,殊不知多少通鬼的術士就是靠鑽這些漏洞維生,只能拚命燒紙錢請鬼差開後門。但新一批的鬼差爺變得非常不通人情,不屑塗牆用的錢灰,明令只有正信道者的表文才願意受理。

 

  公事公辦的結果,就是流亡在人世那些死不瞑目、無處可去的亡魂,轉而向無知的生人洩恨。一兩隻還能各個擊破,但根據資紀課統計的陰鬼數量,已經超過公會法師每人可承載的上限。

 

  人一直死,鬼送不走,再這樣下去,一定會出亂子。

 

  正當他們束手無策,卻聽聞陸家道士前些日子在殯儀館開了壇,成功渡化沉累的無主魂,這才想起陽間還有一扇大後門。陸家當代有五子,老二為鬼子,原身是陰曹的判官,位階僅次於閻王。

 

  可是自陸家老二搬離山頭,不管誰去拜託,一律被打得鼻青臉腫。張會長不得已,端出前代傳人的老交情,親自登門造訪陸家老二目前獨宿的出租套房,答案卻依然令人失望。

 

  「會長見過令兄,那傢伙說什麼他是鬼非人,不能亂了法紀。結果他說得再義正辭嚴,還不是給自家人放水?」

 

  喪門有參與無頭屍之亂,陸祈安明明從頭到尾沒叨擾過判官二哥。因為這些人道行不及陸家老四高深,不信亡魂能憑一名修道者的真本事送上路。

 

  陸祈安開始咳嗽,再也撐不住了,喪門趕緊挺身向前,請諸位先輩離開讓病人靜養。

 

  老道長遲疑地問:「喪家小弟,他不是裝病吧?」

 

  喪門連脾氣也發不出來,只是請他們另請高明,現在陸祈安除了跟著他們學生社團玩玩,不再插手公會事務。

 

  法師們似乎沒想過陸家道士無法坐鎮醮場的狀況,看陸祈安明顯蒼白的臉色,再也無法幸災樂禍。這次超渡法會非同小可,可張天師是紅頭,老早應下高官邀約為社會祈福,無法兼任喪冥之事。

 

  幸好他們還有一招殺手鐧,過去用來對付陸家三個脾性各異的養子,再硬氣也無不服服貼貼任公會使喚,屢試不爽。

 

  「識相點,你父親能不能回來,還得看我們高不高興。」

 

  喪門忍不住喝道:「這是什麼話!你們占盡發言的位置,祈安說什麼都不聽,卻理所當然要他付出一切,欺人太甚!」

 

  法師們變了臉色,陸祈安拉住快氣哭的喪門,吃力出聲:「我去。」

 

  喪門愕然看著從不委曲求全的陸祈安。老人家滿意了,拈鬚稱道,小輩本該伏低聽話。

 

  等人一走,陸祈安叫來悶悶不樂的大帥哥:「喪門,別管那群白痴了,過來我這兒。」

 

  喪門才想拉拉小手緩和心情,陸祈安卻豪邁地一把攬過喪門,讓一八零的大帥哥側坐在他大腿上。

 

  以前他都以為這沒什麼,病房的折疊椅不適合高個子,床又小,只要陸祈安身體許可,靠著他比較舒服。直到福德親身示範,喪門才知道這是班對的坐法,而且是女方在上頭。

 

  因為心裡難受,喪門略過「重嗎?」、「不重」、「真的?」、「星星,我可以為你扛起整個世界」等等矜持,很乾脆地抱住陸祈安。

 

  「不去不行嗎?你都這樣了,讓他們去死啊……」

 

  「你不是真心這麼想,你也希望能解決問題。」

 

  「祈安,可是我不喜歡看你被人糟蹋,如果要你犧牲才能換取太平安寧,還不如讓它毀滅掉算了。」

 

  陸祈安瞇起眼笑,似乎很享受喪門全心為他憐惜。

 

  「喪門,你暫且閉上眼,無視種種不快,我會讓你再見往昔的風采,不論鬼神凡夫,全都傾倒在我腳下。」

 

 

 

 

 

--

一、眼見是閃光文不是虐文,我保證。

二、風仙的故事中,司南道士另娶上官大小姐;但這輩子司南醫生不是那個司南,上官楓不是那個上官。

三、在忙,黑旗令先等等。

四、愛您喲!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櫻薰
  • 原來不是那個司南XD~
    我還以為是同一人(驚

    不過公會的人好討厭,居然這樣威脅祈安QAQ
  • 夕顏
  • 面對告白,就算擠不出感想還是要硬回!!

    愛妳喔林綠大~愛你一萬年!!
  • 川
  • 公會爛光光好啦!但張會長可就辛苦了...
    坐等閃光文!!(敲碗

    小讀者也非常愛您喔喔喔喔喔!(眼淚鼻涕齊噴(欸
  • 冉
  • 總是有人佔著年紀大倚老賣老ˊowoˋ
    真希望以後不要變成那種討人厭的大人OMO)#
    林綠解接辛苦啦~不要忙到累過頭喔!!
    愛妮ˊ艸ˋ
  • 敘空夜
  • 記得沒錯...之前似乎有看過讀者解釋過

    這世的司南(男)是上輩子的上官(女);這世的上官(女)是上輩子的司南(男)



  • water
  • 不妙…眼鏡破了
    林綠大大愛你
  • 晴風
  • 陸小安你真是我看過這世界上最帥氣的包子了(尖叫)超帥的,最後那句話!!!!可惡的公會臭大叔們等著包子小道士修理你們吧哇哈哈哈哈!!!!
    哎喲眼見當然是閃光文哈哈我的墨鏡都不知道壞幾副去了(轉頭看向墨鏡山))呃雖然也哭掉不少面紙xdd
    林綠姐姐我最喜歡妳了(拇指))所以妳要加油喔,有超多讀者都很愛妳,就算妳遇到挫折什麼的還是會永遠支持妳的,and不要太累喔,身體要顧好嘿o3o
  • 小武
  • 為什麼重病不起還能這麼閃!!
    (直接閃給那群公會老頭看把他們全閃瞎不就好了)
    最討厭仗勢欺人的渾蛋了!!!
  • 凪紗(紗希)
  • 我也愛您呀!!!(冷靜

    祈安跟喪門不管什麼時候都閃耀無比啊(帶墨鏡,一箱備用)
  • 冰水
  • 啊 原來如此
    明明會長這麼正派 可是這些人都看過那麼多世面了還是那副樣子
    平常打壓陸家 有事解決不了又要拿陸爹威脅他們出來
    誰來把這些弊端掃了T+T!
  • 翠凌
  • 我一直跟夏天大哥哥持同樣的看法,有那樣琉璃眸子的人不會是壞人,而是該讓人疼惜的人。

    林綠大大,小讀者也愛你噢,再忙也要保重自己身體!
  • 路過
  • 我也愛您阿~~
  • 紫淚
  • 突然覺得放下心中的大石
    開始找墨鏡準備應付突然出現的閃光
    大大我也愛你
  • 雷米
  • 喔喔喔喔!!!!
    星星說出小讀者的心裡話耶~!!
    "讓他們去死阿"真是說到心坎裡了(喂)

    雖然病懨懨的祈安小讀者也喜歡
    但更想看祈安把凡夫電慘慘的魔王樣!!
  • 紫星月風
  • 同樓上所言,星星真是說到心坎裡了> <
    不過陸包子就算在病床上一樣可以哄星星~
    要完結了,真是不捨....
    (坐等骨董店出版~~)
  • 言亦臣
  • 唉唉~一看到第四點就忍不住笑了,近來天涼,請注意保暖喔。

    順道喊一聲,林綠大大我愛你XD(你滾)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