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段時間,小蟬頻頻找孟大奶奶報到,說她最近工作口乾舌燥、心悸不止,孟姜診斷為鬼王陛下就睡在她身邊的關係。

 

  小蟬捂著臉,羞恥承認她有偷看長髮披散、冕服半敞的陛下睡覺。陸判前輩特地給床榻掛上紗帳,但效果不彰,要露不露的,更加引人犯罪。

 

  孟大奶奶挺起豐滿的胸脯,提起藥箱就走。

 

  「孟姊,怎麼了?」

 

  「走,一起去犯罪!」

 

 

 

 

  後來孟姜被陛下無奈婉拒,祂的榻旁不會有第二個女人,但還是陪她喝喝小酒,讓她撒嬌似地拉拉大手。孟大奶奶成功拗到破天荒的恩寵,心滿意足地離開他們辦公廳。

 

  陛下說,早知道一點小事就讓她那麼開心,過去不該那麼冷落她。誰料得到祂轉世後整天被一個變態死女人抱在懷裡當麻糬揉,不想要也被全心疼愛著,陪那女人共度好幾個春夏秋冬。

 

  直到她口中喊著另一個名字:「小七、小七,我的寶貝。」得到了真正屬於她生命的珍寶,結束了他獨占的感情,到頭來全盤瓦解。

 

  小蟬不知道該安慰陛下什麼,即使祂已經「死去」好一段時間,還是掩不去心傷。

 

  鬼王陛下嘆口幽然長息,然後拍拍胸前的空位。

 

  「陸判,來陪孤睡。」

 

  陸判提筆的動作明顯頓下,眼鏡後的目光有些不可置信。但羅榻上的玄衣美男側身托頰凝視著他,不像開玩笑。

 

  「安眠曲?」

 

  「我唱。」

 

  「好。」陸判一把脫下厚重的西裝,露出薄衫骨感的肩頸和腰身。「陳知涼,下班去。」

 

  「前輩!」小蟬失聲尖叫。

 

  陸判上床前,依謹慎的性格確認細節。

 

  「小的是否該做些什麼?」

 

  鬼王發出勾魂的輕笑:「你沒胸沒屁股,一把骨頭,又能做什麼?」

 

  小蟬在心頭哦哦兩聲:陛下,原來您抱過啊!

 

 

 

 

  副官小蟬如實向閻王轉達陸判前輩陪睡的過程,絕無加油添醋說他們兩個男的眉目傳情、拉拉小手什麼的;他們都在談幽冥的未來、三界的態勢,蓋棉被純聊天。

 

  閻王在高堂上,搖搖欲墜。

 

 

 

 

 

──
我還在假中,請容許我冒出頭來宣傳判官大人。


眼見六出了,請各位親親來交關喔!(眨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