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然然以前除了作法害人從不拿香拜拜,但後來跟著喪門混之後,也就入境隨俗。

 

  一般人家拜十五、店家拜十六,而喪記棺材鋪拜十四,就是與眾不同,林然然查不到文獻,只好向喪門提問。

 

  「小然,我父母傳給我這套,說是引孤魂來聚而使生意興旺。」

 

  就以大街上春筍林立的禮儀社一月兩單為常態,他們店的生意是別人的兩到三倍,喪門還曾一次帶三具回來,似乎這偏方真有效果。

 

  喪門往供桌端上一盤整齊堆疊豆沙包,一共七層,恰似七級浮屠。他平手持香,當火柴劃開,燃起裊裊幽香,另一個世界的孤魂便獲得通行許可。

 

  滿街亡魂一湧而上,林然然看慣了喪門的魅力仍些些倒抽口氣。通常神明高不可攀,但因為他星子凶煞的屬性,與死關連而與幽冥有所交集,可說是少數能通殺陰陽兩界的大神。

 

  林然然正要把香插進米罐,眼角意外瞥見一抹青色,似乎有什麼混在孤魂野鬼裡頭,定睛一瞧,雖然輪廓有些模糊,但畢竟是朝夕相處的那人。


  小陸!

 

  亡魂激烈地搶奪美味的供品,而陸祈安平時舉手投足總是慢悠悠的,很快被擠到後頭,只能望著包子嘆息。

 

  林然然說不出話,對那個穿著病人袍的道士猛眨眼。

 

  陸祈安沒有出聲,只是做出肚子餓的手勢。

 

  林然然不知道欠他什麼,快步跑去櫃台抽屜翻找零食,可他的貯糧恰巧告罄,全吃完了。

 

  「小然,怎麼了?」喪門注意到林然然的異樣。

 

  「還有一個餓著。」林然然艱難地回答。

 

  喪門想起什麼,去冰箱拿了顆包子過來。林然然不免疑惑,棺材鋪小老闆拜拜從不吝嗇,怎麼會特別留了東西下來。

 

  「這個上面的紅點很像星星,原本要留給祈安吃。既然有好兄弟還餓著,就拿去用吧?」

 

  於是陸祈安笑著拿起專屬於他豆沙包,開心地吃了起來。林然然心情複雜看著受星子獨寵的大道士在一群鬼裡磕包子,當鬼當得很自然。

 

  「各路好兄弟,請保佑祈安早日康復。」喪門反覆求的也只有這麼一句,看不見他心心念念的人兒就在他觸手可及的地方。

 

  待香火散去,喪門收了供桌,挽袖打掃起店鋪。林然然在櫃台嚼著拜過的食物,看著陸祈安像鬼附身攀在大帥哥背後,玩得不亦樂乎。

 

  喪門發出輕笑:「好了,祈安,別鬧了。」

 

  林然然頓了下,喪門也意識到失誤,整顆星倏地黯淡下來。他放下掃除工具,面壁抽了抽鼻水,好一會才平復情緒。

 

  「小然,好奇怪,他明明就在醫院,我卻以為他仍然陪在我身邊。」

 

  「因為小陸也捨不得你呀。」

 

  他們所談論的那抹青魂不似平時靈慧,只是呆呆地望著喪門笑,依習慣去拉他的手,徒然穿過他手指。

 

  喪門拭去眼角的淚光:「我不能動不動就哭,等著他來哄我;我還要照顧祈安,做他的依靠。」

 

  林然然心疼地望著他家星星,明明心思比常人纖細敏感,卻為了所愛而堅強,不愧是他心目中的女主角。

 

  林然然趁喪門去噓噓,趕緊把那隻清秀佳魂拉過來。

 

  「小陸,你掛了嗎?」

 

  陸祈安只是微笑,搖搖頭。

 

  等林然然初始的驚悸淡下,看出陸祈安「這隻鬼」和別的幽魂不同,應該是出竅的生魂才對。

 

  「你是因為魂魄不齊才說不了話是嗎?」

 

  「不是的,我只是想看小然怎麼反應。」陸祈安微微一笑。

 

  「無聊!我可差點被你嚇死!」林然然文學少年的小神經線氣得斷掉。

 

  「喪門不在嘛!」陸祈安笑得好不委屈。

 

  這時,喪門從廁所出來,已無剛才的失態,和善向林然然問道:「小然,你在跟誰說話?」

 

  喪門雖然看不見,但直覺無比準確,任誰都會以為林然然在自言自語,他卻一句話就問向對方的身分。

 

  「沒事。」林然然勉強堆起可人的笑容。

 

  「那我去收屍了,麻煩你接手了。」喪門過去揉了揉林然然的頭髮,抓著鑰匙走向藍色發財車。

 

  「星星再見。」

 

  喪門止步回眸,那人卻不在他眼中,淡淡垂下眼,又邁開腳步。

 

  「那我也回去了。」陸祈安向林然然揮揮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模樣,好像他特地靈魂出竅這趟,就是來找喪門玩。

 

  可陸祈安在棺材鋪門口張望,久久沒有離開,林然然立刻察覺到大道士的隱疾。

 

  「你不能咻地一下回你的身體去嗎?」


  「不行呀,我只會定位喪門。喪門去工作了,不在『我』身邊。」

 

  林然然有很多話想說,嘴巴卻搶先吐嘈:「你千年來到底怎麼活的?」

 

  「找星星,找完之後,我的人生就迷路了。」陸祈安說得好生無辜,像他這輩子出世後耍廢了好長一段時光,直到與喪門相識。

 

  「你真要這麼交代你千年創下的傳奇?」神鬼妖魔都會哭的。

 

  「嗯,我死後你就這麼寫道──陸家道士惡貫滿盈,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為了榮耀他的光輝。」

 

  林然然沒有答應,即便陸祈安笑得那麼期待。

 

  「別說傻話,走,我帶你回醫院。」

 

  「小然好像我哥哥。」

 

  林然然板著小臉瞪去,不過看陸祈安靦腆的笑臉似乎沒有取笑的意思。

 

  他點了白燈籠,把道士的魂魄小心收到燈芯,微光閃爍,就像人間的小星子。

 

  林然然提起紙燈,拉下鐵門,漫步往醫院走去。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櫻薰
  • 小然人真好XDD
    第二個喜歡的角色就是他呢!
  • 倪湘
  • 小然這是愛屋及烏吧
  • 聆
  • 小然小然小然~<3
    靈研社裡最喜歡的角色是安安 接著就是小然了!!!
    哥哥們則是另外計喜愛排名XD
  • 凪紗(紗希)
  • 有點甜蜜又有點痛的感覺是怎麼一回事(咬手帕
    祈安一定要好好的啊!
    有個萬一,喪門會哭死的

    忽然有種敗在祈安手下的人(?)都好可憐(笑
  • 商
  • 小然是好孩子啊~!
    真是好哥哥w
    既然會提到靈魂不齊 即使小安那樣說 我也覺得是真的...
  • 菁梅
  • 只有我看完想哭嗎...Q*Q
    還好然然跟對了老闆w
  • 冉
  • "存在的唯一意義就是為了榮耀他的光輝"
    這句話好棒QAQQ好喜歡這句話!!!

    小安安總是各種虐各種催淚各種萌hs~
    他跑來真的是來玩小然的嗎OWOˋ還是由其他原因?
    是縮星星其實自備小安安雷達,精準的很,
    只是看不到才以為自己是錯覺ˊ▽ˋ真可惜不然衣錠很有趣(X

    小安安路痴的毛病真的是過幾千年都改不了哀哀了ww
    唉唷,越看越覺得小然真的是好溫柔~
    能遇到星星真是太好了呢ˊ艸ˋ
    很喜歡有他的戲份,感覺會突然的輕鬆ww(?)
  • 他是來看小星星,順便來玩小然。

    woodsgreen 於 2014/12/10 20:30 回覆

  • 小武
  • 祈安的墓誌銘也太催淚了,
    還有我真的覺得他最需要的其實是一台星星牌GPS(XD
    他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沒有星星他會不會直接迷途到異世界去?
  • 悄悄話
  • 紫淚
  • 小陸好可愛唷~
    不過然然真的像他哥哥
    默默的關注著他們的姦情(?
    沒有星星就迷路
    他千年的傳奇到底是怎麼創造的呀?
    難怪神鬼妖魔都對他又愛又恨(哈
  • 陳姳潔
  • "存在的唯一 意義就是為了榮耀他的光輝"
    這句說的太催淚了!!
    找完星星就迷路了,被他玩弄的妖魔鬼怪情何以堪?...

    小然然好可愛!!
  • 關心 C
  • 「你千年來到底怎麼活的?」

    「找星星,找完之後,我的人生就迷路了。」
    -------------
    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 歆
  • 看完好想哭啊!!!Q^Q
    祈安啊~~~~~
  • Kayu Low
  • 小安安你這樣我會誤會你是來放閃給小然看的www
    這樣一直跟著阿喪就不會不見啊~

  • 小海
  • 爲什麽我會覺得好虐啊啊啊啊(打滾耍潑
    是說沒想到陸大師的路痴還真不是一般的強悍欸2333333
    果然還是好喜歡小然www
    謝謝林綠大餵食!順帶一提,二哥快要抵達我家了耶好期待wwwww
    飢渴了好久就想把第六給啃咬掉啊(欸
  • 那就敬請期待二哥了~

    woodsgreen 於 2014/12/10 20: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