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錯走了,王嬙又不理他,五日節慶,寧宗只能孤單地在王府庭院曬日光。蘇青禾打開窗,就見著這幅美人捧心的景象。

 

  「陛下,我在這呀!」蘇青禾長髮披肩,往窗外溫雅招手,寧宗如果生作鶯鳥而不是胖子,一定立刻飛撲到他手邊,終生被囚進籠子也認命。

 

  寧宗拎著厚重的禮袍走近青禾哥哥窗下:「你不是忙著看帳?院子日頭大,別出來了。」

 

  蘇青禾微微一笑,日光爛漫,寧宗看得有些目眩。

 

  「陛下可知五日節由來?」

 

  「我記得是弔念賢良的楚國世子,人們怕他的身軀被魚蝦吃了,就包了粽子投水。」

 

  「南方的說法是這樣:神選的楚王死後會化做大魚,成為郢水的河神。可楚世子生前與世無爭,人們怕他不忍心吃食弱小的魚蝦而餓死,便投下米飯餵養他,也就成了後世粽子的由來。」

 

  寧宗聽了,不禁感慨好一陣子。

 

  「這麼說來,楚世子真是很溫柔的人呢!」

 

  蘇青禾倚在窗台,摸了摸寧宗仰起腦袋。寧宗溫順受下後,才發覺不對勁,但摸也摸了。

 

  「每當洪水犯堤,我們南方人就會說:『世子又被抓了。』以為是仁心的世子被漁人網起才會鬧大水,人們趕緊到魚市找大魚,放生回河裡。」

 

  寧宗想起十年前無可挽回的水難,一直認定受上蒼庇佑而安然避開大夏數次動蕩的南方百姓,心頭是否很是絕望?

 

  「可是離諸國時代那麼遠了,世子說不定已經不在水中。」

 

  「二十多年前,原本乾涸的雲夢又湧出水來,人們驚見斑斕的大魚在水中翻騰,可一夜過去,大澤又變回桑田。」

 

  「那一定是楚世子現身!」寧宗聽得入迷,一點也不懷疑蘇公子故事的真實性,真喜歡南方的傳奇故事。

 

  蘇青禾只是笑道:「我母親也見了魚,後來發現有孕,總說我是世子轉生。」

 

  寧宗完全相信眼前的男子是神仙投胎,從頭到腳、從裡到外都太美好了。

 

  「母親說如果是殤帝那時代,她可得傷腦筋把我藏好,省得被安上『真龍天子』的罪名,好在先帝是位盛明的大君,只是道:『他真遺憾不能給蘇家的真龍小公子尚公主。』」

 

  「啊啊,太遺憾了!」寧宗扼腕非常。

 

  「青禾也曾聽聞,大夏的天子都是辰星轉生。」

 

  寧宗有些不好意思,他母后沒夢到什麼星星月亮的兆頭,只是淒厲地喊一聲:「裴要!快滾過來!」他就出生了。

 

  「陛下,您看過夜半的魚嗎?」

 

  「睡不著的時候,到院子走過幾回,魚都在池面睡覺呢!」

 

  「魚其實是在仰望星子。」

 

  「啊?這樣嗎?」

 

  「是的,如同我離水來到世間,就是為了見您。」

 

  寧宗腦子頓了頓,然後灼燒起來。所以說,從五日節傳說開始,蘇青禾繞了這麼大一圈就為了這一句情話嗎?

 

  如此好手段,要是這人有意為之,寧宗早就不知道死在他手上幾回了。

 

  「青禾,你到底圖什麼?你也知道我們至多也只能像這樣隔著一扇窗望著,根本是徒勞無功。」

 

  「我只是想,一直說著喜歡,陛下有一天說不定會回應青禾一字半句。」蘇青禾故意憑窗喟嘆,又笑著望向寧宗,俏皮地眨動清眸。

 

  「青禾,你是這麼地好,我真希望能像現在這樣,日日都能見你、聽你說故事。但我是皇帝,你是蘇家的大老闆,那句喜歡,我絕對不會說出口。」寧宗底下有個高傲無比的弟弟,很熟悉男子撒嬌的方式,可他無法從心回應。

 

  「陛下,青禾是否還是讓您傷心了?」

 

  「君王失去第一流的相才,怎麼不讓我傷心流淚?」寧宗努力扯開嘴角,蘇青禾眸子泛起一層水霧。「青禾,自我倆相識以來,你在我心底,永遠都是最好的。」

 

 

 

 

 


  吳錯脫下長袍和布履,裸著精實的上身,赤著雙腳、頂著烈日回到久違的吳家庄。

 

  他才到庄頭就聽見家人熟悉的聲音,向他熱情歡呼:「大哥回來了!」

 

  三名頗有姿色的農家姑娘,齊齊往吳錯奔去,旁人看了還以為他娶了三名小媳婦。

 

  「阿晴,妳們怎麼在這?不是嫁了?」

 

  「私房錢藏太多,被主母趕出來了。」

 

  「阿風?」吳錯皺眉看向前年出閣的二妹。

 

  「同上。」

 

  「小雨?」

 

  「一樣!」

 

  「所以咱才跟你說娘病倒了,被我們氣倒了,嘻嘻!」

 

  「姑母如何?」

 

  「原本好轉了,可醒來一聽見阿義把絲貨全賠掉,又昏過去了。」

 

  吳錯看向躲在姊妹身後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對方怯怯探出頭來:「大哥,錢都沒了……」

 

  吳錯從少年就是庄頭最勤奮的農人,至今仍存不了錢娶不了老婆,村人都說多虧了他像蝗蟲一般的弟妹。

 

  「回家說吧,儂帶了肉魚。」

 

  「哇,大哥最好了!」四個弟妹齊齊撲了上去。

 

  吳錯揹著個大姑娘,手上還抱著一個,回去打開半朽的屋門,就看見他姑母在摔著鍋碗瓢盆。

 

  「儂生了都是什麼爛瓜!一群吃白飯的米蟲!」吳情怨嘆早死的丈夫,也怨嘆自己不長進的肚子,把屎把尿養大的兒女,沒一個可以倚靠。

 

  「姑母。」

 

  「阿錯?」吳情怔怔望來,瞬間破涕為笑。

 

  吳錯正要掏錢袋,吳情卻過來抓著他腦袋用力撓。

 

  「你這黑焦炭還捨得回來?姑母可想死你了,臭小子、壞小子!」

 

  「大哥,娘真的很想你,不是想你的錢。」

 

  吳錯低下身,略略環抱著吳情:「儂也好想念姑母。」

 

  吳情擦著淚,不忘罵了一句:「果然去了京城就是不一樣,油嘴滑舌。」

 

  「可儂還沒做到像韓相一樣的大官,霖澤蒼生。」

 

  吳情一噎,沒想到吳錯時時把她的話放在心頭,不像親生兒女從不在乎她說了什麼。

 

  「阿錯,我吳情這輩子唯一的好事就是養大了你。」

 

  人說吳情自私貪婪的惡婆娘,但之於吳錯,徒步在泥濘中揹著他回家將他養育成人的姑姑,就是世上最好的母親。
  

 

 

 

 

 

  吳錯煮了一桌好菜,家人吃得狼吞虎嚥,直說他們已經三天沒米下鍋了。

 

  吳錯嘆口氣,打開行囊翻找一陣,果然有蘇青禾偷塞進來的碎銀。

 

  「這些先拿著,給姑母買好的吃。」吳錯看向主房,平常這時候吳情還會做些針線活攢錢,如今已經沒了體力,早早睡下。

 

  吳家妹妹們捧著白花花的碎銀,又望向吳錯,看他就像看隻肥羊。

 

  「大哥,你現在也是官了。」吳晴嚥了嚥口水。

 

  「娶我!」吳風搶先抱住吳錯。

 

  「我啦!」吳雨不甘示弱。

 

  「你辛苦養大我們這些美少女,終於可以收成了!」

 

  吳錯手忙腳亂一陣,終於壓制住三個餓虎撲羊的妹妹。

 

  「胡來!兄妹豈可相親!」

 

  「我們雖然跟著娘姓吳,可我們只是表親,你不如就自肥吧!」

 

  吳錯真說不過這些丫頭,最小的還是他抱在懷裡奶大,雖然個個是他心頭肉,但絕不可能變成他枕邊的小心肝。

 

  「大哥,還是你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吳義推開姊妹,興奮地湊上前。「聽說京城美女如雲,你就沒看上幾個嗎?」

 

  吳錯黑臉泛起紅暈,弟妹們看得瞎叫一陣。

 

  「一定是官家千金!吼吼吼!」

 

  「他只是一時心軟憐憫儂少孤,對儂好一些,儂分得出來輕重。」吳錯急於澄清誤會,卻間接坐實弟妹們的猜測。

 

  「真的有啊啊啊!」

 

  「你們靜些,別吵到姑母。」

 

  「想到大哥要娶老婆了就好捨不得,以後誰來養我們和娘呢?」

 

  「未來的大嫂不知道會不會給我們零花?」

 

  「大哥一句好聽話都不會說,能看上大哥,一定是溫柔的好姑娘。」

 

  吳家妹子你一言我一句,沒給吳錯插嘴的機會,最終還是說到累了才安靜下來,擠在吳錯身邊睡覺。

 

  「說真的,我們姊妹嫁了那麼多有錢的男人,沒一個比大哥好……」

 

  吳錯憐惜撫摸小妹的軟髮,她們就像其他的農村姑娘,嫁入富室為妾,被玩弄過後拋棄,也沒有向他哭訴一字半句。

 

  「大哥。」吳義趴在全家僅有的竹席上,低聲叫著吳錯。「我知道有筆穩賺的買賣,你只要把頭上的白玉簪子借我……」

 

  「絕對不行!」

 

  吳義從來沒被吳錯這麼嚴正拒絕過,囁嚅一聲「小氣」。

 

  「那該不會是小千金送給你的?」

 

  吳錯默然,吳義「啊」了聲,還真的是。

 

  「我也算見識過幾個富家小姐,跩得很,不是每個都會送人玉簪子的。」

 

  「別說了,儂匹配不上。」

 

  「是不是我們家太窮了?」

 

  「不完全是錢的問題。」

 

  「大哥,你去京城赴試那時候,娘親總怕你被欺負,說你要是蘇家的孩子該有多好?連皇帝都會對你客氣。」

 

  「皇帝陛下倒是很客氣,招待我吃飯,還教我規矩。」

 

  「真的假的?你不是誆我吧?皇帝啊!」

 

  「真的。」吳錯還記得寧宗把手教他拿筷子,手背還依稀留有軟手的餘溫。

 

  「皇帝都對你好了,那你還擔心什麼?趕緊抱皇帝大腿,要他給你作主娶小千金。」

 

  「像蘇青禾比較好。」吳錯認為自己只會成為寧宗改革的阻力,像尹司長一看到寧宗和他一塊說話就皺眉,世家貴冑子弟不喜歡他貧賤的出身。

 

  「蘇青禾再好,還不是娶了老婆?那三個女人還因此哭了三天。要是我來挑老婆,一定選會陪在我身邊打拚事業的女人。」吳義振振有詞,不像他過去總說要娶奶大細腰的小女子,看來這次西南走商讓他成熟不少。

 

  ──吳錯,你一定要回來喔……

 

  吳錯撫摸著懷中的玉簪子,輕輕應了聲。

 

 

 

 

 

 

 

 

--

新年新希望,還清去年的債(合手)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紫淚
  • 終於~~等好久了
    小胖皇帝我好想你呀~~~~
    綠大我也好想你呀~~~

    好像有漏字~寧底下有個高傲無比的弟弟~是不是漏了字?
  • 對,感謝親親指正~

    woodsgreen 於 2015/01/08 21:27 回覆

  • 凪紗(紗希)
  • 寧宗胖胖好久不見!!!

    青禾哥哥的甜言蜜語太強大了啊啊,寧宗胖胖請加油!
    吳錯就別煩惱了~寧宗會對你很好的,放心嫁吧!
  • 胖胖被寵得很煩惱啊!

    吳錯的生長背景對朝廷和君王有疑慮實屬正常,他和小胖需要更多的羈絆。

    woodsgreen 於 2015/01/08 21:27 回覆

  • 訪客
  • 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
    看到吳錯的美少女妹妹們就想到這句詞XDD
  • 是的,名字取自蘇軾的定風波。

    woodsgreen 於 2015/01/08 21:26 回覆

  • 扉羽
  • 青禾哥哥一定是大夏中的小安安(嚴肅
  • 是呀,去毒版的。

    woodsgreen 於 2015/01/08 21:25 回覆

  • 訪客
  • 月更!月更 ! 是大人你打錯 還是小人我看錯
  • 我真心不過,不過現實會被小讀者忘了。

    woodsgreen 於 2015/01/08 21:25 回覆

  • 凊鴦
  • 我我我我我居然開心不起來,不知道是因為大夏總是走悲坑還是怎麼地
    看了大大的文,居然只有一種啊,太好了的感覺,我不對勁啊啊啊啊
    我人生的萬靈丹就是大大的文了,忍不住想和大大訴苦了
    因為設計類科系的關係,只要與大考撞上,就會等於雙倍的大考,考試加上一個系列的創作設計,勞心勞力。
    最高紀錄三十個小時不睡覺,兩天不洗澡/時間這麼珍貴怎麼可以拿來洗澡!/崩潰笑
    不過還是趕不上小蟬姑娘的一路發小時、和判官格格,嗚嗚嗚求抱抱!

  • 我只有一句勸告:要活下來啊!

    來,抱抱吼,乖乖。

    woodsgreen 於 2015/01/08 21:24 回覆

  • 小海
  • 其實青禾和安安是好朋友吧?還是很親密的、志同道合那種(不是#

    感謝餵食,寧宗太可(美)愛(味)惹,吳錯也是(舔嘴脣
  • 去毒版的美公子。

    變.態(指

    woodsgreen 於 2015/01/08 21:23 回覆

  • 七夜
  • 大夏啊啊!
    真是太喜歡這個系列了!!如果以後也能出書就太好了!!
  • 主要是想把開國史和韓相的集結成冊,諸君篇只要寫得完就好了。

    woodsgreen 於 2015/01/08 21:23 回覆

  • 落泉
  • 原來阿瑠的哥哥在大夏這個故事裡的定位是屈原嗎(遠目
  • 是的。

    我還在想要怎麼補足九流十家的出處。

    woodsgreen 於 2015/01/08 21: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