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朋遙記她十年前,跟著姊姊來湖邊洗衣。正想著平時總在水邊喋喋埋怨爹娘男人的浣紗女今日怎麼如此安靜,個個臉上施了厚粉?不一會,她聽見牛蹄聲,橋上走過桑花印記的車駕。

 

  「阿叔,且停一停。」

 

  阿朋聽見車裡傳來少年溫文的嗓子,牛車就停了。車簾掀起,走下一襲雪白,那人竟長得比洗得手瘡的細紗還要白淨。

 

  「蘇公子!」

 

  少年笑望而來,往橋邊走去。平時橋旁也常倚著窺看女色的富家子弟,一樣是男人,他就是不大一樣。

 

  「諸位姊姊,有勞了。」

 

  負責濯洗的女子多半是鄰郡來謀生的外地人,她們學繡不精,當不上織娘,總是埋頭做著雜工、嫁人,繼續用雙手掙錢。

 

  少年這麼一說,好像春日的湖水也暖和起來。

 

  「啊,還有一名妹妹,可否借問芳名?」

 

  阿朋腦子傻了,姊姊們趕緊用肘子頂她。

 

  「我叫阿朋,住在牛闌尾巷子。」

 

  「我是蘇青禾,妳喚我青禾即可,蘇家老大。」蘇青禾對水邊那名曬得黑溜溜的小妹妹,微微一笑。

 

 

 

 

  蘇公子走了,阿朋連著三天食不知味。

 

  她大姊正要出嫁給隔壁當差的大哥,連夜趕著嫁衣,她在旁邊幫忙拉著紅裙發傻,被大姊用針戳腦門。

 

  「還沒回神過來?」

 

  「姊,我想嫁公子那樣的男人。」

 

  大姊不顧家裡人睡著,聽了大笑出聲,久久停不下來。

 

  「妳也不看看我們是什麼人家?娘生了五個女兒,我們那沒良心的爹養不起就跑了,留下哭瞎眼的老娘,生妳沒幾天就沒了。村子的人總說我們家女兒晦氣,好賭的、好酒的都不敢要。」

 

  阿朋從雙頰擠出一句:「公子不一樣。」

 

  大姊苦笑道:「的確,蘇公子之於天下男子,太不一樣了。」

 

  阿朋從小就不大懂人情世故,此後又花了兩年才明白大姊的話,世間的男人多是像村中的年輕人賭博喝酒又好女色;而蘇青禾在優沃的富貴人家長到十八,仍是一朵不染塵的白蓮。

 

  阿朋開始學織,她家只有兩根針,到學坊才拿到自己的針線,起步慢了人家不只十步。織娘覺得這女孩子實在愚鈍,好在生得比同齡人粗壯,就把她派去洗衣打雜。

 

  天冷或天陰的時候,水邊的人就不多了,加上近年蘇家出錢給布莊做了引水塘,讓女工不用大老遠到水邊工作。

 

  她扛著兩竹籠來橋下,正要脫鞋挽袖,頭上冷不防響起變了聲的年輕男聲。

 

  「阿朋妹妹。」

 

  阿朋大驚,抬頭望向橋上,蘇青禾就赤足坐在白石橋邊,長髮隨意束在頸後,白衣的他和官家新洗的橋身融為一體,乍看還以為是石橋所變的仙靈。

 

  「怎麼一個人過來?遇著壞人怎麼辦?」

 

  「我……身強體壯,不怕壞人……」

 

  阿朋每次這麼揮舞粗胳膊,姊姊或是織坊同學都會樂得大笑,神仙公子卻憐惜望著她。

 

  阿朋緊張得想從貧乏的生活擠出什麼和公子聊聊天,沒想到兩個帶刀的大漢從橋的雙邊包挾蘇青禾,她只得大叫:「小心!」

 

  結果大漢還沒碰到蘇青禾衣角,天上突然颳起大風,就這麼把漢子倆捲到橋下,雙雙落河,隨著急流遠去了。

 

  「蘇府欠人手,有需要來找我,別再作壞事呀!」蘇青禾向落水的匪徒喊話,但他們一爬上岸,逃得比飛得還快。

 

  冒犯到活神仙,嚇都嚇死了。

 

  蘇青禾又回到阿朋這邊橋側,關心問道:「有沒有受驚?」

 

  阿朋搖搖頭。

 

  「那就好。」

 

  「公子,你是特意來巡?」

 

  「在水中待了百千年,能用腳走就多走一些。」蘇青禾托頰笑道,阿朋呆呆望著他。「鬧妳玩的,我真是凡人。」

 

  「凡人」兩字不知道打中阿朋什麼,她就是一個庸俗到不行的女子,一心只想嫁個良人。

 

  「那公子為什麼不說親?」

 

  阿朋感覺蘇青禾隱隱退開半步,不願意回應這個與她無關的問題。

 

  「阿朋也喜歡我嗎?」

 

  阿朋用力點頭,蘇公子才又笑了起來。

 

  太好了,他不覺得這是負擔,可以繼續喜歡下去。

 

 

 

 

 

  那回以後,阿朋許久未見蘇公子。即便他年過二十,蘇家仍沒有任何動靜,南方女子都快瘋了。

 

  「好到妳們這層小的,可以多夢幾年。」四姊出嫁時,又用指頭戳了戳她的方額頭。

 

  阿朋學有所成,進了蘇府當織娘。和別的女子一樣,手上忙針活,心裡想的卻是蘇公子。

 

  蘇公子沒來織坊,來的是蘇家夫人,對每個新來的織娘都不吝把手指導,阿朋記不得母親是否也是像蘇夫人一樣溫柔。

 

  可蘇夫人身子不好,走路都要人攙扶,真撐不住的時候,她身旁帶劍的侍從就會把她抱起身帶回屋內歇息。

 

  阿朋看了幾次,看那男人毫不顧忌,連蘇夫人的胸口都敢揉著舒氣,難道蘇夫人丈夫不介意?

 

  身邊人差點被她笨得笑死,告訴她,那人就是蘇大姑爺,蘇前相爺,他從高位急流湧退就是為了照顧對他有知遇之恩的妻子。

 

  蘇府的人覺得這很一般,但從市井來的阿朋知道這般夫妻情誼有多難得。她夜裡不時在想,蘇公子是肖父親還是母親?這麼好的父母,難怪有那麼好的孩子。

 

  阿朋默默工作到十六歲,蘇家也為她這個待嫁的織娘備嫁妝,不少男子看在豐厚嫁妝娶妻,阿朋卻把收到的禮品換了錢給姊姊們養家。

 

  她努力學文、學管帳,也開始端架子教導新人,人家笑她自以為大家閨秀還是蘇夫人,她從不回嘴。

 

  她自知一無所有,她唯一的自信就是比別人還要了解公子、喜歡公子,只要她能為蘇家多做點事,之於夫人病倒後的公子,重擔就會減輕一些。

 

  但她有時看著蘇府門口往來的車馬,一個又一個穿著綾羅的美麗千金,自己只是受雇於蘇家的一介技工,忍不住絕望得想哭。

 

  她們喜歡公子,公子也一樣會為她們而笑。

 

  「阿朋?」

 

  阿朋聽見成熟的男音,不住回頭,竟是已然成年的蘇青禾,白衣翩翩往她走來。

 

  「媒人擠滿我家大門,我只能從織坊繞路。真可怕,更勝我妹妹一籌。」蘇青禾嘖嘖稱奇,好像不是他自己的事。

 

  「因為公子是大老闆……」

 

  蘇青禾笑道,可他的話阿朋聽來又不算笑語。

 

  「我喜歡賺錢,可以養活很多人。我母親那時代,女子不必成親也能養家,南方一度重女輕男;如今蘇家家財萬貫,人們的日子卻不好過了。」

 

  過去蘇家只要聽說哪裡桑田要漲租就搶先買下,給桑戶維持原本的租金,如此行之有年,蘇州的土地幾乎在蘇家名下。蘇州可說是南方的都城,這些年土地也跟著水漲船高,蘇家富可敵國並非誇詞。

 

  「公子真是很好的人。」

 

  「嗯,我希望我能讓身邊的人過得好,可嘆我就是個不孝子,讓母親放心不下。」

 

  阿朋訝異看向蘇青禾,只見他笑容摻著一絲黯然。

 

  「阿朋,妳有沒有擅長的遊戲?」

 

  「啊?小時候會跟姊姊玩沙包。」

 

  「沙包啊……」蘇青禾若有所思。

 

 

 

 


  阿朋還來不及回味這難得的偶遇,隔日清早,南方女子齊聲尖叫:

 

  蘇公子要招親了!

 

  地點:蘇州港。

 

  身分:未嫁織娘。

 

  方法:丟沙包。

 

  這消息出去,多少千金小姐含淚咬帕子,包括家有好女的蘇州太守臉也黑了一半,但蘇家連著兩代就是不想階級複製,咬他們不成?

 

  蘇府織娘人人一張報名表,阿朋一看再看那個選秀法子,丟、沙、包?

 

  她耳邊彷彿響起蘇公子的清靈笑語:哈哈,鬧妳玩的。

 

  阿朋沒機會當面問公子這是什麼意思,連夜紮了與蘇青禾等身大的草人,還用漂白胚布給草人穿上,找了視線明亮的曬紗場練習。

 

  只有三天,她做了各種沙包試手,發現圓球狀受力最均勻,但公子要夠站得遠才能與一般沙包區別出來。

 

  她扔得頭昏眼花,到後來看見白布就扔去,中是中了,可是聲音不對,她定睛望去,竟是扔到真人。

 

  阿朋披頭散髮,怔怔看著蘇青禾,竟然給公子看見自己這麼難堪的樣子。

 

  蘇青禾低身撿起那只繡包,上頭全是濕黏的汗水。

 

  公子走來,往她欠了欠身:「對不起,我對情愛比較遲鈍,不曉得妳對我的心意……」

 

  阿朋一把搶走繡包,轉身扭頭就走,把她日思夜夢的公子拋在腦後。

 

  等她狼狽躲進廁間,才敢捂著嘴哭出聲來。

 

  公子,可憐可憐阿朋吧,選阿朋好嗎?阿朋喜歡你……

 

 

 

  招親當日,百千名織娘打扮得花枝招展,就她一個全副武裝,兩邊袖子都被她親手裁掉,露出像男人粗厚的臂膀。人們對她指指點點,一陣姍笑。

 

  時辰到,蘇青禾從泊在岸邊的畫舫現身,依然一身白衣,現場女性叫得像殺豬。

 

  眾女等著蘇公子上岸,他卻直挺挺站在船頭,拍拍手為競賽開局。

 

  「良辰已至,開始吧!」

 

  織娘們扔出第一批沙包,噗通噗通落入河中,連畫舫邊都沒碰著。她們努力往水岸甲板擠去,但仍差了好幾尺遠。

 

  有的織娘向船伕商借小船,有的奮不顧身跳下水泅去,只想再更靠近她們心中的良人一些。

 

  阿朋的心跟著落水的沙包噗通噗通,公子所站的位置正巧是她練習時與草人的距離。

 

  「蘇青禾!」阿朋咬牙切齒大喊,彷彿對方是她殺母仇人。

 

  蘇公子果真往她望來,阿朋全力擲出厚重的繡包。

 

  ──公子、青禾,阿朋喜歡你。

 

  她本來瞄準他的下肢,卻不慎失了準頭,沉重的沙包打中蘇青禾的鼻樑,當場血花四濺。

 

  緊接著,天頂一道旱雷下來,不偏不倚劈中阿朋,她慘叫一聲,然後就不省人事了。

 

 

 

 

 

 

--

今天寫不完,明天再繼續凡女和神仙公子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七夜
  • 阿朋真令人憐惜啊!
  • 她真的是天生勞碌命。

    woodsgreen 於 2015/01/13 22:45 回覆

  • 夜秋
  • 那道雷XDDDD
    阿朋,等公子醒來會給你秀秀的!

    謝林綠大大賞(捧碗蹦跳
  • 對,醒來要就準備嫁神仙哥哥了。

    我也會再努力一點的!

    woodsgreen 於 2015/01/13 22:46 回覆

  • 小海
  • 我還以為青禾要娶寧胖胖!(大驚(是在驚什麼#
    阿朋終於要苦盡甘來了嗎?砸中了青禾他鼻梁⋯⋯⋯(噗

    林綠大辛苦了啾咪晚安w
  • 他不是想娶,而是……

    噴點鼻血,會好的。

    woodsgreen 於 2015/01/14 23:28 回覆

  • 凪紗(紗希)
  • 阿朋好努力,我好喜歡~~(?
    青禾哥哥果然不是凡人這麼簡單wwww

    是說有壞人聽了青禾哥哥的話去蘇府工作的嗎?
  • 我認為平民小妞飛上枝頭,不二祕方就是努力。

    有喔,他家不少護院都是有案底的。

    woodsgreen 於 2015/01/14 23:29 回覆

  • 冉
  • 對不起我不小心噴笑了www
    這球打的好www太正中紅心了XDD
    難怪雷都劈下來了(X

    有情人終成眷屬真好OWQ嗚嗚...
  • 充滿愛的正中紅心^^

    良人難得啊!

    woodsgreen 於 2015/01/14 23:29 回覆

  • 蓓蓓
  • 嗚嗚...
    阿寧不要哭~(咦?)
  • 他哭也哭過了,堅強地活了過來!

    woodsgreen 於 2015/01/14 23:3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