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修女與判官大人同居第四年春,陸判正要出門上班,瑪莉亞叫住了他。

 

  「阿官~」

 

  他慢下腳步,回眸望去。

 

  「你週末晚上有空嗎~」

 

  晚上通常在地獄值班,沒空。

 

  「我爸爸媽媽要來看我,你能不能陪在我身邊~」

 

  「妳是說,妳家那對愛慕虛榮,想要靠女兒吃穿又要女兒嫁大戶炫耀的白痴雙親?」

 

  瑪莉亞只是微笑。

 

  「好吧,我就當妳推託紅塵事的藉口。」陸判斜睨一眼過去,都不知道他似笑非笑的眉眼有多吸引人。
  

 

 

 


  閻王一直很想試試鬼奴叛逃主子的撕心之刑,可是過去幾百年陸判如此盡忠職守,害他苦無機會。

 

  而他今天拖到七晚八晚上工,登堂看見陸判臨時貼上的請假紅單,突然找回被陸判踩在腳下呼來喝去太久而忘卻的嗜虐欲。

 

  「大人,您沒看到前輩神采飛揚翹班的樣子,前輩真的不愛你了。」小蟬在一旁用陸判新買給她的電腦打報告,頂了頂鼻尖防藍光無度數的眼鏡,也是陸判私款送的。「好在前輩還是很愛我!」

 

  「哇啊啊,我不相信!」

 

 

 

 


  星期六傍晚,小教堂坐著兩名剛退休不久的老夫妻,小修女也依俗換上塵封許久的連身黑裙。

 

  「小亞,爸媽好想妳,妳就還俗吧?」

 

  瑪莉亞傷腦筋笑著,她自小向父母表明身心已奉獻給真主,但他們從未聽進她的話語,以為她只是逃避現實。雖然有共同的信仰,卻看不見相同的風景。

 

  「妳過三十歲就換作別人挑妳了,人家也會探聽妳以前鬧出的醜事,回歸社會就要趁早。」

 

  「回去?神職者之所以為神職者,就是天生腦子有問題,她除了當迷途羔羊的精神支柱還能做什麼?除了我,還有哪個男人會想養她一輩子?」

 

  馬家父母往教堂門口望去,只見一名西裝筆挺的年輕人大步走來,眼鏡下的細眸目光凌厲,令人不敢直視。

 

  「爸、媽,跟你們介紹,這是阿官~」

 

  「你們好,敝姓陸,一直以來受你們女兒照顧了。」陸判微鞠上身,就在瑪莉亞身旁坐下。

 

  「小亞,這是……」

 

  瑪莉亞抿脣微笑,陸判雙手環胸,不像平時再三澄清他們純友誼,就是要坐實這個誤會。

 

  夫婦倆呆滯一陣,還是妻子先清醒過來,從頭到腳打量陸判一番,算是古典派的美男子。

 

  「你是做什麼的?」

 

  「我在環保局(外包約聘一月二萬四不含勞健保的屎缺)任職。」陸判照他們希望的社會標準回應,沒有提起另一個名動三界的身分。

 

  「公務員啊……」丈夫也回神過來,追問:「你父母是些什麼人?」

 

  被當作豬肉論斤秤,陸判皺了皺眉,仍是沉靜回話:「家父是民俗學者(道士),家母是大學教授,我大哥是醫生。」

 

  「教授和醫生啊……」兩老不時點頭,身為長期教育英才的教師,還算可以接受對方家世。

 

  陸判又從公事包中拿出紅包乙枚,端正放到夫妻面前。

 

  「伯父伯母,這是我一點心意。」

 

  馬太太忍不住笑開:「不用來這套,我們不像傳統家庭,我們是很開明的父母,你看她想做什麼,我們都沒有阻止她去做。」

 

  陸判冷哼一聲,又說自己有點小感冒,不用在意。

 

  大概不習慣昏暗的教堂,夫妻倆待不到一小時就走了,陸判親送他們上計程車,微笑揮揮手。

 

  他一轉身就垮下臉,似乎耗盡這輩子的好臉色,而該為那對夫妻傷腦筋的女兒卻笑得事不關己。

 

  「很失望吧?沒想到我會說謊。」

 

  瑪莉亞搖搖頭,牽過陸判手臂。

 

  「阿官,你有點緊張呢~」

 

  「胡說八道。」

 

  「你都沒有發現我關愛的眼神~」她好想把她的天使介紹出去,陸判卻忙著主導大局,趕著把遠來的「親家父母」請走。

 

  陸判俯視小修女澄澈的眼睛,有感而發:「瑪莉亞,妳父母不像妳。」

 

  好比他家乾爹和四弟,簡直是一個模子印出來,包括那副仙靈似的外表和天賦異稟的內在。

 

  「我和姊姊比較像~」小修女挺起胸膛。

 

  聽她親暱提起姊姊,陸判不由得回道:「我和我兄弟倒是一點也不像。」

 

  陸判不知刻意還是無心,沒說自己是養子,平常言談間也幾乎略去乾兄弟和親兄弟的區別。

 

  「真想見見他們~」瑪莉亞仰首說道,知道陸判不會拒絕她任何要求。

 

 

 

 

 


  這事過了年餘,小教堂日子依舊。瑪莉亞送走孩子,聽見外頭不遠處傳來孩子有禮的問候:「陸叔叔好!大哥哥好!」就知道陸判回來了。

 

  陸判命令小朋友只能叫他叔叔,「哥哥」不是隨便人可以叫的。

 

  果然,沒多久,教堂門口映入挺拔的長影,只差陸判身後還有一名高挑的男子,褐髮碧眼,長辮垂在胸前,彎著身子,雙手搭在陸判肩頭。

 

  陸判不時扭動肩頭,想把那雙手甩開,男子卻不氣不餒,嘴上還發出舊式火車的氣笛音。實在是太久沒見到弟弟,忍不住想多培養一點感情。

 

  「瑪莉亞,跟妳介紹,這傢伙是……」

 

  陸青枝一把撲上小修女,直接把她抱起來轉圈圈。

 

  「小亞,謝謝妳謝謝!願意喜歡我們家小盼,他除了那張嘴,真的是很好的男子!」

 

  「你給我節制點,那不是你能抱的女人!」陸判氣急敗壞衝上前去,陸青枝卻抱著瑪莉亞逃跑。

 

  「啊啊,抱歉抱歉,我從來沒想過他能交到女朋友,我二弟感情嚴重潔癖,太不切實際以致於老是看上虛偽的爛人,他能遇見妳真是太好了!」

 

  陸大哥一邊放藤蔓種子絆住陸判追殺的腳步,一邊張口叨叨不休。

 

  「還有啊,他命苦太久了,不敢相信人家會對他好,剛被乾爹抱回家那時候,一能動就逃跑,也不想想自己被陰曹去職沒地方可以去,結果哭著被乾爹再撿回來。」

 

  「陸青枝,你給我閉嘴!」

 

  在陸家,叫大哥閉嘴跟叫老四乖乖一樣困難。

 

  陸青枝繼續和可愛的弟媳聊著天:

 

  「對不起,我病人掛到一萬多號,拖到這時候才來。他上個月問我什麼時候過來,我看班表跟他說下個月吧,結果從一號就來醫院等哥哥下班,真沒辦法,長兄如父嘛!由此可見,小亞,他真的很喜歡妳呢,迫不及待想得到代職父親的大哥承認你們的關係。」

 

  陸判咬牙召起地獄煉火,但因為處在聖地之中,火力不到一成,陸青枝覆手用沙土滅去。

 

  「我偷偷跟妳說件事,只有我家的人知道,他其實很愛哭,跟我們爸爸一樣。妳想想,一個人,要保護一個家和撐住一個幽都,沒有誰能依靠,有什麼委屈和苦痛只能獨自承擔下來,只差在我們爹說哭就哭,小盼習慣躲起來掉淚,大哥我光是想就覺得好心疼!」

 

  「你給我去死,現在就去死!」這是陸判的回應,原本蒼白的皮膚被逼得完全紅透。

 

  他們兄弟在教堂繞了三圈,陸青枝終於把小修女安放下來,閉眼承受太嘮叨導致的苦果。

 

  「小盼,大哥說完了,你揍吧!」

 

  陸判頂著亂髮,拳頭掐緊又放,最終還是看在瑪莉亞的面子上放白痴兄長一馬。

 

  「那是創傷壓力症,我成年後沒有再哭了。」

 

  陸青枝睜大碧眼,不解回道:「可是爸爸、小晴、祈安、小么不是這麼說的啊?」

 

  「住口,那是他們看錯了!」姓陸那家人根本是他的剋星。

 

  陸青枝望向小修女,這才會意過來,溫柔地笑了笑:「對對,是爸爸弟弟們看錯了,大哥也不知道你最喜歡對著熱鍋傷心,可以用蒸氣掩飾淚光。」

 

  陸判一拳把大哥撂倒,皮鞋尖踩在他喉嚨,再多說半個字,殺無赦。

 

  「阿官~」

 

  「小亞,沒關係,植物神經比較鈍感,而且弟弟只是想跟哥哥玩嘛,我都明白的……小盼,腳下留情,痛痛痛!」

 

  如此這般後,陸青枝總算好好坐在長椅上說話,臉上頂著皮鞋印,喝著陸判兇惡捧來的清水,從蓬萊島冰河時期開始聊起,被陸判截斷再截斷,才說到陸家兄弟的事;瑪莉亞聽得津津有味,不時望向翻白眼的陸判。

 

  陸青枝察覺到他們眼神交會,把話題導回這可人的女子身上。

 

  「小亞,妳是神職者。」

 

  他不問她家世,不問她一月能收到多少奉獻,就問她。

 

  「我的時代是人類向我獻上祭牲而非伐採我的同類建造神殿去信奉人類意志創下的神明。」陸青枝看著木造的小教堂,隱隱為它們嘆息。「所以我不太明白何謂神的代理人,我從來不找人類傳達我的憤怒和悲傷。」

 

  「主是真理。」

 

  「如果,我是假設,妳的神祇要妳拋下我二弟,妳又會如何?」

 

  瑪莉亞無法輕言說明,陸青枝可以明白她信奉的至高存在莫測,但他就是想要帶回一個安心的保證。

 

  「我弟弟是一個除了智商其它完全不行的男人,他會剝下自己的皮和肉,讓妳在塵世也能過上無虞的好日子,就算妳無法把他放在第一的位置也一樣。」

 

  「陸青枝,你說夠了沒?」

 

  「我看到小晴離婚真的好傷心,人家愛他愛個半死,到頭來還是拋棄了他。你呢?你是扛著魂飛魄散的危險在喜歡她,要是她只是對你比對世人溫柔一點的話,你該怎麼辦?」

 

  陸青枝哭得整張臉都是淚,陸判抽出手帕砸到他臉上。混蛋,到底是誰愛哭?

 

  「你不要亂說,我沒有喜歡她,我們只是好朋友。」

 

  瑪莉亞看陸判閉上眼,久久沒有回應她的目光。

 

  「你們年輕人的事,大哥就不多說了。」陸青枝長臂攬過二弟,被推開卻抱得更緊。「小亞,妳如果讓他傷心,大哥我可是會親手把他搶回來!」

 

 

 

 

 

 

 

 

 


──
自從三年半前電腦爆掉,陸家戀愛攻略再也一去不復返。

 

Chapter II How to 追求判官大人?


陰曹組

 

鬼王陛下:唱曲。


孟姜:我沒追過,我真的沒有偷偷給他下過藥。


鍾馗:提壺好酒。


小蟬:讓他揍!

 

陸家


陸爹:唱曲(笑)。


陸青枝:把他掛在心上,整天在嘴邊唸著。


陸晴空:我不知道……他就是對我特別好……


陸祈安:唱曲、灌迷湯、惹他生氣後再討抱抱,把二哥哄睡後脫光自己再趴在他胸前要他負責。


喪門:你這個畜生。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Bonny
  • 小安安你⋯太讚了!!!此人節操已經不在,(屬高度變態,請保持安全距離以策安全)

    大大,晚安ㄛ!天冷要記得保暖。
  • 喜歡就好^^

    我會的,親親也是喔!

    woodsgreen 於 2015/01/23 00:20 回覆

  • 凪紗(紗希)
  • 嘖嘖,祈安真不愧是三界最大妖孽啊(稱讚意味)
    二哥QAQQQQ
    青枝完全任由盼盼踩耶XDDD
    希望盼盼跟小亞能有個好結局
  • 沒辦法,大哥很M。

    他們已經是情路最平順的一組了。

    woodsgreen 於 2015/01/23 00:19 回覆

  • Kayu Low
  • 盼盼真的是很死心眼的人啊,認準了是誰就對誰掏心掏肺的(唉
    其實很想知道小修女的答案www
    還有,覺得攻略判官的最佳策略應該就是讓他揍,小蟬真相了!!
  • 如果可以不用選擇是最好的。

    會選這個攻略只證明小讀者很M。

    woodsgreen 於 2015/01/23 23:40 回覆

  • 冉
  • 盼盼恭喜尼喔喔見家長可以嫁了(X

    青枝真的好可愛ww
    雖然在最後的地方好像霸氣測漏了XD而且還特別犀利ˊˋ
    應該不會遇到主要瑪麗亞拋下盼盼的情況八OAQQ((抖抖
    小讀者大概會枯死_(;3」ㄥ)_

    如何追求判官大人XDDD這好可愛XDDDDD
    一看就知道哪些人成功了(欸?
    而且感覺還有特別成功的((側目小安安
    星星要把你家大道士抓牢阿ww不然他一屁股風流債ww
  • 他真的有那個意思,不過一輩子也不會說出口。

    因為是弟弟啊!

    因為他哥哥也是他哥哥,喪門該罵不會留情。

    woodsgreen 於 2015/01/23 23:39 回覆

  • 您的暱稱 ...
  • 二哥真是行情好的好男人
  • 女性鬼差一致推崇,只可惜很難追,S等級。

    woodsgreen 於 2015/01/23 23:37 回覆

  • 路人甲
  • 陸家的故事都好萌啊www
  • 萌就好~

    woodsgreen 於 2015/01/23 23:36 回覆

  • 倪湘
  • 看來二哥喜歡聽曲(蓋章)
    ...等等,那個該死的閻王過去到底是怎麼成功攻略二哥的!? (其實二哥很好攻略吧?)
    話說大哥好像不管對誰都是同一招啊?
    就是個囉嗦的家庭主婦(誤)
  • 超愛,好歌喉和笑容。

    閻王偽君子能力超強,二哥近視就看走了眼。

    對,這就是大哥疼愛弟弟的方式^^

    他的地位被說是小妾和長工,主婦比較像二哥。

    woodsgreen 於 2015/01/23 23:36 回覆

  • 云星
  • 民俗學者xdddd

    他們兄弟互動每次看都覺得心暖暖的哈哈
    好可愛www
  • 是啊!陸爹目前正在搜集破解陸家天命的法子。

    woodsgreen 於 2015/01/23 23:34 回覆

  • 七夜
  • 好喜歡陸家兄弟間的感情!青枝和阿官太可愛了!
    後面喪門的回應讓我噴笑了XD(喪門其實你很羨慕吧!)
  • 他是真心的,因為陸祈安也常拿這套對他。

    woodsgreen 於 2015/01/23 23:34 回覆

  • 小武
  • ........祈安你好糟糕喔,所有方式一起來嗎(判官哥哥好搶手)
    這一篇讓我見識到文句修飾的強大XD

    忘欲的嗜虐欲....?還是忘卻?

    考試終了~~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成績什麼的就讓它死在昨日吧~~~整個寒假重看陰陽路眼見為憑跟百無禁忌~~
  • 謝謝訂正~

    考完就考完了,好好休息喔!

    woodsgreen 於 2015/01/23 23:32 回覆

  • 言亦臣
  • 陸大師這個妖孽果然必須由喪門來治,雖說對女性來說陸大師太過危險,但其實男性也不遑多讓啊!(你到底在說什麼?)
    眼見沒有番外嗎?(陰陽路明明就有白派的番外)
    我們星期二結業式,校長說:「今年的寒假比較短,明天要上課,請各位同學明天準時到校。」當下整個超囧的。
    下星期二上完就放寒假了,可以沉進小說堆冬眠了!
    最後,雖然這篇是在說二哥,但我還是想說,我真的好喜歡陸大師啊!(爆)
  • 他這輩子太傾斜了(喂

    眼見該怎麼說……先這樣吧!

    我直到畢業,也還是弄不懂學校的寒暑自習怎麼決定的。

    很高興親親喜歡陸小安喔!

    woodsgreen 於 2015/01/24 16:16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