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摔破頭,阿華意識有些混沌,只知道他不能死。

 

  以他連續上過七天媒體頭條的知名度,他的死亡──即便是自己摔的,也會造成時局動蕩,加速政府和叛軍開戰的時間。

 

  沒有人想要打仗,政府高層怕幣值崩潰,財產化為烏有;叛亂軍則是忌憚外國勢力介入,漁翁得利。

 

  而阿華想要保有的是,權力漩渦之外的社稷人民能安居樂業。

 

  「嗚嗚,阿華……」

 

  對,還有一個最現實的問題,他死了,小不點該怎麼辦?

 

  阿華還在思考下一步存亡,突然聽見「咚」的聲響,像是落石,但又發出嚶嚶泣音,不會吧?

 

  「點點?」

 

  「阿華,我來救你了。」

 

  那麼纖弱、那麼害怕,卻又如此堅定。

 

  阿華往哭聲的方向伸長手,感覺有灰呼呼的東西撲抱住他手指,把它撈到眼前來,看人參灰頭土臉,全身性擦傷,只剩頭上的OK蹦完好無缺。

 

  「對不起,都怪我太自大了……」

 

  阿華也想向金精綜的同仁道歉,是他自作主張將捉拿叛軍首領的圈套設在中心,以為世事就像電腦運轉的model,萬無一失。

 

  還有栽培他成人的父母、一直做為他理念後盾的部長,他們都不是外放的人,只會在心裡默默承受著痛苦。

 

  還有她,兩人就要步入禮堂,他卻揹著惡名離開她身邊,任誰都會不諒解。阿華寧願她氣他,也不願她難過。

 

  阿華死的時候,不想帶走怨恨,他心裡那些埋怨,都只是捨不得他們。

 

  他以為自己撐不了太久,然而身上的痛楚卻逐漸消去,麻痺的下半身也慢慢恢復知覺,他又摸上頭部的創傷,連血也不見了。

 

  阿華意會到什麼,驚異看著手中的人參,整株明顯縮小一號。

 

  「還有這裡……」已經虛脫的人參兩手貼上阿華臉龐傷處,似乎想給他呼呼。「啊,怎麼辦?沒有效了。」

 

  「這個貼OK繃就好。」阿華拿出另一枚,請人參幫忙。

 

  人參兩手並用把OK繃貼平,呼了一聲,完成一件大工程。

 

  「謝謝你,救了我。」

 

  「這是搭檔的責任。」人參挺胸說道。

 

  搭檔……阿華不由得想起Kelly,一個女孩子奮不顧身跟警員扭打,他在囚車看著被架走的她在大街狼狽大哭。

 

  「阿華,你還會痛嗎?」

 

  「不是痛,只是之前不去想的事浮上眼前,覺得難受。」阿華拍了拍臉,「先想我們怎麼上去好了。」

 

  阿華檢視散落一地的裝備,最重要的無線電摔壞了。這時他不免懊悔,如果他有帶槍,就能對空鳴槍,說不定山下的人會來救。

 

  「阿華,我可以去求援。」人參拉了拉頸上的紅結,阿華才注意到紅線的另一端纏在崖上突出的根系。

 

  「怎麼做?」這一支被處長發現,鐵定會被捉去燉湯。

 

  「找紅爺。」

 

  「洪前輩已經……」

 

  「不是洪爺,是很高的紅爺,我們今天就是要去拜訪他。」

 

  「神木?」阿華看過資料,只要保護好那一株紅木就足以抵過整座公園處經營的負產值,已被認定為國家自然遺產,價值以數億計數。

 

  「紅爺常常在睡覺,不太常出現,不過我會努力找到他。」

 

  因為已經見識過人參精,再來棵神木精,阿華不會太意外。

 

  「有什麼事?」

 

  阿華倒吸口氣,那是不屬於他和小不點的第三人聲音,他看向人參,然後一人一參一道抬頭往上瞧。

 

  有個紅髮男人,俯趴在崖上看著他們。說「人」不算正確,因為那個男人和一般人不成比例,相當巨碩,幾乎遮住上空的視野,在「他」陰影的籠罩下,仿若置身黑夜。

 

  「紅爺!」人參立正站好,向巨人行舉手禮。

 

  巨人慵懶打了哈欠,阿華懷疑「他」根本沒看見小不點問安。不一會,巨人從雲霧中淡去,而在阿華面前朦朧現身,這次紅髮男子的尺寸很尋常,而且沒穿衣服。他用一種惺忪的神情看向阿華,然後把視線定在阿華手上的人參。

 

  「小不點,哭得太大聲了。」

 

  「啊,對不起!」人參兩手捂臉,太不好意思了。

 

  神木所化的男子雍容地受下賠禮,又用那雙像是無機質的碧綠眼睛看向阿華。

 

  「您好,我是林建華,新任的森林護管員。」

 

  「你好。」

 

  阿華好像看到身前亮起一波紅光,眨眨眼又不見異象。

 

  「從今以後,你是我的人了。」

 

  「不好意思,這說法有些……」

 

  神木精靈揚起小指,指尖纏著紅線,連繫著人參的圓脖子。

 

  「那一支,也是我的了。」

 

  阿華看人參並不反對被口頭佔有,只是搖著紅線一端玩,神木也隨紅線的波動輕晃著小指,這難道是植物之間神祕的交流?

 

  阿華半放棄邏輯思考,既然見到了預定的神木,就照預定的行程開飯好了。他撿回摔飛的背包,翻找一陣,好在便當還在。打開來,阿華察覺神木精靈投來了目光。

 

  「紅爺,要不要一起吃三明治?」人參向神木發出午飯邀請。

 

  神木頜首,阿華不敢怠慢,雙手遞過。神木大人咬了一口,微微笑了,似乎很滿意這供品。

 

  飯後,阿華把昏昏欲睡的人參放進胸袋,他還沒向神木請示該怎麼離開,神木大人就走向前,一把把阿華扛上肩頭。阿華來不及反應,一眨眼,他雙腳已經離地十公尺,不斷等級數上升。

 

  「阿華,好高喔!」

 

  「是啊!」阿華由衷讚嘆,和他二十層樓辦公室的高度差不多,而且還要再加上海拔二千公尺,真正傲視群倫。

 

  神木像是隨口提起:「你們人類習慣向前看,而不是向上瞧。你在世界眼中只不過是一個渺小的黑點,人們很快就會把你遺忘,除了真正有情人。」

 

  阿華訝異睜大眼,這話分明針對他所說,但潛於深山的神木怎麼會知道他的過往?

 

  神木屈下身,正好落在工作站前的草地。阿華重新踩上土地,恍如隔世。

 

  「紅爺,謝謝。」人參搖了搖紅線頭道謝。

 

  「有需要,來找我。」

 

  巨人直起身,揮揮手,只帶走一段紅線,隨即隱沒在雲霧裡。比起處長,阿華覺得神木紅爺更像這座山的老大。

 

  經過一日折騰,阿華燒了水洗淨疲憊和人參。洗完澡出來,正好電話響起,是處長打來的。

 

  「阿華,你今日還順嗎?」

 

  「是的,謝謝處長關心。」阿華沒想到處長竟會掛念他的安危。

 

  「我跟你說,剛到山上,便祕是常有的事。偶有給你放一罐臭藥丸仔在包裡,當作歡迎你來的見面禮。」

 

  「處長,我沒有便祕。」

 

  「不要害羞啊。」

 

  「我沒有害羞。」

 

  「都市囡仔就是臉皮薄。」

 

  「這跟都市人沒有關係。」

 

  處長破例跟他聊了半小時,阿華不得不說,全是廢話。

 

  等阿華無奈放下話筒,發現人參在桌上殷切望著他,似乎等他很久了。

 

  「怎麼了?」

 

  「阿華,你看。」人參橫向平舉雙手跟阿華示意。

 

  阿華軟下目光,自然地把小人兒捧在掌心,不住微笑。他以前不怎麼笑,大家私下說他是金精綜的阿修羅。

 

  人參呆呆望著阿華:「我在模仿紅爺,大樹。」

 

  「啊,我還以為你要抱抱。」

 

  人參聽了,原地臥倒,環住阿華的手腕,活像個造型手環。

 

  「這才是抱抱喔。」人參有身為人參的堅持。

 

  「原來如此。」阿華忍不住用臉頰蹭了小不點一下。

 

  阿華和人參倒頭就睡,就在他合眼沒多久,電腦信件匣跳出訊息:

 

Jason

 

  你還好嗎?政府還在監控我們,我發現給你的信都遭到扣查,連你的名字都被網路屏蔽。我快瘋了,他們當你是病毒嗎?

 

  伯父伯母的狀況還好,你不用擔心。

 

  我始終相信你的清白,我好希望你能快點回來部門,衷心祝福。

 

  你永遠的伙伴Kelly

 

 

--

模仿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七
  • 紅爺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手捧心尖叫中
  • 烏梨
  • 人參偽裝成造型手環的那一瞬間,
    我被強大的萌力治癒了 (一臉安詳)
    感恩作者大人 (雙手合什)
  • 羽夜
  • 人蔘君太可愛了好想自己養一隻啊啊啊()尖叫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