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好哥們與關係人


  市立一等高級中學,顧名思義,是全市中學男生第一志願。一等中校史悠久,「林家」為初始創校的投資者,大多適齡的林家子弟都會選擇在此完成高中學業。許多政商名流也是一等中的著名校友,包括死於五年前爆炸案不能提起名字的那個人。

 

  外地人多會誤以為一等中是和尚學校(市立二中才是),不過它的男女比自從市立女中連年搶走學校綜合成績排行的霸主地位就居高不下,一度達到四比一,一等中女學生還向校方請願男女分班,因為男同學拖累她們的水準。

 

  這個請願活動流傳到別校,不知怎麼地,慢慢演變成「一中無帥哥」傳說,讓一等中男性同胞群情悲憤,一中女生卻深以為然。二中至少每屆都有幾個聯誼花瓶……更正,是花美男。據女中公關回報,去年二中新生雖然錄取成績暴低,但臉蛋水準非常之高,傳聞當今小天王歌手林洛平本尊就在二中就讀;附中和名校們離得比較遠,自成一區文藝的小圈圈;國中頗富盛名的狐狸王子則流落到海中去。

 

  人家學校都有端得上台面的招牌美少年,反觀一等中,什麼好菜都沒有。好在這個憾恨在去年一年級新生入學得以終結,學姊們喜極而泣。

 

  許久無帥哥的一等中竟然一次出了三名校園偶像,分別是數理資優班的林律人與新創立體育推薦班的童明夜,一個冷傲如冰,一個陽光燦爛,總讓女孩子們思春的心跟著冰火五重天;另外還有一名低調到極點的小學弟,存在像空氣一般,不突出,剛好可以居中調和冷和熱。

 

  照理說人氣偶像難免會有競爭意識,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但他們三人恰恰是拜把的好哥們,感情良好,經常湊在一塊辦活動娛樂大眾,校內校外擁有眾多粉絲。

 

  青年社打算為校園偶像推出專刊報導,但現在難題來了,這個青春少年團體的第三人到底是一年級的哪個誰啊?──楊中和中午留在十三班教室,就是為了撰寫報導而苦惱不已。

 

  一等中午間休息不強制睡眠,一般同學會趁空到處跑、串門子,而他總是利用「班長」這個職務當藉口留下來,獨自享受清靜的氛圍。他雖然喜歡大眾事務,但嚴格說來,自己算是好靜的人。

 

  楊中和擱下手中轉個不停的筆,他的報導遇上了瓶頸,前兩名校園偶像太紅了,沒有問題;問題在第三位。他訪問過學姊們,沒一個說得清第三人的名字,只記得他姓吳。

 

  一年級的吳姓同學沒有幾個,他座位正前方正好也有名吳同學,長得也算白淨清秀,卻有個致命性的缺點──幾乎不開口說話,自閉症。

 

  以楊中和對他的了解,吳同學不可能跑去安養院和育幼院唱唱跳跳,擔任用自己的汗水博取他人歡笑的青春偶像,吳同學比較像需要被救助的弱勢兒童。

 

  楊中和看吳同學本人仍傻傻地坐在位子上發呆,嘆口大氣,起身過去敲了敲自閉兒的桌子。

 

  「吳以文,該吃飯了,你不餓嗎?」

 

  楊中和話還沒說完,他的自閉同學就從書包拎起大包袱,打開來,竟然是一個超級大便當,足足有三人份的飯量。

 

  說時遲那時快,教室前後拉門遭人暴力推開,只該存在於鎂光燈和掌中下的一等中兩大校園偶像鄭重光臨一年十三班。

 

  前門那位穿著黑白相間的運動服外套,頂著一頭半褪色的金髮,身形比起同齡生高挑許多,長相也格外成熟帥氣,臉上綻放出堪比耀陽的燦爛笑容,人氣排行深受高三學姊們喜愛,一中體育班隊長、獎牌殺手,不論男女通稱他為「童明夜大人」。

 

  後門則是眉宇清冷的正統世家少爺,身板纖細,極為白皙的臉龐掛著細框眼鏡,一中制服搭著深灰色的背心,明明普通不過的學生裝扮卻自然散發出菁英的氣息,一年級女同學的最愛,一中不敗的榜首、冰山王子,敬稱為「林律人殿下」。

 

  楊中和怔怔看著兩大美少年小跑步過來,直奔發呆中的吳同學,相擁而泣。

 

  「以文/阿文,我們去吃飯!」他們這麼對親愛的小文文感動呼喚。

 

  「對不起,餵食晚了。」吳同學依然惜字如金。

 

  「沒關係,最愛你了!」

 

  他們似乎忘了身邊還有個不認識的男同學,逕自卿卿我我,完全把楊中和當成空氣。

 

  「班長。」吳以文開口喚道,慢了好幾拍才回應人家的問話。

 

  「啊,什麼事?」

 

  「這個給你,班長再見。」

 

  楊中和驚愕不已:天啊,他同學說話了,天要下紅雨了嗎?

 

  三人走後,楊中和打開留在他桌上的保鮮盒,是三個捏著小尖耳朵的白胖飯糰,看起來是貓咪造型。

 

  楊中和吃著美味的食物,很高興他關懷同學的行動有所回報,雖然有點莫名其妙。

 

  所以說,被全校女子包含女老師票選為「最想嫁娶的好男人」榜首的校園偶像,暱稱「貓咪大廚」,真的是吳同學本人?

 

 


  學校操場後有大片公墓翻整的綠地,三個男孩子把便當放在無主墓碑上,雙手合十,跟著吳以文感謝貓咪大仙賜予豐盛的一餐。

 

  吳以文一邊幫兩個好兄弟盛飯,一邊發著呆。他平時就經常性恍神,但今天格外嚴重。

 

  童明夜咬著黑貓咪叉子問:「阿文,怎麼了?」

 

  林律人端正持著白貓咪筷子:「連海聲又欺負你嗎?」

 

  他們家小文文是個命苦的孩子,沒跟父母同住,年紀輕輕就落入火炕,被邪惡的連店長這個又那個;但就算連海聲再惡毒,吳以文對他老闆仍然毫無道理地死心塌地。除非那間店倒掉,不然這孩子永遠都不可能脫離斯德哥爾摩的苦海。

 

  吳以文搖搖頭,用灰貓咪湯勺攪拌鮮美的魚肉和白飯。

 

  「我們店要倒了。」

 

  「耶呼!」兩人毫不留情歡呼出聲。

 

  「以文,來跟我住!我養你!」林律人笑瞇了眼,他家是政界世家,財力完全可以讓他包養同年的男孩子。

 

  「阿文,跟我啦!你養我!」童明夜不甘示弱,至少他也有一間母親留下來的老公寓。

 

  吳以文看著幸災樂禍的好友們,感覺似乎更喪氣了。

 

  「明夜、律人,要當隻好貓。」

 

  「啊啊?」雖然他們是好朋友,但完全理解不能。

 

  「阿文,到底怎麼了?」童明夜摟住吳以文脖子問道,話題終於回到正常的好友關懷程序,先傾聽再一起解決問題。

 

  吳以文說:「延世相。」

 

  童明夜和林律人兩人出身、個性完全迥異,街頭小混混和世家小少爺,聽了那個名字,卻同時變了臉色。

 

  吳以文又問:「他是誰?」

 

  「阿文,你不知道嗎?他是……呃,一個評價兩極的名人。」

 

  「我只有五年的記憶,不知道。」

 

  「呃啊,你可以去問整天抱著電腦的陰冥學姊,她應該都知道。」

 

  吳以文當天半夜就去跟情報通學姊求救,被只穿睡衣的學姊用力扭耳朵懲戒,嚴厲警告他不准再擅闖少女香閨。

 

  「學姊叫我來問你們,說你們是離我最近的關係人。」

 

  陰大小姐不愧是地下情報大王,童明夜乾笑不止,林律人嘴脣抿得像蚌殼。

 

  「阿文,我覺得這件事哎呀呀有點棘手,你可以不要管嗎?」童明夜盡最大能耐守著祕密又說服吳以文罷手,不過自己都覺得失敗。

 

  「不行。」

 

  「以文,那個人都已經死了!不要牽扯進來,否則林家不會放過你們。」林律人情緒有些激動,似乎觸及到他密密藏著的陰影。

 

  吳以文沒說就是堂堂林家指派店長查案,只是端過滿滿的魚肉拌飯,把好友餵得飽飽的。

 

  他自己卻沒吃多少,抱膝在草皮上發呆,一動也不動,童明夜和林律人真想把他裝進紙箱帶回家。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新生
  • 喜歡朋友就是要拖下水這句話,不太喜歡讀者就是要拖下坑這句,但有時就是好看到身不由己啊!
    默默的成為第一個留言的人,這就是傳說中的坐沙發嗎?
  • 小彤
  • 來自馬來西亞的讀者~~xD
    推一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