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尋人啟事


  住宅區和商店街的交界,混合著小型公寓和日常的小店面,如同其它這座城市充斥無數相同不起眼的小地方。唯有一點,讓這裡的阿桑們茶餘飯後拿來抱怨──他們社區的入口,是三條路的交叉點。

 

  照風水師的說法,那塊三角店面沖煞雙重路煞,十幾年來,不知情的生意人還以為那是塊寶地,可以攔住往來的客源,但事實證明一年倒三家,在此開業的商家都不長久。

 

  凡事皆有例外,一年多前,新的裝潢工人又來了,好事的居民們便開始打賭人家是便利超商還是快餐便當?三個月?半年?能否破最快收攤記錄?然而,莊家大獲全勝。

 

  典雅的絨布窗簾點綴於美麗的玻璃櫥窗,只能從簾間瞥見店內一小部分,澄瑩的水晶櫃陳列著舊時代的精品;到了晚上,鵝黃色的燈光淡淡地灑在人行道上,增添迷濛的美感。

 

  雖然店面十分冷清,但是對街的陳媽媽堅持出門倒垃圾時,看見西裝筆挺的年輕男人進門光顧,但她埋伏許久,男人沒有離開,反倒出現長髮及腰的超級大美女,工讀生還叫她「老闆」。

 

  這個強而有力的證詞震驚全社區婆婆媽媽,一時八卦四起,對於那位美艷絕倫店長的真實身分,從高官包養的情婦(推測有院長級以上)、黑社會大哥的女人到南洋島國的公主都有。

 

  只要那家神秘的店一天不關門,它的傳言就持續成為這個小社區飯後磕瓜子的八卦。

 

 

 

  銅鈴清響,透明雕花的琉璃門板轉進三十度角,一名在悶熱的四月天仍穿著兩件式西裝的男士,邁步走入店面。

 

  男士停在入口,環視水晶櫃收藏的每樣珍寶及屋中任一擺設,似乎了解這些易碎品的價值,不動聲色地提了口氣。

 

  身為客人的他站了好一會,期間足夠讓宵小搬走店中所有的財產,卻沒人來招呼他,自詡紳士修養的他才開口劃破沉靜。

 

  「請問,有人在嗎?」

 

  「哼。」

 

  男士聞聲望去,適才沒注意到昏暗的角落有人蓋著西裝趴在明式核桃木桌打瞌睡,這是家教嚴謹的他想像不來。

 

  那人抬起頭,隨手抹了抹口水,將披散的長髮挽向胸前,露出那張比螢光幕女星還要美艷的臉孔,一雙霧黑的鳳眼尤其勾魂。

 

  「文文,出來招呼客人。」

 

  櫃台邊的出入口,珠簾掀起,走出十六、七歲的少年。他穿著相似西餐廳的服務生制服,黑色的緞帶整齊束在上翻的白色領口,雖然五官清秀,但面無表情,連一眼都沒分給眼前上流社會的男士,逕自死板地行了禮。

 

  男士一直等著少年給他回應,不料少年店員只是盯著他身後的地板,一字半句也懶得理他。

 

  男士臉色一僵,險些被店員無禮的態度害得忘了此行的目的。

 

  「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有沒有人認識『延世相』?」

 

  「不好意思,這不在我的工作範圍。」店員制式地回覆,然後轉身回去做他本來的正職。

 

  男士終於撐不住表面工夫,喊了句奧客的台詞:「叫你們店長出來!」

 

  少年停下腳步,側頭看向櫃台,無視人家暗示的手勢,多此一話說道:「老闆,有人找。」

 

  養了個笨蛋自知無力回天,長髮大美人深嘆口氣,不得已親上火線。

 

  「你好喔,敗類,請問有什麼需要為你服務?比如去死一死之類的。」店長口語清晰發出一連串羞辱人的字句。

 

  「你就是連海聲?」男士謹慎確認著,比起資料,本人實在太漂亮了,不像真實存在的人物。

 

  資料顯示,這人是國內近五年竄起的紅牌律師,擔任多家企業顧問,沒有他打不贏的商業官司,清楚所有政商大老不堪的祕密,鬼神一般的傳奇人物。男士所代表的政界第一世家大族「林家」,好幾次想探聽他的虛實,卻苦無機會,只得動身來到他自娛經營的小店。

 

  「你誰啊?睜大眼睛看看,我們這邊賣老東西的,尋人去找徵信社,要滾要走隨便你!」

 

  連海聲雖然人如其名,聲音好聽極了,口氣卻很惡劣。這家店最主要的服務對象是店長本人,客人一點也不重要。

 

  「很抱歉,忘了自我介紹,我是林和堂。」男士隱約顯現出怒意,從來沒人敢這麼羞辱他。

 

  「哇靠,原來是林家來的,我好怕呢!」對方報出大名,店長只是發出不屑地哼笑,順便朝服務生搖搖空瓷杯。「文文,我快渴死了,去泡茶。」

 

  「延世相生前喜愛收藏古董,而他遺留下來悉數珍品就在你店裡,麻煩你配合我們的調查。」

 

  「你一進門就延那什麼延,以為我跟他很熟嗎?」

 

  林和堂不為連海聲玩笑似的口吻所動,不是他生性死板,而是店長口中的名字不是能帶笑談論的對象,林家是以破釜沉舟的心情前來尋人。

 

  「不管你熟悉與否,我們都要找出延世相。」

 

  「見鬼了,關我屁事。」連海聲捂著雪白的額頭,再次叫住小服務生,命令他去應付難纏的客人。「我們店裡貨品往來都記在他那顆腦子裡,問他吧?」

 

  林和堂掏出人物照片。少年透過毫無近視、散光、色弱的視力,清楚辨識「失蹤人口」的模樣。那是個三十多歲的英俊男人,正在為背景女子挑婚紗,身形高挑修長。照片後簡短寫了三句話:延世相、182公分、右眼為藻藍色。

 

  「文文,那個男的,有沒有印象?」店長頭也不抬,掃視自己的指甲,漫不經心問了沒反應的店員。

 

  「沒有。」店員回應,「老闆,可以叫他去死了嗎?」

 

  「沒大沒小!」連海聲轉向看向林家代表,搧了搧兩扇嫵媚的眼睫。「哎呀,這位客人,你可以去死了嗎?」

 

  林和堂手一勾,幾名荷槍的員警踹門而入,琉璃門板碎了一地,持槍對凖店長和未成年店員。

 

  連海聲沉下聲線:「你是什麼意思?」

 

  「想必連先生知道,五年前禮堂爆炸案未破,你持有被害人……或是主嫌的器物,嫌疑重大。」

 

  「然後呢?」

 

  林和堂冷冷道:「給你一個月時間,找出我們要的人,林家就撤銷對你的指控,否則的話……」

 

  少年猛地向前,持刀架住林和堂的脖子,警方不敢妄動。

 

  「放下槍,不然割斷你喉嚨。」店員絕不容許有槍口對著店長大人。

 

  連海聲仰天長嘆,那笨蛋竟然眾目睽睽做出犯罪事實,這要他事後怎麼銷案?

 

  「文文,過來老闆這裡。」

 

  「可是老闆,他們是大壞蛋!」店員少年氣呼呼指向人民保母,被特權階級叫來的警方也很無奈。

 

  連海聲只得過去把少年拖回身邊打,但他絕不會跟驚魂未定的林家白痴代表道歉。

 

  「林家要用強的,我這個形單勢薄的小民也只能概括承受,用我超凡睿智的頭腦把那個應該已經在五年前燒成灰的傢伙拖回來給你們鞭屍。」連海聲毫不畏懼,朝林和堂優雅一勾手。「文文,送客。」

 

  小店員瞪大橄欖圓的雙目,殺氣騰騰逼退來客,直到他們的車尾燈遠離街頭才回頭。

 

  而店員回來卻看見店長戴著帽子,拖著行李箱準備好要逃難的樣子,一改適才囂張的態度,說要把名下所有資產都留給名叫「吳以文」非親非故的笨蛋小雜工,已經訂好半夜的飛機。

 

  吳以文壓下行李箱,打死不讓。連海聲睨著美目,伸出長指,彈了店員的笨腦袋。

 

  「延世相那案子一夕死了五十個人,還是有職位的官員,黑道打手、公權力幫凶,社會一片噤聲。你老闆生來只有仇家沒有靠山,你說我能怎麼辦?」

 

  吳以文用力咬字說道:「我會想辦法,老闆不要走。」

 

  難得看他家只對小毛球有興趣的店員這麼積極,連海聲腦筋轉了轉,故作無奈嘆口氣。

 

  「好吧,這個月就讓你去努力。不成,我也養了你五年,咱們就一刀兩斷。」

 

  吳以文用力點頭:「成了,老闆答應我一件事。」

 

  「你這小子從誰身上學會剴油的?」連海聲雙手攬胸,吳以文眼也不瞬注視著他。「好好好,加油吧笨蛋。」

 

  就是店長這聲「好」,以古董店為中心,展開了歷時一月,轟轟烈烈的尋人啟事。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龜
  • 總覺得跟以前的版本有差(驚喜的意思
    好新鮮ww
  • 東方紅
  • 開頭有點火爆
    不過挺有趣的
  • 新生
  • 總覺得漂亮的人說出的話都不太漂亮啊!是標準提高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