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我摔在堅實的水泥地基,屁股很痛,腦袋也是,身旁隱約站著一個老人。「…爺爺?」


  「爺你個頭!」死老頭子撿起地上裂成兩半的木招牌,往我頭上敲下。「臭小子,一回來就給我拆店啊?」


  我全身溼答答的,鼻子裡塞著不少泥巴,頭部還遭到重擊。


  「死老頭,要算帳的話,你欠我的三十年都數不完!」


  老頭子哼著鼻音把我扶起來,好像之間輕輕抱了我一下,但我很昏,記不太清楚。「你再不回來,那個地方就要垮了。」


  既然表示遺憾,那就別笑得幸災樂禍。死老頭子再三十年,還是永遠都不會有天良。後頭響起十幾個腳步聲,我怎麼沒印象這間店有那麼熱鬧?


  醫療團兩個胡作非為的年輕人跑在前頭,我都叫他們山查片和麥芽糖,特徵為很能吃,嚴重消耗地球資源。他們各親我一下,我各賞他們一拳。還有葛叔叔,他扭著圍裙擦淚,有點可怕。最後是個白髮女人,推開所有人抱緊我。


  「您沒事吧?喔,我是說,你這孩子還活著嗎?」她平時是個非常冷靜的醫生,我保證。


  「山藥姊姊,我很好。」我笑著安慰她,全場瞬間陷入死寂。


  「壞了?」


  「嗯,壞了。」


  「壞了!」


  吵死了,我看向死老頭子,他竟然叫我趁現在用掃把掃他們出去,不過,先去泡茶給他解渴。就會使喚我,即使欠他錢,還是不想幫他做事。還沒到出入口,有兩個孩子扁著嘴聯手擋路。


  「你們怎麼在這裡?」現在是大白天,還穿這種詭異的便服。「蹺課嗎?」


  「今天是星期日!」弟弟妹妹異口同聲哭喊著。「大哥!你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沒什麼。」我略過他們,往破舊的灶房前進。要是死老頭等得不耐煩,他會拿劍插我。


  「過分!丟下我們不管!太過分了!」他們真的眾目睽睽之下,眼淚鼻涕齊流,而且兩個都忘了隨身攜帶衛生紙。


  我擦著兩張小臉,一邊想著茯苓看我不見會不會抱著國老大腿痛哭,想到這裡就會胃痛,還是不要想了。


  「大哥,我們不是故意兇你的!」他們不算高但也不會太矮的個子抱過來,看起來就很滑稽。不過他們說的是幾年前的恩怨,我想不起來。「大哥,跟我們回去好不好?」


  「不行。」出聲的是死老頭。看兩個小的一聽到就縮成一團,我瞪向那個一點也不親切的老人家,一瞬間看成黃辮的男人在對我叫囂,揉揉眼又不見了。「快去,去去去,雜工。」


  也罷,他老來孤苦伶丁,我不在,一定餓了好幾餐。


  「小生生,你那個憐憫老人家的宿疾又發作了!」兩個護士做了多餘的配音。


  「大哥!」兩個小的已經喊了第四聲哥哥,我再不理他們,難保等下耳根子清淨。


  「好好,我們一起去泡茶。」我牽起他們的手,原來沒有想像中的難。他們鼓著紅通通的臉頰,眼睛都笑瞇了。







  過了一個禮拜,我跟老頭子請假,請完立刻跑掉,不到半里就被他捉回店裡。


  死老頭子把晾乾的山水畫重新掛回店鋪,他說,這是古早以前一個大夫畫的,畫裡有一個國家,國家曾經有一個君王。


  「你提很多次了,老頭。」老人癡呆,而且說完一定會打我的頭。


  「別說我狠心呀,是那個陛下自作自受。」老頭子抖著煙斗,酒壺在手邊晃著,再不節制點,中風是早晚的問題。「他流落人世可是讓國家不至於破碎的條件,那傻丫頭怎麼都會故意忘記?」


  「死老頭,東邊那時候,是不是你把我拖回村子口?」我殺敵殺到尾聲就不支倒地,模糊的印象中有個黃辮的將士把我一路倒栽蔥扔到村邊。


  老頭子只是哼笑一聲。「所以那丫頭才會這麼不甘心啊!」他看著山水畫發笑,我跟著看過去,就只是張畫。


  一張破舊的紙在老頭手上搖擺著,眼熟得很,上頭還有我的親筆畫押。「你認命在我這裡做牛做馬到死吧,蠢才。」








  總算趕到貴族國中接弟弟妹妹。


  他們和朋友炫耀一番後(我哥漂亮吧漂亮死了吧!),一路抓著我到處亂走。他們說,有好久好久都沒跟大哥一起出來玩,我只好讓他們任性一下。愈走,離高級住宅區愈遠,我問他們是不是不想回家,他們說賣了。


  「什麼?」那對夫妻拼命半輩子才攢到那間大公寓,那麼快就被敗掉了?


  「反正你跟我們走就對了。」他們往郊外去,沒幾下子腿就酸了,又為了我背誰的順序而大打出手,吵著吵著,來到偏僻的田莊來。田中央有間風中殘燭的房子,看來隨有白影飄出來的那種,他們卻努力說服我走進去探險。


  到門口,按下電鈴。「好了,跟我說你們的企圖。」天黑了,我想回店裡睡覺。


  「大哥,生日快樂!」他們拿出一把鑰匙,感覺不真實起來。我還真的去試了門鎖,打開來,裡面和廢棄的外表不一樣,整潔通風,看窗台方位,白天採光也很不錯。


  「謝謝你們。」我就算再背三十年房貸,也會覺得值得。


  「哥哥,希望你天天開心。」還加贈一張生日卡,一邊寫著弟弟的關心,一邊寫著妹妹的祝福。


  「我很高興,真的。」


  他們一起呼了口氣。「自從爸爸媽媽死了,你一直都很消沉。」


  我…我沒有啊!就是親生父母過世卻不怎麼難過,才會被親戚冠上不孝子的名號。


  「那棟房子一定讓你想到許多傷心事,所以你才不肯住在家裡。」弟弟抹抹眼眶說著。的確有很多慘痛的回憶,像是被關在電梯一整晚這件。


  「所以我們重新出發,好好珍惜一家人的時光!」妹妹亮起眼,她不陰沉的時候,果然和弟弟很像。


  「你們坐到沙發上,我想先掃地。」灰塵、好多灰塵,人家說二手房子常常會住著髒東西。


  「大哥!你這樣怎麼可能交得到大嫂啊!」


  「哦,還久得很。」我擰完抹布回來,他們還是對我呲牙咧嘴。


  「你是長子,你不快點,我們不能開始啦!」


  任他們叫囂個不停。晚風從窗口沁入,混著熟悉的香味,好像抬起頭就會看見那張明眸皓齒,對我燦然一笑。真糟糕,總是出現無謂的幻覺,我真的得想念她一輩子了。





 


 


 


 


<本草.完>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izu
  • 阿生很讓人噴淚啊大人......
  • 芩
  • 這個故事我好喜歡~
    因為我本身是學藥的,對中藥很熟
    所以看到藥材的別稱的會心一笑呢XD
    尤其是將軍~因為是用酒炮製的才這麼愛喝酒嗎XDD

    看到中間,我原本以為還會出現個黃芩黃連呢
    (本身我的名字裡就有個黃芩的芩,想說不知道會是什麼形象XD

    最後,永遠支持林綠大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