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獨自被困在深林,彷彿被詛咒的公主,呦呦低泣。

 

  在她百般無助的時候,她聽見腳步聲,拂開的枝葉為她帶來一抹陽光。

 

  「奶奶個熊,又有白痴放陷阱。」那個白髮男人為她解開鐵銬,從腰間掏出藥物,握住她的纖足,輕柔地為她的傷處塗藥。

 

  從來沒有誰對她如此溫柔,她週遭的異性只會用角逞凶鬥狠,情竇初開的她不禁為了這名紳士小鹿亂撞。

 

  她在男人懷中親暱地摩蹭,男人沒有拒絕,跟著撫摸她的柔軟的脖頸。這時候,她聞見好香的氣味,她已經餓了好久,忍不住咬住男人胸前的美食。

 

  「啊啊,洪爺!」

 

  「這個不能吃,快鬆口!」

 

  她把到口的人參吐出來,男人趕緊把哭泣的小人兒握在手中安撫。

 

  她知道自己做錯事,向男人睜大乞憐的雙眼。

 

  「沒事,走吧,別再被捉了。」

 

  她走了又回,就是想再見到男人一面,她不知道他地盤在哪,只得仿效初次見面的場景,故意去踩捕鹿的獸夾。

 

  果不其然,男人叮叮咚咚地來了,依然穿著土色土氣的衣服,肩上掛著十來個拆下的鐵夾子。

 

  「怎麼又是妳?」

 

  啊,他還記得她嗎?

 

  「真沒見過這麼笨的鹿。」男人嘴上數落著,拆解陷阱的動作卻很溫柔。

 

  「梅花鹿小姐,妳會痛嗎?」人參過來給她呼呼。

 

  不痛的,因為已經得償所願。

 

  她故計重施十幾回,弄得自己傷痕累累,直到男人明白了她的心意,約定明日在神木前見面。

 

  隔天,她順好毛皮赴約,男人沒有帶美味的小點點來,從腰間拔出她所害怕的手槍。

 

  「妳還真的來了,妖怪。」男人斂去笑容。

 

  她直覺不對勁,仍是小步往男人靠近,卻迎來一聲爆響。

 

  「走、走!不要再讓我見到妳!」

 

  她被第二聲槍響給逼退,哭著跑開,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討厭了。她好難受,卻還是忍不住回頭,看見男人痛苦捂著胸口,那張英偉的面容一瞬化成白髮蒼蒼的老人。

 

 

 

  阿華清理好工作站約莫一世紀沒用的壁爐,升起爐火,擺上處長硬塞給他的冷凍蹄膀。

 

  等待烤肉的同時,阿華整理早上的觀察紀錄,人參殷勤幫忙;而小雪大剌剌穿件四角褲側臥在火爐前,被爐火烘得很舒服。

 

  「陳博士。」

 

  「吼,我沒有要脫內褲啦!」小雪把腰間的右手收回去。

 

  「不是。」阿華握緊筆,猶豫再三才慎重開口請求:「你介不介意說說高砂公主的事?」

 

  「你該不會真的愛上我吧?」

 

  「請你放心,絕對與此無關,我單純好奇。」

 

  小雪沒有追問阿華真正在想什麼,大方分享:「我跟公主從小認識,她大我兩歲,自治區和保護區橫著河谷,說熟也沒有很熟,只是看著彼此長大。」

 

  在小雪還是光著屁股捉小蟲的屁孩少年,美麗的高砂公主已經戴著花冠,與部落的勇士結為連理。各家新聞媒體湧入山區,吱吱喳喳,閃光燈閃不停,他都快被煩死了。雖然身為異族、也非望族的小雪有受到邀請,但他只是坐在河的彼岸,看公主坐上百合花轎,心裡有股莫名的悵然。

 

  公主的丈夫依傍公主的地位,入主政府內閣。有了權力之後,一個本是部落中最善良質樸的男子,很快染上官僚的惡習,說謊、貪婪、桃色風波不斷,最後這段婚姻黯淡收場,留下兩名稚子。

 

  「孤兒寡母,太可憐了!」小雪忍不住感慨,「我剛好博班畢業在做研究,就把她小孩帶著做童工。請研究生一天至少要一千,小朋友給五十塊就好,做事還比大人強,真是太划算了,那套小島百科就是這樣寫出來的。」

 

  「陳博士,請不要玷污我童年的回憶。」

 

  「你也不能怪公主出賣小孩的勞力,藏在保護區這邊至少不用在鏡頭前賣笑。每次有外賓來訪自治區,小小公主一定要去唱歌跳舞,他們兄妹會輪著穿裙分擔工作,但怎麼說都才是四、五歲的孩子。」

 

  阿華想起女友說過不下數十次她討厭唱歌,簡直是深惡痛絕。

 

  「大概是太累了,妹妹過河的時候摔下去。我接到消息的當下剛好在河道下段,就依鄰家叔叔的身分見義勇為。」

 

  但當他從湍急的溪水救起公主落水的小女兒,卻被公主兇了一頓──你這個笨蛋!

 

  他被罵得很冤枉,回嘴說:「還不是因為是妳的孩子?」所以,才會比自己的性命重要。

 

  公主黑瑪瑙一般的美麗眼睛,滾下一長串珍珠眼淚。

 

  他是一個沒權沒勢的男子,沒身高也沒身材,總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但他就這麼打動公主封閉的芳心。

 

  

 

  大門叩叩兩聲,打斷博士和公主的往日情事,阿華起身去應門。這種時候的訪客,只可能是處長。

 

  沒想到,阿華一開門,卻是一名二八年華的少女,毫不客氣撲了上來。

 

  「建國,我來了!」

 

  「抱歉,我是建華。」

 

  「小點點怎麼會在你口袋?建國哥哥呢?」少女驚疑看著同樣受到驚嚇的阿華。

 

  人參代阿華回答:「小梅,洪爺去旅行了。」

 

  「這是誰啊?華仔你七仔?」小雪過來湊熱鬧。

 

  「不是。」阿華好不容易才拔開少女。他從少女「全裸」這個慣例推斷,這應該是山上的東西,不是人類。

 

  阿華給少女披上被單,少女在爐火前抽抽噎噎說起她和洪爺的往事,她好不容易才修煉成人形,今天新管理員一定要給她一個交代,不然她就啃光山上的草皮。

 

  阿華不得已,把哄人參那套說詞照般出來說給梅花鹿聽。

 

  「我不相信,建國哥哥才不會丟下小點點!」

 

  少女看來一臉傻呼呼,說話卻一針見血,連對阿華的理由深信不疑的小不點都跟著睜大豆丁小眼。

 

  「哈尼,我想吃烤鹿肉!」小雪大叫一聲,阿華心領神會,把少女拉到一旁說話。

 

  他們開門見山地說,洪老前輩掛了。少女一聽見洪爺過世,就要嚎啕大哭,被小雪及時捂起,指了指爐火旁的小呆參。

 

  小梅眼睛水汪汪一片,努力把悲傷把肚裡吞。

 

  「沒關係,妳還有的是機會!」

 

  「什麼機會?」

 

  小雪在紙上寫起公式,向梅花鹿妖精說明。

 

  「妳說妳花四年修煉成十六歲少女,我們假設洪爺已經投胎轉世,基數為零,而妳的成長期是人類的四倍,大概二十年後,你們年紀會最為接近,到時你們就能好好談場人精戀了。」

 

  「人類真有靈魂轉世嗎?」

 

  「當然了,他就是我前世的水某!」小雪伸手攬過阿華肩膀。

 

  「陳博士,我有未婚妻了。」

 

  「賤內,你給我惦惦!」

 

  他們好不容易才勸慰住失戀的少女,阿華補充,因為他接任洪老前輩的崗位,少女遇到什麼困難都可以來找他。

 

  「我想成為一位好女人!」少女挺起豐滿的胸脯。

 

  阿華很懷疑這點他是否幫得上忙,不然部長怎麼會說Kelly是因為他才單身至今?

 

  

 

  少女在天黑前告別眾人,脣頰多蹭了小不點好幾下,直說太好了,建國哥哥不在,還有新來的哥哥照顧你,不然這麼可口,誰都想一口吞了。阿華和小雪在一旁,很怕她說溜洪爺的死訊。

 

  人參格外安靜,跟少女禮貌道了再見。

 

  阿華夜半醒來,感覺身邊少了什麼,原來是人參。他目光逡巡四周,發現小傢伙站在窗戶前發怔。

 

  「點點。」

 

  人參聽見叫喚,仍是望著窗外的月,呆呆地問:「阿華,洪爺一個人去旅行,會不會寂寞?」

 

  阿華下床走去,伸手把小不點攬在溫暖的手心,讓它前後左右、三百六十度都有手指可以抱。

 

  「我無法揣度洪前輩的想法,但就是有你在,初來異地的我才不致於太孤單。」

 

  「阿華,你真是個好人。」

 

 


--

Kelly

  我很好,這裡很清幽。

  謝謝妳,祝福妳早日尋得理想的好男人。

  建華

 


  凱莉看著短短幾行的電郵,忍不住崩潰搥桌。

 

  「林建華你這根大木頭,我的理想好男人就是你啊啊啊──!」

 

 

--

 

思慕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NO.35
  • 真的太可愛了啦!
    真心覺得點點有一天依定會被抓去吃掉wwww
  • 沒關係,阿華顧得很緊,不過之後有被拿去煮湯

    woodsgreen 於 2015/05/29 22:03 回覆

  • 云星
  • 好萌喔ヾ(*´∀`*)ノ

    林綠大好想妳~~
  • 賣萌是我的本業(提裙)

    woodsgreen 於 2015/05/29 22:04 回覆

  • 熊熊
  • 點點好萌ヾ(*´∀`*)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