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樓停著兩台車,一台是新買的紅色超跑,一台是黑色中古小綿羊機車,分別代表著她們公司兩個男人對比的身分。

 

  跑車擁有者,也就是公司的小老闆,今天沒出門去把美眉,待在狹小的辦公室增加二氧化碳。

 

  「我說,陸專員,出社會多少年了,連台四輪的都沒有,你都不覺得自己可悲嗎?」

 

  陸判挾著兩支電話,正在和客戶與工頭談事情,完全沒理會小老闆的嘲諷。

 

  小老闆臉皮有些掛不住,轉而尋求另外兩位女性職員的認同。

 

  「小酒、娜姊,我問妳們,妳們下班想坐誰的車?」

 

  「陸哥。」兩名女性異口同聲回答。

 

  「為什麼?」小老闆很是受傷。

 

  「不知道捏,坐上陸哥後座,好像會被他載著一輩子;而坐boss的車感覺會被載去撞壁。」

 

  「陸判,你一定背著我跟她們講我的壞話!」

 

  正好電話議事告一段落,陸判轉身來應付一直靠在他椅背妨礙工作的白痴上司。

 

  「梅子,期考成績出來了嗎?幾分?」

 

  「混、混帳,說過多少次叫我boss!」小老闆還在唸大學,斷斷續續讀了八年,一直唸不畢業。反觀陸判去年一考進同校夜間進修部,現在已經跳到三年級課程。

 

  「父母取的名字有什麼不好?別人我不敢說,但你全身上下包括那台車都是你爸流血流汗攢給你的,給我放尊重些。」

 

  小老闆脹紅臉,每次陸判一提起老頭家就忍不住抓狂。

 

  「我爸說要認你作義子,讓你甘願在公司做牛做馬,但他還是把錢全留給我這個親生兒子!你又算什麼!」

 

  「真可悲。」陸判嗤笑道,小老闆感覺自己似乎被那雙幽沉的黑眸給看穿內心的卑微。「人都已經走了,你還奢望能像過去吵鬧換取頭家的關心?醒醒吧,小朋友。」

 

  「你懂什麼?你又知道我什麼?」

 

  「他把公司留給你,就像我父親一樣把他的珍寶留給我。我從來沒有眼紅過你所擁有的一分一毫,因為我有的比你更多。」

 

  行政小妹和會計小姐托頰看他們兩個男的例行性吵鬧,這次應該也像上次和上上次一樣,小老闆輸到脫褲。

 

  「陸哥人真好,到今天還不放棄把紈褲教成君子。」

 

  「就是啊!」

 

  不過今天比較不一樣,陸判沒等腦袋空空的小老闆想好說詞反擊,起身拎起西裝外套。

 

  「啊啊,阿觀你終於要辭職了嗎?」娜姊忍不住緊張起來,陸判走了等於公司垮了九成九。

 

  「不是,今天我請特休,我先下班了。」

 

  她們目送陸判騎著黑色小綿羊揚長而去,捏捏臉,真的不是錯覺。

 

  「陸哥早退耶,世界要毀滅了嗎?」

 

  小老闆湊來她們身邊,她們趕緊轉身回自己座位,無視於他。

 

  「那個,陸專員他是不是交女朋友?」

 

  「小酒,我前天開車經過一家不錯的餐廳,要不要一起去吃?」

 

  「好的娜姊,我們走吧!」

 

  下班時間一到,她們就打卡走了,留下小老闆一個人在昏暗的辦公室發傻。平時陸判在的話,還會加班陪他一起吃便當。

 

  就像冥界那一位萬鬼之上的大人,總是在陸判離開後,才明白陸判的好。

 

  

 

  太陽還沒下山,陸判耐著日曬的刺痛,騎車巡過城市一圈。

 

  人類城市本來就是空間法則最紊亂的地方,像他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破格存在更是增加它的亂度,引得一些髒東西聚集過來。

 

  機車的右後照鏡冷不防冒出青色鬼火,隨之浮現一名妙齡少女的可愛笑臉。

 

  「前輩~!」小蟬感動呼喚,隔界施法終於成功了,鬼術修煉有成。

 

  「陳判佐,怎麼了?」陸判慢下車速,停在路邊的隱蔽處。

 

  「天啊,那是安全帽嗎?前輩騎機車的樣子好帥喔!」身為頭號粉絲,小蟬不忘大力讚揚陸判大人任何的好。

 

  「少廢話。」

 

  「我好少看到前輩在人間的模樣,真像個男人!」

 

  「妳是嫌得死太膩,想試試地獄新的酷刑?」

 

  「對不起,可是前輩真正的魂體沒戴眼鏡的話,去超商買酒一定會被驗身分證的!孟姊說,既然我們同年死掉,私下你可以叫我姊姊!」

 

  陸判此刻的心情如同眾鬼差對陳小蟬同學的感想──阿判啊,你聰明一世,怎麼接班人選了個笨蛋呢?

 

  「我是姊姊就能罩你,這樣前輩就算不當判官,前輩還是可以留在陰曹。不管人世還是冥間,都是前輩的家,這就是我想告訴前輩的話。」

 

  小蟬傻笑一陣,陸判輕輕哼了一聲。

 

  「陳知涼,我今天會晚一點過去,妳罩子給我放亮點。」

 

  「前輩你放心,我陳小蟬一定會代你顧好陰曹地府,你就放心跟你家兄弟去約會吧!」

 

  小蟬要關掉通訊,陸判低聲叫住她。

 

  「知涼,下次輪夜,我再載妳出來兜風。」

 

  陳小蟬刷了下眼睫,就怕自己聽錯。陸判乍看之下很兇狠,絕情絕愛工作狂,但他那麼會招爛桃花不是沒有原因,一不小心就會愛上他呢!

 

  「前輩,意思是說,我可以抱著你的腰兜風?」特級上等肉!

 

  「妳也可以讓我綁在車後拖著飛。」陸判冷聲回道。

 

  「嗚嗚,那不就跟放風箏一樣嗎?」

 

 

 

  傍晚,陸判拎著晚飯的食材上樓,還不到門口,風就從家門呼嘯而出,白髮美男子在他面前現形,對他傻呼呼笑著。

 

  「阿官,你回來啦!你累不累?這個我來拿就好。」

 

  閻王曾經指著陸判鼻子,質問他是不是就是喜歡笨蛋?陸判只是冷冷看著發神經的閻王,沒有否認。

 

  陸晴空好不容易搶到一個環保袋,陸判卻說什麼都不肯放開另一個,風仙子無法,只能去牽陸判空著的手。

 

  「才幾步路,牽什麼牽?」

 

  「二哥。」

 

  陸晴空不太習慣叫陸判「哥哥」,而他每次叫了,陸判就什麼都由著他了。

 

  陸大哥還說:小晴,你下次叫叫看「老公」,看小盼會有什麼反應,大哥好想知道!

 

  陸判住在日租的小套房裡,加陽台浴室不過四坪大,所以當他在玄關脫鞋,很難躲過屋內妖怪的奇襲。

 

  「小盼啊~!」

 

  陸青枝憑著高挑的身長把陸判抱個滿懷,陸判用力扭過一邊,陸大哥也跟著甩過身子,他們在門口扭來扭去好一會,最後陸判一拳揍向陸青枝下腹,讓他抱著肚子在地板打滾,才結束這回合。

 

  「木頭,你怎麼那麼早過來?」

 

  妖世好久沒有像樣的醫療專員,陸醫師的掛號名單總是處於爆掉的狀態,使得陸大哥有家歸不得,回來就像沒回來一樣。大概得等到藥之國解禁、狐狸王子畢業才能抒解異界醫病嚴重不均的供需問題。

 

  「我今天排大夜呀。」陸青枝忍不住揉了下陸判嚴肅的臉。

 

  「你調班是為了來吃飯?」陸判用力拍掉對方的手。

 

  「當然了,有什麼比小盼要煮飯給我吃還重要?」陸青枝燦然笑道。

 

  「白痴。」

 

  陸判拎起食材,轉身就往廚房走去,陸青枝猜測,十成十是不好意思了。

 

  陸判走後,陸青枝立刻冒死打開陸判的公事包。

 

  「小晴,這是小判的錢包嗎?」

 

  陸晴空點點頭,陸青枝掏出一大把鈔票,偷塞到二弟乾癟的皮夾裡。

 

  「他這樣陰陽兩界身兼二職,太辛苦了,哪有時間談戀愛?工作也沒什麼錢,還不如給我養。」

 

  沒想到這時候陸判卻端著茶出來,全聽見了。

 

  「了不起,你當醫生,你最厲害,我是沒手沒腳嗎?你當初唸醫學院的錢還不是我賺的?那些破錢,全都給我拿回去!」

 

  「阿官,大哥不是這個意思。」

 

  「對呀,大哥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捨不得你累,想把你娶回家而已。」

 

  陸判把茶水重重放在几上,然後拿了酒精罐過來,對著陸青枝的俊臉狂噴,才用毛巾粗暴擦乾。

 

  「從醫院過來,髒死了!」

 

  「小盼,我有消毒過了。」陸青枝好不委屈。

 

  陸晴空在一旁看著,也向陸判伸出白淨的十指,殷殷期盼。

 

  「笨蛋,你幹嘛?」

 

  「咦,不是要擦手嗎?」

 

  陸判嘆口氣,還是給笨蛋老三擦兩下,對比老大,動作非常溫柔。

 

  「陸青枝,剛才是我不對。」

 

  「大哥了解你的脾氣,不過你以前從來不道歉。」陸青枝摸摸陸判的頭,又被拍開。

 

  「我想說的時候,你就走了。」

 

  陸青枝歉然望著陸判,看來兄弟離家給二弟不小的創傷,說不定下意識把過錯全攬到自己身上。他二弟就是這種悲觀性格,所以閻王隨便說一句:「陸判,這全是你的錯。」陸判也就信以為真,跳下河,在泠泠水流中沉沒滅頂。

 

  「不行、不行,廷君為你差點哭到全盲,不能再有一次,你還是辭職回來給哥哥養吧!」陸青枝奮然起身,伸出雙手要抱,被陸判推著下巴,兩兄弟又扭打起來,陸晴空在一旁慌亂勸架。

 

  「你到底想到哪裡去了!」

 

  「就是想著你啊,我的親親小盼!」大哥好擔心。

 

  陸判瞪著老大,又瞪向旁邊無辜得有剩的老三,回去煮飯。

 

  陸青枝揉著吃痛的下頜,感嘆一句:「我是怎麼了?怎麼走了一趟回來,覺得小盼鬧脾氣樣子真可愛?」

 

  「就是說啊!」陸晴空雙手在胸口握拳,出門在外還會裝一下漢子,在家裡就盡情展露他娘氣的一面。

 

  「啊,我帶了個好東西過來,是藥商小姐看我留長髮,幫我代買的。」陸青枝從胸口拿出五枚小花髮夾,「小晴,來來,藍色是你的喔!」

 

  「謝謝大哥!」

 

  陸判端著前菜出來,就是看見他們姊妹相親的畫面,更糟的是陸青枝還興沖沖往他看來。

 

  「黑色是小盼的,讓大哥挾一下!」

 

  陸判滿臉不情願,但還是站在原地給陸青枝弄頭髮,前額劉海被小花髮夾固定成一把小沖天炮。

 

  「這樣你跟小晴就像雙生兄弟了。」陸青枝非常滿意自己的傑作。

 

  「打死也不會。」陸判看著開心頂著髮束的三弟,誰像那個笨蛋?「你說那個藥商小姐,是人類還是妖怪?」

 

  陸青枝想了三秒後才說:「應該是人類吧?」

 

  陸判用頭皮想也知道,又是一個誤以為陸醫師黃金單身漢犧牲者。就像人們不會去認行道樹長什麼模樣,陸青枝對家人以外的人類都記不太住,把異性的示好一律當作凡人的供奉,在他短短就讀醫學院期間,造就無數炮灰。能跟這株萬年木頭一比也只有喪門那顆石頭,但喪門至少還會說:「對不起,我已經有祈安了。」

 

  「我弟弟們都這麼好、這麼地可愛,怎麼到今天仍是孤家寡人?」陸青枝左右摟著二弟和三弟,幸福又苦惱地感慨一陣。

 

  「你這棵木頭有什麼立場說話?自己銷不出去還來多管閒事。」

 

  陸青枝睜大碧眸:「咦,我沒說我結婚了嗎?」

 

 

 

 

--

哈哈,和當初電腦當掉消失的版本完全不一樣!

這個月先把短篇的坑收一收好了。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盼盼你這個大傲嬌!!(被折
    愛家的男人好啊!
    晴空還是一樣好可愛~~
    盼盼居然覺得青枝跟晴空是姐妹,是因為個性的關係嗎?

    好好奇他們聽到青枝已婚的反應喔!期待下一集(跳跳
  • 可愛吼?

    陸判覺得弄頭髮很娘,有部也是受大哥的老媽子個性和陸晴空的美貌所影響。

    woodsgreen 於 2015/06/03 23:11 回覆

  • 訪客
  • 什麼 是把那位族長一起帶回來了嗎青枝君!
    嗯嗯 他們分離過 現在卻似乎能這樣常常聚在一起 真是太好了^O^
  • 族長還在海的另一頭喔!

    只要心未分離,就會團聚的。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28 回覆

  • 渣滓
  • 林綠大大好久不見~

    沒想到看完小白花與蛇王的淒美愛情故事後
    還可以看到陸家兄弟(好久沒看到大哥了呢~夾髮夾的三兄弟...我最想看的是判官葛格哈哈哈)
    真是太開心惹~

  • 好久不見~

    哪裡淒美了?就是對基友罷了(煙)

    很高興讓親親開心喔!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54 回覆

  • Ally
  • 如果青枝晴空真的是姊妹花陸判會不會溫柔點哈哈哈哈
    所以結婚了喔!!!!!!!!判判會不會吃醋!!!!!

    林綠大辦FB好棒好方便因為您分享的話FB會提醒就不會錯過!^.<
  • 會!

    鬼性獨佔,所以大哥註定會被二哥打。

    是的,這也是我辦臉書的用意,希望親親能方便看文~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53 回覆

  • 菲倫
  • 我嚇一跳,竟然結婚了
    太習慣在FB留言,都忘了再這裡留,打認證碼錯好幾次>_<
  • 辛苦了,部落格也可以用FB帳號登入喔。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52 回覆

  • 何夜無月
  • 竟然已婚……?!
  • 是的,已攻略。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47 回覆

  • 冉
  • 青枝你結婚都沒開喜筵沒吃喜酒!!!怎麼可以不送喜餅!?
    小讀者超喜歡喜餅的餅乾的!!(干你啥事

    盼盼好男人嗚嗚~如果我是小蟬都要開心地飛上天了啊!!
    我也想摟陸判的腰去兜風嗷嗷(((o(>A<)o)))
    盼盼早就有瑪麗亞了所以青枝不用擔心ww
  • 人家千年樹精和漢人習俗不一樣嘛!

    小蟬樂得很!(扭屁屁中)

    陸大哥沒什麼不擔心,這是他的習慣。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47 回覆

  • 佟商
  • 五支髮夾該不會剛好五個顏色五個兄弟一人一個吧w
    狐狸王子是胡理?
    怎麼我突然覺得大哥對於結婚的定義可能不太一樣www
    真的把細水娶進門的話怎麼可能不會說一聲w
    當中一定有詐(X
  • 是的,一人一色。

    是胡理沒錯,他也立志唸醫科。

    不愧是我家小親親,真敏銳!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46 回覆

  • yc
  •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 小讀者好shock喔!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45 回覆

  • 0.0
  • 青枝已嫁了…!
    廷君…重婚犯法喔(想不到別人了…
  • 陸爹被警告了!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44 回覆

  • 凊公公
  • 噗!沖天炮......幼兒必備髮型~~深深感到其實是老少咸宜啊!二哥,換了髮型,順便換個心情,開心點吧哈哈!
    這讓我想到我以前也常常幫自己的妹妹綁頭髮,好懷念。
  • 要二哥開心,就像要他的命一樣。

    親親好疼妹妹,好可愛喔!(摸頭)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44 回覆

  • 晴風
  • 青枝真的好可愛喔哈哈哈
    但是怎麼覺得阿萍老母當時遇到的小時候的青枝跟長大後的青枝有差哈哈xdd感覺小時候的青枝比較穩重xd

    絕情絕愛工作狂哈哈哈xddd
    超級想看盼盼的衝天炮啊啊啊啊就算被折我也甘願(握拳))

    晴空叫盼盼老公感覺盼盼會先去揍青枝誒哈哈哈哈

    林綠姐姐加油哦,好期待盼盼晴空的反映哈哈
  • 因為那時候家裡還沒有弟弟。

    在家裡,二哥比較隨意,他私下也穿過裸體圍裙。

    是的,一定會揍大哥,真了解他們家務事!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43 回覆

  • 小武
  • 我也想坐判官哥哥的機車!!!!!

    是說青枝娶的是細水對吧?那個能忍受陸家大哥話癆的好女人wwwww
  • 二哥的後座,有情人限定!

    不只忍受,是連他的話嘮都愛呢!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40 回覆

  • 七夜
  • 咦!
    青枝竟然已經結婚了嗎?哇哇!大驚喜啊!

    真的好喜歡看陸家三兄弟相處XD
  • 驚喜!

    有機會的話,會從小時候開始寫他們的故事。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37 回覆

  • 以晴
  • 誒誒誒~~竟然在這裏!!!青枝說清楚啊啊啊~~
  • 會說清楚的!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35 回覆

  • 雷米
  • 久違的陸家耶~~
    而且文還長,整個開心(打滾)
    然後小讀者也想知道判判被晴空叫老公會有啥反應!!

    喪門跟大哥就是所謂的"你這顆石頭腦袋"跟"你這根木頭"的最佳代表!
    是說...祈安跟星星後面會出現嗎?!!!
    難得的兄弟聚會!!(等等,你少算一隻了吧)

    最後究竟,青枝哥哥是娶了細水,還是嫁給了陸爹爹?!!就讓我們看下去
  • 慢慢寫,就會很長的(點頭)

    陸晴空:那個……老公……

    陸判:哦。

    這篇怎麼可能沒有小道士和小星星呢?(笑)

    少算了兩隻啦,小么會哭的。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34 回覆

  • 殷爵
  • 咦你什麼時候說你結婚了?!
  • 且聽大哥慢慢道來~

    woodsgreen 於 2015/06/04 20: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