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一笑起來,就像綻開的桃花,十來年的時空好像從未變過,將他們的意念帶回到當年桃華盛開的山村人家。



  「弟弟,怎麼跑來了?」



  陸祈安收回手,掌心按在膝上,清秀的面容故意別過一邊裝委屈。



  「唉,哥哥們有了新人就忘了祈安,祈安只能自個上門討口飯吃。」



  「明明是他想你們,強要出院過來。」喪門看不下這個騙子,做錯事裝乖,被寵就囂張起來。



  陸判收起失態,擰過一把老四臉頰肉。



  「少在那邊演,要來也不早點來,菜都冷了!」



  「二哥。」陸祈安討好地喚了聲。



  「二哥。」喪門習慣性跟著叫。



  「吵死了。」陸判開門把一群男的都叫進屋子。



  長幼有序,陸祈安和喪門等到最後才進去。喪門無視小套房有多破舊,把房子當作判官大人的官邸,態度非常慎重,用眼神提醒陸祈安不可以太隨便,陸祈安也用彎起的眼角回應喪門。



  兩人十來年朝夕相處養出的小動作,兄長們都看在眼裡。



  雖然喪門刻意保持好形象,但當陸祈安脫鞋脫到手指纏上鞋帶,他還是唸了句「笨手笨腳」,頎長的身子半跪下來,脫下友人兩支帆布鞋,仔細放好。



  他們來到小几前,喪門又向陸家哥哥問安一回,才跟陸祈安並坐下來。



  「你們兩個什麼時候結……來來,多吃點。」陸大哥差一點就問出口,畢竟身旁還坐著兇巴巴的老二。



  「謝謝大哥。每次看到二哥的飯菜,就覺得好幸福。」喪門笑了笑,頭頂日光燈閃了下,差點被他的光芒爆開。



  陸祈安沒在客套什麼,拿起筷子就要開動,被喪門抓過十指,用濕紙巾擦過一回才放手。



  啊啊,就這個好了,世間應該也沒別的女子能超越喪門。



  「雖然這麼說早了些,我們結婚的時候,希望哥哥們能來參加。」喪門含羞說道,陸家三名兄長同時心頭一驚。



  終於要說破了嗎?



  「喪門,我還是孤家寡人,你別給哥哥們太大期望。」陸祈安哀叫道,從十五歲開始就被陸判盯著娶老婆,被逼急了只得撲上去說要娶二哥。「你看,哥哥們眼神多失望啊?」



  「對不起,是我太唐突了。」喪門低頭致歉。



  「阿弟,沒事,不是那個原因。」陸青枝試著把體內瞬間飆高的腎上腺素給降下來。



  「哥哥們就像我親哥哥,我的妻子等同陸家的弟媳,你們一定會喜歡福德的,她是個善良開朗的好女人,是吧祈安?」



  「是、是。」陸祈安老不正經地回,一邊對兄長們擠眉弄眼,偷偷揶揄曬恩愛的喪門。



  陸青枝和陸晴空不約而同望向陸判,想尋求判官大人的看法。陸判給陸祈安挾完菜,不動聲色地提起上次送蛋糕遇見的漂亮女子,也就是出手把公會專員打爆的流丹。



  「二哥,人家名花有主,你別看上有什麼好的就想挾給我配飯。」



  「亦心也是個好女孩……啊,小榆還活著。」陸晴空如果能完全把上官家失憶忘掉,一定力薦亦心做家裡的弟媳婦。



  陸青枝也把身邊十五到三十的適婚女子搜尋一遍,上限拉得比較高,因為陸祈安說過他喜歡年紀大的姊姊。和他爹一樣,都偏愛熟女。



  「晨陽呢?你們不是上輩子就認識?」



  陸大哥說的是司南醫院新進的小護理師,負責陸祈安那一層病房,長得不是絕頂漂亮,但就是有種親民的氣質,不少單身藥師和醫生都在追她。



  陸祈安苦笑,不是上輩子,而是好幾輩子。她守著沒有神和帝王的仙境,等了他一千多年,這輩子終於放下執念,決定跟他切八段,但心裡還是很喜歡他這個混蛋。



  「別說了,她以為喪門和我是一對呢!」



  「你不是常說笑話給她聽?怎麼沒跟晨陽小姐解釋清楚?」



  「你就是我老婆呀!」陸祈安一臉無辜,喪門黑白分明的英眸瞪了他一眼。「喪門,我要吃那個。」



  喪門幫陸祈安舀了近在他手邊的蒸蛋,順口說起陸祈安在病房鬧出的風波,幸虧大哥在醫院值班,不然他們早就被老院長打包趕出去了。



  「等等,你們剛才……」



  「什麼?」陸祈安和喪門一起歪了歪頭。



  太自然了,問出口反而顯得尷尬。



  「二哥,不好意思,我想借廁所。」



  「去。」



  等喪門離席,三雙眼睛立刻聚焦到陸祈安身上,這小子不可能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哥哥們也真是的,祈安自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上大學也是辛勤做學問,到現在還是純潔的處子呢!」陸祈安睜大一雙琉璃眸子,傻一點的人還真以為自己思想邪惡。



  「弟,純潔是說像小盼只有牽牽小手的意思嗎?」陸青枝問道,立刻被陸判肘擊。



  「哎?」陸祈安立刻改口,「祈安畢竟是青春少年郎,肢體碰觸在所難免,請哥哥們不要見怪。」



  「你們到底有沒有一腿!」陸判拍桌而起,被陸晴空強拉下來。「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少廢話!」



  「祈安,你就看在小盼很想掐喪門又不知道該不該掐的分上,老實跟我們說吧?」



  陸祈安垂眸笑道:「怎麼會不喜歡?」



  飯桌一時安靜下來。



  他們從小看著兩個孩子玩在一塊,陸祈安在哪,喪門就在哪,感情好得就像一對雙生子。有時候他們也會擔心兩人太好了,四弟長大後四處風流,喪門死心眼想不開,沒想到喪門卻先交了女友。



  因為四弟表現太過耀眼,他們忘了喪門做為一名男子,條件也非常優秀,更別提他另一個高不可攀的身分,不會永遠是陸四少爺身邊的小玩伴。



  當他們接到校方通知,緊急趕到醫院,喪門跪在手術房外,嚎啕請求他們原諒。他們才突然明白某些理所當然的事情,其實是四弟賭上性命贏來的結果,但賭久了,總會賭輸一回。



  陸判沒有怪喪門,兩個人離得這麼近,一個毫髮無傷,一個皮開肉綻性命垂危,怎麼想都知道是陸祈安動手腳。



  小時候,即使山間下大雨,陸祈安還是抱著小皮球坐在門檻上,叫他進屋,他卻蜷成一團肉球賴著不動,執意要等喪門來。



  要知道,陸家老四天之驕子,從來不曾為誰駐足,即便是死亡也喝阻不了他風輕的腳步,卻殘喘著一口氣息,說要留在伊人身邊。



  喪門從廁所出來,沒有沖水聲,髮梢卻殘留洗過臉的濕氣,加上他在裡頭時間不短,應該不是便祕之類的事。



  喪門回到陸祈安身旁的位子,眼眶微紅卻強擠出笑。他向來耐受力比別人強,就是不會掩飾感情。



  陸祈安沒打算在兄長面前幫喪門圓場,只是大嘆口氣。



  「咱們不是說好不再哭了麼?剛才不是還很開心見到哥哥們?」



  「對不起……」



  「不是也說好不可以再道歉了?」陸祈安雙手撫向喪門臉龐,喪門強忍一會,還是忍不住掉淚。



  「祈安……」



  福德代喪門駐院看護的時候,突然撫掌大笑,說她終於看透陸大道士的真心。陸祈安拿下氧氣罩回說,真辛苦妳那顆石頭腦袋。



  不管他嘴上說的愛與不愛,他實際做的每個選擇,都是小星星。



  陸祈安只拜託沾沾自喜的福德星君一件事,他死後到埋下去之前,不管她用身體還是什麼法子,一定要把喪門拖住,別讓他跟著埋進土裡。







  喪門好不容易振作起來,鄭重向陸家兄長們道歉。



  「讓你們見笑了。」



  「阿弟,雖然我相信你未婚妻一定是好女人,但你們兩個還是結婚吧?」



  「我不同意,絕對不同意!」



  「小盼,他們都這樣了,你就放水給他們過嘛!」



  「弟弟們好可憐……」陸晴空看得雙眼泛淚。少了一個,另一個也活不下去。



  「不是的,我和祈安真的是好朋友,沒有要結婚。」喪門連忙澄清這個天大的誤會。



  「真的?」陸青枝問道,陸晴空「咦」了下,陸判「哼」了聲。



  「不過──」喪門從背包拿出一只信封,雙手遞向陸家兄長。「這是三十萬支票,雖然不多,但我是真心誠意想跟祈安一起生活,希望你們能同意。」



  「臭小子,你是什麼意思?」一直堅稱他們很清白,結果默默地存好了聘金。



  「我會完成學業,取得大學教職,然後結婚生子。我沒有要犧牲自己的人生照顧他,我會好好過日子來照顧他。」喪門堅定地說,這是他無眠想了好幾個夜晚所做下的決定。要在一起,就要幸福快樂地在一起。



  陸祈安沒有附和,也沒有拒絕。



  陸判才剛動作,陸青枝和陸晴空立刻把他拉住,喪門這麼乖,被打殘也不會回手。



  「他為你死一次,還會有第二次,你以為你們真能好好過?愚蠢至極!」



  「二哥,我知道分開比較好,但我不想分開。我從第一眼見到他,就喜歡他。本來以為只是小孩子依賴心性,越長越大,卻越來越喜歡。」



  喪門做什麼都很認真,包括告白,沒有絲毫濫情的成分,只有一顆赤裸的真心。說得他們雞皮疙瘩卯起來跳,陸祈安卻只是左手提匙,文文咬著蛋花。



  「老四,你也說句話呀!」



  「哥哥們在,我又不能強吻住他,不然二哥血管會爆掉的。」陸祈安又露出無辜的小模樣。



  「知道就好!」



  發乎情,止乎禮,人前應有一定分寸,哥哥們的對象一個在海外、女朋友也在海外,一個離了婚,身為弟弟不能太超過。喪門專心掃起菜尾,陸祈安還在喝他那碗湯,只是在茶几下默默地交扣十指。



  



  大概是住院的時光太無聊,陸祈安告訴喪門,他的確有個老婆。



  不是被他滅了國封在學校頂樓絕艷的鬼君,也不是青丘那名傾國的明主,而是在他還沒當道士之前訂下的姻配。古時男人可以娶很多老婆,不過第一個總是比較特別,叫髮妻,結髮夫妻。



  他們從小一起長大,他這個人有什麼好的壞的,她都知道。她不太笑,看起來傻呼呼的,只有他受涼臥床的時候,才會露出愁容。



  他生長的南國和蓬萊一樣,少見雪。下了雪,父兄也不准他到院子玩耍,但他偏要出來玩,她拗不過他的請求,冒著被主子責罵的風險,仔細給他裏好毛裘、穿上皮靴,小心翼翼牽著他的手到吹不著風的樹下,一起堆造雪人。



  他正專心「作法」,要把雪人呈給天上的小星子,卻聽見兄長在院廊喊道:「老四、老四,又跑去哪了!」



  他不得已擱下未完成的雪人,對她慎重交代。



  「我去找哥哥們,一會兒就回來,妳可別亂跑。」



  天寒地凍,面對小少爺無理的要求,她卻溫順受下。



  「是,奴婢會一直等在這兒。」



  他跑向主屋,又回頭望去,只見她在一片白茫中撐起紅傘,守著那只雪人。






  陸祈安收回往天花板畫雪花和小姑娘的手,擱回腦後。



  「喪門,千年了,神和鬼都變了心,可我總覺得她還在等著我。」



  「祈安,人說你花心,可你實在是個痴情的傻子。」



  「哎,是這樣麼?」



  「是啊。」俯瞰人間的星子溫柔認證。



  「喪門,我想哥哥了。我叫他們別常來看我,當我活得好好的,但他們一定很擔心我。」



  「走吧。」喪門起身穿上夾克,回頭看陸祈安還躺著不起來。「我們一起去,不然你走丟到哪裡都不知道。」



  陸祈安蹦地起身,一把跳上喪門的背,像是慢舞,兩人悠悠地轉了兩圈。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紫淚
  • 嗚嗚嗚
    看喪門哭我也想哭
    為什麼你們不結婚呀~~
    就算二哥會爆血管也要用力親下去呀(這孩子瘋了

    大大~祈安跟喪門會幸福的對不對~
    看在我如此愛您的份上,請說對~
  • 是的,陸家HE保證~

    woodsgreen 於 2015/06/26 20:03 回覆

  • 落泉
  • 看到快哭了啦
    明明前面還這麼溫馨

    所以喪門是跑到廁所去偷哭吧
    祈安的真實狀況哥哥們知道嗎
    感覺祈安如果死掉
    三界會被哥哥們掀翻的吧(應該還要個小星星

    是說說到妻子那邊
    我還以為會有太歲耶wwww(被揍
  • 對,他去偷哭。

    陸大道士只坦誠三成半。生病的話,神仙也沒有辦法來治。

    太歲是女朋友,不過祂並不承認這段感情。

    woodsgreen 於 2015/06/27 18:58 回覆

  • 凊公公
  • 所以陸家真的開滿桃花囉?(沒有雙關的意思呵呵~~
    髮妻只有一個,星星也只有一個啦!

    看到「我們要結婚」著實讓小讀者開心一下,想說終於......居然!!
    結果不是,心裡有些許小落寞~ˊ0ˋ

    不管再看幾次,都會不停地被喪門和祈安赤誠的感情給感動,跟哥哥們一樣都雞皮疙瘩了。
  • 春天會開,喪門家後院也有一棵。

    有人說談戀愛沒有訣竅,就是真心與誠意。

    woodsgreen 於 2015/06/27 19:00 回覆

  • Angnuo
  • 不管多少風流債,髮妻跟星星都只有一個!
    嗚嗚嗚嗚突然覺得祈安其實很單純,但大家都想得太複雜了啦嗚嗚嗚嗚。
    就算不登記也意思意思辦個婚禮慶祝一下啦就算相反也好看得好著急啊混帳嗚嗚嗚嗚。
    HE保證真是太好了!(噴哭
  • 是在愛他的人面前才這麼乖,當他敵人就知道了。

    您們在著急什麼,都說是純愛了嘛!

    woodsgreen 於 2015/06/27 19:01 回覆

  • 晴風
  • 嗚嗚看到"我總覺得她還在等我"我的眼淚都快奪眶而出了QHQ
    這顆痴情的包子(吸鼻涕))我怎麼覺得在等的反而是你啊嗚嗚嗚

    星星你們一定會幸福快樂的在一起的嗚

    幸好是HE不然我一定會哭死的哈哈

  • 親親一語中的,千年來真正等待的人是他,不管是小妻子還是小星子。

    乖乖,不會哭死的。

    woodsgreen 於 2015/06/27 19:06 回覆

  • 云星
  • 最喜歡小道士和小星星了!!
    是好結局真的太好了嗚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