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枕難眠。



  三更半夜的,沒有活人可以騷擾,排解中年女子內心的孤寂,我只能拖著小被被走出房間,遙望對面兩個房門。



  我長嘆一聲,好煩惱喔,該去偷襲哪一個寶貝呢?



  我不是變態什麼的,實在是老天爺出了差錯。今夕國中的時候,我不小心在被窩裡放屁,他那個潔癖人勃然大怒,從此跟媽咪分床睡。外人的目光和耳語不算什麼,但老母的臭屁實在忍無可忍。



  這一分,阿夕就長大了,單人床再也擠不下一八零的大帥哥,我只能含淚另尋可愛的小兔子來填房。小七從小在公墓長大,不知人間險惡,來沒多久就被阿夕灌醉送到我床上任我魚肉(驅邪),大概因為這樣習慣了媽媽的氣味,後來我跟他蹭床,他嘴上一直碎碎唸,結果躺下沒半分鐘就在我懷裡安然入睡。



  有天,小七放學回家,看我就像看個負心漢,崩潰大喊:「我同學沒有人會跟老母睡覺!妳這個大變態!」



  阿夕在廚房放聲大笑。



  當晚,今夕為了哄小七,證明和老母睡覺不是什麼大問題,穿著薄衫來到我房裡,反鎖住房門。



  我嚥了下口水,家裡發生了不少事,使得我和今夕大人之間關係有些詭譎。我正要純良提議,今晚就讓愛好大草原的媽媽打地鋪吧,啊哈哈……阿夕側身望來,摘下眼鏡。



  嗯嗯,睫毛真長……



  「媽,躺好。」



  我立刻像具死屍擺直四肢,阿夕側躺上來,雖然他身材偏瘦,但還是壓迫感十足。



  「林之萍。」



  「欵?」



  「手。」



  「那個,我好歹是你老母,天氣又那麼熱……」



  「少廢話,快抱好。」



  反抗不能,或許也是我下意識想討他罵,被虐兩下精神爽。



  我半摟住阿夕柔順的頭毛,看大魔王溫馴地瞇起眼。以前他心底頗抗拒對我的依賴,兔子來了之後,倒是轉了性子吶!



  「今夕,你該不會在吃小七的醋吧……痛痛痛!」



  「快睡。」



  「哦!」



  我爺說過,男女交往的動機起於欲望,好比我成天對胖子的肚肚肉流口水,但我兒子們在那方面似乎有些匱乏。小七是得道轉世的真神,紅塵事和他的腦子不在同個層次,唯一的缺口就是「母親」,被我撿到便宜。



  而阿夕似乎對男女情事有潔癖,和校內三大美女攜手出遊,竟然只得來「紳士、君子」之類的評價,換作我早就對她們……阿彌佗佛。



  阿夕睜開鐵灰色的眸子,我則是連眨兩下純潔的眼睛。



  「妳又在亂想什麼?快睡。」



  「沒有啦,你的睡臉太可愛了,媽媽實在捨不得合眼。」



  我給他揉兩下毛,他在我心底從來沒有離開過「寶貝」的位置。



  「媽,我真怕有一天克制不住自己,把妳整個人吞食入腹。」



  「那你可要吃乾淨點,骨頭也別吐出來。」



  不是我喜歡活人生吃的驚悚故事,而是我知道我這麼說,阿夕會安心地閉上雙眼。







  回想完畢,我打開草綠色門板,喜孜孜去找我家小毛兔。



  我一把撲上去,沒想到床鋪卻是空空如也。



  兔子呢──!



  這時,窗台泛起柔和的白光,慢慢匯聚成少年的人形。



  「大姊,妳半夜不睡來我房間做什麼?」



  我怔怔望著他從夜空輕步穿入房間,不受重力和窗壁拘束,早知道他不是普通男孩子,但每次看了還是不由得感到驚奇。



  「小七,你去搗麻糬回來嗎?」



  小七受不了地看我:「廣寒宮跟天界不相往來很久了。」



  「咕唧!」那我這隻月兔仙子該怎麼回去找嫦娥娘娘打牌?「媽媽嚇了一跳,還以為你被虎姑婆吃掉了。」



  小七垂下異色眸子:「大姊,沒先跟妳報備,對不起,讓妳擔心了。」



  唉,他是哪根毛看到我在責怪他?



  「傻兔、我的好兔兒,過來給媽媽揉兩下。」



  他低著頭給我順毛,不只他的純潔心靈受到老母的撫慰,我胸口也漫上一股暖意。



  小七跟我說明,近代人們夜生活越來越晚,壓縮到異世的時空,發生一些爭執,他離得近,過去幫忙排解糾紛。



  「啊,就像我們上次逛的妖怪菜市場對吧?」真有趣,加上我意外造訪的鬼夜市,都市不可思議傳說幾乎要被我征服完畢。



  「是『天市垣』,大略在夏至前後出現在人間,可以說是神仙的市集。祂們很挑顧客,只限有緣人參觀。但今年祂們被警察誤以為非法擺攤,玉蟬來向我求救,不過我半路接到通知,已經有善心人把祂們保出來了。」



  我聽得兩眼放光,拉拉小七的學生制服──這招是阿夕教的,要跟社會人士談判,就把附中的制服穿上,先為自己貼上好學生的標籤。



  「現在還開著嗎?」



  「妳別哪裡有熱鬧就往哪裡去。雖然祂們除了古板了點,是不會有危險……」



  「好嘛,媽媽想再撿一隻神仙兔回來。」



  我拉著他的爪子搖,小七無力地說:「就說我不是兔子,好啦,要走快走。」



  事不宜遲,我借了小七皮帶繫腰,睡衣瞬間變成仕女連身裙。他半蹲下來,我這大兔子興奮地跳上他這隻小兔子的暖背。



  「駕駕!」



  小七揹著我,往窗台一躍而下,景象扭曲成不具體的光影,許多光點兩旁飛逝而過。大概過了連續劇廣告時間,小七踩上定點著陸,離真正的陸地有段距離,我們正位於高壓電塔的頂端,下方十尺處,一片燈火通明。



  「人們怕輻射能,祂們就把市集遷到這裡來,把監視器弄壞也能推說電波干擾。」



  小七用跳躍的方式下塔,蹦蹦蹦熟練無比,實在不能怪我叫他兔子。



  我們母子正要趕市,對面有一對年輕男女剛好逛完市集要走。男方穿得一身黑,像小七揹我一樣揹著女方,手上還拎著一雙粉色女鞋,把女方護得牢緊。我林半仙推測兩人九成九是男女朋友,連吵架都冒著粉紅泡泡。



  「妳這女人真是無理取鬧,半夜不睡跟蹤我幹嘛?」



  「你才莫名奇妙,三更半夜跑到荒郊野外做什麼?」



  「我哪知道一群遠古神明會被警察抓去,我不去保他們出來,他們這些與時代脫節的老古董在人間又沒有親友!」



  「完全不懂!林可憶,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我說過了,就只是夢啊!」



  我們與他們擦身而過,我跟那個漂亮小姑娘四目相交,小七和她男朋友卻渾然不覺對方的存在,好像被什麼隔開一樣,王不見王。



  市集第一攤是賣草鞋的阿伯,他向小七慢吞吞地說明,黑旗令主已經幫祂們脫困,白仙大人來得晚了。



  我心裡有些不是滋味,總覺得我家兔子被當作跑腿小弟使喚,但小七只是溫和表示:您們沒事就好。



  「這草鞋有用嗎?」我故作無知挑釁,小七叫我別沒大沒小。



  「有喏,穿上去可以走夢途找到死去的親人,一雙一個。」



  我算算,爺爺爸媽伯姑叔加阿奶……「請給我七雙!」



  「沒妳的貨。」阿伯說完,款款包袱,扛上肩走了,留我在原地傻眼以對。



  「兔兔──!」



  「大姊,祂們是遠神古仙,脾性連聖上都拿捏不了。」



  「媽媽想要草鞋啦……」



  「逝者已逝,妳不要太執著。」小七這麼說,卻沒有什麼底氣教訓我。



  我在小七背上走馬看花,大部分的攤販都賣得意興闌珊,等著天亮走人。我看中一間賣安眠香豆,問了才知道大嬸的存貨全被剛才的情侶掃光,好像是男方要用來消除女方今晚的記憶還有治自己宿疾,而我想到的是阿夕



  我難免覺得可惜,但已經沒有初始的失落感。這個地方根本是我爺床邊故事的原型,夜間尋寶,僅限有緣人,真有意思。



  我逛到有些睏倦,小七仍是小心翼翼帶著我周遊。



  「小七,媽媽想吃點心,啊嗯、啊嗯……」像是麻糬還是雪花糕,只要是長得像小七的食物都好。



  下一秒,我就聽見阿婆的叫賣聲,不由得心得一跳。



  「賣涼糕喲,最後一塊!」



  小七連忙叫住阿婆,從胸前掏出一條金線換涼糕。他在妖怪街閉口不語,在這裡卻努力替我搭話,希望小販能看在他面子上,別給他凡人老母擺臉色。



  小七接過涼糕,整個遞給我,我分作兩半,大的那邊給兔兔。



  我吃下去,瞬間通體舒暢,失眠的疲勞全不見了。小七咬下去,卻「啊」了一聲,取出暗藏在涼糕裡的金龜子。



  「白仙大人,這是補償給您的富貴,您真正的親緣將會帶來匹配得上您身分的榮華。」



  小七卻把金龜子退還給阿婆。



  「謝謝,修道之人,不需要身外之物。」



  我親眼見證小七打破民間傳奇的慣例,凡人之所欲不是白兔仙子追求的大道。



  阿婆的瞇瞇眼往我看來,雖然我很想把金龜子帶回去給小熊玩,但既然小七不要,媽媽也不會代他黑白拿。






  我們晃到眾神收攤,即使沒生意也不打算做我們生意,好在我的初衷只是玩兔兔,玩得倒是很盡興。



  收市前,有個臉上都是汗的中年男子偷偷給小七塞了一盒墨水,雖說不能增進他畫畫的才華,但能增加他才華被看見的機會。小七有禮貌地跟神仙叔叔說謝謝。



  「其實大伙都知道,您也很好。」男子說「也」,所以還有一個和小七比較的對象,我記得叫「黑豆子」什麼的。



  「對呀,我家小七超棒的!」



  「大姊。」



  男子侷促擦著滿頭大汗,悄聲洩露天機:「其實是金盞留給……」



  男人在我眼前化為雲霧,曙光乍現,天亮了。







  我帶著滿腹疑竇,和小七去吃熱騰騰的燒餅油條。「金盞」這個女氣的名字,不就是我爺爺嗎?



  咕唧,難道我爺真身也是一隻兔子?



  我嚴肅盯著小七小口吃著飯糰的樣子,真可愛……怪了,我剛才在想什麼?



  「大姊,要帶什麼回去給今夕哥?」



  嗯嗯,半夜不睡跑去玩小七沒選他,林今夕發現之後會怎麼對付我呢?



  「唉,只能打包兩團小七加紅茶謝罪了。」



  「大──姊──」



  「小七,下次再帶媽媽去玩好不好?」我露出笑,滿心期待另一場華麗的冒險。



  「妳這個人真的是……」



  「兔兔!」



  「好啦!」



 

 

 

--

本文獻給進貢萌圖的晴風小親親,希望小可愛能喜歡>///<

 

也請讓我藉機宣傳幾乎為本作女主量身訂作的票選活動(鞠躬):

 

http://www.kingstone.com.tw/event/1505_a405/vote.asp?sno=08&actid=voteasp#menu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洵心
  • 哈哈 好久不見的阿萍
    果然腦袋瓜子都不知道連到哪裡去 大概是月亮?
    竟然想自己爺爺也是一隻兔子,來個兔子一家親的概念
  • 這就是所謂的神邏輯!

    她常常夢見一家兔子團圓的美夢。

    woodsgreen 於 2015/06/29 23:41 回覆

  • 落泉
  • 難道這事為什麼祈安比較心疼兔兔的原因嗎?
    好像眾神比較偏幫黑旗 聖上也是
    小七感覺就被人當替代品

    不過既然小七以後會代替今夕
    所以黑旗一定會繼任聖上的位子嗎
    覺得三界好混亂啊
    是說不知為何愈來愈好奇聖上和鬼王的往事啊!!!!(天然呆+傲嬌的組合?
  • 因為上輩子他們是青梅竹馬,小七還代他受雷而死,黑旗比較起來,就是個不長進的笨蛋。

    總之,等我黑旗令寫完(睜眼)

    woodsgreen 於 2015/06/29 23:43 回覆

  • 小不
  • 嗨嗨!!好久不見了林綠大!!!
    阿~考完試了真是太棒了,而且又看到兔子老母耍蠢,疲勞感都消失不見了!!
    >/////<
  • 考完啦~

    很高興讓親親通體舒暢喔!

    woodsgreen 於 2015/06/29 23:46 回覆

  • 凊公公
  • 考完試馬上就看到恩愛的林家牧場兔子們,一整個精神就來了~~(睜眼!
    今夕陛下的氣場依然強大阿......
    覺得之萍超聽他的話。
    小七和黑旗到底認不認識,覺得他們兩個處境頗尷尬欸?
    好險後來七七兔沒去天上,不然又要被欺負了啦~

    我也喜歡找自己的老母蹭床(不過人家和小七不一樣是女生),不過都被嫌,老母喜歡有自己的睡覺空間,我和別人睡會保持距離,偏偏遇上我老母就下意識往她的方向鑽過去,老母都說:「按呢睏袂好勢。」,然後就被趕走了......有時候則是賴著不走,竄上去跟母仔說:「你看現在有哪個小孩這麼愛撒嬌要好好珍惜啦~」,老母就會稍稍妥協:「好啦,睏較過咧。」

    也許小讀者要向林阿萍好好學習,希望有朝一日能修煉成萍萍仙子那樣(蹭床蹭飯功力一流~~~)

    然後,每天都會幫林民婦投一票的!!!
  • 屋簷上的野貓
  • 我媽問我為什麼突然跳起來.....
    出現了!!!!!!!!出現了!!!!!!!!可可豆
    是視而不見還是看不到?

    我當初是因喜歡上陰陽路而認識林綠大
    偶爾想起小七兔及今夕魔王同居的林家甜蜜牧場
    卻在看完黑棋令後時不時就想起黑棋令

    上次聽到 朱康cover-算什麼男人 腦袋中閃過可可豆QAQ
    然後 JJ-我還想她 不知道為什麼腦中從可可豆閃成他哥哥了OAO!
  • 子域
  • 是林家牧場!!!
    嗚嗚遠古神仙們怎麼捨得嫌棄這麼可愛的小七!
    嘿嘿到現在我還是跟我老母一起睡說
    不過都是女生好像比較沒關係

    兔子老母真的是貨真價實的美魔女啊
    我會去投票的(握拳
  • 何夜無月
  • 真得很心疼小七呢...
    在天界都不被重視,幸好最後還有師兄疼(外加老母騷擾)
    雖然黑旗也是不錯啦,但是我就是比較喜歡白小七耶!!
  • 晴風
  • 啊啊啊啊(捂胸))太可愛了,小七太可愛了,崩潰大喊阿萍老母是變態那裏我被治癒了啊啊啊小七喔喔!!!!!!!!!!!!!(妳夠了))我的學校也簡稱附中耶哈哈哈XDD
    好想聽聽阿夕放聲大笑啊(捶桌子)
    林家牧場最可愛了哈哈XD

    雖然黑旗也是可愛的孩子,但是小七是最最可愛的哈哈哈XDD最喜歡七七兔啦XD

    最重要的是,謝謝林綠姊姊(鞠躬))我真的超超超喜歡的嗚嗚OHQ謝謝妳還特地寫了一篇文送我>///<超級感動QHQ我還一直想說這樣會不會打擾到妳的行程整個超忐忑的哈哈
    也謝謝妳喜歡我的圖,這讓我更加喜歡畫畫了(打滾))畢竟被最喜歡的作者稱讚了啊啊啊-----我會繼續努力的!
    對了我每天都有投阿萍老母喔哈哈哈她可是我最喜歡的女主角啊啊!!阿萍老母加油!!!

    林綠姊姊謝謝妳,加油喔喔喔喔喔!!!!
  • 很高興親親喜歡~

    小讀者每次畫圖給我,我都非常感動。有時候說要寫番外但都會拖上一段時間,這次是夢見兔子,很順地寫出來了!

    我也會加油的!

    woodsgreen 於 2015/07/01 21: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