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後,陸判開了珍藏的威士忌,是小修女臨行前送給他的餞別禮,一直捨不得喝。酒對兩人來說是日用品而不是奢侈品,他們的花費幾乎都耗在酒錢上,小修女再三保證,她一定會記得帶免稅的酒回來。



  瑪莉亞原生家庭家境不錯,但陸判總覺得和他在一起之後,小修女染上貧賤夫妻的窮酸味。



  陸大哥看陸判認真為他斟酒,忍不住笑開來。



  「小盼,你今晚很開心對吧?」



  「少囉嗦。」



  喪門因為要開車,不能喝酒,也不准殷殷期盼的陸祈安喝。



  「二哥抱歉,他身子虛,喝不得。」



  「星星,就一口。」



  喪門為難看向哥哥們,但他們就是想看他如何拒絕陸祈安的要求。小時候這傻小子可是對四弟言聽計從,斷崖也跳,地獄也栽過好幾回。



  「好吧,就一口。」



  兄長們心想:阿弟,你這些年來都沒有長進啊!



  陸祈安像是吻著杯口般,在喪門監督下,細細啜著酒水。明明是他喝的酒,喪門卻紅起臉來,胸口發熱。



  「奇怪……」



  「喪門,你可能太累了。」陸祈安柔聲笑道。



  喪門強撐著眼皮,偏偏陸祈安又用像是搖籃曲的嗓子哄著他。



  「這裡有哥哥在,你放心,不會有誰來傷害我。」



  喪門意識不清抓住陸祈安的手腕,陸祈安輕輕笑著。



  「我就待在這兒,不會離開你。」



  聽了這般保證,喪門才安心栽在陸祈安身上。



  彷彿什麼壞事也沒做,陸祈安半抱著喪門對兄長們傻笑。陸判拿了被子過來鋪床,陸青枝把喪門扛上床,陸晴空指尖給睡著的弟弟搧涼風,就像以前一樣。陸判說,總有一天要去喪家追討保母費用。



  喪門的夢話也十年如一日:「祈安……」



  可嘆他再小心防範,也不是在紅塵打滾千年陸大道士的對手。



  「哥哥們,喪門交給你們保管啦!」



  陸祈安要走,他家哥哥早一步用蔓藤封住門窗,陸晴空打了記響指,啟動室內空調。



  「哪裡逃?」



  陸祈安哎呀一聲,輕笑道:「我今日真是羊入虎口。」



  陸判挑起四弟下頜,眼鏡下的細眸把他打量過一回。



  「你,真是真的?」



  陸祈安把笑容湊近半寸:「祈安對二哥的情意,再真不過。」



  「所以,只要你死了,三千世界所有的『你』都會消失幻滅?」



  再擬真的虛像,也不能沒有實體存在。「祂」急欲抓住的故障娃娃,也就是這一個他,他才會時而存在時而不在,讓上天的眼線鎖定不了真正的本尊。



  「二哥真是研究我甚深。」陸祈安勾起脣角。



  「笑什麼?你知道這事對我們來說有多嚴重嗎?」



  以陸家兄長理解的角度就是──有個死變態要殺他們寶貝弟弟。他們連公會的白痴都能忍,但這件事打死也忍受不了。



  「那可是至高的天主,天帝聖上都任由祂來擺布,你們又能如何呢?」



  「幹掉祂!」這是三個長兄共同作下的結論。



  為此,他們百忙之中仍像今天抽空來討論計劃,兄弟們已經說好,老二負責設陷阱,大哥封鎖空間,老三再使出必殺技。



  「那個天幾千年來都想劈死大哥,我想揍祂很久了。」



  「小蘇也說要幫我忙喔!」陸晴空做出指尖交觸的小娘娘動作。



  「她離開台北湖啦?」陸青枝「哦哦」兩聲,大水神女先前和漢人書生談個戀愛談到差點同歸於盡,目前和民間信仰中的天上聖母仍是誓不兩立。



  「嗯,只要我借錢給她男朋友開公司。」



  「你哪有什麼錢?」陸判橫過一眼。



  先不提他女兒是上官財閥日後的繼承人,陸晴空不好意思說道:「阿官,我上個月復職,月薪加全勤有五萬,還有零利息青年貸款。」



  對比陸判在人間自賺生活費,天庭公職待遇遠大於陰曹屎缺。



  陸判揍了三弟一拳,陸晴空早知道他會惱怒,乖乖給他打著洩恨。陸青枝看不下去勸說,陸判炮火立刻轉向,大哥大喊「家暴」。



  陸祈安過去拉住陸判的手,陸判才昂起頭收手。



  大概是喝了酒的關係,陸祈安沒像平時伶牙俐齒,連慣用的笑容都收起三分顏色。他不笑就會顯現出虛弱的病態,想要補上,卻被陸判拍額頭,在家裡就不用裝了。



  「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電話響起,不是手機,而是老式的家用電話。陸判接過,站直身子問安兩句,然後伸手招來陸祈安,把話筒遞給他。



  話筒傳來虛弱的女聲,溫柔地探問:「是晴空嗎?還是青青?」



  「娟姊,是老四喔!」陸青枝在一邊幫腔。



  「娘親。」



  「祈安……媽媽好想你……」



  「我也是。」



  母子倆沉默一會,似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陸祈安想了想,說起之前被喪門押著去做的實驗計劃,如何選取可讓仿生高分子在人體替代DNA合成的模擬酶,成功的話,許多基因缺陷造成的不治之症和癌症患者可望受惠,只是成果不盡理想。



  「你們的酵素選擇被奈米器件合成能力限制住,能否就現有的新材料改良?」



  也就是說包括機器人都要研究生自己從頭動手做,範圍從生技橫跨到電機和材料,學生常和這位二十歲拿到雙博士學位的天才抱怨:娟教授,妳也太強人所難了,有本事生一個來操。



  「我試試。」陸祈安從容應道。



  「比起那個,媽媽比較想知道你有沒有交女朋友呀?」



  「當然有啊!」說起八卦,母子間的氣氛立刻熱絡起來。



  「可不可愛?」



  「很可愛呢,只是很黏人又愛哭。」



  陸家兄長不約而同看向地板上熟睡的喪門。



  「這樣就好,有個人在你身邊,你就不會寂寞了。」



  「娘親呢?不寂寞麼?」



  生產後健康一落千丈,再也無法回到學校執教鞭,所愛的丈夫又流落海外,事業和感情落得兩空頭。



  「祈安,和你爸爸相戀,生下你,是我這輩子最美好的事。」



  陸祈安不由得合上眼,話筒從他手中滑落,陸晴空飛快扶住栽倒的四弟,陸青枝撈起話筒,強笑著給乾娘安撫兩句,才掛斷電話。



  「我沒事,別吵醒喪門……」



  「臭小子,都這樣子了,還想逃到哪裡!」



  陸祈安瞇起眼笑,在三哥懷中拉過大哥顫抖的雙手。



  「不逃了,既然哥哥們疼我,就給你們親手埋吧!」



  因為四弟只是昏睡過去,還有呼吸,沒真能埋了他,還有醫院當差的大哥會扛他回去吊點滴,暫且先放在一旁看顧。



  而睡夢中喪門似乎有所感應,從原本端正的睡姿滾了半圈靠上去。



  「祈安,我們死後投靠二哥……」



  「嗯,給二哥養……」



  「拒收!」陸判憤怒拒絕他們兩小無猜的夢話。











義頭庄東山頭,陸家古宅──    



  陸小么剛從公會領了任務回來,在外面不敢發作,一回家就撒氣。



  「竟然指定聽懂娃娃話的術士,不用其它專長也不需要捉妖的經驗,真是瞧不起人!」



  「不就是你嗎?而且還會說會唱,無人能出其右。」小小在他身後收拾好亂踢的運動鞋。



  「妳不懂,我想當的是那種可以召喚風水的帥氣大道士!」



  他兄長有千百項絕活,其中又以通心見長,陸還恩的才能卻是「通物」。在這物質生活越來越豐富的現代社會,縱使陸還恩打不贏比他強的對手,也因為這項才能成功逃跑好幾回。



  小小見過他好幾次使出看家本領,可惜都用在電動上。



  「如果我可以潛心修煉道術就好了,卻在我的精華歲月必須賺錢養家……哥哥們怎麼都不回來養我……」



  「你這樣不就是不工作只想父母供錢考公職的大學畢業生?」



  陸還恩含恨回頭:「再給我三年,我一定考得上公會執照!妳一定會後悔對我看走眼!」



  「三年太久啦!」



  小小不是不明白陸小么的心情。本來身邊的人只要他健康活下來就好,什麼事都不用管;現在他真的挺過來了,卻得面對學校血紅的成績單、家計簿的赤字,還有頭上陸家的金字招牌,難免覺得自己很委屈。



  「還恩,我說了你不要生氣喔!」



  「什麼?」



  「醒醒吧,面對你哥哥不在的現實。」



  「啊啊啊!」



  陸還恩好不容易掌握到兄長們的消息,人卻叫不回家。見到了總是因為別的奇案而不是來看他這個小弟,他這個小少爺忍不住對日思夜想的兄長發脾氣──有小小在就好了,我不需要你們!



  說完自己卻躲起來哭,後悔得要死。



  「雖然我聽了,心裡有一絲絲高興,但你這些年來那麼努力,不是為了和你哥哥們計較誰比較辛苦吧?」



  「和四哥一樣,大哥二哥三哥都很討厭!我絕對要給他們好看!」



  「怎麼做?把這房子燒了?」小小問道,地板立刻搖晃起來,抗議她這個挑撥離間的美少女。



  陸還恩蹲下來,撫摸地板安撫房子,小小也彎下纖腰,摸摸男孩的頭。



  陸還恩真心想過不做好孩子,要像四哥那樣為非作歹,才能吸引兄長們的注意。但只要想到年幼時哥哥們揹著他下山看病而汗濕的背脊,就捨不得讓他們傷心。



  尤其他最討厭的混蛋四哥,在生長的青春期總是半夜揹著他跑醫院,三年折騰下來,原本漂亮的身姿變得有些駝背。



  雖然他笑笑地說,只要小恩在我身邊,四哥過得比神仙好上百倍。但照料一個家,怎麼可能沒有犧牲?



  陸還恩一直對三百年前陸家骨肉相殘的故事有著莫名的陰影,陸家道士天地無敵,最後卻淒涼死在自己孩子手上。會不會有一天,他也對曾經那麼依戀的那個人,恨得寧願毀了他?



  「總之,我絕對不會愛上邪惡的壞女人!」



  「咦?你是從哪裡導出這個結論?」



  陸還恩神情肅穆:「小小,等我成年,妳願意和我一起雙修嗎?」



  小小睜大眼,長睫忍不住連搧兩下,這是什麼意思?



  為了避免自己耳根子軟被壞女人拐去,不如現在趕緊把身邊的好女人定下來,這就是陸小么道士英明的決斷。



  「小小,妳來了之後,我是第一次真的感覺到,就算哥哥們不在,我也能撐起這個家。妳如果願意留在我身邊,我絕對不會負妳。」



  小小說不出話,連著點點頭。



  「妳,頭低下來,先打個契約。」



  陸還恩彈指熄滅燭火,三秒後,又重新點亮大廳。



  小小撫著因人氣輸入而跳動兩下的胸口,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接吻,不過感覺還是非常害羞。



  「記得,以後私下要叫老公。」



  「還恩,我喜歡你。」小小傻笑不止。



  「算了,隨便妳。」陸還恩偏頭咳了聲,「我對妳別無所求,孩子不用生,也不用侍奉公婆,但妳心裡除了我,不能有別的男人,我哥再帥也不能喜歡他們!」



  「是!」



  

 

 

 

 

--

眼見為憑第二部完(喂)

這是後面的時間點,有好多線沒寫到,像是陸大師兩個可愛的小徒弟。

請保佑我今年暑期不耍廢(合手)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凪紗(紗希)
  • 嗚喔喔喔喔
    祈安是故意放倒喪門的嗎?
    不怕喪門起來生氣??

    祈安跟喪門還是好閃亮喔!!(墨鏡
    兩個都倒了還是這麼可愛!!!
    判判雖然說不收,但如過他們兩個真的去找判判的話判判還是會收的吧?
  • 是故意的,喪門不睡,他哪裡都跑不掉。

    對,這就是二哥的命運。

    woodsgreen 於 2015/07/01 21:27 回覆

  • 嘉
  • 為什麼天大的事件到了陸家就會只有一個結論.....逆我者斬!!(尤其是關系到四弟啊!!!
    超快的結論~~~每個真要硬起來黑死人不償命啊!!!!!!!

    看到心裡難過阿~~祈安難受大家都難受阿(這個禍害!!!!
    可是看到二哥的"拒收!!!"又噗ㄘ笑出來~~林綠大真的很愛玩弄粉粉的心耶>__<

    小么的老婆定好了!!!可憐的小小阿~~~遇到這麼個傲嬌老公辛苦了....
  •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公會的忌憚不是沒有道理,他們家兄弟狠起來十分強悍。

    談戀愛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woodsgreen 於 2015/07/01 21:29 回覆

  • 雷米
  • 希望有生之年能看到所有眼見全部(後續跟之線)的故事(跟著合手)

  • 哈哈哈

    woodsgreen 於 2015/07/01 21:29 回覆

  • 晴風
  • 啊哈哈青枝真的好可愛啊XDD沒關係啦都讓盼盼家暴這麼久了不差這次啦XDDD
    說到蘇,我昨天才又重看了一次上邪耶XD

    包子和包子媽的對話真是深奧啊(抱頭)不愧是陸大天才嘖嘖
    還有盼盼就是口是心非(指)你才不會拒收的啦哈哈哈!!!

    話說晴空牌陸家專用空調真是太棒了XDD

    啊啊啊小么和小小那裏感覺有伏筆喔喔喔

    林綠姊姊沒關係啦哈哈暑假要好好休息啊啊
  • 俗話說,搜集作者所有作品,就能拼出他腦洞的形狀。

    大家看破二哥惹!

    這時節真需要一台自然空調(癱)

    親親也要好好過暑假喔!

    woodsgreen 於 2015/07/01 21:31 回覆

  • 凊公公
  • 喪門果然始終如一,祈安真的被他寵壞,結果哥哥們也只是在一旁看熱鬧......
    然後雙修是甚麼鬼啦!還恩用詞也太好笑了~

    眼見為憑趕快出個第二部吧~~
    開玩笑的,雖然很期待,但還是希望林綠大能有好好休息的時間。

    覺得眼見整個故事的背景好龐大喔,發現有越來越多伏筆。
    (覺得老么那邊不單純啊啊啊啊啊!!!!)

    期待兩個小徒弟的故事喔~
  • 一方面也是某道士本性妖孽,怪不得誰。

    道士的求婚期百百種,這個算是常用詞(?)了。

    我的故事設定不算龐大,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這樣。老么那邊是不單純沒錯。

    我也希望自己寫得到!

    woodsgreen 於 2015/07/01 21:36 回覆

  • 子域
  • 嗚呼陸家每個人都好可愛啊啊(開小花)
    二哥真的是嫁娶兩相宜的好男人呀

    一開始看到娟姊和祈安講電話時心還糾結了一下
    結果怎麼一轉眼就開始聊起八卦了啊XD
    喪門你就乖乖嫁進陸家吧(指)
    好心疼肉包他爹娘喔嗚

    雖然很期待祈安和他的兩個小弟子
    但林綠姊姊(可以這樣叫嗎?)(羞)還是不要太操勞喔
  • 娶妻當娶陸家男,好男人總是系出名門。

    包子他爹娘算是看得很開的兩人,看看就算他們不在,小包子還是被他哥哥們養得白白嫰嫰,轉眼間已經唸大學了。

    謝謝親親關心,我會注意永續經營的。

    woodsgreen 於 2015/07/01 21: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