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時分,結束工作的箕家嬸婆就會來接箕子回家,就算箕子已經是個半大的男孩子,還是不放心他單獨在外。每次箕子被嬸婆的小手搖醒,總是忍不住把不苟言笑的她和自己虛華的母親比較。



  箕子不敢賴床,走前仔細把被單拉好。他看著陸祈安,閉上眼的時候,不過就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沒比他大多少,但他在溫柔風趣的陸先生身邊卻常常想起無情的父親。



  可能他父母離異沒多久,還沒能認清孤子的現實。







  箕子離開沒多久,藍色小貨車停在廟埕,拎著一袋早餐,喪門親手做的。喪家兩老對喪門半夜不睡在那邊捏飯糰表示嘖嘖嘖,真賢慧啊!



  喪門走進廟中,見陸祈安安睡在老廟公的藤床上,說不定他們第一次來借令牌,陸祈安就看上人家的午睡榻。



  「祈安,來呷早頓。」喪門輕手拉起被子,不料卻冒出一條小蛇。



  小黑蛇也嚇得一怔,牠見識過喪門扛棺材的怪力,深怕被他一拳打爆。



  喪門臉上故作鎮定,但喜歡小動物的內心已經爆出少女的尖叫:好可愛喔──!



  陸祈安在一旁嗤嗤笑道:「你也很可愛。」



  「一大清早就說傻話。」喪門不太兇惡地罵了聲,「祈安,牠是你新交的朋友嗎?叫什麼名字?」



  「小藍。」



  黑蛇為什麼取作小藍?仔細看去,牠有雙漂亮的藍晶眼睛。



  「小藍你好。」喪門低身向小黑蛇打招呼,黑蛇對喪門僵硬地點頭回禮。牠看喪門對箕子閒那笨蛋也是這樣親切說話,人和蛇都是一樣的態度,



  陸祈安雙手捧起小蛇,在牠身後裝作腹語人。



  「你好啊,小星星殿下。」



  「你少幼稚了。」喪門忍不住被逗笑兩聲,「小藍喜歡吃飯糰嗎?」



  喜不喜歡?牠只記得小時候母親帶著他逃亡,會做飯糰一起吃。黑蛇不知所措,回頭望向陸祈安,陸祈安巧笑道:看來很喜歡呢!



  喪門遞來一顆海苔三角飯糰,黑蛇迅雷不及掩耳捲走,躲到藤床底下。



  「別害羞嘛!」陸祈安試著把小蛇叫出來玩。



  「是啊,我不是壞人喔!」喪門也往床下好聲好氣哄著。



  小黑蛇只是大口吞著飯糰,反覆告誡自己,這世間沒有好人,好人都死光了,把喪門想成邪惡的蛇肉湯販子。



  陸祈安卻用悠哉的口吻脅迫牠:「小藍,吃了美味的食物,要跟好心的大哥哥說謝謝喔!」



  黑蛇這才扭出半個身軀,不甘不願地向喪門俯身致意。



  「唉,這孩子就是有點彆扭。」



  「你這個長滿反社會棘刺的傢伙,有什麼資格說人?」



  陸祈安仰頭笑了起來,打定主意絕不反省,喪門也只能輕拍他的頭懲戒。



  「對了,喪門,小藍說想要一只漂亮的蝴蝶結呢!」



  黑蛇向陸祈安抗議:我哪有?



  陸祈安眨眨眼:呵呵!



  喪門在身上翻找過一遍,實在沒有能打結的繩線,只能解下白布鞋上的天藍鞋帶。



  「抱歉,只有這個了。」



  黑蛇看著喪門的白布鞋,又看向陸祈安腳下晃著的那雙,他們兩個男的竟然正大光明穿著同款的鞋子。



  喪門的手指溫柔撫過小黑蛇冰涼的身軀,在牠細小的頭部下方,仔細打了一枚完全對稱的結。



  「好了。」



  黑蛇盯著喪門的白鞋子,只見小帥哥用廉價的紅色塑膠繩把鞋帶洞扣起來了事。



  「小藍真可愛!」



  「真可愛。」喪門柔聲附和。



  等兩人到廟埕擺攤接待信徒,黑蛇默默爬上神桌,在銅鏡法器前照了照,好像真的有點可愛。








  箕子晚上蹦蹦跳來上課,看見黑蛇配揪揪,樂得大笑。



  「阿藍,很潮喔!」



  黑蛇白眼以對,不過箕子似乎真心喜歡牠的裝扮,也把自己學生領帶打成蝴蝶結。



  模仿別人才能獲得認同感,可見對自我信心不足,小黑蛇對箕子同學無限鄙夷。



  陸祈安噓噓回來,見到殷殷期盼上課的小雞子和小黑蛇,彎起漂亮的脣瓣。陸老師說今天不上課,來玩個小遊戲,從袖口抽出一副老舊的撲克牌。



  陸祈安隨手從牌堆抽起一張,問箕子花色是黑桃的機率有多少?



  「四分之一。」因為是常玩的紙牌,箕子很快回答出來。



  「是A的機率有多少?」



  「十三分之一。」



  「是黑桃A的機率又是多少?」



  「五十二分之一。陸先生,你別賣關子了,快上正餐吧!」



  「呵,那麼先是一張黑桃,再抽一張A,第三張是黑桃A的機率有多少?」



  箕子突然感受到數學課的壓力了。



  「約零點零零零二七一。」旁邊響起中性的嗓音。



  「陸先生,蛇會講話啊啊啊!」箕子驚聲尖叫。



  「嗤!」黑蛇真不想跟這笨蛋同席。



  陸祈安兩指拈著紙牌,抿脣一笑,繼續下去。



  「那麼,如何與全知全能的莊家對賭而獲勝?」



  「獲勝而不是贏錢?」黑蛇咄咄問道,陸祈安微笑頜首。「備好身家,等好牌上手,再裝成快輸的樣子,以防對方棄局。」



  陸祈安把牌翻開,赫然是張鬼牌,也就是剛才的問答全然翻盤。



  「既然你猜得到,祂大概也看穿我的小把戲了。」



  「既然賭場詐賭,換一間不行嗎?」箕子困感地插進他們高深莫測的對話裡。



  「子閒,噓!」陸祈安食指抵脣,笑得好不神祕。



  箕子還沒弄清楚陸祈安賣什麼關子,陸祈安開始發牌,兩人一蛇玩了起來。箕子使出渾身解數,黑蛇也是全力以赴,但陸祈安就是能在缺了一張牌的遊戲中屢戰屢勝,要是換作別人,箕子早賣腎去了。



  他們玩過三輪,陸祈安冷不防問道:「少的牌是哪張呢?」



  「啊啊!」箕子只顧著輸贏,完全沒有注意到。



  「梅花七。」黑蛇早就備好答案。



  箕子不甘心看著小黑蛇,又看向陸祈安,怕自己被老師嫌棄。



  「只是記牌和一些高中機率,小雞很快就會學到了。」陸祈安寬慰說道。



  「我去唸海中,陸先生也會教我嗎?」箕子脫口而出,陸祈安睜眼裝傻。「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你願意救我的命,我就很感謝了。」



  箕子恨不得咬下自己舌頭,每次只要別人對他好一點,他就忍不住扒上去,得寸進尺。



  「只是教數學,不賣色倒是可以考慮一二。」



  「真的嗎?說好了,說定了!」箕子沒想到陸祈安會為了他改口,喜出望外。「阿藍,你也聽到了對不對?幫我當證人!」



  黑蛇不懂,道士幹嘛對笨蛋那麼好?沒答出正解還摸摸他的頭。



  「小雞和小藍相處的好,要是有妖怪朋友也會很快接受的。」陸祈安話題一轉,像是閒聊,又像回到道士的正課。



  「陸先生您真愛說笑,我朋友就是個美少年而已。」在他父母狠心拋棄他之後,箕子因為有好友支持他,才不致於對人世間絕望。「而且妖怪也有好妖怪和壞妖怪,做朋友總比做敵人好。」



  「白痴,人之於妖鬼就像懷抱鉅產的孩童,想充好人裝大度,先看自己有幾條命可活!」黑蛇尖刻反駁箕子的無知。



  「喂,我是在幫你說話啊!」



  「不需要!」



  「小藍。」陸祈安喊住吐信的小黑蛇,手指輕彈牠的小腦袋,才讓牠收起暴戾的情緒。「小雞,你看小藍哥哥不惜扮壞人也要勸你別犯傻,他除了發洩羨慕你有嬸婆和朋友保護著的負面情緒,一部分也是為了你好。你這孩子什麼都好,就是傻了點。」



  「嗚……」不知道為什麼,箕子每次被陸先生罵,不覺得委屈,只想撲進他懷裡撒嬌。「我知道錯了,小藍哥哥。」



  小黑蛇抽搐兩下,陸祈安悶頭低笑。



  




  箕子總覺得自己是可憐人,話語不時透露出自怨自艾的情緒,但在黑蛇眼中,他實在無比幸運。能夠在生死關頭及時找上陸祈安,又靠著那身堪比寶庫的天賦神能,著實讓眼中不見俗人的陸家道士動了念頭。



  也多虧箕子那個人渣父親,大老遠跑來斷父子的親緣,間接推了箕子一把,讓他成功拜進陸家門下。



  箕子對道界認識不深,不知道能入陸家拜師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得了這分大禮,只會整天「師父、師父」吵鬧叫著,什麼也不知道。



  黑蛇不想見到他,箕子一來就躲到暗處,問功課也不理他。



  「阿藍,你怎麼了?不要討厭我啦!」箕子很怕被排擠,可是怎麼示好都沒用。



  黑蛇心裡幾乎被嫉恨的念頭給佔據:憑什麼?我有哪點不如你?







  傍晚下起細雨,陸祈安掩起廟門,臉上還掛著神算專用的老式眼鏡,把面紙盒裡的功德金倒出茶几,仔細計算金額,要對上小徒弟三年高中生活的花費,少了不夠用,多了箕子會被雷劈。



  望著陸祈安柔和的眉眼,黑蛇突然冒出一個念頭,既然箕子可以,自己是不是也有機會?只要道與天齊的陸家風水師願意收自己為徒,說不定就能終結牠悲慘的命途。



  「老、老師。」小黑蛇緊張地喊了聲,陸祈安側身望來。



  牠咬下尾部在黑市價值百萬的鱗片,伸長脖頸,眼巴巴望著陸祈安。



  ──請收我為徒,我一定會表現得比箕子更好。



  陸祈安收起溫和的笑,冷淡地近乎冷漠看著牠。



  黑蛇也知道自己貪心,被救了一命還想討要,但仍不死心地在地板叩下三記響頭,希望能受對方垂憐。



  陸祈安冷笑一聲:「說你聰明,其實傻得可以。乞求換不得愛憐,只是引得人抬腳把你踩得粉身碎骨。」



  話都說得那麼明白,黑蛇還是不相信。陸祈安對人們那麼溫柔,不可能對他殘酷,一定是牠禮數不夠的關係。



  牠不顧痛楚咬下一大片黑鱗,弄得尾巴血痕斑斑。不夠的話,牠還有這身皮肉、這條性命,只要他點頭答應把卑賤的自己納入名籍,牠可以為他做任何事,死也在所不惜。



  陸祈安冷不防大笑起來,笑聲不似以往的清朗,含著一絲輕蔑。



  「唉呀,你可能誤會了,我叫你小名只是叫著好玩,無關喜不喜歡。」



  黑蛇呆呆地銜著蛇鱗,不可能的,他總是帶笑喚道,和母親一樣溫柔,牠才沒有被騙。



  「你呀,總以為子閒比不上你,可像你這種輕賤自己生命,自殘到維持不住人形的懦夫,哪裡配得起我陸家的門楣?」



  黑蛇顫抖著身軀,心頭最後那一點奢望的美夢幻滅開來,只餘下現實。



  「你走吧。」






 



──
請搭配卷四<神通>食用。

每次連載文都怕回文而破梗,只能默默地看留言微笑^^

創作者介紹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扉羽
  • 痞克幫總是欺騙我感情
    小藍原身竟然是蛇!
    等等、等等那蛇媽咪應該不會包飯糰才對,所以小藍和媽媽應該是可以偽裝成蛇才對,就和小七可以偽裝成兔兔一樣(七七:阮才嘸是兔仔!
    箕子真的算是幸福的,有背殺的瑤瑤姑娘還有小安安當師父,後面有一個換帖的兄弟
    小藍就沒有那麼幸運了,我記得《普渡四》提到他曾經有兩個十分自私的師父
    陸祈安:我總是喜歡上笨蛋
  • 等我寫正文(握拳)

    不幸有很多種,很難去比較。

    他眼中可能只有喜歡的笨蛋和一般的笨蛋。

    woodsgreen 於 2015/07/10 21:25 回覆

  • 凪紗(紗希)
  • 喪門你也好可愛喔喔!!!

    今天北台灣的風雨還好喔,昨天收到消息說客人取消宴客超開心!!(原本要上班的服務業
    明天的風雨好像也還好,剛剛查了一下明天為婚姻平權而走的活動也如期舉行,超開心的!!!
    原本還想說我已經特地排休了,活動如果延期就糟糕了說@@
    能如期舉行真是太好了!
  • 羊羊
  • 原來是你啊!!小藍!!
    雖然結尾的祈安有點殘酷,但我還是覺得這是他對小藍的溫柔
    因為小藍在某種程度上可能也是個笨蛋
    祈安啊!!!!!雖然你有時表現得很冷酷,但我還是愛死你了!!
  • 笙魚
  • 小藍是你!!
    那個傳說中公會裡很能幹的新生代!
    祈安祈安別這樣,我相信小藍心態擺正後就能成為你心目中合格的笨蛋了(X
    而且別這樣對小藍嘛,不然愛護動物的少女心的夏天葛格會代替星星懲罰你喔(不
    啊啊有星星出現,突然就覺得好溫馨喔。
    而且這是怎麼一回事,每當綠姊把祈安和夏天葛格擺在同一個空間就會自動想入非非的我是不是病了OAQ
    發現祈安身邊的孩子,對他都有一種孺慕之情欸。被還恩小朋友知道之後,他會不會哭啊XD(小恩:四哥是我的!QAQ

    只要看過祈安安溫情的一面之後,就會忍不住把他做的一切往美好的方面想,就算現在對小藍翻臉,小讀者心裡卻默默覺得他一定有什麼苦衷,小安安,你這個妖孽(心
  • 阿阿阿
  • 星星少女般的尖叫~嗤嗤
    祈安酷起來真是帥到掉渣(已盲目)
    我每次沒留言時也是一樣默默看文微笑再微笑
  • 訪客
  • 可惡 莫名覺得小雞好萌
    我就是來說這句話的qaq!
  • 訪客
  • 那那個 陸大師笑聲清朗那句,好像少了一個字(?
  • 謝謝指正,已修正~

    woodsgreen 於 2015/07/13 22: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