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蟬一早就收到精巧的紅結,真是個好兆頭,隨手收進制服褲裙裡。



  她小心翼翼避開育幼院的囡魂,準確無誤從衣櫃後找到躲貓貓的育幼院院長,用力拍拍他肩頭。



  「六合,我去上班了!」



  「慢走……」六合臉紅得都快滴出血來,可惜小蟬無感情郎的心意,像昨天和前天一樣,興高采烈地出門去。



  小蟬還沒進辦公廳打卡,遠遠地就看到閻羅殿外圍了重重人牆,似乎裡頭發生了很不得了的大事。



  怎麼了?難道天怒鬼怨的閻王大人終於被謀殺了?



  「讓讓、讓讓,不好意思,我是陸判大人的小副手,陳小蟬判佐,陰曹兇殺案一律由閻羅殿負責,謝謝、謝謝!」



  結果出乎小蟬意外,畫面很平和,原來是鬼王陛下和陸判前輩聯手準備七月的伙食,兩個大男人穿圍裙在廣場煮外燴。



  「這個月飯菜一定很美味!」小蟬要去辦公廳拿碗公過來。



  「不愧是新人,不像我們這群舊鬼大驚小怪。」七爺八爺慨嘆一聲,小蟬看前輩們眼神惶恐至極,不過手中的碗盤倒是拿得很穩。



  「妳喲,就只想著吃。」孟姜怡然坐在不知哪弄來的藤床上,手上拿著單眼望遠鏡,一看就知道特地來圍觀美色。



  「嘿嘿!」小蟬搔頭笑了笑。



  「孟娘嘸是在稱讚妳。」有鬼文文地嘆口氣。



  「伊人,這奇景你怎麼看?」孟姜搭上身旁白衫男子的肩頭。



  被喻為黃泉的出水芙蓉,九泉司黃大人,可能終年泡在水下的關係,小蟬看黃大人髮梢和眼珠子總泛著一層迷濛水霧。



  「我以為,這是三界毀滅的徵兆。」



  眾鬼差一致點點頭。



  幾乎所有大鬼都聚集在前頭賞景和等飯,小蟬唯獨不見鍾馗大人。



  在民間有「鬼王」之稱的鍾馗大人為了避嫌,都會盡量不出席有陛下在的場合;但對閻王就不太忌諱。某方面來說,鍾大俠似乎不怎麼把閻王放在眼裡,讓陸判前輩有些擔心他的阿葵哥哥──陳小蟬這麼認為著。



  前頭傳來兩男交談的細音,即使聲音不大,但他們有著長年來號令陰曹的兩口嗓子,眾鬼聽來格外清晰。



  「今夕,這個要過水。」



  「我知道了。」



  小蟬陷入兩難,該先震驚陸判前輩指使陛下做事還是震驚陸判直呼陛下人間的名字呢?



  「天啊,階級消失了,陰曹要滅亡了!」



  「陛下只是微服出巡而已啦,祂和前輩私交不是很不錯嗎?」小蟬記得他們冥世的國君和忠臣會決裂,都是因為一名美麗又邪惡的壞女人。



  「怕就怕好到殉情啊啊啊!」



  「不會啦……」小蟬頓了下,十秒後才又笑說:「安啦!」



  這時候,有小鬼從鬼群底下奔向兩男,準確無誤地撲抱住鬼王陛下的小腿。



  「把拔~」



  鬼王陛下屈起長腿蹲下,對孩子無奈一笑。



  「小傢伙,怎麼來了?」



  孩子只是抱著不放,當無尾熊。鬼王陛下抓了抓小熊殿下的肉脖子,逗得小朋友咯咯笑,然後給孩子戴上一圈紅結。



  「把拔也有!」小熊指著小爹的髮束,垂著一枚精緻的同心結。



  陸判編的,絕對是陸判親手綁上去的!



  「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大家都收到這個?」小蟬從裙袋拿出紅結疑惑問道。



  沒有「大家」!單身的鬼差爺立刻用眼神戳刺小蟬,但大概小蟬平時被陸判折習慣了,安然無恙。



  「七巧。」



  「真是不能小瞧陸判。」孟姜瞇起美目。



  君子眼中的美人,從來不離王上。



  陸判看著他們父子相親,目光似水,然而,從內殿傳來腳步聲,不甘寂寞的閻王大人終於出現了。



  「陸判~」



  「大人,屬下正忙著,滾。」陸判立刻端上結冰的冷臉。



  「唉喲,不會花你太多時間,公務所備,我非常急需一個結!」



  「閻羅。」鬼王陛下喊道,閻王大人立刻畢恭畢敬答禮,鬼王沒別的事,只是拎起逗小孩玩的髮束,特意亮了亮上頭的紅結。



  「臣馬上給陛下編一個新的!」



  「不用,只是你的小美人,現在是孤的了,哈哈哈!」



  聽說鬼王陛下人身從小被邪惡的壞女人這個又那個,調教得壞掉了。



  小蟬不敢出聲幫忙,總覺得現在碰閻王大人一下,祂老人家一定會哭出來的。

 

 

 

 

 

 

 

 

--

下篇等明年吧?

 

最近工作回來只想睡又不要命地開了連載,我覺得我快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oodsgreen 的頭像
woodsgreen

綠林山寨 林綠

woods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